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墟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無上與偉大

第二百六十八章 無上與偉大

        黑螣讓人給吃了!

        這則消息傳出,人們目瞪口呆,實在太邪門,也太過驚世駭俗。

        當冷靜下來后,不僅海族人不相信,就是其他人也覺得離譜,認為不真實,應該是人杜撰的,誰有那么大胃口?

        “一派胡言,胡說八道!”海族一些人先后駁斥,嚴厲警告,休得敗壞海族強者的名聲。

        尤其是一些從南海登岸的強者,更是生氣,深感這種謠言太可恨,有人敢將他們當成食物?瘋了嗎?

        海族大部分人都不信,黑螣可不是一般的人,身為龍族,再加上傳傳聞中的大殺器,想要殺他難度太大!

        此外真要生那樣的大戰早就傳出來了,哪還能等到被人吃掉后才泄露,出手的人未免也太沉得住氣。

        “真是可笑,想敗壞我南海一脈的名聲也應該換種手段,這種無稽之談太低級。”

        一位來自南海的蚌女嗤笑,言語間盡是不屑,很不在意,根本就不相信。

        自從她登岸后,行走于世間,獲得不小的名聲,因為一身實力非常可怕,再加之化形后的她身段窈窕,明眸皓齒,青絲飛舞,十分美麗,獲得蚌仙子的美名。

        接著,海族中又一位強者開口,道:“嘿,人類中某些人真是敢說話,不怕大禍臨頭嗎?就憑你們也敢羞辱我黑螣兄弟,妄談他被人吃掉,這樣損人名聲未免過于下作。哪個不服氣等著黑龍族上門橫掃吧,憑人類目前的所謂高手還不夠看!”

        這是一頭虎鯨,稱得上兇猛,這個種族在天地沒有異變前就是海中霸主,現在就更不用說了。

        他早已撕裂第六道枷鎖,如今南海競爭太激烈,他遠離血腥漩渦,登上6地想要在名山大川間獲取機緣,再次進化。

        海族不相信黑螣死了,言語間夾槍帶棒,一副蔑視地姿態,雖然主要針對的是“散播謠言者”,但卻對6上的人類也相當傲慢與不屑。

        “唉,真希望黑螣真被人給吃了,而不是謠傳,他媽的,海族這些人說話也忒不客氣。”

        一些人議論,感覺有些不忿,總覺得海族言語太霸道,一副睥睨天下、唯我獨尊的的姿態。

        說的6地上的人好像多么不堪似的,海族覺得黑螣被吃掉天方夜譚,感覺非常可笑。

        “抱歉,我才完黑螣被人吃掉的消息,通訊器就壞了,還沒有來得及出照片,為此我特意又跑了一趟,現在上證據!”

        就在人們不忿,暗感海族太自負與霸道時,早先爆料的人再次露頭。

        依照他所說,三清山如今冰天雪地,他那通訊器摔進冰窟窿里,徹底損毀,他又專門跑了一趟,帶來更先進的拍攝工具。

        當黑螣的照片被出來后,人們嘩然。

        雖然被冰雪覆蓋大部分軀體,但還是可以清晰可見它的輪廓,這是多么大的一條蛟蛇啊,比火車還要長。

        當時,人們就眼暈了,黑螣的本體果然嚇人。

        不過它如今很慘,雪白的骸骨橫陳山嶺中,震懾飛禽走獸,那片地帶普通的生靈不敢接近,透著威壓。

        “啊,誰,這是誰殺的,謀害南海黑龍一脈的年輕強者?!”

        海族徹底被驚呆,消息是真的,并非謠言?這可是大事件,南海老龍王一共就三個子嗣,一下子就被人吃掉一個,這必然要引他驚天的怒火。

        這頭老龍可是相當的護犢子,絕不會善罷甘休,它若是狂的話,整片南海都要大浪滔天,諸島沉陷。

        確切的說,這是一條老蛟蛇,最起碼有一千五百年的道行,盤踞南海,無人能撼動他的霸主地位。

        他是南海真正的王,號稱至強者!

        “真是膽大包天,敢殺黑螣,這個人無論是誰都死定了,沒有任何懸念,注定要被南海龍王擊殺!”

        一些海族人憤懣,同來自大海,他們中的一位強者被殺,而且被吃掉,讓他們也顏面無光,同仇敵愾。

        也有人說照片不見得為真,要去求證。

        蚌仙子第一個動身,而后就是虎鯨王,他們都跟黑螣關系莫逆,第一時間向著三清山殺去!

        事實上,海族人到現在也不太相信呢,消息太突然,一直以來他們都在看戲,覺得黑螣會虐殺楚風,持掌大殺器橫掃人族諸雄。

        就在不久前,他們還在談論,靜等黑螣大神威,哪里料到半日間而已,一切都變了,簡直是天塌地陷!

