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墟在線閱讀 - 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

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

        兵咚乓當!

        一頓狠削,歐陽神王將這個類人生物毆打的哭爹喊娘,這主一點也不硬氣,相當的軟骨頭,哭喊著,什么都招了。

        楚風與歐陽風都有些無語,這哪里是什么神使,只是一個逃出來的仆從,的確來自兇獸高原深處。

        “我是從月亮女神研究所逃出來的!”

        他的確出自月亮女神那一系,但只是一個最低等的仆從,最近月亮女神閉關,她下面的幾位弟子都在瘋狂實驗,想要在女神出關前取得一定的成就,以便得到獎賞,這就導致試驗品消耗過巨。

        這個仆從害怕了,試驗活物消耗的太厲害,導致洞府中都沒有庫存了,一些仆從因此而不斷消失。

        然后,他果斷跑路,他害怕下一個就輪到他。

        楚風與歐陽風聽的一愣一愣的,這是什么情況,月亮女神洞府中還有所謂的研究所?!

        怎么有些像科研機構?可是那里的主人又是一位神明,被尊為兇獸高原上最圣潔的月亮女神。

        一旦科學與修行混在一起,總是讓人覺得怪異。

        “具體點!”歐陽風催促。

        “我是被圈養長大的仆從,從小就生活在月亮女神的一個行宮洞府中,在那里照顧花草,與世隔絕,跟外界沒什么交流,什么都不懂。”

        這個類人生物快哭了,按照他所說,如果處境稍微好點,他也不會逃。

        在兇獸高原背叛一位神明沒有活路,那可是最大的原罪,不可寬恕。

        “你什么都不懂?”楚風盯著他。

        “真的,我像是一只在罐子里長大的蛤蟆,跟外面的人接觸太少,所知有限。”類人生物帶著懼意說道。

        歐陽風大怒,直接又胖揍他一頓。

        “又怎么了,我說錯什么話了?”類人生物叫屈。

        “你犯爺忌諱了!”歐陽風黑著臉,并且繼續毆打,道:“有你這么丑的蛤蟆嗎?!”

        “你欺負人,我再丑,也比蛤蟆那種生物英俊一百倍!”類人生物被揍的哭嚎道,異常不忿。

        “我打死你!”歐陽風的黑臉都快滴出水來了,可著勁的虐他。

        “我不就說井底之蛙了嗎?看你的樣子背著這么大一口黑鍋,應該是變種的烏龜精才對,怎么犯你忌諱了?!”這個類人生物也算是豁出去了。

        “特么的,本神王怒了,打,打,打,打!”歐陽風喘粗氣,一頓暴打,沒完沒了。

        “別打了,要死人了,救命啊,最為圣潔的月亮女神請寬恕我吧,饒過你您最忠誠的仆從,我知道一定是您在懲罰我,可是眼前這個王八羔子太兇殘了,快把我打死了,救命啊!”

        類人生物跪在地上,無比虔誠,顫抖著,沖著兇獸高原方向叩,不斷禱告。

        歐陽風當真是氣的七竅生煙,如果不是楚風攔著,非宰掉這個家伙不可。

        楚風阻攔,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類人生物魔怔了,已經沒辦法溝通。

        最終,楚風與歐陽風合力探索此人頭顱中的精神光團,現這家伙說了很多,還算可信,但也有所保留。

        這家伙不是照顧花草的,而是給“試驗體”送食物的,能接觸到一些實驗室中的情況。

        “啊,我不是有意隱瞞,我是怕你們誤會我掌握有實驗室的各種數據,逼迫我寫出來,但我真不知道。”

        然后,楚風仔細探索其精神光團,洞悉一些較為有用的消息。

        比如,神性粒子這個概念。

        所謂的異術,便是捕捉神性粒子的手段。

        生命是世間的奇跡,神性粒子孕育在萬物中,眾生皆有,它能促進個體進化,不斷蛻變。

        此外,還有更復雜的道祖物質等,或許更高級,也分布在各種生物體內,數量極其稀少。

        “沒人能研究透徹,即便是月亮女神及其座下弟子,也只是在想方設法提煉神性粒子,嘗試加快度,才進行各種實驗。”

        簡單來說,那些實驗都是在改良異術。

        月亮女神掌握有終極異術,為兇獸高原最強大的異術之一!

