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蓋世在線閱讀 - 第兩百零二章 鬼符宗

第兩百零二章 鬼符宗

        大樹粗壯,中空的內部,也頗為寬敞。

        秦雲的血肉本體,氣血干涸,軀體干癟,宛如一具被風干的尸體,就在老嫗腳下。

        老嫗的臉上,以彩墨,畫出諸多詭異符文,如蚯蚓,似某些毒蟲,五彩斑斕,望之令人生畏。

        若有寂滅大陸的修行者,當一眼能認出,老嫗必然出自鬼符宗。

        也唯有鬼符宗,會在身體各方部分,刻畫出此類符文。

        “仇姥姥,我在回國途中,被你們鬼符宗襲擊擒拿,一直被囚禁于此,根本未曾和虞淵有過任何接觸。”秦雲的老儒生形態的陰神,看著老態龍鐘,暮氣沉沉,有氣無力地回應:“他在何處,我真的不知。”

        對眼前的仇菀,秦雲是又恨又懼。

        他一直都知道,仇菀長期出沒于乾玄大陸,負責為鬼符宗挑選合適的門人弟子,接引到鬼符宗修行。

        鬼符宗,在寂滅大陸北部,宗門勢力雖弱于赤魔宗、血神教,可也算是同一階梯。

        也是陰神境后期修為的仇菀,途中和鬼符宗另外兩位長老,合擊將他重傷擒拿,逼其陰神離體,以特殊器物禁錮,就是在逼問發生在隕月禁地的諸多事宜。

        不知通過什么途徑,鬼符宗竟然知曉,隕月禁地一座曠古長存的大陣,被暗月城一位名不經傳的少年掌控。

        少年叫虞淵,似乎和他秦雲,頗為親密。

        正是因為這樣,秦雲才遭了無妄之災,被偷襲后,被生擒活捉。

        七神宗在赤陽帝國,算是一方強大勢力,可和寂滅大陸的鬼符宗相比,則是大大不如。

        鬼符宗行事,也向來不講規矩和道義,如血神教般,口碑不佳。

        仇菀才不會管秦雲的身份,不會在意赤陽帝國的態度,所以下手的時候,當真是一點不客氣。

        “嘿嘿,秦雲啊秦雲,你這性命相修的四支青陽箭,都已經出賣你了,你還要嘴硬?”

        仇菀怪笑著,伸出雞爪般的五指,輕輕搭在其中一支青陽箭,說道:“那虞淵,只是暗月城一位,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的小家伙,和你非親非故,你何必要維護他?再說了,你這四支青陽箭,都被他做了手腳,你也是一宗之主,怎受到了如此侮辱?”

        講話間,她那雞爪般的五指,驟然扣緊。

        那支,被她抓在掌心的青陽箭,陡然被森白火焰焚燒。

        彎彎曲曲的,怪異至極的符文,如蝗蟲、蜘蛛、毒蛇、蜥蜴,靈力化形,紛紛鉆向那支青陽箭。

        “我來幫你吧。”仇菀哼道。

        隨著那支青陽箭的焚燒,老儒生形態的秦雲陰神,虛幻的頭頂,冒出輕煙。

        秦雲凄然低嘯。

        ……

        與此同時。

        站在隕月禁地和赤陽帝國出入口的虞淵,轟然一震,面容驟然扭曲。

        他敏銳的感應出,在那赤陽帝國的方向,一縷源自于他的意念精魂,似被烈焰焚燒。

        他眉心傳來刺痛。

        一霎后,他仿佛看到了,一尾尾蜥蜴、毒蛇,蜘蛛和蝎子蝗蟲,鮮活靈動的,朝著他撲殺撕咬。

        那些毒蟲異物,分明是虛幻存在,卻透出能噬咬魂魄的恐怖氣息。

        他眉心的刺痛感,突然加劇,并且在頃刻間,思緒混亂,像是中了邪,著了魔,陷入了重重幻境。

        “鬼符宗!”