        “蛟蛇肉真好吃啊,下雪后,冰封三清山,黑螣的肉質沒有腐壞,還很新鮮,這是我這輩子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絕世珍肴。唔,天啊,蘊含著海量的血氣精華,我感覺要突破了,有奇效,這么多我吃不完,膽大的快來吧。火車那么粗長的蛟蛇,掙斷六道枷鎖的兇猛生靈,或許這輩子也只能吃到這一次。”

        三清山那位相當的大膽,居然在那里吃了一頓蛟蛇肉,還號召其他人可以趕去。

        這引轟動,人們目瞪口呆后的確心動,附近不少異人與異類最終直接動身,殺過去了。

        所謂的珍肴自然吸引不了他們,但是掙斷六道枷鎖的恐怖生靈的血肉或許真的算是“稀世大藥”,能讓他們進化!

        在這個世間,誰吃過絕世高手?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同時,人們也意識倒,三清山那位故意的吧?跟海族作對。

        甚至,人們想到他的話,說早先通訊器壞掉了,沒有來得及照片,這個說法顯然不靠譜。

        許多人猜測,他故意等海族人跳腳駁斥呢,然后再照片奚落。

        事實上,人們猜對了,做下這些的家伙,早已吃飽喝足開溜了。

        他們是大黑牛、黃牛、西伯利亞虎!

        楚風跟兩頭牛時刻保持聯系,他的一舉一動大黑牛與黃牛都知道,在楚風離開三清山時,兩頭牛就去接替他了。

        最后,他們又把東北虎給喊去了,大快朵頤,直到風雪漫天,那地方冷的實在讓人受不了,他們才決定退走。

        海族中的蚌仙子第一個趕到,看到三清山那條雪白的蛟蛇骨,她當即身體搖動,險些一頭栽倒在地上。

        “黑螣!”蚌仙子大叫。

        同為南海強者中的一員,她對黑螣一向有好感,怎能料到,最終竟看到這樣一個結果。

        在她看來,黑螣所向無敵,注定要在6地上崛起,成為6上龍王,可是現在出師未捷身先死,一腔抱負盡付東流水。

        虎鯨王也趕來,目瞪口呆,盯著黑螣的本體骸骨,徹底傻眼,真被人吃掉了?而且被吃光!

        事實上,他們道路遙遠,趕來之前一批又一批異人還有異類出現,全都割走大塊的血肉,滿載而去。

        黑螣的確被人吃了,海族人已經證實,這引軒然大波!

        這是誰干的,是楚魔王做的嗎?很多人第一時間就想到楚風,現在沒人敢低估他,他已經算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絕世高手!

        海族震怒,尤其是來自南海的幾人,揚言要聯手,確定兇手是誰后,必然要擊殺,不會給他活路。

        “欺南海者,殺無赦!”這是他們強勢的宣言。

        這樣的話語一出,群情激憤,6地上不管是人類還是異類都不滿,你海族人就不可殺嗎?霸道的過分,難道只允許6地的生靈被殺?

        都不用誰號召,6地上的人類與異類便幾乎一致要抵制南海龍族,覺得他們飛揚跋扈的過分。

        此時,擊殺黑螣的正主已經跟大黑牛、黃牛、東北虎匯合,正在把酒言歡。

        此時,他們距離廬山不遠,遠處大雪紛飛,白茫茫一片,整片廬山都被冰雪覆蓋,而他們居住的地方卻綠意蔥蘢,生機勃勃,溫暖如春夏,這兩個地方相距不遠,這樣的奇景也只有在這天地異變時才能欣賞到。

        “兄弟,老哥對你真是佩服啊,斬黑螣,只身殺群王,還敢叫板孔雀王,本王服氣。”東北虎大口喝酒,大碗吃肉,興致很高,不過它的確很吃驚,上一次在龍虎山時楚風時還不及他呢。

        怎能料到,這才過去多少天,楚風就可以殺掙斷六道枷鎖的頂級王者。

        “兄弟,老哥為你準備了一樁禮物。”最后,東北虎神秘兮兮地說道。

        “什么禮物?”楚風詫異。

        “坐騎。”黃牛告訴他。

        事實上,這兩日他們三個一起行動,幫楚風解決掉幾頭獸王,也算是幫他報仇了,現在居然還為他弄來一頭坐騎。

        “你不是一只想找頭王級坐騎嗎?”大黑牛大咧咧地說道。

        “走,去看一看。”楚風來了興致。

        “兒啊二啊而啊……”

        當看到這頭坐騎,聽到它的叫聲時,楚風目瞪口呆,半天沒回過神來。

        這是一頭驢子!

