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墟在線閱讀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重走祖上路

第四百三十二章 重走祖上路

        楚風連跑兩座名山去見圣女、天女,自然驚動不少人。

        比如,獅面人身的黃通等人得悉后,火速趕往事發地,可等到他們趕到華山時楚風早已經離開。

        不過,有人找到楚風,速度格外的快,像是一直關注他的所有動態,得悉他在雁蕩山、華山露面后,就駕馭飛舟而來。

        “楚風,留步。”

        兩名進化者駕馭飛舟追至,比之楚風的綠色竹筏都不慢,最起碼達到十倍音速。

        楚風回頭,瞳孔微微收縮,這兩人可是高手,非常不簡單。

        此時,楚風身在渭河近前,依舊在陜西境內,為黃河最大的支流,天地異變后它自然也不同了。

        如今河面寬闊,滾滾而涌,非常壯闊。

        而且,就在附近,有幾個巨大的湖泊,就在渭水之畔,水霧彌漫,如同一片澤國。

        楚風正在就里觀看山川走勢,現在被人追上后他嚴陣以待。

        兩人飄然落下,并收起紫色飛舟,來到近前打量楚風,帶著審視的味道。

        “和我們走一趟吧。”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人開口,他名田宏,是一名道士,背負一柄長劍,想將楚風帶走。

        “跟你們走,去哪里?”楚風很平靜地問道。

        “去蓬萊仙島。”田宏回應道,他看起來四十歲左右,膚色略帶古銅色,穿著道袍,透出古意。

        事實上,另一人也一身道袍,年歲更大一些,容貌清癯,發絲中插了一支木簪,略帶仙風道骨之感。

        楚風心頭一跳,蓬萊的人找上門來了,這是真正的兩個大高手,不過剛從月球回來,他并不懼怕。

        “為什么要去蓬萊仙島?”楚風問道。

        “小友,你這是明知故問,殺我蓬萊子弟,自然是要帶你去給死難者家屬一個交代。”田宏說道。

        “沒空!”楚風毫不客氣的回應道。

        他覺得可笑,蓬萊陳家一脈的少主要殺他,派出五大高手追到黃山,結果都被他干掉,這能怪他?

        不殺那些人,他自己就得死。

        田宏臉色微變,道:“小友,你這是執迷不悟嗎,辱我蓬萊在先,現在要帶你到仙島上,你都拒絕,不肯平配合。”

        楚風冷笑道:“我什么時候辱過你蓬萊,不都是你們主動殺上門來的嗎,我只是被動反擊。”

        穿著道袍的田宏怒氣沖沖,道:“在華山你率眾進攻,打殺我蓬萊多位弟子,真以為沒有此事嗎?”

        楚風啞然,原來這個中年道士在跟他算這筆帳。

        “道士,你知道前因后果嗎?陳家的少主陳盛非常跋扈,讓一個趕車的仆從駕馭獨角獸車,去江寧發號施令,讓我去見他,比進化皇朝的皇子架子都大,很能擺譜。我拒絕后他居然要除掉我,派出五大高手去黃山獵殺我,結果被我反殺,咎由自取。所以,才有了后面華山的事。”

        “還有這種事?”田宏皺眉,接著又抬頭,道:“不管怎樣說,你都得跟我去蓬萊走上一趟。”

        “我看你慈眉善目,是個道士,還以為你要和我講理,到頭來陪你說了這么多,原來都是廢話,遇上你們根本就不用多說!”楚風聲音變冷了。

        “你走不走?!”田宏喝道。

        “你以為是誰,憑什么對我發號施令!”楚風冷聲斥道。

        “就憑我們是地球正統!”這時,那個年歲較大的道士開口,聲音不高,卻是很有底氣,也盡顯霸道。

        楚風笑了,略帶冷意,他剛從月球回來,已經了解到,蓬萊、方丈等地的遺族都是昔年純血一脈的仆從。

        時至今日,他們竟然以地球正統自居,蔑視其他所有人,信心膨脹到了何種程度?

        “你笑什么,藐視我蓬萊嗎?”那老道士斥道。

        “我曾聽聞,漫長歲月以前,蓬萊、方丈等地住著的都是一些仆從,今天竟完全以地球主人自居,你們是什么心態?”

        “你究竟有什么身份,敢這么胡說八道!”年歲較大的道士喝問。

        “我記得,你們應該聽從純血一脈的命令吧?”楚風說道。

        “什么純血一脈,無稽之談,誰能在蓬萊人身上作威作福,那些自以為是的人都死光了,如今蓬萊是地球正統。”老道士斥道,并且招呼田宏,快速出手,想拿下楚風。

        兩位道士驚詫的發現,對方知道的太多,這種人必須得擒回去,好好審問,詢問究竟。

        “我想問下,如果你們昔日的主人出現在你們族群的面前,你們會怎么做?”楚風問道。

        “拿下,帶回去嚴加審問,這是一條大魚!”老道士發狠說道。

        而后他搶先出手,拔出長劍,宛若一道雷光綻放,向著楚風刺去,速度實在太快了。

        轟!

        另外那名中年道士也動了,劍光如驚雷,帶著爆炸聲,散發恐怖氣息,刺向楚風眉心。

        果然是高手,帶給楚風前所未有的壓迫力,這兩人最起碼撕裂第十一道枷鎖!