        他用力咬了一下舌頭,以另外一種疼痛,強行令自己冷靜。

        上一世的他,常年在寂滅大陸活動,對于鬼符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圈養各類毒蟲,凝煉此類異蟲的精魂,煉制為秘符的鬼符宗,在他決心煉制毒丹時,曾經和他有過非常緊密的合作。

        鬼符宗,秘密為他提供了眾多,世間罕見,且精心培育的毒蟲。

        他則是為鬼符宗,為那些毒蟲,煉制了數量驚人的,能令毒蟲進階,令毒蟲毒性更恐怖的丹丸。

        鬼符宗在寂滅大陸,本來實力較弱,根本無法和赤魔宗、血神教比肩。

        更加難以,拿出來和妖殿、魔宮去相提并論。

        他的存在,他煉制的諸多丹丸,給予了鬼符宗巨大的提升,讓鬼符宗的宗門力量,在短時間突飛猛進。

        鬼符宗能夠被稱作,和赤魔宗、血神教相當的宗門,他功不可沒。

        “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沒料到這一世的鬼符宗,竟然膽敢對我下手!”

        感受著腦海的,那些以毒蟲精魂刻畫出來的符文,變成栩栩如生的毒蟲,以鬼符宗的“暗鬼秘咒”,施加在自己身上,虞淵一肚子的惱火,“難道是,那位七神宗的宗主,悄悄出賣了我?”

        這般想著,他就打算動用殺念,引發青陽鎮內部魂念的異動,讓四支青陽箭瞬間爆滅。

        如此以來,秦雲不死也要重創。

        而鬼符宗的“暗鬼秘咒”,利用的媒介,便是那四支青陽箭的一支,依仗著箭矢內部,自己的意念和自己存在的聯系。

        只要青陽箭爆滅,自身遺留的念頭消失,“暗鬼秘咒”自當破解。

        然而,就在他欲要下手時,又忽然看到另外一幕畫面。

        秦雲的陰神,在一個樹洞內,干癟的肉身,被隨意丟在地上。

        那尊老儒生形態的陰神,正在消融著,分明也因青陽箭的焚燒,而持續地遭受著靈魂的傷創。

        霎那間,他便明白過來,知道秦雲也是受害者。

        秦雲,并沒有出賣他,只是被人生擒著,被鬼符宗的門人,借助其中一支青陽箭,以“暗鬼秘咒”來向自己下手。

        “秦宗主,對不住了。”

        心中低呼一聲,虞淵就在那禁地出入口,猛地靜坐下來。

        諸多的毒蟲精魂,在他的腦海深處,繼續作惡。

        凝神靜心,虞淵的天魂,忽釋放出悲涼的情緒。

        其天魂,在悲傷的意境下,仿佛化作一位袖珍小人。

        此袖珍小人,非陽神,永遠不能脫離其靈魂識海,只是一簇小小魂體,也不可能如陽神那般實質化。

        可就是這袖珍小人,因在化魂池內,被饋贈了絲絲精純魂力,還沾染了凌厲的劍意。

        “嗤!”

        袖珍小人,似化作一柄鋒銳小劍。

        此小劍,璀璨明耀,只在他靈魂識海能凝現。

        璀璨小劍,突然斬向那些詭異出現的,在他靈魂識海出現的眾多毒蟲。

        確切地說,是斬向一枚枚,毒蟲形態的暗鬼符。

        “啊!”

        千里之外,樹洞中鬼符宗的仇菀,突鬼哭狼嚎起來。

        ……

        ps:天有不測風云,昨晚到家,就開始發燒了,呃,今天就一章了,麻蛋,我身體好脆弱~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湖南丫丫麻将苹果下载 时时彩后三稳赚 搜狐资讯下截能赚钱呀 黑龙江36选7 北京塞车pk10直播开奖记录 飞艇计划骗局 x新浪体育 西游争霸2017手机版 现金斗牛20元提现下载 快乐十分预测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波克捕鱼官方下载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