        好長時間后,楚風才回頭,想捶他們三個。

        “你們三個大爺的,給我找一頭驢子當坐騎,怎么騎出去?”楚風不忿。

        “這頭驢跑的賊快,費了我們很長時間才抓到,掙斷四道枷鎖,便接近四倍音,據它說吃到過一種輕身果,導致它擁有這種神。”大黑牛說道,憑他都追不上,最后還是靠東北虎抓到的。

        因為,目前正常情況下來說,只有掙斷六道枷鎖的王級強者才能達到四倍音。

        “這么快?不過還是不如我自己快。嗯,這頭驢子看著眼熟,媽的,那天夜里圍攻我的人就有它一個,不過這頭驢子蔫不出溜,一直躲在遠處,只是關鍵時刻給了我一蹄子!”

        楚風想到曾挨了一記驢蹄子,頓時大怒,盯著它,道:“天上龍肉,地上驢肉。正好,吃掉算了。”

        “兒啊二啊而啊,別吃我。”這頭灰毛驢嚇壞了,又喊又叫。

        “你大爺,死到臨頭,還敢占我便宜,管誰叫兒呢?我抽不死你!”楚風想將對它動刀。

        “哞,哞,哞,饒命啊,剛才那是我天生的語言,一時習慣了。”毛驢求饒。

        “你大爺,還是欠抽!”大黑牛惱了,這頭驢子居然哞哞學牛叫來求饒,真是找打。

        “汪,汪,汪,誤會了,牛大哥咱們是本家啊,快幫我求情吧!”毛驢凄凄慘慘。

        “誰跟你是本家?!”大黑牛瞪眼。

        黃牛手撫額頭,一副被打敗的樣子。

        楚風則看的直愣神,哪找來的驢子,也太軟骨頭了。

        東北虎干咳,一番解釋,楚風也是服了。

        據聞,大黑牛他們幾個追上它時,這頭驢子貪生怕死,都沒有抵抗一下,直接就跪了,求他們不殺,自己主動說要為他們當坐騎,心甘情愿。

        按照幾人的說法,這頭驢子膽小如鼠,雖是掙斷四道枷鎖的王者,但是一點氣魄都沒有,求饒時聲淚俱下。

        楚風故意嚇它,道:“讓我騎著一頭驢子闖天下,這……還是算了吧,不如吃掉,燜黑驢肉,香噴噴!”

        “哞,汪,汪,我是灰驢,不是黑驢,肉不好吃啊。求饒命,啊,我想起來了,無上而又偉大的楚魔王,我知道有一位王者非常適合給您當坐騎。”

        楚風真沒看出,這頭驢子還是個馬屁精,這么一會兒工夫連偉大與無上都出來了,有點極品。

        “哪位王者適合?”楚風問它。

        “金雕王啊,那一晚是圍攻你的主力之一,它撕裂第五道枷鎖,號稱極金雕王,擁有四倍音,比我只快不慢。”驢王出賣隊友,相當的軟骨頭,并且直接告訴楚風,金雕王就藏在廬山。

        事實上,兩頭牛與東北虎之所以在這里跟楚風碰頭,也正是因為聽到驢王泄露這個消息才來的,準備拿下金雕王。

        楚風頓時想起那個金男子,手持一柄長刀,當夜曾對他猛攻,刀鋒還曾劃破他的身體,重創了他。

        “嗯,就是他了!”楚風點頭。

        而后,他一揮手,道:“走,我們去廬山,抓那頭金雕。”

        金雕王雖然度沒有他快,但是能飛天,太方便了,地面上有山川河流阻擋,有時需要繞路等,算下來,他還真不見得有金雕王快。

        “好,去收拾他!”東黑虎呲牙。

        “四倍音,可比飛機快大多了,捉到后在它背上安置一座宮殿,會非常舒服,邊趕路邊飲酒享用珍肴,想一想就美妙,這簡直是私人豪華專機啊!”大黑牛嘆道。

        楚風點頭,哈哈大笑,他正要去各大財閥討債呢,有了這頭金雕王再好不過,以后不用總是麻煩6通老頭子給他安排航班了。

        關于這頭驢王,最后大黑牛收下了,留著當坐騎,用他的話說,騎驢不俗,有仙氣。

        當聽到這話時,黃牛直接鄙視。

        “沒聽說過張果老倒騎驢嗎?驢子,走!”大黑牛直接坐了上去。

        砰!

        但緊接著他被黃牛給踹下去了,被搶走坐騎。

        “目標,廬山,抓坐騎,然后討伐各大財閥!”楚風說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走势图 双色球一胆10拖 pk10手机直播软件 体彩开奖结果 商务就是用别人的钱赚钱 pk10赛车开奖视频 三国麻将破解版 微信电商赚钱是骗局吗 湖北体彩开奖查询结果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三肖和五肖中特 欢乐捕鱼人是不是很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