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其他類型 - 獵魔烹飪手冊在線閱讀 - 第二十五章 承諾(求訂閱~求月票~)

第二十五章 承諾(求訂閱~求月票~)

        杰拉德也看到了靠近的聯邦騎兵。

        他向著杰森投去了一個安心的眼神后,就這么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那些有序聚攏在馬車周圍的隨從隨即改變了陣型,一半的人站在了杰拉德身后,四分之一的人分散在兩邊,還有剩余四分之一的人則是繼續拱衛馬車。

        博夫特向著杰拉德示意,在杰拉德點頭后,這才帶著自己的兩個副官迎了上去。

        或者說……

        擋在了那支騎兵隊伍前。

        帶著無可挑剔的微笑,這位漢斯海港的治安總長,看著被擋住的騎兵隊伍,他的目光搜尋著其中的領頭人。

        很快的,這位治安總長,就找到了目標。

        這并不困難。

        即使是自稱是‘新貴族’的家伙們,宣稱自己的公正廉明,但在大部分的時候,依舊選擇與眾不同。

        不論是衣服的質地,還是佩飾,都是常人所無法擁有的。

        “您好,我是漢斯海港的治安總長,博夫特。”

        “請問您是?”

        博夫特有禮的詢問著。

        “我是辛德爾男爵。”

        對方回禮道。

        說著,就脫下了軍帽,露出了稀疏的頭頂,這讓對方看起來本該三十歲左右的年紀,瞬間變成了四十,再加上此刻面容上的疲憊、苦笑,更是又蒼老了不少。

        連續的趕路,跑死了幾匹馬,卻依舊沒有趕上,這讓辛德爾滿是懊惱。

        同時,對于馬洛爾越發的不滿了。

        要不是對方已經死了,他絕對會把對方吊起來打。

        追捕‘貓洞’繼承人沒有錯。

        但為什么要將漢斯海港掌管者的表弟牽扯進去?

        雖然一開始他也沒有發現這點,但這絲毫沒有阻礙辛德爾咒罵著馬洛爾。

        誰又能夠想到遠在杰丹倫的一個‘獅鷲營地’的畢業生,居然會是漢斯海港的掌管者?

        即使都是杰拉德,但沒有加上漢斯前,誰又能夠發現這一點?

        或者說,想也不敢想。

        要不是馬洛爾的那位副官足夠的細心,恐怕那些混蛋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

        而現在?

        沒有到最壞的一步。

        但也不是很好。

        一切都需要他來周旋。

        因此,這位新貴族放低了姿態。

        “我想要面見杰拉德大人和杰森閣下。”

        “有一些事情是誤會,我想要解釋一下。”

        說著,辛德爾再次欠身。

        博夫特臉上的笑容未變,話語卻是堅定不移的拒絕著。

        “很抱歉。”

        “杰拉德大人和杰森閣下不在。”

        身后不遠處就站著杰拉德和杰森,但這位治安總長卻眼都不眨的撒著謊。

        而辛德爾男爵則是仿佛眼瞎一般看不到遠處的杰拉德和杰森一樣。

        “原來是這樣。”

        “那我會稍后在登門拜會。”

        說完,這位新貴族再次行了一禮,翻身上馬,就這么的離去了。

        比杰森想象中的還要簡單。

        簡單到根本不需要杰拉德親自出面。

        但剛剛的隨從,不可能隨意稟告。

        下意識的,杰森就開始凝神打量四周。

        很快的,超過常人三倍多的感知,就讓杰森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在距離他所在隊伍不到20米的地方,有著一陣若有若無的呼吸聲,對方明顯有著特殊的技巧,如果不是杰森提前搜索,很可能就會忽略這樣的呼吸聲。

        杰森本能的握住了寬刃短柄砍刀和‘溫徹斯特兄弟’。

        即使有著杰拉德的保證,但杰森還是更相信自己。

        杰拉德發現了自己表弟的動作。

        可并沒有勸阻。

        相反的,這位表兄還贊賞的點了點頭。

        “杰森,你要記住。”

        “在漢斯海港,你如果發現任何圖謀不軌的人……你都可以殺無赦!”

