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墟在線閱讀 - 第九百七十一章 父子聯手屠神

第九百七十一章 父子聯手屠神

        楚風出現在幽黑與寂靜的宇宙深處,沒有人知道他回歸。

        海陰星,一顆不大、但相對來說還算有些名氣的生命星球,擁有六級進化文明。

        在那久遠的年代這里也曾無比的繁盛,海天族扎根在此,曾經穩定排名在宇宙前十五內,但現在落魄多了。

        楚風來了,雙目映現出金色的符文,火眼金睛,盯著前方一望無垠的汪洋,他是來找海天族麻煩的。

        在離開前,他要解決掉陰間的帶路黨,當初有人主動投效陽間,將他與身邊親故的資料殷勤獻上去。

        關于這些,他已經從斬殺的那群陽間圣者的魂光中了解到,并且還知道有幾位神出現在陰間,自要斬殺干凈。

        轟!

        水波分開,大浪拍擊數萬丈高空,將天上的云朵都拍散了,露出海底一片鮮紅晶瑩的珊瑚宮殿群。

        “何人?”許多人從宮殿中沖出,多為老者,正在議事,在討論進入陽間后該怎樣展。

        因為,他們是最早投靠陽間的幾族之一,而且辦事效率高,因此被承若,哪怕族中沒有過于驚艷的陰間種,也可以進入陽間。

        “嗯?!”他們看到楚風后,當場從頭涼到腳,內心一片恐懼。

        他們究竟做過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若非第一時間送上各種信息,讓陽間掌握楚風的一切,加以推演,或許死不了那么多人。

        楚風神色冰冷,無比痛恨,與這一族在過去沒有任何關系,從未結過仇怨,可是關鍵時刻,他們做了帶路黨,進行投機,害死他身邊眾人。

        “噗!”

        楚風一腳踏下去,這片地帶方圓數百里的海面都在下沉,這些人則被碾壓為齏粉,形神皆滅。

        “什么人,敢來我海天族撒野!”海底之下,另有一座地宮,有一個老者披頭散,睜開眸子,從古老的地宮中射出兩道金光。

        砰!

        海底炸開,地底下一個老者氣息紊亂,忽強忽弱,能量濃郁度高時,達到了映照境。

        這是一個老怪物,壽元不多,一直在閉關,身體內有暗傷,事實上很多年以前他就達到映照境。

        在他身后還跟著兩人,原本都是他的童子,現在卻早已老邁,并成為圣者。

        這也是海天族不安分的原因,在陰間沒落,各族強者消失時,他們族中依舊有映照級老怪物坐鎮,自然開始不甘于蟄伏,想要重塑往昔輝煌。

        “他是楚風!”一位圣者稟告,當年的童子已經成圣。

        “楚風,呵呵,你在找死嗎?!”這個映照級的老怪物顯然沒有弄明白現狀,在他看來,一年多前楚風還在亞圣層次,頂多也就圣者,不認為他是威脅,哪怕找上門來也是送死。

        正常來說的確是這樣,沒有人可以在一年間從圣級領域突破到映照境界,那根本不現實。

        這個老怪物披頭散,登天而上,冷冷的看著楚風,像是在注視著一個死人,對方這樣殺來,屠他族人,在他看來這是不可寬恕的。

        他絲毫沒有覺得,當初拍板決定做帶路黨有什么錯,楚風身邊的人究竟死去多少,他都不在意。

        在他心中,弱肉強食,覺得對方哪怕死絕也是活該,說明他們海天族的選擇無比正確,投靠了強者一方。

        現在,他覺得楚風身為一個弱者,不知天高地厚地找上門來純粹是作死。

        啪!

        他一巴掌向前拍去,法則綻放,光芒映照虛空,想要將楚風禁錮,將之打成碎片。

        然而,他很快就覺察到不對勁兒,映照級能量爆后,對方竟然巋然不動,穩如泰山。

        相反,楚風探出一只手,一把就將他抓住,將他直接拎了過來,太輕松了,頓時讓他頭皮寒,渾身都是老雞皮疙瘩。

        接著,他的肉身與魂光寸寸斷裂,他在迅瓦解與炸開。

        “同為映照者,你與雷公、天刀等人做出的選擇截然不同,你這種人死一萬次都不足以贖罪!”楚風冷冽的聲音如同閃電橫空,撼動天宇。

        “你……難道是神?啊!”海天族的老怪物大叫,這個年輕人怎么能強到這一步?他無法相信,殺他如屠狗!

