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二七四章 什么亂七八糟的

第一二七四章 什么亂七八糟的

        袁罡此去的意思很簡單,當初自己做下的錯事要負責任,他覺得馮官兒落得如此和他有關。

        更令牛有道火大的是,袁罡居然在信里說,讓牛有道不用管他,說這是他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

        顯然也知道牛有道現在需要潛隱,不宜露出任何馬腳來。

        “混賬東西,為個女人不管死活了!”牛有道一掌將信拍在了桌上,氣得夠嗆,能讓他生氣的人真不多,袁罡算一個。

        實在是袁罡犯起傻勁來的時候,他拿袁罡沒脾氣。

        管芳儀在旁哼哼道:“為個女人怎么了?這才叫真男人,不懂護著女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其他的不說,猴子這點我是佩服的。”

        “護,他拿什么去護?你還有臉說?”牛有道指著她鼻子怒斥,“你干什么吃的?人走了一天才發現?”

        管芳儀立馬瞪眼道:“腿長他身上,我管得著嗎?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向來不聽我的。再說了,是你天天逼著我修煉,我閉門修煉中,哪知道他什么時候走了,他連你都瞞,走之前還能跟我打招呼不成?”

        牛有道怒極反笑,“我說紅娘,我逼你修煉?你是在幫我修煉不成?不想修煉也行,那個果子還我,我送別人去!”

        “別呀!”管芳儀立馬一臉的笑瞇瞇,摁下他手,“你看你,遇見事干嘛沉不住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好好解決不就是了。你放心,我發現后,已經立馬讓五梁山在宋京的人盯住了。”

        牛有道:“五梁山盯住有屁用!”

        管芳儀:“怕什么,宋京你不是有人么?你傳個消息給賈無群不就完了,憑丞相府的能量,在宋京還有什么事情是擺不平的。”

        牛有道:“你覺得賈無群適合幫猴子出頭嗎?生怕別人不知道賈無群跟南州的關系是不是?”

        管芳儀:“那我親自去一趟行不行?”

        牛有道來回徘徊一陣,突揮手道:“算了!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讓他去死好了。”

        管芳儀愕然,“不是吧,你真忍心對猴子撒手不管?”

        牛有道反問:“天生要上樹的猴子管的了嗎?是殺了,還是拿根鏈子拴著?”

        管芳儀難以置信,試探道:“真不管吶?”

        牛有道略默,之后嘆了口氣,“應該也不會有什么事。猴子明面上畢竟是王爺的人,真有什么事的話,宋國那邊不敢亂來,猴子跟宋國也沒什么仇,讓五梁山盯著,有任何異常立刻上報。”

        “切!刀子嘴,豆腐心。”管芳儀一臉不屑地扭身而去。

        “沒一個省心的!”牛有道對著她那扭走的背影罵了聲。

        ……

        宋國京城,一棟幽靜庭院外,背著三吼刀的袁罡朝大門方向一步步走來。

        如同他的性格,很生猛,直接露面奔馮官兒的軟禁地來了。

        “什么人?”門口兩名士兵攔住了,門后立刻有穿著凌霄閣服飾的修士晃悠著看了眼外面。

        袁罡抬手,指向院子里的修士,沉聲道:“你,過來!”

        那修士一怔,慢慢走來,站在了門口臺階上,居高臨下審視著,問:“大紅臉,找我?”

        袁罡:“我找馮官兒,勞煩通報一聲,就說舊友前來拜訪。”

        那修士好氣又好笑,但是看這位的氣勢不一般,問:“她舊友多的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見的,你是何人總得報上名來吧?”

        袁罡:“燕國南州,茅廬山莊,袁罡!你告訴她,若不見我,我就把事情公開!”

        “你就是牛有道手下的袁罡?”那修士意外。

        袁罡:“是我!”

        那修士奇怪,“你怎么會認識馮官兒?”

        袁罡:“這不關你的事,速去通報。”

        那修士上下審視一陣后,扔下話,“等著!”轉身走了。

        沒多久,對方在院子里再次露面了,出聲道:“放他進來吧!”

        門口守衛放行,待人進了院子后,那修士卻要求檢查,檢查后意外,“你不是修士?”

        袁罡:“不是!”

        那修為無語,心想,你不是修士剛才拽什么拽?