        “你掌握的異術什么等階,跟這片荒原上的紫鼠的異術相比如何?”楚風問道。

        他與歐陽風已經得手,從這個類人生物的精神光團中搜到一種異術,看起來有些不凡。

        “我這是月亮女神門下最粗淺的異術,不過比那些紫鼠的異術應該會強上一些。”這個人答道。

        哪怕是最簡陋的異術,畢竟源自一位神明,雖然是為仆從準備的,但也不是尋常的獸族異術所能比擬的。

        楚風與歐陽風聞言,果斷將這種異術牢記心中。

        最后,他們將這個人洗腦,斬掉相關記憶,然后放走了。

        這是一位神明的仆從,他們不想跟他有過多的牽扯,抹除了跟他交集的所有痕跡,這樣才最穩妥。

        雖然楚風兩人得到了更強大的異術,為月亮女神那一系的粗淺法門,但一時間卻尋不到可以施展此術的目標。

        這片荒原上出沒的生物都非常強大,直到天色漆黑,他們才有收獲。

        十幾頭銀色的蝙蝠在夜空中非常醒目,都在餐霞層次,撲棱著翅膀,從遠方極而來,口中出音波,撲殺兩人。

        砰!

        歐陽風動用剛鉆研出來的精神武功,一道神虹飛出,直接掀開一只蝙蝠的頭蓋骨。

        接著,他張嘴呼嘯,一種奇怪的精神波浪震動而出,夜空中接連有四頭銀色蝙蝠一頭墜落下來。

        另一邊,楚風的戰斗更快,他試驗魂鐘,任八只銀色蝙蝠俯沖過來,在他體外一口黑色的小鐘光,猛然一震。

        咚的一聲,像是洪荒時代的神明敲響大鐘,不僅震散蝙蝠出的音波,鐘體顫動間,黑色漣漪飛出,更是讓八頭蝙蝠全都慘叫,剎那斃命,皆栽落下來,被斬殺精神體!

        “這么霸道,鐘聲一響導致八位同階中很強大的生物全部斃命?!”歐陽風動容,吃驚的睜大眼睛。

        接下來,他們試驗新的異術,一剎那成片的銀色光點飛出,現在他們已經知道,這是神性顆粒。

        效果比紫鼠一族的異術要強!

        時間不長,他們結束這種特殊的修行!

        楚風原本就在餐霞境界大圓滿層次,現在這樣吸收“神性顆粒”,如果有肉身的話,根本就壓制不住,會直接沖進塑形境界。

        眼下他的精神光團越堅實,異常燦爛,而且多了絲絲的陽氣。

        這一夜他們沒有回去,楚風與歐陽風在這片荒原上狩獵,倚仗火眼金睛避開很多危險,專找可獵殺的猛獸與兇禽下手。

        “轟隆隆!”

        突然,黎明時分,大地顫動,然后如同地震般,整片荒原都仿佛在顫栗。

        “逃!”

        楚風喊道,他感覺到了神魂將要崩開的危機,因為一種無邊的血氣從地平線盡頭沖來,陽氣太盛烈了。

        “這是什么大家伙?!”歐陽風也吃驚,跟著楚風亡命奔逃。

        不久后,他們看到地面線盡頭沖出來上萬頭雷角獸,體形龐大,都有數十丈長,有點像馬匹,但渾身都是鱗甲,且頭上有一根獨角,繚繞閃電。

        “天啊,上萬頭金身層次的怪物,難怪血氣沖天,誰擋的住!”歐陽風嚇的瘋狂逃竄。

        他與楚風不敢順著那群雷角獸沖擊的路線逃遁,而是橫向逃亡,爭取脫離它們的奔行軌跡。

        這相當的艱苦,隔著很遠就有讓人窒息的血氣壓迫而來,最主要的是充滿陽氣,對他們這種“陰靈”傷害太大。

        最終,他們被逼不得不躲進一條地縫中,沖向地下深處,可是又遇上一個大葬坑,煞氣滾滾,黑霧彌漫。

        他們在地下橫向穿行,極躲避。

        “吱吱……”

        黑暗的地下世界中,無數的鼠叫聲響起,一雙又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光,盯上他們。

        兩人狼狽逃亡,地下鼠潮兜著屁股追殺他們!

        沖出地面時,那群雷角獸沖過去了,可是,鋪天蓋地,一種黑色的猛禽出現足有數萬頭,沖向這邊。

        禽潮依舊是血氣滔滔!