        楚風一直很謹慎,怕泄露神級能量導致大淵吞噬,大多數時間都在自封。

        即便現在出手,也不過是映照層次的能量,但運轉出的技巧等,這個老者拍馬也趕不上,砰的一聲,海天族的古祖化作一片血霧,馬上又燒成灰燼。

        隨后,楚風翻手再次一掌拍出,遠方的海域中巨城崩塌,祖地炸裂,海天族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慘死。

        楚風冷酷無情,沒有任何的同情,這一刻,他已化作大魔王!

        滄瀾星系,一顆恢宏的行星上,鵝毛大雪飛舞,銀裝素裹,冰封數十萬里山川。

        少有人知道,這里有神坐鎮!

        楚風來了,準備屠神,并清洗掉這里的帶路黨。

        雷鳴山脈,數萬丈高的雪山很多,雄渾而壯闊,風雪激蕩,如同雷音轟鳴,震耳欲聾,而有的地帶更是雪崩如海。

        尋常人根本不敢靠近,此地有冷幽幽的玄冰宮殿矗立,連綿成片。

        其中一座最高峰上,冰雪古殿中,有神盤坐,因為他的到來整片山脈冰雪更盛。

        這是一個男子,看起來三十幾歲的樣子,雄姿懾人,棕披散,赤裸著上半身,古銅色肌體,非常具有壓迫感。

        他很失望,冰神宮也算是陰間宇宙排名前二十幾的頂級道統,可是卻始終無法帶來他想要的消息。

        “神靈在上,我族正在努力,爭取在近期找到楚風的孩子!”

        一個老者跪伏在地上,言行恭謹,帶著敬畏之色,并表示有些線索與眉目了。

        “念在你們最早投效過來,我便不怪等等,不過如果近期還是沒有任何進展,就不要指望舉族遷徙到陽間了,而且你族還會有大罪!”盤坐在冰雪宮殿中的那個神開口。

        “是!”冰神宮的老宮主叩后,他抬起頭,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么?”

        “我覺得,可以從地球入手,逼迫楚風出來。”冰神宮的老者這樣建言,在他身后還跪著幾位長老,也都跟著點頭。

        “我說過,那里不能動。”盤坐殿宇中的陽間神級進化者很嚴肅,道:“我也想血洗那里,但是,幾位天尊下過法旨,不得臨近那顆星球,避免出大事。”

        冰神宮的老宮主默然與悚然,同時他覺得很遺憾,若是可以從地球下手,許多事都會容易很多。

        可是連陽間的天尊都對地球忌憚,這是何其駭人的隱秘,讓冰神宮上下惴惴不安,覺得有些瘆。

        “煉獄入口在那里,大能都不愿多談及它,藏著大恐怖。”殿宇中,那位神輕語,他皺眉,在說這些話時,竟有心驚肉跳的感覺,因為當初有神王對他講過一些舊事,讓他當時頭皮麻,渾身寒冷。

        “我們一定可以將楚風唯一的血脈帶到此地!”冰神宮的老宮主說道。

        棕神祇開口,道:“嗯,時間不多了,天尊不會再離開陽間,只能靠我等竭盡所能。若是最后關頭來臨,生死不計,自是要想盡辦法血洗星海,我不信找不到他們。”

        他剛說完這句話,一道刺目的閃電便出現在宮殿中,噗的一聲,快到所有人都無法想象,刺透他的眉心,將這位神挑了起來,神血淋淋!

        楚風來了,他現在位列神將層次,只差一線就可稱王!

        現在動用一切手段,帶著滔天的殺意出手時,動雷霆一擊,以封印的武神長矛洞穿此人額骨,高挑在半空中。

        楚風渾身光,帶著無盡的怒意,還有可怕的殺機,道:“害我親故,還想動我子嗣,該千刀萬剮!”

        冰神宮上下呆住了,看著那個如同魔神般的男子,挑著一位神,立身在中央古殿中,所有人都嚇得瑟瑟抖,而后身體軟,被壓制的跪伏在地上。

        轟!

        楚風一揮袍袖,連綿不絕的雪山崩塌,冰神宮的進化者一個一個的炸開,在這片地帶形成毀滅風暴,該教被滅,眾多進化者形神俱滅。

        嗖!

        下一刻,楚風挑著這個棕神祇消失,出現在大淵邊緣。

        神不是那么容易死去的,事實上,這個神還要反撲,還想對決呢,但是楚風沒有給他機會,將他轟進大淵。

        小道士撇嘴:“爹,太沒意思了,神都被你殺了,我還想在轉世陽間前,沾染上幾縷神血,為我娘稍微報仇呢。”

        他一直負責背著石狐,在旁觀戰。

        “下次給你補刀的機會。”楚風道。

        還有最后兩個神在陰間,真要屠掉后,就徹底清凈了,此后楚風就會前往混沌宇宙中。

        小朱雀也在跟著,隨時準備開啟戰斗狀態,幫助楚風屠神!

