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都市言情 - 獵贗在線閱讀 - 第八十六章、你喜歡他!

第八十六章、你喜歡他!

        馬達轟鳴,快若流星般的將馬路兩邊的荊棘樹和蘆葦叢給甩在身后。

        這款被無數機車發燒友稱為「一代機神」的yamaha    r6,擁有著黑色的酷炫機身,性感而激昻的聲音,就像是一頭黑色的雄壯獵豹在荒野間奔騰。

        而那駕駛機車的騎士就是「騎豹勇士」,身披盔甲,手持利劍,它唯一的使命就是向前沖鋒,沖鋒,再沖鋒。

        沿著江灘一路向前,前面是那看不到盡頭的遠方。

        整個世界空無一人,有野花、有雜草、有驚起的兔子和野雞,有死而不倒的沙柳,有海水的咸腥,還有風的聲音。

        呼呼呼……

        狂風瘋狂的在耳邊呼嘯,倘若沒有戴上機車專用頭盔的話,耳膜怕是早就被它們給刺穿。

        嘎!

        摩托車一個轉彎急停,車屁股甩出一個漂亮的漂移姿勢,就像是要騰空而起飛起來一般。

        宮錦摘掉頭上的摩托車頭盔,甩了甩被束縛進頭盔里面的長發,看了一眼手機來電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林初一」,然后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問道:“有事?”

        宮錦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任誰看到這個長發飄飄身材火辣的女人,都難以想像她騎車時的瘋狂場景。那些和她飆過車的男人們會驚呼出聲:她竟然是個女人?

        后來他們驚呼的內容則是:她是不是不要命?

        是的,所有看過宮錦騎車的人都覺得她是「不想活了」。想活的人是不會這么開車的。

        宮錦不喜歡在城市里面開車,因為她不喜歡城市,也不喜歡城市里面的人。

        每一次想要騎車的時候,就會一個人來到荒野,找一條無人的山路,或者是寂寥的沙灘。只要有路的地方,就會是她的戰場。

        只是,今天才剛剛開始半個小時,就被手機的震動給打斷了。

        “宮錦,你在哪里?”林初一清脆如水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初一是另外一個極端,聰明、漂亮、能力出眾、形象百變,是行走的制服妖精,是尚美的尊貴公主,也是整個碧海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無數碧海英杰見識過她的風采之后,對其念念不忘,想要摘下這枝玫瑰抱得美人歸……

        可惜,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成功。

        但是,在碧海的某個特殊圈子里,林初一的大名卻是聲名赫赫,讓人如雷灌耳。

        宮錦這種冷酷的不像話的女人留著一頭極具欺騙性的黑長直發,外型甜美的林初一卻又喜歡留一頭干凈利落的齊耳短發。

        她們倆人走到一起,總是很難讓人猜測到她們真實的內在。男人們覺得短發的林初一難以接近,然后厚著臉皮跑去要宮錦的電話號碼,大多數時候回應給他們的是一個白眼,糾纏的煩了直接吐出一個「滾」字。

        這讓那些男人們目瞪品呆,不明白這個留著清湯掛面頭的小姑娘為何如此野蠻粗魯?

        “開車。”宮錦出聲說道。她不喜歡說費話,更不喜歡說不賺錢的費話。所以,她回答問題的時候都盡可能的簡潔直白。

        當然,倘若對方給到了足夠的咨詢費用,那么,她提供的信息資料也是極其豐富可靠的。它不僅僅是一個文物掮客,而且是一個優秀的信息提供者。她在業界享有美譽,無論是文物交易還是信息搜集。

        “這才是生活,我只配叫做活著。真是羨慕你啊。”林初一在電話那邊哀嚎:“我請你喝咖啡好不好?”

