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墟在線閱讀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遠古神墓

第三百五十四章 遠古神墓

        徐玫在輕笑,貝齒晶瑩,雙唇鮮紅性感,只有她沒有說什么,漂亮的大眼向這邊瞟,看向楚風的背影。

        余菡芝開口,道:“徐玫,你不會又犯花癡了吧?難道想為你父親招個上門女婿,唔,還別說,以楚風的身份來看,倒也有可能。”

        她也在笑,但是卻帶著揶揄之色,言語間對楚風略顯輕慢,跟早先的溫和態度相比明顯不一樣了。

        “好了,小心點,別被那只蛤蟆聽到,看它在附近亂蹦跶,萬一真是異種呢,神覺過人,那就不好了。”李星河打斷,不讓他們再說下去。

        但是,他臉上帶著冷淡笑意,昭示著他看待楚風的態度。

        事實上,蛤蟆的神覺比這幾人都敏銳,但它一點也不惱怒,在遠處亂踅摸,很樂意聽到這些人貶斥楚風,暗中偷著樂。

        “砰!”

        楚風一腳將它踹開,現在還不能對那幾人作,看到蛤蟆幸災樂禍,自然拿它先出氣。

        “咦,他不是說對那頭蛤蟆不離不棄嗎,曾救過他的性命,很有感情,怎么踹了一腳?”劉武成低語。

        “找到了,這里有大墓的入口,我們可以進去。”楚風在遠處喊道,正是踹飛蛤蟆的位置。

        嗖嗖嗖……

        幾人沖來,就是那頭禽王化成的年輕女子彩英也落在此地,仔細觀看,因為,這跟他們上次找到的入口不一樣。

        彩英不禁露出嘲諷之色,還場域研究者呢,入口都沒有找到?

        “先生,真正的大墓入口在石山上,那里有一個洞穴。”李星河提醒,此時在楚風面前,他又和顏悅色了。

        “真懂場域嗎,連正確的門徑都尋不到。”彩英小聲說道,面帶諷刺之色。

        “那里是一條死路,真要深入進去會被烤熟,地火無盡,這里才是生路。”楚風說道。

        說到這里,他讓幾人動手從這里挖下去。

        “讓這只鳥來吧,一爪子下去估計就能有所現。”楚風建議。

        “你……怎么說話呢?!”禽王彩英憤怒。

        “我來吧。”劉武成笑了笑,張嘴吐出一道光,宛若飛劍般,噗嗤一聲將將這片草地絞碎,劍光如龍卷風裹帶著泥土等,飛向一旁。

        這是他肺中的一股庚金氣,端的是神妙,讓楚風動容。

        因為,這也是一種手段,據聞古代進化者中的劍仙,有人練飛劍,有人養肺中一股庚金劍氣,到了高層次,都無堅不摧,皆可殺敵于百里之外。

        草甸泥土下浮現石板,帶著花紋,那是屬于遠古的紋路,看著粗糙,但是卻留下了一個時代的特殊印記。

        幾人吃驚,還真又一條密道?彩英頓時啞然,不好再說話。

        楚風不動手,因為他現在的表現為廢掉了,跌落下王級領域,讓幾人開掘。

        余菡芝、李星河等人平日都指使別人做事,現在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聽從楚風的吩咐,親自動手。

        這片地帶被清理出來,露出成片的石板,雕刻著一些匪夷所思的東西,如飛天夜叉,兇猛的狼圖騰等,還有根本不認識的生物。

        “小心一點,揭開這片地帶,就是一座大墓。”

        果然,當石板開啟后,一片漆黑的葬地浮現,里面有霉的味道,更有腐朽的氣息。

        “咦,沒有火焰,上次我們深入進去遇到神焰,險些遇害。”徐玫驚訝,她至今心有余悸。

        “可是,這里怎么有腐爛的味道,像是凡人的墓穴,根本就不像是一位神可汗的大墓。”余菡芝說道。

        楚風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尋找安全路徑,把握場域的脈動,其他,你讓我盜墓,那我肯定不了解。”

        徐玫輕笑,道:“楚兄不知道嗎,有些圣人的大墓,都是場域研究者幫忙安葬的,都坐落在終極禁地中,你們涉足的領域其實很廣。”

        楚風無言,事實上,如果真從場域這方面入手,那他還真不怕什么。

        他有點期待,難道進化者的墓穴都是在葬在特殊的山川地勢中,符合場域邏輯?

