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穿越歷史 - 無敵正德在線閱讀 - 第三十六章 強推

第三十六章 強推

        雖然覺得這么說似乎挺爽的,可是朱佑樘還是沉著臉呵斥道:“胡鬧!”

        朱厚照依舊是那么不以為然,暗箱操作的事情多了去了,別說現在了,后世不也一樣?自己現在握著的可是皇權,底層百姓對這些又不敏感,只不過頂層的權力博弈,對百姓的生活又造不成什么影響,在朱厚照看來,這就是小事情。

        如果關系到百姓民生,那小事也是大事情,只不過頂層的權力更迭,這在朱厚照看來就是小事情。

        沒人會因為這個造反,即便是造反又能怎么樣?自己握著黑龍軍,又有握著軍權的權貴支持,你造反試試看。至于士紳的呱噪,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你不愿意干,那就換一個愿意干的人上來,朱厚照還不相信沒人愿意干了。

        即便是愿意干的人,人品差一些,喜歡貪錢一些,他們造成的破壞也比這些人小得多。

        再說了,貪腐的問題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嚴打貪腐,絕對不會引起這么大的輿情,還會被百姓拍手叫好。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朱厚照也沒去硬嗆聲,直接問道:“那父皇覺得該怎么辦?”

        朱佑樘聽了兒子的話,頓時就是一愣,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除非硬推。

        歷代的改革其實都一樣,你想要協調或者想要說服所有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什么叫改革?說白了就是非暴力的社會資源重新分配,如果是暴力的社會資源重新分配,那就是革命了,放在大明這個時候來說,那就是造反,是改朝換代。

        不過這種暴力的社會資源重新分配進行多少次了?哪一次不是打倒舊有的,建立全新的。

        可是建立起來的,還不是和以前一樣?所以叫造反,革命則是打倒舊有的,建立真正全新的。

        朱厚照是太子,未來的皇帝,他就是封建社會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去革命,除非是朱厚照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非暴力的社會資源重新分配就是最佳選擇,也就是改革。既然是改革,是社會資源的重新分配,那就是要將多余的調給沒有的或者缺少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擁有社會資源的那一部分,必然會阻止改革,也就是頑固派,絲毫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沒人會愿意把自己擁有的東西貢獻出來和人分享。如果真的有這樣的資源擁有者,那么也不用改革,改革的目地不就是強迫他們將資源拿出來進行重新分配嗎?

        所以想要改革,打倒現在的既得利益者,那就是必須要做的事情,朱厚照不愿意用頑固派或者守舊派稱呼這些人。

        他們或許頑固,但是絕對不守舊,他們看不到改革的好處嗎?他們不知道改革之后的大明會更強大嗎?他們當然知道,他們也都看得見,可是那些好處不是他的,反而他還會有損失,他們必然就會成為反對者,想要改革,那就必須要打倒他們。

        既然他們不愿意,那就要以強權的方式強迫他們愿意,皇權就有了這個實力,或者說強大的中央集權有這個實力。

        看了一眼兒子,朱佑樘嘆了一口氣,苦笑著說道:“真的要這么強推嗎?”

        “真的要!”這一次朱厚照回答的十分認真:“如果誰反對,那誰就回家,道不同不相為謀。”

        沉默了半晌,朱佑樘緩緩的開口說道:“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第二天,一個消息傳了出來,朝堂上下輿情大嘩,因為皇帝下旨了,要設立參謀處。給出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群臣上的奏折,大部分都是贊同成立參謀處的。圣旨上說的很清楚,陛下上體天心,下順民意,參謀處進入了實際的成立階段。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人就受不了了,這個人就是戶部尚書佀鍾,直接上了拜辭折子。

        理由自然是慣用的理由,老邁不堪用,這份奏折上了之后,輿情更激烈了,矛頭全都指向了內閣,三位內閣大學士不作為,一心只顧著順應圣意,是佞臣,一時間內閣的壓力驟增。佀鍾的拜辭折子還沒有批復,大家現在都在等著內閣表態。

        在大多數的文官看來,內閣如果態度堅決,甚至以辭官相威脅才能讓陛下收回成命,甚至有人希望內閣封還圣旨。

        對于這些,朱厚照完全不關心,他在做什么呢?在開會,地點就是東宮,著急的是大明的勛貴,當然了,也不是所有的勛貴,而是在五軍都督府任職的勛貴。

        太子殿下還沒到,可是現場的氣氛卻并不輕松,反而顯得有些凝重,勛貴們知道,太子殿下這是有大事情。

        自從太子殿下接管京營一來,還從來沒召開過這樣的會議,現在朝中參謀處鬧得沸沸揚揚,勛貴們自然也是知道的。太子殿下在這個時候召集大家來開會,自然也是非比尋常。當然了,還有一個非比尋常的地方,那就是壽寧侯張鶴齡也在。

        這幾天壽寧侯張鶴齡的地位提升很高,但是他在京營之中卻沒有任職,而且他是勛戚,不是勛貴。

        不過在場的勛貴也都知道,壽寧侯張鶴齡就是太子殿下的代言人,這幾年他就是在宮外替太子殿下跑得。這幾年大家在鹽政上賺的錢,其中有五成那都是要送出去的,全都是給太子殿下的,顯然這一次太子殿下不用壽寧侯張鶴齡了。

        太子殿下親自下場,自然不會是什么小事情,所以氣氛就顯得很凝重,這種氣氛隨著太子殿下走進來才稍稍得到緩解。

        朱厚照的目光從在場的勛貴們臉上掃過,笑著開口說道:“免禮,免禮,本宮早就想找機會與諸位聊一聊了,一直有事情耽擱,沒想到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眾人連忙附和著笑了,別管笑的多難看,這個時候一定要跟著笑,現場的氣氛自然就緩和了下來。

        “諸位都是大明的勛貴,祖上都是有大功于國,本宮也就不一一訴說你祖上的功績了,不過本宮心里面都有數。”朱厚照繼續笑著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天津快乐10分规则 重返神州新手村怎么赚钱 河北排列7 特变电工股票 彩六logo 十一选五稳赚 热血无赖终极版怎么赚钱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版 win007球探比分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没一技之长的怎么赚钱 海王捕鱼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