        如今楚風已經了解到,枷鎖這個境界一般來說撕裂十二道就到頂了,體內還有其他枷鎖,但是再繼續下去也提升不了戰力。

        這兩人撕裂第十一道枷鎖,已然很強。

        “嗯,你已撕裂十二道!”楚風動容,躲避出去,因為老道士比他想象的還要強。

        他現在已經撕裂九道枷鎖,可以迎戰中年道士,但是對上這個老道士的話,那就麻煩大了。

        如果老道士更進一步的話,就是逍遙境!

        老道士傲然,道:“蓬萊要拿人,誰能反抗?”

        他手中劍光如雷霆,在這里不斷劈出,劍光太過可怕,足以猛劈開山峰,截斷大江。

        可以看到,劍光飛出去后,將大湖都劈的湖水蒸干多半,劍光打中山體后,更是直接削掉下一截山峰。

        “吹大氣!”楚風冷幽幽,怡然不懼。

        他直接動祭出成片的磁石,用場域的手段,布下防御性場域——泥沼。

        下一刻,老道士被束縛,像是陷入沼澤中,越陷越深,將要窒息般。

        “我已經明白蓬萊人之意,那沒沒什么可說的。”楚風說到這里,手持青銅劍器噗的一聲將那陷入泥沼場域的老道士人頭斬落。

        一個掙斷十二道枷鎖的大高手,就這么樣被他直接擊殺。

        “你……”那名中年道士跟活見鬼一般,要知道,老道士在枷鎖境峰頂,在這個層次的生靈中接近無敵,可結果這么容易就被楚風削落頭顱,這場面太恐怖。

        他轉身就走,可是又怎么走的了!

        磁石漂浮,在他周圍早已形成鬼打墻的升級版場域,將他困住。

        噗!

        楚風一劍梟首,結束他的性命。

        此時此際,某一座名山深處。

        一種懶洋洋的聲音傳出:“這顆星球的能量因子真的很稀薄啊,不過卻有種很淡的香甜味道,那是逆種將會進化有成的初步征兆嗎?唔,我有種預感,我會在這里踏出祖先那一步。”

        名山深處的折疊空間內,一個盤坐很久的年輕身影睜開眼睛,這般輕語道。

        他沿著星路趕到地球很多天了,但跟其他神子、圣女一樣不敢輕易跨界。

        他很少開口,也不怎么動,一切都由手下去料理。

        在他呼吸時,周圍的草木都略微暗淡,像是被劫掠部分生命。

        “星空騎士,那是一個多么久遠與輝煌的稱謂,當年踏平這顆星辰,獵捕所有逆種,所向披靡。”

        他在贊嘆,像是沉迷于某種榮譽中而不能自拔。

        如果楚風在這里,一定會騰起殺意,他在月球上已經看到過那群鐵騎如何獵殺婦孺與老弱,冷酷而殘忍。

        楚風知曉,星空騎士只是進攻大軍中的一小支而已,還算不上主力,就已經很恐怖。

        折疊空間中,年輕男子起身,背負雙手而立,他擁有一頭黑發,光滑如綢緞子,瞳孔燦燦。

        “前人的輝煌該由我發揚光大。昔年,由各族抽調的騎士,經歷血與火的洗禮,最終獲得星空的稱號,橫掃各星球,真是璀璨啊。”

        他的面孔秀美而柔和,帶著笑,比女人還美麗,但卻在說著殘酷的話語。

        “我的祖上本是星空騎士中的一個小頭領,卻在進攻這顆星球獵殺逆種時大放異彩,一路高歌而上,如今已是圣人!”

        他笑容燦爛,道:“一切都是因為百化呼吸法,化盡敵手道果,越戰越強,逆種中的精英、天驕就是最好的爐鼎。祖上他當年有幸來此征戰,扼殺天才,斬殺奇才,百戰不死,歷經漫長歲月,終于融為一爐,如今成圣。”

        “我宇文風來了,作為百化呼吸法的傳人,新一代圣子,自然也要在這里崛起,重走祖上之路,斬殺逆種,化盡他們的道果與氣運,筑下成圣的根基!”

        他在笑,面容柔美,比許多女子都要漂亮,但是話語卻讓人毛骨悚然。

        他帶來不少部眾,都是高手,一個個都帶有鐵血氣機,站在很遠處,不敢打擾他。

        “都說,百化呼吸法可化盡萬物,跟排名前幾的某個星球有關,是真的嗎?”相隔很遠,一人小聲問道。

        “不好說,不要多問,老主人藉此法成圣,而宇文風圣子也進化迅猛,此法注定要大放異彩,震動星空!”

        那些部眾,對百化呼吸法評價極高。

        宇文風回頭看向他們,道:“我按照祖上的方法訓練爾等為星空騎士,到時候踏平這顆星球!”

        可惜,如今逆種太少,要絕跡了,這是宇文風最為遺憾的事。

        不過,有一個算一個,在他看來最近就有一個不錯的目標。

        “沒有逆種也沒關系。”宇文風遙望山川,有百化呼吸法,可化盡萬物,他有更好的選擇。

        他帶著微笑,道:“唔,我仿佛已經嗅到這顆星球復蘇所綻放的花蕾芬芳,一切是如此美好。”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飞禽走兽怎么压能赢 福彩3d组6复试 快三大小单双和值预测技巧 宁夏11选5注册平台 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 当歌手如何赚钱 什么平台有腾讯分分彩玩 在线游戏棋牌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必赢彩票网下载 玩彩平台 海王捕鱼官方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