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二二六章 先生真乃高人也!

第一二二六章 先生真乃高人也!

        呀!蘭貴妃攸地站起來,聞得一席話,如遭當頭棒喝,瞬間醒悟,高興的差點喊出聲來,有些失態。

        雙手十指更是交握在了胸前,強忍不失態,心中卻是狂呼,腳下連連在座位前來回走動:是啊,這么好的辦法,自己怎么就沒想到,還整天愁眉苦臉的,怎么就不知道想辦法去解決,怎么就不知找明白人解惑,整日里凄凄哀哀的豈能解決問題?

        一旁的太叔歡兒卻是聽的有些懵了,嫁…嫁給邵平波?

        “娘娘!”堂外緊盯屋內動靜的修士見到異常,卻是緊急閃入,以為有事,當場把賈無群和元從給圍了。

        元從迅警惕四周,賈無群卻等閑視之,任憑風浪起,始終云淡風輕,盯著蘭貴妃的反應,連眼皮都沒動一下。

        警惕周邊一切的元從感覺到了,目光回顧了一下,現敢去縹緲閣嚼舌頭的人,的確是有些膽量的。

        這些人一闖進來,外面的郭文尚等人也慌了,擔心有事,慌亂著連奔進來,放眼一看,又未見任何異常,不知這群隨扈法師為何如此緊張?

        門外,跑來的麥德滿也緊張,踮起腳尖朝內查看,不知出了何事。

        他只知道一些布置,并不知道賈無群的真實目的是什么。

        但有一點他是知道的,賈無群真要在這里出了事的話,他是沒辦法對丞相大人交代的,丞相一怒之下輕易就能讓他家毀人亡,更別說什么前途,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一群人陡然嘩啦啦闖入,也令蘭貴妃回過了神來,回頭一看圍住賈無群的情形,頓時怒了,“你們干什么?”

        一修士道:“娘娘,您沒事吧?”

        蘭貴妃立刻醒悟,是自己的失態惹來了這場反應,當即揮袖道:“荒唐!賈先生是貴客,能有什么事?退下,都給本宮退下!”一群人堵在這里,這種事情讓賈無群怎么說,也難怪賈無群之前不肯說。

        她還急著等賈無群解惑呢,生怕一群人把賈無群給惹惱了,一旦惹得人家拂袖而去,自己哪找這么明白的人解惑去,這個賈先生正是自己見過的前所未有的明白人啊,心急了,可謂連連揮袖驅趕。

        結果見一群人愣怔,遂再次驅趕,怒氣更盛,“別驚擾了貴客,賈先生正在開導公主,還不退下!”

        見無事,一群修士相視一眼后,現自己可能是小題大做了,遂慢慢退下了。

        見狀,郭文尚和老太監等人面面相覷后也慢慢退下了。

        對一群修士,蘭貴妃不好說什么過分的話,但對這群人就沒那么客氣了,怒道:“給本宮滾遠一點!”

        已經明白了賈無群之前為何不能對其他人言的道理,這事也的確不能讓外人知曉,已是主動配合了。

        太監們宮女們惶恐,慌忙退開了。

        門口的麥德滿瞅了瞅,見確實沒事,的確是虛驚一場,也就慢慢退開了,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氣。

        沒外人,蘭貴妃一臉抱歉道:“下面人不懂事,先生勿怪。”

        賈無群該見怪的時候會見怪,此時肯定不會見怪的,真要見怪離去了,豈不是白忙了,微笑著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先生果真是風范大度之人。”蘭貴妃拍了句馬屁,贊賞中也頗有幾分真心,親眼見到了這啞巴的處變不驚是何等的淡定,這風范確實不凡,正因如此,反而令她內心更篤定一籌,這的確是有本事的人。

        不過經此一遭,她也冷靜了不少,現之前似乎高興的有些太早了些,拍馬屁一番先穩住對方后,再次虛心請教,“先生辦法固然是好,可這事邵平波能答應嗎?”

        賈無群略瞇眼不動嘴,只見指劃在元從背后肆意飛揚:“食君之祿,分君之憂!餿主意出自他,將公主害成這般,他難辭其咎!不為公主解憂,不為陛下解憂,肆意羞辱皇族,肆意褻瀆皇威,他意欲何為?又豈是忠臣所為?公主是清白的,也必須是清白的,這一點絕不可否認。此事,只要陛下答應,就由不得他不答應!”

        “再者,邵平波也難免俗。他獻計陛下,不擇手段,所為何來?難道不為前程?娶公主,能證公主清白,又解君憂,陛下器重,前途無量。只要陛下有意,他斷難拒絕,若他愿舍棄在晉國獲得的一切,那當定論。娘娘覺得他能舍得?”

        “而此事于娘娘和公主,也有莫大好處!還了公主清白不說,為君分憂得了陛下器重,邵平波來日權勢也可為娘娘倚仗!女婿乃國之重臣,何人敢怠慢娘娘?”

