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零四七章 將玄耀拿下!

第一零四七章 將玄耀拿下!

        秦觀明白了,可還是不解:“那您一開始為何又說真話,說什么明人不做暗事要如實稟報圣尊?”

        牛有道戲謔道:“不嚇唬嚇唬他,他能對咱們客氣嗎?”

        秦觀恍然大悟,先嚇唬,再穩住…明白其中道理后,他忍不住笑了,看了看手中東西,拱手道:“我紫金洞能派長老來主持歷練事宜,是咱們紫金洞的福氣,我二人能追隨長老,也是我二人的福氣,也跟著長老學了不少的東西。有長老在,弟子二人對將來至少沒那么害怕了,長老就是我二人的主心骨。”

        話說著有點肉麻,實則的確有幾分真心佩服,發現這位長老真是敢作敢為啊!

        他甚至有點慶幸,幸好牛長老來了,倘若換了其他人,哪怕是換了自己的師傅來,憑自己對師傅的了解,眼前的局勢他真不知道師傅能干什么,至少可以肯定不敢像牛長老這般作為。

        牛有道:“好了,馬屁話就不要說了,先去辦事。”

        “是!”秦觀領命退下,迅速將手頭上的陳情發了出去。

        而牛有道則翻出了一份地圖,常青山給他的那份地圖,燈光下對照地圖找到了九圣各自居住的圣地。

        燈下拔劍,劍放一旁,劍鞘拿在了手上當尺子,手指點在了守缺山莊的位置,直線劃到問天城的位置,橫了劍鞘量距離。之后又量了量守缺山莊到荒澤死地的距離。

        兩處地方一做對比,根據大型飛禽的飛行時間,大概算出了兩地的距離,對整幅地圖與實際地形縮比的比例做到了心中有數。

        之后掐指算了算金翅往返的時間,根據他對金翅飛行速度的經驗,大概算出了傳訊金翅這次飛達的距離有多遠,手指在劍鞘上比劃出了大概的縮比長度。

        之后劍鞘一頭定于問天城的位置,以定點為中心轉了一圈,金翅的大概飛行范圍出來了,牛有道指尖在地圖上略作刻畫,留了點印記圈定范圍便于自己查看。

        之后,雙手撐在桌案上審視著地圖。

        金翅來回的飛行范圍一圈定,大羅圣地、天魔圣地、冰雪圣地、天牧圣地、無虛圣地、無明圣地皆被排除在了金翅的飛行范圍之外。

        圈外的幾乎可以不用考慮,金翅抵達后畢竟還有接收查看的時間。

        金翅的飛行范圍之內,只剩大元圣地、天藍圣地、無雙圣地。

        牛有道手指順著地圖上的指甲印畫了個圈,最接近這個圈的是天藍圣地,也就是掌控無邊閣的那位圣尊,藍道臨!

        牛有道面露若有所思神色,根據時間上推算,若無特別情況,對方若沒有將金翅滯留太久的話,那么自己陳情的圣尊很有可能就是藍道臨。

        若是將金翅滯留的夠久,大元圣地和無雙圣地也是有可能的,若是大元圣地的話,丁衛就是大元圣地的人……

        站在地圖前,挑燈看劍,想了很多,一直在抽絲剝繭思索著,正出神之際,柯定杰敲門而入,牛有道方回過神來。

        “長老,有什么吩咐嗎?”柯定杰請問了一聲,他之前一直在負責警惕四周,剛剛和秦觀換了班,見到牛長老房間內燈還亮著,遂來過問一聲。

        牛有道略搖頭:“你先去休息吧。”

        柯定杰見到桌上地圖,愕然道:“這是圣境地圖嗎?”言下之意似乎好奇哪來的。

        牛有道頷首:“是圣境地圖,剛從書架上翻出來的,你們有空的話也可以翻著看看,多了解一點圣境的地形對你們沒壞處。心中有數,遇事的時候興許選擇時能做參考。”

        “是!”柯定杰應下,心中倒是想了解一下這圣境的整體地形是怎樣的,只是現在長老自己在看,他不便打擾,見無其他吩咐,遂先告退了。

        牛有道一夜未眠,滅燈后,依然是橫劍膝上,獨自沉浸在黑暗中,目光深邃……

        旭日升起,漸升高時,昨日在巡查司與太叔山海碰面的各派長老再次齊聚。

        一番商討后,眾人齊出,欲往妖狐司找牛有道。

        然才剛出門,沒走多遠便被縹緲閣的人堵住,來者拱手道:“諸位,玄管事召見。”

        眾人相視一眼,沒辦法,只能是跟了那人去。

        抵達城內中樞要地門口時,一行遇上了熟人,只見牛有道也來了。

        “諸位,氣色不錯嘛。”牛有道拱手打了個招呼,樂呵呵的。

        眾人態度淡漠,沒人回話,有幾個倒是忍不住多看了牛有道一眼,盯著牛有道放手后隨手拄劍而行的動作。

        入了府內正堂,眾人才發現與他們相關的八司執事已經先到了,在左邊站了一排。

        在引領者示意下,八位長老在右邊站了一排,與對面的八位執事相對應。

        “老弟,昨晚休息的如何?”對面的龍泛海率先對牛有道打了個招呼,笑容滿面的樣子。

        牛有道拱手:“還好,多謝龍兄關照。”