        不過,目前來看根本不需要,以楚風準神王之實力,縱橫陰間,清算掉幾位神根本沒有什么壓力。

        陰間宇宙邊緣,一艘朱紅色大船上,散著淡淡的威壓,有神在盤坐,不是兩人,而是三個,威懾整片陰間!

        楚風來了,帶著小道士,身后還跟著朱焱。

        “楚風?!”

        “拿下!”

        “哈哈……想不到你自己出現了!”有一位神大笑,心中喜悅,居然見到正主。

        但是,剎那間,他們的內心又都很不安,因為他們清楚,對方敢這樣明目張膽的過來,多半有底氣。

        嗖嗖嗖!

        三位神居然都躲進混沌霧靄中,實在太謹慎了,第一時間脫離陰間,這樣爆神威的話就無所畏懼了。

        楚風神色冷酷,就等著他們進入混沌呢,他提著黃金神劍,跟了進去,他準備放手屠神。

        “嗯?神級波動!”三位神震驚,這怎么可能,一年的時間,這個陰間土著已經成神?不符合常理。

        就這樣神戰爆,噗的一聲,幾乎是交手的剎那,楚風手中黃金神光暴漲,第一時間便將一位神祇的頭顱斬落下來,神劍滴血!

        如果非要劃分境界,楚風是神將極巔的存在,只差一線就是神王,哪怕是陽間的神也擋不住他。

        “啊……”

        一位神驚悚,轉身就逃,沒入混沌中。

        還有一位神目光閃爍,迅逃向相反方向,遁入陰間,他壓制自身境界,沖著小道士就沖了過去。

        轟!

        火光滔天,小朱雀出手,攔阻此神。

        而楚風站在混沌中,直接擲出武神之矛,噗的一聲,將逃走向混沌中那個神釘在那里,讓他身體炸開。

        哧哧哧!

        各種法則交織,楚風催動小六道時光術,在這片地帶橫掃,神光澎湃!

        論是頭顱落地的神,還是身體炸開的神都可以一滴血重生,迅再塑身體,但是現在卻擺脫不了小六道時光術的侵蝕。

        他們剛剛再現出來,重塑肉身,便又開始慘叫,再次被分解,真正的形神俱滅。

        即便他們身上有替死符也不行,因為跟楚風相差太遠,哪里比的上準神王!

        神性顆粒蔓延,全都被楚風吸收,還有道祖物質彌漫,亦沒入他的軀體中,成為他大補藥,讓他周身神霞氤氳,將他襯托的越像個大魔王!

        另一邊,小朱雀與那個神開戰,雙方都壓制在映照層次。

        “小姐姐躲開,我要為我娘報仇,看我如何跟我父親聯手屠神!”小道士喝道。

        跟小朱雀交手的神不屑,一個小屁孩也敢大言不慚?

        但是,他也很焦慮,想要逃走,怕被楚風追擊過來,斬殺之。

        他很想擄走小道士,但是,小朱雀不給他這個機會,同時楚風也漫步過來了。

        “嗖!”

        他轉身遁走,不敢戀戰。

        “哪里走,看我翻天印,屠神!”就在這時,小道士大叫道。

        他將背在身上的石狐……直接給砸了出去,對準向從這邊突圍的神。

        瘸腿天尊呆,而后氣的想跳腳,特么的,這還真是一對父子啊,這簡直是……mmp!

        被楚風扔出過去一次也就罷了,結果現在,又被這個小的當成板磚給砸出去了,又當了一回翻天印。

        沖過來的那個神起初還在冷笑,帶著不屑之色,還想要趁機擄走小道士呢,主動迎擊過來。

        結果下一刻他就悲劇了,徹底的驚悚,噗的一聲,他被撞的骨斷筋折,滿身是血,自身四分五裂。

        疼,太疼了,他可是神啊,居然被撞斷軀體,這是什么石材?他悲憤不已,簡直是怨念滔天!

        他如果知道,這是一位天尊的真身,那就不會怨氣沖霄了,他雖然為神,但怎么能跟天尊比身體強度?

        “啊……”

        他在那里慘叫,而小道士則在那里咧嘴笑,眉開眼笑

        至于石狐……則怒不可遏,臉如黑鍋底,他怨念無邊,這特么的不愧是父子,簡直是一對天性一致的王八蛋!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ag电子游戏街头烈战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网站 彩票100送38 快乐12开奖号码 农村种植啥好赚钱 快3双大小技巧 贵州11选5走势图a老前 辽宁快乐12app 四人扑克玩法 快乐十分组二中奖多钱 325棋牌官网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