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穿越歷史 - 明天下在線閱讀 - 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才是王道

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才是王道

        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才是王道

        狂歡這種事情是沒法子持久的。

        因為太消耗精力跟體力,即便是強壯的烏斯藏人跟蒙古人也扛不住。

        所以,到了下午時分就成了漢人的天下。

        歡快的氣息還在空中飄蕩,向來含蓄的漢人中也有一些奔放的人物,所以,各色腔調的小曲也就起此彼伏。

        “十八摸”的靡靡之音讓云昭極度無奈,錢多多,云春,云花卻聽得津津有味,被云娘一人給了一巴掌,這才低著頭回了房間。

        云掌柜跟帳房先生是很聰明的人,云氏趕工十天才弄好的調料包已經售賣一空,他們又不愿意把七成利潤給官府,就極力的游說那些品嘗到調料包好處的蒙古人,以及烏斯藏人預定云氏調料包。

        至于回回——現在還都是窮鬼,而有錢的阿訇們又從來不吃外邊的食物,所以,被云掌柜刨除在貨品供應的范圍之外。

        除過調料包之外,云氏糧店供應的最多的還是大餅!

        沒個商隊離開西安都要攜帶大量的干糧,烤的一點水汽都沒有鍋盔就成了首選。

        云掌柜還舉一反三的告訴這些蒙古人,如果路上沒有肉食,就把調料包用水煮開了,丟一點羊油,把鍋盔丟進去煮,加上里面的干菜,就是一頓美味!

        如果這些商戶需要購置茶葉,絲綢,布匹,鹽巴,以及百貨,云氏糧店也能代為采購,保證質量,數量之余,還能拿到一個好價錢。

        云氏在西安的四大掌柜齊齊行動,從母親臉上的笑容來看,成果應該不錯。

        對于那些異族人來說,在西安的這場遭遇,讓他們那顆孤獨的心得到了極大的慰藉。

        第三天的時候,市場就變成了一個正常的市場,買賣雙方已經完全從狂熱中清醒過來了。

        洪承疇在大差市設立了一個市舶司檢查點,就回到衙門里去了,畢竟,知府大人的雷霆之怒,還在以最無能的形式進行著……他抓捕了好多地頭蛇,還開出了五十兩銀子的賞格。

        云昭不明白洪承疇要那么多的銅錢做什么,云氏收到的銅錢都被他給拿走了,只留下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銀錠子。

        一枚五兩重的黃澄澄的金錠是云福順手塞進洪承疇袖子里的,明顯的將洪承疇的袖子拉的好長,他一樣毫無知覺,掖掖袖子也就心照不宣的走了。

        事情做完了,云昭沒有數錢的興致,這幾天激烈的活動,消耗了他很多精力。

        福伯說的一番話很有道理,他確實需要從急躁的心境中走出來,不能因為年底賊寇們就要變流寇了,就倒行逆施的做儲備!

        龍師火帝,鳥官人皇。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推位讓國,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

        坐朝問道,垂拱平章。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

        遐邇一體,率賓歸王。

        云昭一個字一個字的背誦《千字文》,每一個字都很端正,這是云昭目前能達到的極致,畢竟,就他的年紀,想要練出書法來,很難。

        “少爺,我們收到現銀一萬一千四百三十一兩六錢。”

        云福像一個真正的老仆一般,垂手站立在書案一側。

        云昭沒有回答,認真的將最后一行字寫完,這才放下毛筆,接過云福遞過來的手巾擦拭了手,漫不經心的道:“這些錢我們帶不出西安是吧?”

        云福道:“少爺英明!”

        云昭笑道:“洪承疇算是一個真正聰明的官員,別看他給云氏留下了足夠的利潤,卻沒有放什么好心。

        如今,西安城百業凋敝,最大的原因就是沒錢,明月樓被人搶劫了,他正好借知府大人封鎖全城這個機會,讓我們把錢留在西安城,最好能換成貨物!

        如此,就能讓死水一般的西安商場,因為我們的這點錢泛起一絲波瀾。

        既然,他這么想,我們就如他所愿,給云氏四家商鋪各自留下一千兩銀子的本錢,其余的都花銷掉吧。”

        云福沉吟片刻道:“都購買些什么東西呢?”