        宮錦有些猶豫,她想繼續自己的行程。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我現在想要找個人說話,不然我就要憋死了。”林初一在電話那頭撒嬌。

        沉吟片刻,宮錦點頭答應,說道:“好。”

        她很少為了別人勉強自己,但是林初一是個例外。

        因為她拒絕的話,林初一很快會打來第二通電話再次發出邀請。

        她討厭麻煩,而林初一恰好又有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本質。

        宮錦騎著機車趕到和林初一約定的「遇見」咖啡館時,自然再次引起了周圍一陣小小的騷動。有人驚呼出聲,還有人掏出手機對著宮錦和她的機車拍照。

        “哇,這輛機車好酷啊。”

        “騎車的女人更酷好不好?沒想到女人也能騎這么大的機車……好帥,我感覺我要戀愛了。”

        “我也想買輛機車,老公,你送給我好不好?”

        “開什么玩笑?這輛摩托車比我們的汽車還要貴……”

        …….

        宮錦并不理會那些小女生的贊嘆驚艷,她也確實很受那些小女生們的喜歡。她收到的女生告白比男人的告白還要更多一些,在字母圈里,她也同樣的名聲在外。

        “這里。”林初一對著宮錦招手示意。

        當咖啡館的那些小姑娘們看到宮錦徑直朝著林初一走過去,一個個發出心靈破碎的嘆息聲音:這么酷炫的女人,就應該和這么精致的女人在一起。

        宮錦走到林初一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看著林初一問道:“有事?”

        “喝點兒什么?”林初一把手里的咖啡牌遞了過去,讓宮錦先點喝的。

        “咖啡。”宮錦說道。

        林初一招手喚來服務員,說道:“一杯意式咖啡。不加奶,不加糖,雙倍濃縮。”

        “好的。”服務員看了一眼宮錦,出聲說道。

        雙倍意式濃縮又苦又澀,很少有女孩子敢去挑戰。大多數時候她們都會選擇口感偏甜或者偏柔和的調制咖啡。

        “什么事?”宮錦再次出聲問道。

        林初一苦笑不已,宮錦確實不屬于一個很好的吐槽對象,因為她每次都像是很著急的樣子讓你急急忙忙的把想說的話說完,聽完之后大部份時候又沒有任何的反饋。

        可是,林初一還是喜歡宮錦。因為宮錦是那種很可靠的朋友,她答應你的事情就一定能夠做到,她聽到的秘密也一定會幫你保守。

        她是那種可以成為真正的朋友的人,不像是一些女人聽到你的秘密之后會告訴她更好的閨蜜……然后,整個圈子的人都知道那件事情了。

        “我剛剛從蘇城回來。”林初一捧著自己點的冰拿鐵,出聲說道。

        宮錦不說話。她也沒什么好說的,重要的是,她知道林初一還沒有講到重點。

        “和江來一起。”林初一知道宮錦的性格,所以自顧自的接著說下去。

        “江來?”宮錦有些吃驚。林初一和江來……一起去蘇城?

        “是不是很意外?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直到今天下午回來之后,我的腦子還一片迷糊……當時腦子一熱,怎么就答應了呢?三更半夜的帶著一個男人去蘇城,你說我是不是瘋了?”林初一有些煩躁的說道。

        “你們一起去的?”

        “是的。”

        “你們……”宮錦稍微的琢磨了一下措詞,然后還是選擇了自己習慣性的語言風格:“睡了?”

        “睡了?”林初一瞪大眼睛,腦海里也不知道怎么會浮現起江來大清早的去敲門然后讓自己把胸口遮一遮的場景,俏臉微紅,出聲說道:“沒有沒有。怎么可能?我們只是……只是每人住一個房間。他睡他的,我睡我的。互不干涉。”

        “既然沒睡,那你臉紅什么?”宮錦盯著林初一的面部表情,出聲問道。

        “我就是覺得這種事情太荒謬了你知道嗎?我可是林初一啊,我怎么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呢?別的男人請我吃頓飯我都不愿意去,卻在聽到那個男人說想去看什么雪香云蔚亭之后,連夜開車把他送過去了……你說我是不是著了魔?或者是中了邪?江來是從哪里來的?敦煌?哪里的人會不會下蠱?我是不是被他控制了?”

        宮錦眼神在林初一的臉上仔細審視過一番,說道:“你喜歡他。”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歡他?”林初一立即否認,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我和他是完全不可能的,我爸也不會同意我們倆在一起。”

        “你說出那么多理由,是想說服我……還是想說服你自己?”

        “……”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