        “地外星系中,那些古老的生命星辰上,圣人的墓穴多嗎?”他有點期待。

        “圣人難滅,那種禁地很少,但總有一些的。”李星河微笑。

        余菡芝暗自蔑視,用精神跟幾人傳音,道:“人貴自知,這個人難成大器,憑他也想打圣人葬地的注意,可笑。”

        “走吧,別多想,他現在對我們有大用,你管他以后怎樣。”

        接著,他們深入大墓中,看到很多石器,接著又看到大量的青銅葬器等。

        楚風驚異,遠古年代就有這種東西?果然文明有斷層。

        因為,按照他們所說,這神可汗的墓最起碼存世數萬年以上。

        這是一座很大的墓,看起來很宏偉,占地極廣,可是楚風走了一圈也沒有現跟進化者有關的東西。

        這里能有幾個足球場那么大,十分廣闊。

        楚風重新來到地面上,再次丈量土地,仔細觀察地勢,最終思忖了很長時間才睜開眼睛。

        “進去,到大墓后接著向下挖。”

        有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他使喚的得心應手。

        劉武成幾人面色雖然帶著笑,其實心中不爽,找來個場域研究者居然不動手,還得靠他們挖墓穴,運走土石,對降臨者的后裔來說,這是粗賤的活計。

        在大墓中,楚風觀看完每一處地帶后,進過計算,確定一個位置,讓這幾人一起開挖。

        他們挖了足有上百丈深,早已脫離大墓的范疇,這是沖著地下深處而去,隨后泥土漸漸不同。

        這片地帶滾熱,泥土干硬,偶爾會冒出火星。

        突然,劉武成稍微一用力,下面塌方,并且轟的一聲,冒起數丈火光,將他們險些都卷入進去。

        楚風沒下去,在上面的看的清楚。

        那幾人風馳電掣,沖了上來,全都帶著怒容,看向楚風。

        “楚風,這是怎么回事?下面有神焰,險些讓我們墜入絕地中!”

        “你懂不懂場域?自己站在上面很安全,拿我們的性命去冒險,我們真要出現意外,你沒有好下場。”

        顯然,這才是他們的心里話,而且想喝斥就喝斥。

        幾人覺得,跟上次的經歷相近,險些遇害,一個個都陰沉著連,冷漠的看著楚風,不自覺就露出真實做派。

        楚風說道:“放心,看著兇險,其實下面還算安全。”

        劉武成、余菡芝幾人目光閃爍,覺得說的過了,這樣對待楚風不太好,再次露出笑意,化解尷尬。

        李星河道:“楚兄不要在意,我們剛才真的感覺生命受到威脅,險些生意外,所以一時口不擇言。”

        “放心,這次我跟你們一塊下去,我覺得找對路了,穿過那些火焰就是凈土,那里多半有造化。”楚風開口,讓他們帶他一塊下去。

        “楚兄,我帶你下去。”徐玫笑道,大眼水汪汪,很是魅惑。

        她攬住楚風,向下而去,其他幾人也跟了下去。

        蛤蟆見狀,直接嘆氣,腹誹帥有個屁用,不就被美女攬著嗎?它自己也能蹦下去,它直接向下跳。

        到了塌方處,居然火紅一片,光燦燦,溫度高的嚇人。

        “跳下去,越過這片火光地帶,就是凈土。”楚風說道。

        幾人面面相覷,有點不相信,都沒有妄動。

        “我先去探路吧。記住,一會兒你們下來時,筆直向下跳,不要觸及遠處的火焰。”說到這里,楚風主動躍了下去。

        他直接從這里消失。

        幾人神色凝重,到底要不要跟進?