        龍泛海呵呵道:“不用客氣,有什么需要盡管開口。”

        此話一出,太叔山海等人互相交換了個眼色,心里皆在嘀咕,看來昆林樹說的沒錯。

        別說他們,其他七司的執事見此情形亦是面露狐疑神色。

        眾人稍等了一陣,玄耀從后堂出來了,左右兩排人皆拱手行禮。

        玄耀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免禮,之后目光落在了八派長老身上,重點盯了盯神色淡定的牛有道,稍后方問:“八位長老,給你們安排的駐地還習慣吧?”

        “還好。”八人響應了一下。

        玄耀:“不要還好。今天把你們、還有和你們對應的八司執事叫過來,就是當面解決問題的。過了一夜,發現駐的不習慣,發現有什么問題,都可以提出來,為了配合你們的督查,我們都會想辦法解決。不要客氣,有什么問題盡管提,只要不違規,能改的,這邊都會盡量改正。”

        能有什么問題?頂多也就是覺得各司待自己的態度不好,這事大家都不敢提,怕得罪各司。都是混了這么久的人,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各自都心里有數。場面上的話,聽聽就好,當不得真,否則是自找麻煩。

        當然,牛有道在妖狐司那邊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龍泛海待他很客氣、很熱情。

        等了一陣,玄耀問:“怎么,都沒問題嗎?”

        牛有道出聲了,盯著龍泛海笑道:“沒什么問題。”

        龍泛海回以微笑,表面上顯得對對方的答復滿意,心里卻在嘀咕,暫容你輕松,回頭有你哭的時候。

        他安排的暗哨已經發現了,后半夜的時候,牛有道那邊又放飛了金翅,不知在搞什么鬼,也讓他越發下定了決心,牛有道此人多事,不能再留了,須盡快除掉。

        牛有道帶頭這樣說了,其余七人也都含糊其辭著回了句,都說沒問題。

        玄耀:“好,既然都當眾表示滿意現在的安排,既然都沒有問題,那我就這樣上報了。好了,沒有其他事,各自回去,各行其是。”

        “是!”眾人齊聲拱手領命。

        正要散去之際,外面有人大步而來,為首的正是丁衛,身后一襲披風蕩動,還跟了四個人。

        欲出正堂的人因為丁衛的來到直闖,又被堵的退了回去。

        “先生。”玄耀拱手行禮,主動從正位上讓開了。

        丁衛走到正位轉身,目光掃過眾人,問了句,“都聚在這,什么事?”

        “核實了一下督查人員的落腳情況……”玄耀當即把召集眾人原因講了下。

        丁衛對此不置可否,目光在牛有道臉上頓了頓,之后又落在了玄耀身上,忽徐徐道:“將玄耀拿下!”

        “呃…”玄耀愕然抬頭,以為自己聽錯了。

        然事實證明他沒錯,隨同丁衛而來的四人聞令一擁而上,當場將玄耀給制住了,反別著他的胳膊,摁住了他的雙肩。

        現場大多人可謂大吃一驚,不知怎么了,剛還見玄耀高高在上、趾高氣昂的樣子,怎么轉眼就抓了起來?

        玄耀掙扎了一下,大聲道:“先生,屬下并無任何過錯,為何如此?”

        丁衛:“有沒有過錯,查證后再說。你現在只需配合審訊,有什么話對審訊的人去說,不要在此叫囂。帶下去!”

        別著玄耀胳膊的二人當場將玄耀給押走了。

        玄耀一臉惶恐著急,不時回頭看向面無表情的丁衛,倒也不敢再叫喚了。

        現場似乎肅靜到了冰點,丁衛漠然道:“牛有道留一下,其他人散了。”

        “是!”眾人領命離去,七派長老出去時不斷回頭,不知丁衛單獨留下牛有道干什么。

        堂內下站的就剩下了牛有道一人,丁衛又揮了揮手,站立左右的隨從亦快步出去了。

        堂內就剩下了兩人,披風半裹身軀的丁衛緩緩踱步到了牛有道跟前,面無表情的問道:“是你向圣尊陳情,狀告了玄耀?”

        他是連夜趕來的,之所以突然趕來,正是因為接到了相關的法旨,讓縹緲閣嚴查玄耀是否在公報私仇、打擊報復牛有道。這事犯不著他親自出面,可他還是親自來了。

        他現在也不能確定就是牛有道,只是突然弄出這事,除了與之關聯的牛有道他想不出還能有什么人。

        牛有道客客氣氣拱手道:“是!”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美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306福彩中奖 打开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开元手机棋牌 澳洲幸运10有开奖记录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的原因 天津时时彩开奖信息 广西11选5历史开奖 投资模具厂赚钱吗 彩票刮 pk10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