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都市言情 - 獵贗在線閱讀 - 第二十九章、剁椒魚頭!

第二十九章、剁椒魚頭!

        江來看到辦公室進門處有一個魚缸,內部設置成「未日崩塌」的造型,瘋長的水草,倒塌的樓房,拋錨的汽車,破舊的街道、四處散落的隕石……

        草叢縫隙間,幾條觀賞魚在里面自由穿棱探頭探腦的朝著江來張望。

        看起來還挺好吃的樣子。

        魚缸上方開著熒光燈,這是黑暗辦公室唯一的光亮。水車翻轉,水流潺潺,是這靜謐空間里面唯一的聲響。

        江來湊過去欣賞里面的場景布局的時候,發現有一條紅尾金魚大搖大擺的朝著自己游了過來。

        這條魚的膽子這么大?江來準備嚇一嚇它。

        江來對著金魚做了個鬼臉。

        沒想到這條金魚不僅沒有被嚇跑,反而張嘴對著江來吐了個泡泡:

        「噗」!

        江來對著它揮舞了兩下拳頭,它竟然同樣的還給了江來兩個泡泡:

        「噗!」

        「噗!」

        江來怒了,表情兇惡的對著金魚威脅道:“小心我一口把你吃掉。”

        “啊!”

        林初一身體后仰,面紅耳赤,右手緊緊地捂著跳躍的心臟。

        “該死的家伙,在說些什么呢?”

        原本以為江來發現了魚缸隕石中間的攝像頭,看到江來盯著鏡頭仔細查看的時候,林初一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繃緊,好像自己是一個即將被人當場捉獲的偷窺犯。

        可是,明明做錯事情的是江來啊。自己瞎緊張什么?

        然后就見證了江來如此幼稚滑稽的一面,他竟然對著魚缸做鬼臉,還恐嚇一條金魚并且想要把它吃掉……

        可是,當他對著那條金魚說小心我一口吃掉你的時候,就像是在對攝像頭后面的林初一喊出這句話。

        「小心我一口把你吃掉!」

        林初一哪能經歷過這樣的陣狀啊?

        砰砰砰!

        房間門被人敲響,林初一趕緊關閉手機的監控設備,打開房間門,看到是林秋站在門口:“什么事情?”

        “爸媽讓你下樓吃飯------姐,你的臉怎么這么紅?”

        “紅嗎?”林初一揉了揉臉頰,氣憤的說道:“被秘書氣的。一點兒小事都干不好,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

        “要是每個女人都像姐姐一樣厲害,這個世界不是亂套了嗎?”林秋笑著說道。

        “為什么每個女人像我一樣世界就會亂套?不是應該越來越美好嗎?”

        “你想啊,像是每個女人都像姐姐一樣聰明,那不是整天斗得你死我活嗎?刀光劍影,嗖嗖嗖------這世界還不得亂套?”林秋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樣,想到那種場面就覺得很可怕。“還是多一些傻子好,我們傻人有傻福。”

        “就你話多。”林初一很是不滿的瞪了林秋一眼,說道:“閃開。”

        說完,便從弟弟的身邊擠了過去。

        林秋掃了一眼林初一的臥室,然后視線又轉移到了她緊握在手里不放的手機上面。

        他知道,那里面一定藏著什么秘密。

        林初一重新坐回飯桌,對著一臉狐疑地打量自己的父親笑笑,不待母親出聲抱怨,主動開口說道:“媽,我最近看到一款yves    saint    laurent的唇釉,顏色非常不錯,我明天給你買一支試試?”

        “還是我女兒最貼心。”李琳一下子忘記自己要說些什么了,替女兒盛了勺湯,說道:“快喝吧,都要涼了。”

        “謝謝媽。”

        --------

        江來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置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白色的大床,米褐色的被褥,頗具藝術特點的鐵藝吊燈,靠窗的橘黃色單人沙發、以及同款白色的櫥柜以及梳妝臺……

        這是一個女人的房間。

        「我為什么在這里?」

        江來在心里想道。

        「我自己裝累混進來的。」

        江來很快就想到了問題的答案。

        江來從床上跳下來,按開電動窗紗,碧綠江水便眏入眼簾。不得不說,這里的環境還真是不錯。

        套間里面還有格間,有洗漱臺、電動馬桶和一個獨立浴缸。如果躺在浴缸里面泡澡,可以將半截黃浦江以及兩側江岸的燈火輝煌盡收眼底。點一根蠟燭,抿一口香檳,耳朵里回響著世間最輕柔的音樂,不遠的遠方有油輪汽笛的聲音打破這小小空間一時的寧靜-----

        「這個女人真奢侈!」

        江來在心里想道。

        “和施道諳一樣的奢侈!”

        江來把她和施道諳劃撥到同一類人中去了。

        但是施道諳每天早晨都會給自己做豆漿油條,林初一連一塊煎餅果子都不給自己吃-----和師兄比差遠了。

        江來拉開套間門,第一時間想要逃離林初一的辦公室。

        辦公室門是鎖著的。

        更要命的是,他在里面竟然沒辦法打開。

        這是什么-----鬼電子鎖?

        既然走不掉,也就即來之則安之。

        江來走進洗漱間洗了把臉,又找了個未開封的牙刷刷了牙。因為洗漱臺上面只有一個口杯,而且是林初一用過的,江來有些嫌棄,索性用手捧水先漱了口。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現在是早晨的七點鐘。

        要是在自己家里,剩余的時間江來可以聽一會兒京劇,可以看一會書,甚至還能夠工作一會兒,修一個小件什么的。

        可是,睡在一個女人的閨房里,江來總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她不會發現自己動過她的私人物品吧?」江來在心里想道。

        「床算不算是私人物品?」

        江來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些糾結。

        床頭柜前擺放著一本時尚雜志,索性沒事兒,江來也就捧著隨意翻看起來。心想,難怪林初一那么會穿衣服,原來每天都要看這些雜志啊。

        正在這時,辦公室外面響起「咔嚓」的開鎖聲音。

        江來趕緊放下雜志,朝著辦公區域走了過去。

        林初一看到江來,嫣然而笑,仿若晨曦破開陰云,花瓣撐開花蕾,舉了舉手里的打包盒,說道:“江老師,我給你帶了早餐。”

        “謝謝。”江來感激的說道。心想,這個女人還是有良心的,沒有忘記那個被她強行鎖在辦公室里面的可憐男人。“是豆漿油條嗎?”

        “不是。”

        “煎餅果子?”江來有些期待的問道。

        “也不是。”

        “那是什么?”江來問道。不管答案是什么,對他而言已經沒什么意義了。

        “剁椒魚頭。”林初一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迷人,聲音清脆明麗的說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新浪 广东11选5精准人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下载 快速赛车预测 广西麻将怎么玩教学视频 宝牛e配资 pk10高手全天计 qq国标麻将 持有的股票融资融卷是利好了吗 3d试机号后专家分 德州麻将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