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至尊劍皇在線閱讀 - 第1797章 極槍

第1797章 極槍

        “【破霄極槍】!”

        巨人探出手臂,抓住那半截巨槍,提槍前刺,簡簡單單的刺槍式,卻如混沌中一頭巨獸復蘇,發出驚天動地的巨吼,整個黑暗空間開始龜裂,無數大裂痕朝著四周蔓延。

        這樣的槍勢很純粹,是一種狂暴力量的呈現,足以將夜空中的星辰也刺穿。

        “這就是破霄門開山祖師的真正實力!?”

        秦墨變色,哪怕是佇立在雄偉男子身后,依然感受到一股浩瀚的威勢,這一槍的威力太可怕了,仿佛能瞬間摧毀整個黑暗空間。

        事實上,若非破霄槍靈的維系,這片黑暗空間真的被刺穿了。

        可以看到,磅礴槍勢過處,化為無數粗大如龍的槍芒,激射向四處空間。

        這一槍的目標,并非是那只巨型光眸,而是整個黑暗空間,只要摧毀了這里,實則也等于是通過了磨礪。

        轟隆!

        一陣狂暴的碰撞聲轟鳴,兩股槍勢正面撞擊,如同是兩片大陸相撞,恐怖的力量擴散開來,迸射出毀滅性的氣息。

        “小子,注意看!即使是中古時代的那場大戰,這種層次的強者對決也不多,屬于一方地界最巔峰強者的碰撞。”戰主意志的聲音響起,提醒秦墨。

        此時,秦墨無法開口,他正操控青金神焰,竭力護持雄偉男子的身周,哪里能分神。

        不過,對于這場戰斗的體悟,卻是無人能比他更深刻,因為,青金光罩不斷承受槍勢碰撞,能夠直面感受到那種槍芒的浩蕩可怕。

        鏘!

        一陣金屬嗡鳴之聲響起,這片空間的盡頭,一桿巨槍出現,與雄偉男子凝聚的一般無二。

        然而,這一桿巨槍上散發的威勢,卻是比雄偉男子更甚,一股股槍焰騰空,似是將空間都燃燒起來。

        “【破霄極槍】是主人傳授給你的。但是,你或許不知道,這一式槍技乃是從我體內脫胎出來的。看看你將這一式修煉的如何。”破霄槍靈的聲音響起。

        “那就來吧!”雄偉男子怒吼,戰意又一次攀升,在其身后出現了一道光環,其中有著無數槍紋流轉。

        剎那間,四周的空間明亮起來,有著激昂的戰歌響起,宛如有千軍萬馬奔襲而來,震得天地瑟瑟抖動。

        這是戰環?!

        戰意凝實!

        戰環鎮世!?

        秦墨驚呼,這樣的戰環與他凝聚的戰環截然不同,雄偉男子并沒有修煉過戰意攻伐術,純是戰意爆發至極致,凝成的一道戰環。

        與戰意攻伐術凝成的戰環相比,這道戰環并無法主動釋放,但是,那滔天的戰意實是太狂暴了。秦墨自問,就算將戰主殺法催動到極致,凝聚的戰環也無法發揮這樣的威勢。

        “這是天生的戰士!渴望勝利,渴望追尋更高的境界,渴望用他手中的槍去刺穿一切,這樣的槍,這樣的人,才能激發這樣的戰意,超出了戰主殺法的極限,堪比鎮族大術的威力。”

        戰主意志低語,有著莫名的激動,這一槍的戰意,讓他看到了戰主殺法的更高層次。

        “給我破!”

        雄偉男子一聲狂吼,揮動巨槍刺出,竟是將對面的槍芒擊碎,生生洞穿出一條通道,直刺入那只巨型光眸中。

        咔嚓!

        整個空間抖動,那只巨型光眸中出現一個黑洞,正是被刺穿的一個窟窿。

        周圍的虛空產生了詭異的紋路,如同水波一樣不斷擴散,釋放著一種狂亂的力量波動。

        “糟糕!這里的空間要崩潰了么?”秦墨大驚。

        此刻,雄偉男子則是一探手,將秦墨攝起,踏著虛空,幾個跨步,就沖入那個窟窿中,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

        整個黑暗空間崩潰,無數巨大裂痕蔓延,一片片光沙揚起,宛如歲月的力量在起作用,這里的一切都化為光塵泯滅。

        轟!