        蘭貴妃目光急閃,最后一句話倒是真正打動了她,身在宮闈,最是怕那失勢后任由其他賤人踐踏的情形出現,宮中失勢的女人有多慘,身在其中比誰都清楚,女人對付起女人來,其尖酸歹毒是無法形容的,能讓你豬狗不如,貴人的一條狗都能讓你跪著舔!

        可她又不傻,再心動也還是要面對實際困難的,擔憂道:“先生所言甚是,若陛下愿如此,邵平波自然不敢不從。但也如您所言,邵平波乃陛下身邊幸臣,得陛下重望,陛下豈能隨意如此委屈他?陛下在意國事,不會因家事而壞國本,只怕本宮一婦道人家無法說動陛下同意此事,讓陛下答應此事何其艱難,恐還會惹來震怒,先生可有辦法教我?”

        此話一出,無異于承認了自己女兒已非清白之軀,否則下嫁公主是美事,何來委屈邵平波一說?

        其實清白不清白,她豈能不知道,不說別的,女兒回來后以淚洗面就足以說明一切。

        太叔歡兒聞聽此言,銀牙咬唇,眼眶紅了,原來在母親的眼里也是覺得自己清白受損下賤了。

        賈無群空閑著的一只手指向太叔歡兒,“要說服陛下,乃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陛下答不答應,全在公主一人,公主愿意則陛下愿意,若公主不愿意,則神仙亦無計可施!敢問公主一句,可愿意?”

        “歡兒?”蘭貴妃看了女兒一眼,此時也顧不得女兒心情如何,忙代替答話道:“自然是愿意!古往今來,婚嫁之事皆由父母做主,本宮這個做娘的替她做主了!至于如何個愿意法,本宮尚不明白,愿聽先生高見!”

        “想要陛下答應,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此事,時機、地點、人物,火候和場合一樣都差不得……”元從呆板著將背后飛寫下的內容口述出來。

        神形淡定的賈無群身形幾乎不動,唯獨一只手在人背后揮灑自如,配合久了,兩人一寫一說倒也默契。

        聽得計策辦法妙飄飄而出,蘭貴人雙手十指交握在一起,不時連連點頭,兩只眼睛綻放出異樣神采,滿臉的興奮不已,今日方知何為神來妙計。

        太叔歡兒也有些聽呆了,真要這樣的話,自己若真是嫁給了那人…

        在今天之前,她從未想過自己有可能會嫁給那人,可是到了今天,聽了賈無群的方法后,她現的確有了這可能。

        不知為何,她忽然找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報復快感。

        而報復感之余,她思緒恍惚,腦海中畫面回到了農舍中與那人相見的一幕,自己打翻了飯食,那人蹲下一點點撿起,又慢慢塞入他自己口中的一幕……

        元從嘴上說著,說到后面,臉頰已略有抽搐,心中暗暗嘀咕,牛有道從哪挖出個手段這么陰損的人?

        之前跟著經歷了一連串的布置,還無太大感覺,待到此時圖窮匕見了,方知這沒舌頭的家伙有多坑人!

        賈無群指劃停下,元從亦話畢。

        蘭貴人驚喜的已是上前兩步,驚嘆道:“先生果然妙計!可…”回頭看了看自己女兒,“歡兒嫁了他,他若是心存怨恨,刻意怠慢虐待歡兒,那該如何是好?”

        賈無群:“公主姿色貌美,若清白,一段良緣,他何來虐待?就算有瑕疵,又是何人造孽?他不來擔,何人來擔?娘娘,他敢虐待她人,卻不敢虐待公主,這晉國的君主是陛下,只要陛下還在一天,只要太叔家族仍掌握晉國大權,太叔家的女兒還輪不到他邵平波來欺凌!若太叔家大權不在,計較這個還有必要嗎?”

        “他不擇手段,乃為前程,前程系于太叔家,他不過陛下跟前一臣子,榮華富貴皆在陛下手中。還是那話,敢問娘娘,邵平波可愿舍去如今所得之一切?他若能舍,若有那骨氣,又怎會行那齷齪手段!”

        “娘娘,就算公主嫁予之后略有委屈,難道還大得過現在的委屈不成?是受小小委屈,還是負這終身奇恥大辱,娘娘自行決斷,賈某言盡于此!”

        言畢微笑,他倒是希望邵平波能放棄在晉國的一切逃跑。

        蘭貴妃聞知后,真正是再無疑慮,欣喜感佩不已道:“盛名之下無虛士,今日方知‘隱相’之名絕非浪得虛名,可恨本宮身邊盡是碌碌之輩,若能早遇先生解惑,歡兒又何至于落得今天這般地步,先生真乃高人也!”

        賈無群表面謙遜微笑擺手,心里卻在嘀咕,早遇?我賈無群早先吃飽了撐的才會介入你們后宮的家務事。

        ps:那啥,提前把月票滿兩萬五的加更奉上,讀者欠我一章,別賴賬啊!感謝新盟主“漂泊者的信仰”的捧場支持!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pc蛋蛋预测神网站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 香港二分彩开奖号码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qq空间文章能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软件 爱玩棋牌手机版安卓 开魔域私服现在赚钱么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配资杠杆 双色球042期红球精析 江苏11选5任3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