        這時,蛤蟆下來了。

        李星河目光頓時冷冽,一把抓住它,而后猛地向火海中扔去。

        “呱呱呱……”蛤蟆在叫,其實是在罵三字經,如果不是楚風讓它先忍一忍,它早就大開殺戒了。

        “孫子,你敢扔我?一會兒我保準打不死你!”蛤蟆在叫,當然聽在幾人耳中,只是呱呱聲。

        “剛才怎么不直接捏死?”禽王彩英咕噥道。

        “現在不行,等需要再探路時,直接弄死它。”余菡芝小聲道。

        就在這時,火光下方,傳來楚風的聲音:“下來吧,很安全,這里很神幻。”

        幾人聽聞,再次猶豫了一番,而后才一個一個的下去,跳進火海。

        果然,當他們筆直墜落下去后,穿過一層火光,并未被燒傷,接著他們看到一片離奇的場景。

        火海之下,是一片祥和之地,溫暖如春,光燦燦,像是一片神之凈土。

        腳下的土地都有光澤,帶著淡金色彩,跟上面的腐朽大墓完全不同,此外也沒有恐怖的而有危險的烈焰。

        這里充滿光明,很難讓人想象這是地下深處。

        “這才是真正的遠古神墓,這片地帶才是那位神可汗的葬地。”楚風說道。

        同時,剛才塌方那里也是唯一進入墓穴的地方,他找對正確路徑。

        幾人都很吃驚,對楚風的場域造詣認可了,此時對他又客氣不少。

        楚風向前邁步,讓他們跟著走,不要亂闖。

        不久后,他們震撼,看到這片凈土深處有淡金光彩,有一座棺槨懸在虛空中,在它周圍都是隕石,排列著,宛若星斗,將它擁簇在中央。

        “神可汗的大墓?”劉武成很激動,躍躍欲試,很想沖過去。

        一座神墓,想必當中一定有價值驚人的東西。

        那具棺槨懸浮著,那些隕石也是如此,彼此間有光輝映照而出。

        隨著他們向前走去,漸漸驚悚,感覺自己像是變小了,如同螞蟻那般,而那大墓則越來愈大,漸漸跟山岳似的。

        此外,那些隕石也是如此,恢宏而磅礴,駭人之極。

        此時,他們抬頭看著遠空,望著懸棺那里,像是望著一片星河。

        “神墓,絕對是遠古神墓無疑,難道此地真的連著一片星空?!”余菡芝震撼。

        楚風不理會,他覺得那棺槨所在地很危險,沒有輕易破解場域等。

        此時,遠處一陣果香傳來,濃郁芬芳的讓人想流口水。

        這片凈土中雖然光燦燦,連土質都光,但是植物極其稀少,現在聞到果香自然吸引了他們注意力。

        前方很遠的一片地帶,有烈焰跳動,果香從那里飄出。

        李星河道:“走,看一看有什么異果成熟了,該不會可以讓我們掙斷第七道枷鎖吧?按理來說,目前復蘇的植物,還沒有進化到那個層次。”

        楚風帶路,隨時關注是否有場域陷阱。

        終于到了,在一片火光中,有一株小樹,主干手臂粗細,能有三尺高,通體金光,葉片像是松針,很細很長。

        不細看的話,像是一株黃金松樹。

        在上面結有兩顆果實,金黃璀璨,到了這里后那種香氣越的濃郁。

        “太陽神果?!”李星河震驚了。

        “沒錯,看起來真的很像,可這種東西不是生長在接近太陽的隕石上嗎?怎么可能會生長在地下?”余菡芝驚呼。

        太陽神果,那是異常難尋的異果,在面向太陽隕石上也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會出現太陽神果的母樹。

        這種東西極其難尋。

        在他們看來,地下不可能有這種神樹。

        只有楚風知道,這這片地下很不同,凝聚著大量的太陽火精,一旦爆開來,九陽橫空,金烏啼鳴。

        他也在盯著那株異樹,金燦燦,太亮麗了,濃郁的火精流淌,芬芳的果香彌漫,讓人饞涎欲滴。

        蛤蟆直接就流口水了,趕緊去擦。

        禽王彩英鄙夷,道:“蠢貨!”

        蛤蟆大怒,真想一巴掌就拍死她!

        李星河觀看半晌,道:“嗯,這不是真正的太陽神果,那種東西生長條件苛刻,遍尋很多太陽星都很難找到。眼前這種果實如果歷經漫長歲月的洗禮,不斷被太陽火精滋養,有可能會變成太陽神樹,結出神果。”

        “即便如此,這種異果也一定有很強的藥效,不知道能否讓我們進化!”余菡芝美眸眨動,無比的希冀,眼神熾熱。

        “楚兄,你有辦法采摘嗎?”劉武成問道,也露出無比渴望之色。

        他們幾人都沒敢輕易出手,因為那片地帶,太陽火精的氣息很濃郁,怕采摘金色果實而引火燒身。

        尤其是在這種未知與神秘的地帶,他們更加不敢亂動,都很忌憚。

        “如果有足夠好的材料,我或許可以一試。”楚風說道。

        “呵呵,這個不用楚兄擔心,我們早就準備好了,喏,這里是一些稀有材料。”李星河說道。

        他帶著一個手鐲,顏色暗灰,沒有什么光澤,可以說毫不出眾,但是他現在從手鐲中直接取出一大堆磁石。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空間器物!