        楚風祭出魂鐘,守護自己與歐陽風,而后沖向遠處的大地,不然的話就被天穹上的血氣沖散精神體了。

        這是怎么了?他們震驚,天上地下,到處都是兇禽猛獸,生了可怕的獸潮。

        “都是從兇獸高原方向逃出來的,可能生了大事件。”

        因為,他們兩人吃驚的現,各種猛獸一個族群最少都是數百上千頭,從兇獸平原逃離出來。

        而有一些物種,比如那雷角獸、黑色的兇禽等,則多達數萬頭,太恐怖了,這估計能沖殺亞圣、古圣。

        然后,一群飛行的紅色螞蟻,每一頭足有石碾子那么大,密密麻麻,多達十萬頭,也沖出兇獸平原。

        “瘋了嗎,各種怪物都逃了出來,那片高原到底怎么了?!”楚風與歐陽風苦不堪言,四處躲藏。

        最終,他們兩人好不容易尋到一條安全的大地裂縫躲避進去,沒有遇到葬坑煞氣,也沒有紫鼠。

        整整一天一夜,地面都在顫動,那些猛獸與兇禽大量逃亡。

        楚風他們出來時,大地光禿禿,有各種猛獸的腳印,還有許多血泥,都是落后的生物被踩踏在這里。

        他們尋到一頭瘸腿的怪獸,沒有逃走,在這里養傷呢,兩人從它嘴里大概知道生了什么。

        “神獸啊,共有五頭神獸沖進兇獸平原,要跟那里的神明開戰,要跟某位暴君清算。”

        居然生這種事!

        以前,有神獸殞落在兇獸高原,現在五頭神獸闖來,要進去報復。

        “你怎么看?”歐陽風問道。

        “我覺得,我們的機會可能來了,兇獸平原很危險,但是眼下可能也蘊含著巨大的機會!”楚風道。

        “我覺得也是,我們反向行之,說不定能現不少在大遷徙過程中被踩踏成重傷的怪物,可以用異術修行。”

        就這樣,兩人上路了。

        接連三天,他們收獲頗豐,兩個人的精神體都在壯大中,越的凝練,冒出一縷縷陽氣。

        不過,才接近兇獸平原,還沒有真正踏足進去,他們就止步了,最終掉頭就走!

        因為,一縷又一縷恐怖的血氣冒出,讓大地都龜裂了,有亞圣級兇獸在哀嚎,在低吼,有可怕事件在兇獸高原生。

        “這個世界太血腥,我們走吧!”

        他們量力而行,沒敢真正進去,很明白自己的處境。

        隨后,他們向著血色山峰方向而去,想跟眾人匯合,兩天后楚風讓歐陽風止步,他露出驚疑的神色。

        混沌天神宮的使者出現在地平線盡頭,正在跟一支騎兵隊伍交談,一副恭謹的樣子。

        “類人生物,都騎著蠻獸!”

        楚風看到,天神族的使者將他身后的幾個精神體同伴禁錮,交給那些騎兵。

        “這孫子在做什么,跟這片世界的某股人馬交易,將自己人送出去了!”歐陽風吃驚。

        “走,我們離開這里!”楚風臉色微沉,那股騎兵很可怕,都是高手,最為主要的是他們有肉身,陽氣太重,真要交手他與蛤蟆肯定要吃大虧。

        他自語道:“變強,我們得迅變強才行,這片世界的生物普遍都修為高深,我們這個層次的人在這里很容易被獵殺。”

        “得通知血色山峰那里的人,不然的話,被這混沌天神宮的使者賣掉都不知道!”歐陽風道。

        就這樣兩人上路了,踏上歸程,可是途中遇到數股流竄的兇獸,是獸潮過后遺留下來的小股群居生物。

        這導致他們不斷繞路,花費兩天的時間才趕回來,接近血色山峰。

        此時,血色山峰前,秦珞音神色古怪,她感覺自己的身畔、五色魂甲中有一團霧,包裹著一團精神體。

        她心頭一震,猜測出那是什么。

        那團霧靄中,小道士憤憤不已,道:“該死的老妖婆,居然直接替我這可惡的娘做主,封印我一百年,幸虧道爺我足夠逆天,帶著輪回洞中的無上源氣,殺出封印。道爺我不信邪,誰能封得住我?越是阻擋,我越是要提前降生!咦,不對啊,這是哪里?啊,我的肉身呢,天啊,道爺我不想活了,肉身不見了,啊啊啊……無量天尊你大爺!”

        然后,他倏地噤聲,心有所感,道:“彌陀佛,無量天尊,我這次感應的很清楚,我那親爹就在附近!親爹啊,趕緊來救駕,讓我脫離苦海吧,你再給我找個娘!道爺我允許你這么做,給我找個二娘,三娘,四娘!”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上海快3走势图一定牛 竞彩团队全天实时计划 90岁老人还在赚钱说说 NBA盘口 最赚钱的区块链软件 棋牌游戏评测网qpqqt 时时彩网站建设 北京pk10官网 贵州11选5下载安装 528千炮捕鱼下载 六合彩开码 重庆时时综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