        光眸之中,周圍景象變幻,一扇門突兀出現,就這樣坐落在虛空中,散發著一種古老的氣息。

        “這又是哪里?不是在破霄槍林中么?”

        環顧四周,一股股光霧彌漫,使得這片空間充滿了神異,卻又那么不真實,仿佛是身處幻境之中,這種亦幻亦真的感覺,令得秦墨很不適。

        “破霄槍林?就是這里沒錯。”

        雄偉男子走了過來,黑發垂落腰際,無風自動,雙眸如電,仿佛能洞穿世間一切的虛妄。

        這樣的風姿實是耀眼,秦墨不禁嘆息,絕域巨無霸勢力的開山祖師,確實皆是一世之雄,有著超凡的特質。

        隨即,秦墨問出了疑問,這里究竟是破霄槍林的什么位置,是否能找到他的同伴。

        “所謂的破霄槍林,并不是主峰某處的試煉地,而是師尊開辟的一個空間,用來磨礪后來者,驗證是否有資格繼承槍祖秘典。”

        雄偉男子這般說著,搖了搖頭,繼續道:“這片空間非常廣闊,在許多地方都有著更小的空間,如同是袋中袋一樣,想要找到你的同伴,非常困難。”

        聞言,秦墨不禁失望,他很擔心一行同伴的安全,若是遭遇新凡那個中年男子,同伴們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正在這時,雄偉男子轉頭,看了過來,道:“擁有【天眷神焰】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秦墨一愣,旋即告知自己的姓名。

        “你叫秦墨。”雄偉男子點了點頭,道:“你很不錯。擁有【天眷神焰】的武者,將來修為達到我這一層次,完全能夠獨力闖過那里。說起來,我是沾了你的光,我叫晁破霄,乃是主峰外一個小宗門破霄門的開派之人。你若是不嫌棄,就稱我一聲晁大哥吧。”

        “晁大哥……”

        秦墨聞言,腦門有些冒汗,若是破霄門主,藺前輩知曉,自己與他們的開山祖師稱兄道弟,還不知是什么表情。

        而后,秦墨心中一動,看了看晁破霄,后者竟說主峰外的一個小宗門?

        眼前之人,真是一道槍意烙印么?

        但是,為何又如此真實。

        “晁大哥。”秦墨抱拳,順勢接道。

        他隨即拋開心中雜念,詢問光眸之內是怎么回事,這扇門又是通向哪里。

        對于秦墨的問題,晁破霄沒有絲毫隱瞞,那只光眸實則是破霄神槍的一道意志投影,唯有攻入光眸之中,才能找尋到下一關的通道,也即是這扇門。

        “還有下一關?”秦墨失聲,不禁是色變。

        “當然有下一關。你以為破霄槍林的磨礪那么簡單嗎?這是師尊為了選拔槍祖秘典的繼承者,若是能夠通過,則能夠追趕師尊的腳步。”晁破霄開口,眼中光芒閃動。

        兩人邊走邊說,來到那扇門前,厚重的大門如山岳一樣,門縫中有著絲絲縷縷的霧氣彌漫而出。

        晁破霄很沉默,神情中有著慨嘆,他告知秦墨,從拜師的那一天起,就曾被帶進破霄槍林,卻是直至師尊逝去的那一刻,也未曾闖過破霄槍林,一窺槍祖秘典的全部。

        “打開這扇門,通過下一關,就能達成心愿了么?”晁破霄喃喃自語。

        秦墨也是沉默,卻是不知該說什么,眼前的這雄偉男子很可能不是真身,卻因無比強烈的執念,一直存留到現在。

        (本章完)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北京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下载 辽宁11选5 福利彩票投注站不批了 重庆时时如何取款 梦三国2玩什么赚钱 全家便利店辞职 微乐广西麻将技巧 竟彩 重庆时时玩网址 我做家务还得赚钱 股票分析方法和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