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一一六章 對不起

第一一一六章 對不起

        當初衛國為了和秦國修好,說什么晉國懷虎狼之心,對衛國虎視眈眈,衛國為穩定后方而大量供應秦國糧食很有必要,當時三大派多少還是有些意見的。

        誰想竟是麻痹秦國的手段,不但蒙騙了秦國,連衛國三大派也給瞞過了,沒想到事有蹊蹺,竟藏有此等運籌帷幄的后手。

        換在平常,這樣隱瞞的話,三大派估計還有點不太高興,但此時知曉后沒有任何不高興,反而在內心主動表示理解了。做這么大的局,一定要機密,不能讓秦國有任何察覺,知道的人太多很容易走漏消息,一旦走漏消息秦國肯定不會上這當。

        如今到了關鍵時刻,這一手準備將要發揮巨大作用,三位掌門如何能不高興。

        三位掌門此時不得不承認,這個玄薇的能力可比玄承天強太多了,這才是他們需要的俗世代理人。

        甚至暗暗感慨,若是早讓這女人上位的話,焉能造成此等后果?

        常臨仙連連點頭道:“相公英明,好,就照相公說的辦,三大派全力支持,掐斷秦國的糧食供應,一粒都不給他們!”

        守正閣掌門藏豐和大樂山掌門駱言真亦連連點頭,表示愿意全力配合。

        此事解釋清楚了就行,玄薇沒有繼續多言,問金令贊:“金大人,齊國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金令贊道:“我和三位掌門來找相公正要說這事,齊國大軍正在快速集結,但齊國上將軍呼延無恨傳來緊急消息提醒,他觀晉軍動向,說尹除大軍很有可能要橫穿衛國直撲西屏關,尹除很有可能要強取西屏關,決不能讓其得逞,讓我們加強西屏關守衛。呼延無恨已經命齊國東部人馬集結一支騎兵,欲從我衛國東北方向直接插入,幫我們攔截尹除大軍,希望我們配合齊軍入境!”

        “西屏關!”玄薇悚然一驚,瞬間明白了呼延無恨警告的意思,晉軍想扼制住東四國大軍介入的可能性,真要讓晉國得逞了,她對秦國的那些手段便失去了效果。當即道:“呼延無恨戰場眼光卓著,他既然這樣說,便不可疏忽,立刻傳令配合!”

        “是!”金令贊應下,忽又有些猶猶豫豫道:“相公,齊國朝廷又來信了,問聯姻之事如何?齊國的意思是,此時宜快不宜晚,不能再拖了。”說話間目光還悄悄瞥了眼西門晴空。

        這話一出口,常臨仙、藏豐、駱言真的眼中余光都下意識瞥了瞥西門晴空。

        西門晴空注意到了三人的反應,不知三人為何這樣,似乎有什么事瞞著自己,聯姻的事難道有什么問題?玄薇準備嫁出三位郡主和親的事他是知道的。

        可事實上,幾人的確有事瞞著他,包括玄薇,也瞞了他。

        玄薇神色平靜,淡定道:“我知道了,此事我會盡快做決斷。”

        “好,臣先告退了。”金令贊拱手后退幾步,又看了西門晴空一眼,方轉身離去。

        ……

        夜深了,玄薇的寢宮內氤氳繚繞,赤條條泡在飄滿花瓣浴桶內的她閉目著,神色間時而閃過苦楚。

        寢宮外,背負闊劍的西門晴空站在屋檐下,一雙冷目警惕著四周,守護著屋內沐浴的人。

        這么多年一直如此,他一直守護著她,保護著她。

        寢宮的門開了,宮女們抬著沐浴雜物出來了,出來的宮女中有人走到外面的太監和護衛耳邊嘀咕了一聲,之后太監和侍衛們紛紛撤離了。

        察覺到不對的西門晴空轉身環顧,發現周圍的人似乎都走光了。

        不正常,西門晴空立刻走到門口喊了聲,“玄薇。”

        “進來吧。”玄薇招呼了一聲。

        西門晴空剛走進屋內,玄薇的聲音又來了,“把門關上。”

        西門晴空略怔,不過還是照做了,轉身關上了門,繼而入內,撥開層層垂掛的紗幔,見到了梳妝臺前沐浴后長發披肩端坐的玄薇,似乎只著了一件輕紗外衣,里面的褻衣在燈光下能看得很清楚,身段妙曼。

        頭次見到她這個樣子,倒是令西門晴空有點尷尬,感覺有些不便靠近。

        屋內靜默了一陣,最終是玄薇起身了,離開梳妝臺,轉身看向了他。

        燈光下的佳人,艷若桃李,輕紗下若隱若現的體態,加之屋內剛沐浴過后的香氣,似乎有催情作用,令西門晴空有點不敢直視。

        “外面的守衛…”

        西門晴空剛開口,玄薇打斷道:“是我讓他們撤下的。”

        西門晴空皺眉:“怎么了?”

        玄薇笑道:“站那么遠干什么?我不好看嗎?”