        云昭笑了,攤攤手道:“我們是農夫,自然要購置大量的農具,洪承疇是布政使的屬下,那么,找他購買官賣農具,應該沒有問題。”

        云福道:“七千兩的農具?搜遍西安城也湊不出這些農具,兩千兩銀子足夠了。”

        云昭瞅瞅云福道:“我要的農具是實心的。”

        “呃,少爺,農具哪里有實心的呢?”

        “只要價錢給足了,我相信會有的!”

        “老奴這就去辦……”

        “另外,麻布,棉花,我還要大量的麻布,棉花,冬天就要來了,秦嶺里面的人不能穿著破衣裳過冬!”

        “要不要再買一些糧食?糧食也是不夠的。”

        “洪承疇都購買不了多少糧食,你覺得我們能買到?再說了,家里就是開糧店的,難道去跟別人買?”

        “糧食是一個死結!”

        “誰告訴你糧食是一個死結?”云昭翻了云福一眼懶懶的道。

        云福瞅著家里這位懶懶的縮在大椅子里面的懶豬一般的少爺,無力地搖搖頭。

        “鄉下也沒有多余的糧食。”

        “這世上從來就沒有過什么多余的糧食!”

        “既然如此,少爺從哪里變出糧食來呢?”

        “沒法子,糧食不夠,你多吃一口,就有人要少吃一口,我們放縱了彭和尚整整一個秋天,他手里的糧食聽說已經多得快要裝不下了。”

        “少爺這是要跟彭和尚買糧?”

        “不,我要彭和尚的命!”

        云福吃了一驚,再看自家少爺的時候,發現他又拿起了毛筆,站在低矮的案子跟前繼續抄寫他的《千字文》。

        兒子只要開始做學問,云娘就歡喜。

        把錢多多支使進來伺候兒子,她知道,兒子不怎么喜歡春春跟花花這兩個傻丫頭。

        “呀,你進來了,我寫的字都漂亮了幾分!”

        云昭皺著眉頭扯掉剛才寫廢的一張紙,揉吧揉吧就丟進紙簍里去了。

        “瞎說,我一來你就寫錯了。”

        “你知道個屁啊,就是因為你進來了,我剛才最后寫的兩個字漂亮的不像話,與別的字極不相稱,所以才廢掉了。”

        “喂,你這一次賺了很多錢吧?”

        錢多多眼睛笑的彎彎的往云昭跟前湊!

        “你這個喜歡往有錢人身邊湊的青樓習慣怎么還沒改掉?”

        錢多多笑的露出八顆白牙,又往云昭身邊靠靠道:“那也要我喜歡才成!”

        云昭瞅瞅比自己還高了一頭的錢多多道:“也就是現在,再過十年你往我跟前湊湊試試!”

        錢多多大笑道:“只要你錢夠多!”

        云昭搓搓麻木的臉皮輕聲道:“別糟蹋自己,也別糟蹋我,你已經被人賣來買去的弄成變態了,現在你只相信銀子是不是?”

        錢多多笑道:“你知道個屁啊,我以前是貨物,現在我想當一次人,當人就要有錢,沒錢的人還算人嗎?”

        云昭嘆口氣道:“這一次你很賣力,想要多少賞錢?”

        錢多多立刻伸出兩只白皙的小手杵到云昭眼前。

        見云昭怒目而視,她就小心的收回了三根指頭,見云昭還是怒不可遏,她就收回一只手眼巴巴的瞅著云昭。

        云昭從一個小箱子里取出兩錠五兩的銀子放在桌子上道:“這是你跟你弟弟的那份。”

        “我幫他收著!”

        錢多多的小手在桌子上一抄,兩錠銀子就不見了,云昭奇怪的上下打量一下錢多多,硬是沒發現她把銀子藏到哪里去了。

        拿了銀子,錢多多連敷衍云昭一下的心情都沒有,找了一把舒適的椅子坐上去,還把云昭的石榴也拿走了,一個人縮在椅子上跟松鼠一樣的剝石榴吃。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