        楚風眼神燦燦,盯著那手鐲。

        李星河很滿意他的眼神,道:“嗯,楚兄弟沒有見過吧,這是用罕見的空間奇石雕刻而成,內部足有十立方米。”

        顯然,他還不知道楚風身上有空間瓶子這件事,要是洞悉那玉凈瓶在紫金山被焚燒過一次后莫名能容納八百立方米的空間,他肯定會貪婪到殺人奪寶。

        “兄弟,不用羨慕,這東西的確不凡,以后如果能再尋到一塊空間奇石,我送你。”李星河拍了怕楚風的肩頭。

        楚風眼神雖然燦爛,但那是羨慕嗎?顯然不是,他只是在盯著一只大肥羊而已。

        隨后,楚風動容,因為倒出來的磁石,或許應該叫磁晶,都是稀有材料,在地球上不常見。

        他明白,這是從北極元磁仙窟中帶出來的東西,或許也就那種地方容易出磁晶!

        “很好,問題不大,我應該能采摘到那形似太陽神果的寶藥。”楚風高興地說道。

        能不高興嗎?他覺得,可以借助這種果實進化,真是意外之喜!

        嗖嗖嗖……

        時間不長,楚風將刻著符文的磁晶擲了出去,投放到不同的區域,頓時讓這里紋路交織,場域形成。

        一剎那,那棵黃金小樹周圍的太陽火精都消失了,烈焰都沒入地下,被莫名力量吸引走。

        “可以采摘了嗎?”劉武成迫不及待。

        “還不行。”楚風搖頭,事實上完全可以了,但是他繼續在磁晶上劃刻符號,而后投擲出去,又布下一層場域,讓那小樹區域朦朧,漸漸消失。

        “怎么回事?”李星河皺眉,那片地帶像是與外界這里隔絕了。

        “嗯,這就是場域的妙用,我在分流太陽火精,不知道行不行,我先進去看一看。”楚風說道。

        幾人點頭同意。

        楚風像是很謹慎,在那里慢慢挪步,最終從他們眼前消失。

        進來后,他直接就采摘一枚金色果實,張口就咬,一剎那,馥郁芬芳,滿嘴都是香氣,黃金光芒在他嘴里綻放。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這顆果實異常可口。

        刷!

        人影一閃,劉武成進來正好見到這一幕,他頓時大怒,道:“你他媽找死嗎?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動我們的神果,給我放下,滾過來受死!”

        他剛才不放心,沿著楚風踩過的路徑,悄然跟了進來,正好見到他吃異果。

        楚風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太快了,啪的一聲甩在劉武成的臉上,讓他身子都橫飛了起來,口鼻噴血。

        “真是聒噪,原本還想忍你們一段時間,結果這么不識趣,我憑能力采摘果實,在你們看來卻是大逆不道,視我為奴仆?”楚風冷笑。

        這里與外面隔絕,他都不擔心林外幾人聽到。

        “你……”劉武成震驚,楚風竟然可以扇飛他?

        而后,他一躍而起,口中噴吐劍氣,直接下殺手,并且呼喚外面的人進來。

        可惜,外面的人聽不到,被場域隔開空間。

        啪!

        又是一巴掌,劉武成被楚風抽在面孔上,整個人橫飛,他驚怒交加,臉疼的受不了,感覺被羞辱了。

        什么情況,月票突然雙倍了,大家手里月票的話請投給腎虛吧。

        感謝。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幸运28怎样投注稳定 加拿大组合结果预测 11选5出现超出限号 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后二七码复式稳赚方法 上海时时彩微信群 北京pk10定位胆前后 AG捕鱼王3D反水时间 江苏快三官网开奖网址 时时彩1000期历史开奖 赚钱的平台手机软件 宁夏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