        西門晴空笑了,“好看!只是沒看過你這個樣子。”

        玄薇挪步,款款走來。

        眼前這曖昧氣氛令西門晴空似乎意識到了會發生什么,嗓子有點發干,喉結聳動了一下。

        玄薇走到他跟前停下了,沒有了太靠近,含情脈脈變得有些水汪汪的雙眸直直盯著西門晴空的雙眼,緩緩抬手,解開了束腰絲絳,慢慢剝下了身上的紗衣。

        圓潤的肩,精致的鎖骨,肚兜下豐腴的胸,婀娜的腰肢,修長的腿,嬌嫩潔白的肌膚。

        西門晴空用力挪開了自己的目光,偏頭看向一旁,艱難道:“小心著涼。”

        玄薇以實際行動貼上了他,光潔雙臂摟住了他的脖子,踮著腳尖與之耳鬢廝磨。

        西門晴空一臉尷尬,推開不是,手摟也不是,“玄薇,你怎么了?”

        玄薇在他耳畔呢喃道:“我今天就嫁給你,把自己交給你,你要還是不要?”

        西門晴空身軀一震,雙手緩緩抬起,欲摟抱,又僵住了,可最終還是猛然抱住了她。

        要!當然要!

        他一直守在她身邊是為什么?就是為了她,就是想要她!

        寢宮內很快春光四射,呢喃、喘息、溫柔和激烈交織,玄薇陷入了無盡的不堪之中,任由撻伐……

        當一切都平息后,急劇喘息中的兩人赤條條相擁著。

        喘息平復后,趴在西門晴空胸膛的玄薇忽呢喃道:“對不起!”

        西門晴空誤會了她的意思,以為她在說讓他等了這么多年而說對不起,撫摸著她光滑的脊背,溫聲道:“你沒有對不起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玄薇閉目,眼角噙著淚光,微微搖頭,“我嫁三位郡主給齊國,本為穩定人心,但齊國那邊有更好的辦法……”

        囈語著,將齊國皇子入贅于她的事說了出來。

        聲音不大,可落在西門晴空耳中卻猶如驚雷,呆了一陣后猛然坐起,推著玄薇的雙肩,沉聲道:“你什么意思?”

        玄薇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堪搖頭道:“晴空,我比誰都清楚,衛國目前的情況根本擋不住晉國的攻勢,不止我清楚,許多人都清楚,都知道衛國是在強撐著。這個時候,人心比什么都重要,只有凝聚人心奮力一搏,才有可能保住衛國!”

        西門晴空搖晃著她雙肩,猶如被激怒的野獸,“告訴我,是不是齊國趁機要挾你?”

        他的想法很簡單,認為這種事情,男女之間是女人比較吃虧的,認為齊國趁人之危想占玄薇的便宜。

        在他眼里,玄薇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女人,肯定是有人想占便宜。

        玄薇懂他的意思,哭的很傷心,“晴空,不是你想的那樣,齊國也是為了自保,也是在委曲求全。對齊國來說,讓一未婚皇子入贅嫁給我這般年紀的寡婦,是天大的笑話。齊國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齊國也意識到了對齊國極為不利的危機,一旦衛國垮了,齊國獨木難支。”

        “齊國不惜顏面大失,也是為了盡力幫我穩住衛國人心,齊國希望我能聚集衛國人心奮力抵抗,希望衛國能盡全力拖住、消耗晉國的力量。”

        “晴空,戰事不利,晉國攻入我衛國境內勢如破竹,人心惶惶,一旦人心散了,衛國就徹底完了!齊國在這個當口不惜顏面主動下嫁皇子,能讓衛國上下看到齊國助我衛國的決心,定能讓人心振奮!至少也能暫緩搖擺之人的態度。”

        “齊國的做法沒錯,晴空,衛國處在生死命懸一線之間,太需要這場聯姻了!”

        西門晴空悲憤道:“需要?什么需要?這和抓住救命稻草有什么區別?玄薇,咱們不要這種委曲求全,大不了與晉國拼死一戰,就算死也死得光明磊落,何須這般茍且求生?”

        玄薇哽咽:“拼死一戰?誰去戰?靠你我二人能擋住晉國兵鋒嗎?要靠下面千千萬萬的將士,軍心士氣不在,沒了人心,還如何去戰?晴空,不是誰都像我們一樣的,無事時許多人看起來對衛國忠心耿耿,可一旦危急,不知多少人為求自保意圖圖謀后路,這個時候的人心向背太重要了。”

        西門晴空盯著她,“你答應了?”

        玄薇痛苦搖頭:“此戰牽涉到太多人的生死,我若輕言放棄,無法向死去的父母交代,也無法向衛國無數臣民交代,晴空,這是我的責任!”

        嘩!西門晴空一把推開她,翻身下榻,指著榻上,“我們這算怎么回事?道歉的補償嗎?你把我當什么?”

        “不!”玄薇赤條條爬了起來,搶步下榻,死死抱住了他,淚眼婆娑道:“晴空,我想告訴你,我可以娶齊國皇子,但只是名義上的娶,絕不會和他有任何夫妻之實,齊國也不會在乎這點。只要能穩住局勢,我立馬休了他,讓他滾回齊國。我還想告訴你,我現在還沒有答應齊國,我只等你一句話,只要你不同意,我拒絕聯姻!”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雪梨转发文章赚钱 听歌可以赚钱 排列三最准确的跟号计划 四川金7乐万能四码 金博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公司赚钱方法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查询 黄金棋牌游戏大厅 星露谷物语 猪车赚钱 北京快乐8玩法介绍 脉动棋牌官网 发展联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