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個莽荒世界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吳乾坤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吳乾坤

        “噗,你這句話,讓我想到了幾年前網絡上特別流行的一句話。”聽到吳天毫無底氣的威脅,凌曉峰沒能忍住,直接笑出聲來。

        “昨天的時候,我記得你可不是這么說的。”

        笑聲戛然而止,凌曉峰的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冰冷的殺機毫不掩飾的壓吳天。

        “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昨天的你,是很自信,而且很平靜的說過,不僅要我手中的食材,而且還要我身邊的兩個朋友出現在你面前,至于我,你倒是死活不論。”

        “現在,我直接送上門來了,你的底氣呢,你的自信呢?”

        吳天臉色驟然變得更加難看,同時,心中更是震驚不已。

        凌曉峰的這些話,他確實說了,不過,他很確定,自己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周圍絕對沒有任何外人在!

        可是,對方怎么會知道得那么清楚,簡直就跟親耳聽到的一樣。

        詭異,太詭異了!

        轟!~

        正當吳天震驚到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時候,主殿之外,突然傳來一陣轟然巨響,仿佛發生了一場小地震一般。

        “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我神鼎宗作亂,今日饒你們不得!”

        一聲炸雷般的怒喝,響徹這個地方,同時,凌曉峰敏銳的察覺到了一股比之前幾個先天宗師更加強大的氣勢,如火山般爆發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吳天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立刻高聲吼了起來:“父親,救我!”

        父親?!

        這兩個字一出,凌曉峰立刻知曉了發出聲音的人是誰,神鼎宗現任宗主,吳乾坤!

        看著面露驚喜,仿佛逃出生天的吳天,他無聲一笑,也不理會對方,邁步朝著主殿外面走去。

        一路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攔他。

        很快,凌曉峰來到主殿之外,看清楚了眼前的戰局。

        神鼎宗一方,除了之前的劉老和兩個先天長老之外,現在又多出了三人,而且都是先天宗師級別的存在。

        新加入的三人之中,有兩人的實力很普通,跟之前兩個先天長老差不多,但是,另一個卻讓凌曉峰眼神不由自主的咪了起來。

        一身淡金色的黃袍,臉上雖然皺紋密布,但蒼老的眼神卻如鷹隼般銳利,只是站在那里,便讓人無法忽視,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劍,隨時可能取人性命!

        不需要過多猜測,凌曉峰便知曉,此人定是神鼎宗的現任宗主,同時也是吳天的父親,吳乾坤。

        當然,如果他得到的資料沒有錯的話,除去這兩個身份,對方還是神鼎宗內最強大的存在!

        ‘烈’和‘黑’,兩人都是內氣與煉體兼修的先天宗師,實力絕對強大,盡管現在是以二對六,卻依然毫無懼色,身上也沒有明顯傷勢。

        而另一邊,最先跟他們交手的劉老,以及另外兩個先天,此時臉色都有些發白,甚至其中有一個嘴角還殘留著血跡。

        很顯然,在之前的戰斗中,他們是吃虧的。

        現在,在吳乾坤和另外兩個先天支援到了之后,雙方都默契的選擇了暫時停手,彼此觀望著。

        凌曉峰的出現,瞬間就成為了眾人的中心點。

        ‘黑’和‘烈’很自然的靠攏過來,像兩個忠實的護衛一樣,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邊,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吳乾坤等人。

        而在另一邊,老劉也俯在吳乾坤的耳邊,輕聲的說著什么,所料不差的話,應該是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講述給對方聽。

        “你是什么人?哪方勢力的?”

        聽完老劉的解釋,吳乾坤眉頭輕輕的跳動了一下,眼神隨之落到了凌曉峰身上,一邊打量,一邊開口。

        “我神鼎宗到底跟你們有什么仇怨,居然勞駕諸位如此大的陣仗前來?更是一言不合直接傷我孩兒,今天要是沒有一個合理的說法,我以神鼎宗宗主的身份保證,今天這件事,絕對不會那么輕易結束!”

        平靜的話語,掩飾不住他內心中的憤怒。

        虎毒不食子,別看他平時似乎對幾個兒子不聞不問,也從未關心過他們,只是將他們當成工具一樣進行訓練,培養。

        但是,吳戰,吳天等人畢竟是他的親兒子,血濃于水的感情,是無法磨滅的。

        今天本來應該算是一個好日子,他能夠看到自己兒子懷著跟他曾經一樣的目的,并為之努力拼搏的場景。

        沒想到,現在宗主的選拔被擾亂不說,吳戰更是直接被打成了廢人,這對于吳乾坤來說,簡直就是‘噩耗’。

        雖然吳戰并不是他最看好的宗主繼任者,但是,在吳戰身上,他看到了曾經的那個自己,一樣的豪放不懼,一樣的嗜戰如命!

        可以說,單從感情上而言,吳戰,是他最喜歡的一個兒子。這份喜歡,是父親對兒子的喜歡,很單純,并不包含其他因素!

        換在平時,以吳乾坤的脾氣,根本不會說這么多,誰要是敢動了他的人,他會直接用最殘酷的方法,讓對人知道什么叫恐懼和痛苦!

        但是,他現在卻不敢那么做。

        究其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凌曉峰身邊的‘黑’和‘烈’,給了他太大的震驚和壓力。

        以二對三,不,準確的說,剛剛的戰斗,只有其中一個人出手,便將他的絕對心腹老劉,以及另外兩個先天長老壓著打。

        這樣的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先天宗師可以比擬的。

        吳乾坤自認為也可以做到,但是,卻絕對沒有可能比對方做的更好,整個戰斗過程,他親眼所見,對方似乎根本就沒有盡全力,舉手投足間,就碾壓了三人。

        不過,作為神鼎宗的宗主,雖然震驚,但卻沒有被嚇到,只是出于周全考慮,他并沒有直接動手,而是開始套起話來。

        神鼎宗雖強,但要是真的跟對方血拼起來,就算能勝,估計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若非到了關鍵時候,吳乾坤并不想看到那一幕發生,因為現在的神鼎宗表面看起來很強大,但實際上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

        當年跟他一起打江山的那一批人,要么在戰斗中死亡,要么就是年歲大了,不再適合動武。

        而新的一代,卻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這個時候要是再大出血一次的話,估計神鼎宗就算不衰亡,也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處于‘衰弱’狀態。

        若是真的出現那樣的局面,吳乾坤不用腦袋想都知道,一些人絕對會趁火打劫,徹底將神鼎宗給打壓下去,甚至……直接滅掉!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2018最准单双王 澳洲赛车开奖官方平台 快3中奖绝招最新126 20选5 微信红包单双大小规则 37游戏中心官网下载免费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广东好彩1 浙江11选5开奖记录 买飞艇计划软件 体彩中心几点截止投注 棒球比分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