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科幻靈異 - 我有一個莽荒世界在線閱讀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吳雨的推論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吳雨的推論

        (ps:193章出了點錯,吳乾坤之前已被殺死,后面忘記了,又說他沒死,是我的失誤。不過后面還是死,所以,應該不影響閱讀和劇情。)

        天鼎山,神鼎宗主殿。

        在凌曉峰等人離開后,不用宮天闕吩咐,神鼎宗的弟子們便開始自覺的打掃戰場,收拾殘局。

        而一眾管理高層,則再次聚集到了主殿之中。

        “你們一定很好奇,甚至是對我之前所做的選擇感到憤怒,對不對?”宮天闕坐在主位上,聲音很輕,卻準確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聽到他的話,主殿中的神鼎宗高層們,頓時身形一震,眼中原本有些不滿的神色,被不安和恐懼取代。

        在此之前,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并未真正見過宮天闕,但是,關于兩位太上長老的傳說,卻是一直在神鼎宗內流傳著,因此,他們都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和睦的老者,發起怒來到底有多恐怖。

        一時間,所有人都低下了腦袋,不敢說話。

        不,不對,還有一個例外!

        當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的時候,換了一身白衣的吳雨卻是站了出來,開口說道:“太上長老的決定,沒有錯,我們應該感到慶幸,而不是失望和憤怒!”

        聞言,不少人頓時露出了鄙視之色,覺得對方是在博取宮天闕的好感。

        吳雨對此視而不見,繼續說道:“我知道在座的不少人可能覺得我是在拍馬屁,但是,很多事情,只要各位保持一點理性去思考一下,就會知道其中利害。”

        “臺上長老的確有能力,有實力將之前那些人留下,甚至擊殺,但是,各位有沒有想過,那些人死了之后,會發生什么?”

        他的話音落下,主殿中的那些人頓時臉色一震,漸漸的,不少人眼中露出了恍然,甚至還帶著一絲恐懼和慶幸。

        看到這些人的反應,吳雨便知道他們已經開始意識到了什么,他沒有繼續開口,而是默默等待。

        一旁的宮天闕眼神落到了吳雨身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對他點了點頭。

        見狀,吳雨這才繼續開口說道:“剛才那些人,一共也就二十來人,但是,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比我們神鼎宗同級別的弟子更強,而且強很多!”

        “而那個名叫凌曉峰的,實力先不說,光是兩個強大的先天強者都對他言聽計從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他的身份不一般!”

        “在座的各位,應該都很清楚,我們神鼎宗雖然在云貴省內稱王稱霸,但也沒有闊氣到將先天宗師強者當成仆人手下來使喚的程度,甚至,很多比我們神鼎宗更強的宗門,也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

        “凌霄閣,這個名字大家估計都覺得很陌生,但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必須更小心,武道圈子之中,表面上是那幾個宗門最為強勢,實際上,還有很多名不見經傳的勢力,其實力之強,完全不弱于,甚至更強于那幾個宗門!”

        吳雨頓了頓,繼續說道:“之前我問過各位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將凌曉峰等人留下甚至擊殺之后,會發生什么?”

        “現在,我來說一下我自己總結出的結果。”

        “第一個,最好的情況,對方的勢力并不是很強,沒有能力繼續跟我們對抗!”

        “第二個,比較壞的情況,對方的勢力跟神鼎宗相差不大,彼此火拼,兩敗俱傷。”

        “第三個,最壞的情況,對方的勢力遠強于神鼎宗,當他們發現這里發生的事情后,直接大軍壓境,神鼎宗自此覆滅!”

        “而根據我之前的觀察和思考,個人覺得,第三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是最高的,甚至可以說幾乎是百分之百會發生的事情!”

        說到這里,吳雨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

        “之前凌曉峰展現的實力我想你們也看到了,這樣一個年輕的妖孽天才,放在任何一個勢力中,都是絕對的珍寶,輕易不會讓對方冒險。”

        “我甚至懷疑,從一開始,便有一個實力強大到未知境界的強者,隱藏在他的周圍,一旦真的遇到危險,那個隱藏的強者就會出手,將他救下!”

        嘶~

        他的這句話一出,主殿中頓時響起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所有人的臉色都發生了變化。

        這其中,甚至包括宮天闕!

        “當然,這些都是我個人的猜測,具體情況,只有天知道!”待得眾人稍稍的平復了一下,吳雨這才輕聲說道。

        “不過,從目前看,太上長老的選擇毫無疑問是最佳的,至于之后我們要怎么做,那就需要大家一起來商討定奪了!”

        說完,他躬身對宮天闕行了一禮,然后默默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

        主殿之中,低聲的喧嘩議論不斷響起,所有人都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再像之前那樣沉寂。

        咳咳~

        眼見議論聲越來越大,宮天闕輕咳一聲,主殿頓時恢復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神鼎宗自建宗以來,遭遇過的滅宗之難不止這一次,甚至有幾次的形勢看起來比現在更嚴峻。”

        頓了一下,他慢悠悠的開口說道:“但是,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讓我感到心驚!”

        “你們之前看到我似乎很輕松就將那個叫凌曉峰的年輕人給擊退,可能就覺得我一定可以將對方擒下,甚至當場擊殺。”

        “但是說實話,我自己卻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宮天闕微微閉上眼睛,似乎在回想之前與凌曉峰之間的戰斗,半晌,才繼續說道:“我這一輩子見過太多的天才妖孽了,但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給我這樣的感覺!”

        “在跟凌曉峰交手的時候,我總感覺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兇獸,一頭蟄伏在暗中,隨時可能暴起的兇獸!”

        “在那一刻,我的感覺告訴我,一定不能跟對方死拼,否則對方會如何不清楚,但我自己一定會死!”

        嘩~

        他的這句話一出,剛剛沉寂下來的主殿,再一次響起喧嘩之聲,幾乎每個人都為他說的話感到驚詫,感覺到難以置信。

        然而,沒等有人開口出聲,宮天闕便先一步說道:“我活了已經一百一十三年,經歷過的生死戰斗數不勝數,對于我的感覺,我從未懷疑過,它曾經不止一次救過我的命!”

        “所以,我剛才才會盡可能的表現出和解態勢,并且一退再退!”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好运来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软件下载 河南麻将一共多少张牌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新版gb直播 pixel gun赚钱 广东麻将牌型图解 免费农场赚人民币游戏 体彩安徽11选五开奖 拉霸老虎机送分的 德州麻将机维修店在哪里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和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