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在線閱讀 - 第九十二章 子修好睡

第九十二章 子修好睡

        跟著大兄周曄走出去沒幾步,周昂已經有些恍然明悟,等兩人一起走向歸德坊,周昂心里更是已經基本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果然,兄弟倆在坊中拐了一個彎之后,順著寬闊的青石板路,走到了一處看起來有些熟悉的宅院門口。

        此時這宅院門口正停著不少牛車,有些個仆役正在往來往庭院里搬東西。

        周昂站在門口,無奈地嘆了口氣。

        周曄哈哈一笑,強行拽住周昂的手,把他扯進了院子。

        院子當然就是那個院子。

        那天大家一起來看過的,蔣耘蔣伯道家里要出售的那座院子,只不過現在,隨著很多東西絡繹不絕地搬進來,院子里原本的空曠感覺已經不見了。

        這院子因為此前蔣耘決意出售,很多家具什么的,是已經搬空了的,現在看來,是又要重新搬回來,但是卻已經換了主人。

        扯著周昂進到堂屋里去轉了一圈,等兄弟倆出來,站在走廊下,周曄笑問:“如何,我這院子,帶這些個家具器物,二百兩銀子可值?”

        周昂無奈苦笑,“當然值。而且超值。”

        周曄又是哈哈一笑,道:“既如此,二百兩,賣給你了!”

        周昂笑笑,道:“大兄,這樣怕是不太好。”

        周曄也笑,卻是道:“有人要賣,有人愿買,有何不好?而且這院子是我已經買下來的,再轉賣與你,好或不好,與你什么相干?你只說這院子你要不要就是了。你若不要,我便另外賣于他人便是。”

        這就是周昂無奈的地方了。

        頓了頓,她有些糾結的功夫,周曄卻再次勸道:“其實這有什么?你是真金白銀掏錢買院子,人家是死心塌地堅決要賣,你又不曾收受他什么,也不曾以權謀私,只是做了些好事,因而有人自愿報答而已。子修,切莫矯情啊!”

        周昂笑笑,道:“二百兩銀子,買也就買了,何苦讓人把這些東西都再送回來?怕是光這些東西器物……”

        說話間,正好一個仆人抱著一支大花瓶從面前過,周昂道:“光是這些東西,加在一起都要價值不菲。二百兩銀子買這院子,已算便宜,再要人家這些東西……”

        周曄哈哈一笑,道:“這可是他自愿拿來一起賣的!可不是我要的!”

        頓了頓,他見周昂又嘆了口氣,忽然收起笑容,正色道:“行義事,得福報,子修,這沒有什么使不得的。說起來,為兄還要佩服你呢,這才是你我做官人的,所能做到的最高境界。與此相比,那些官員們離任之時的所謂萬民傘,簡直是連給你這套院子提鞋都不配!”

        周昂想了想,也正色道:“既然伯道兄一定要賣,我也并不矯情說非得不要。只是,這些東西器物,到此為止,不要再都搬回來了,缺了什么,我自會添置,他送來的這些東西,再加一百兩,共作價三百兩銀子,我買下現在這院子,和院子里的這些東西,若是再少,或是再搬東西,我便不要了。”

        說到這里,他看向周曄,道:“可能煩請大兄再為我辛苦跑一趟?”

        周曄聞言嘖嘖而嘆,“你二人這樁買賣,也算離奇!賣的人非要賤賣,還要多給,買的人非要高價,還堅持不要東西,這真是……成!就沖子修你這份處事,我這就跟著他們的車跑一趟!”

        周昂笑著拱拱手,道:“如此,便多謝大兄了。”

        見周曄擺擺手就要走,周昂卻又忽然叫住他,認真地道:“還有一事……”

        周曄回頭,看著他。

        周昂平靜地道:“大兄,以后再有類似的事情,無論事大事小,切莫再如此做法了。實在是叫我為難。”

        周曄聞言愣了一下,然后點點頭,笑笑,道:“我省得了!”

        …………

        當天晚上回到家,把此事與母親周蔡氏和小妹周子和說起,周蔡氏不由感慨,到最后,卻是點頭認可周昂的處理方法。

        拒絕了似乎不大妥當,而且自己一方也的確是想要買院子,但二百兩銀子就買下院子加東西,占便宜的姿態也未免太過明顯,說不得要叫人從此看輕。唯獨周昂這樣子去處理,既不占人便宜,又最終達成了目標,可算兩全。

        只是,稱贊過這件事,周蔡氏卻是不由得又犯了愁,“但咱們只有一百八十兩銀子,剩下那一百二十兩,卻去哪里找?”

        周昂笑了笑,安撫她道:“母親放心,最近衙門里應該會有些獎勵下來。再找同僚們還有大兄湊一湊,應該也是夠了。”

        于是周蔡氏不再多言。

        …………

        深夜。

        周昂正睡得深沉,忽然聽見有人在耳旁清清楚楚地說:“子修好睡!”

        熟睡之中,周昂下意識地翻個身,然后才意識到不對勁,忽然一下子睜開眼睛,瞬間渾身寒氣大冒——怎么可能有人侵入自己的臥室,自己還毫無察覺?

        當下他近乎下意識地,當即進入觀想狀態,順便打開了夜能視物,還一手伸進枕頭底下,抓住了那把匕首。

        但就在這個時候,還是那個聲音,又道:“旬月已過,你進步不小。”

        周昂愣了一下,忽然轉身,單手撐著坐起來,卻是不由訝然,“師父……”

        旋即,這驚訝變成了驚喜,他一下子翻身下床,“師父,您何時回來的。怎么,怎么……”

        此刻坐在他那把破爛胡椅上的,可不正是他那位已經一別月余不聞音訊的師父,徐甫徐子美?

        今夜無甚月光,就算有月光,窗紙已經重新裱糊好,也難以照進來什么,但周昂此刻夜能視物,能清楚地看到,自己這位師父就算是坐在那里,依然是一副仙風道骨的好風儀。

        簡單說就是氣質好。

        此刻見周昂已經起身,他撫須一笑,道:“你我師徒,三十六天的緣分,如今,我們要走了。臨行之前,我還有些事情要交代給你,故而特意過來看你。”

        周昂有點懵,“走?這……這……”

        徐甫此刻緩緩起身,一把抓住周昂的手腕,道:“來,臨走之前,師父帶你去看看這天下。”

        ***

        這一步終是要走的。大家且容我幾天,期間我盡量不斷更。這幾天里,我會跑著看看房子,租套房子碼字。

        沒辦法,只要在家,幾乎是不可能消停碼字的,何況我家小朋友最近特別粘我,偏偏我又是個碼字時,尤其是思考時格外需要安靜的人。

        等我幾天。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双色球投注走势图 天天爱海南麻将v2 一分钟时时彩开奖官网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期 北单足球胜负过关投注 山西快乐10分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网站 波克麻将免费下载 浙江快乐彩 购彩计划软件下载 祝你大姐生日快乐赚钱 怎么识破福彩快3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