        “我說的!”

        話音落下,杰拉德一把抽出身旁侍從的長劍,直接投擲了出去。

        嗚!

        噗!

        長劍灌入了那隱匿的身軀,將對方釘在了地上,露出了那灰黑色的斗篷。

        “杰拉德你竟然敢……”

        ‘復興會’的探子掙扎著還想說什么,博夫特已經一劍斬下了對方的頭顱。

        但是,事情并沒有結束。

        荒野上突然刮起了一陣風,從內里傳來了一陣惱怒的聲音。

        “杰拉德你不要……”

        “滾!”

        不等那惱怒的聲音說完,杰拉德就是一聲低吼,然后,毫不客氣的喊道:“漢斯海港不歡迎你們這些雜碎!如果再被我發現你們敢隨意出現在漢斯海港和周圍的地區,我就轟爛你們的老巢!”

        嗚!

        荒野上吹起的風瞬間變得激蕩。

        但很快就平息下去。

        似乎是對方強忍了怒氣。

        然后,這股風就要離去。

        但在這個時候,杰拉德再次開口了。

        “還有!”

        “如果我的表弟受到任何未知的傷害!”

        “我也轟爛你們的老巢!”

        那股風向前吹著。

        好像沒有聽到杰拉德的話語一般。

        可杰森能夠清晰的感知到溫暖的空氣多出了一分冷意。

        那是殺意!

        來自‘復興會’窺視者的殺意。

        不過,相較于這個窺視者的殺意,杰森更加在意的是他這位表兄。

        貌似對‘復興會’很熟悉!

        而且……

        還有著令‘復興會’無比忌憚的力量。

        這讓曾見識過‘復興會’力量,曾目睹過‘吹笛者’能力的杰森心中多出了一分好奇。

        在重新返回馬車,馬車又一次啟動后,杰拉德主動開口道:

        “世界遠比你看到的廣闊……詭異!”

        “很多事情也遠比想象中的復雜。”

        “就如同你在杰丹倫‘獅鷲營地’學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真正的核心,他們永遠不會告知一個‘平民’。”

        說到這,杰拉德臉上帶著譏諷,但很快收斂。

        “當然了,他們知道你是我的表弟后。”

        “就更不可能教給你真正的知識了。”

        “不過……”

        “我會教你!”

        “比他們的更全面、更適合你的!”

        杰拉德給與了一個承諾。

        真正的知識?

        有關流派?

        還是……

        杰森下意識的想到了‘詭異’。

        然后,他馬上搖了搖頭,將腦海中的想法甩出去。

        他可不想再次被‘發糖’。

        而這個時候,馬車已經穿過了漢斯海港的數個街區后,一座府邸已經近在眼前了。

        一群人聚集在府邸前耐心的等候著。

        看到馬車時,立刻圍攏上來。

        “杰森你看,他們已經等候多時了。”

        “或許你不記得了。”

        “但他們都是我們的親戚。”

        杰拉德就指著圍攏上來的人,笑著說道。

        杰森打量著這些人,他們衣著不同。

        有布衣、布鞋,也有禮服、皮鞋。

        有男士,也有女士。

        高矮胖瘦各不同,足足幾十人。

        雖然人數眾多,但他們看著同杰拉德一起走下來的杰森時,神情卻是相同的。

        羨慕。

        嫉妒。

        還有……

        惡意!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紫鑫药业股票 尾数号分布图 迷宫之主赚钱吗 玩高频彩总中奖遭威胁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沈阳四冲娱网棋牌官网 小城市做日租房赚钱吗 快乐飞艇是有官方开的吗 娱网棋牌手机版四冲 重庆时时采彩五星技巧 适合多台电脑赚钱 安徽新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