        他聽說過牛有道手下有個叫袁罡的,但具體的不清楚,不知道不是修士。

        “跟我來。”修士招呼一聲,將他帶到了后院。

        后院亭子內,舊人面目依舊,依然風姿綽約,如花似玉,馮官兒站那等著他。

        再見袁罡,馮官兒腦海中閃過那不堪的一夜,有點羞臊難耐,本不想見的,對方卻說什么公開。

        一男一女見面,相視無言。

        倒是那修士出聲了,“先把刀交出來。”

        袁罡看向他,沒有交予的意思。

        馮官兒出聲了,“師兄,沒事的。”抬了抬手,示意給他們一點談話的空間。

        那修士哦了聲,“那你自己小心。”又多看了袁罡兩眼才離去,站在了遠處盯著。

        邊上沒了人,馮官兒問:“你來做甚?”

        袁罡:“聽說你被軟禁了,為何軟禁你?”

        馮官兒:“這不關你的事,若是為這個,請回吧,你我沒什么好談的。”

        袁罡很直接:“跟我走,我帶你離開。”

        這是想再續前緣嗎?馮官兒面露羞憤,“我跟你已經沒關系了,請你離開,再不走,我招呼他們送客了。”

        袁罡:“遇上了什么困難,可以告訴我,我想辦法幫你解決。”

        “不用,我自己的事自己…”馮官兒話說一半,忽怔住,想起什么似的,問:“聽說如今在秦國掌權的玉蒼以前和牛有道關系不錯,是不是這樣?”

        袁罡:“談不上什么關系,相互利用而已。怎么,是玉蒼害你被軟禁的?若是這樣,這事我幫你解決。”

        “不!”馮官兒邁步走出了亭子,結果一靠近,又聞到了記憶中熟悉的體息,銀牙略咬唇,努力摒棄雜念,“秦國兩位上將軍攻打西屏關失利,接連被殺,如今羅照授命攻打,聽說戰況不利,我擔心他步后塵,若真那般,你能否找玉蒼說情,讓他不要為難羅照?”

        袁罡:“我聽說你和羅照已經結束了夫妻關系,為何還要操這心?”

        馮官兒咬了咬牙,“是我做了錯事,是我對不起他,我欠他的,他面臨生死之劫,我必須幫他一次。”

        袁罡:“對不起。這種事,關系到秦國生死存亡,玉蒼不會聽我的,我幫不了你。”

        馮官兒:“只要你幫他渡過這一關,我便跟你走。”

        袁罡沉默了,最終頷首道:“好,我幫你,跟我走吧。”

        “現在?”馮官兒一愣,沒想到這位這么直接。

        袁罡:“有什么問題嗎?”

        馮官兒:“他們不會讓我輕易離開,你難道要帶我殺出去不成?你能殺出這里,能殺出京城,能殺出宋國嗎?還有,我現在不可能跟你走,你先把事辦成了,兌現了承諾,再說帶我走的事。”

        袁罡點頭,“好,等我消息。”說罷轉身而去。

        這么干脆?馮官兒一愣,忙喊道:“等等。”

        袁罡停步轉身,問:“還有事?”

        馮官兒猶豫了一下,“你不怕我食言?”

        袁罡:“不怕,我欠你的,是為你解決麻煩來的。”

        馮官兒心頭莫名一陣感動,凝視著說道:“他們不會輕易讓我離開的,倘若離不開,不能算我食言。”

        袁罡:“事成后,你愿意留下,還是愿意跟我走?”

        馮官兒盯了他一陣,“我必須幫羅照渡過這一關,才能跟你走。”

        袁罡:“我知道了,你安心呆著,事成后我會找能帶走你的人幫忙,不會讓你有危險,一定能脫離這里。等我消息。”說罷轉身走了。

        馮官兒無語目送……

        一天后,袁罡回到了南州,也站在了牛有道面前。

        牛有道坐在案后,翻著手里的東西,當做沒看見。

        管芳儀在旁搖著團扇看熱鬧。

        袁罡出聲了,“道爺,幫我一個忙。”

        牛有道嗤了聲,看著手里的東西,陰陽怪氣道:“你猴子大爺想干什么不行,還需要找我幫忙?這玩笑開的有點大,我可消受不起啊!”

        袁罡:“我敢帶馮官兒殺出宋國,但是怕她會有生命危險,我不想她出事,你幫我把她撈出來。”

        “什么亂七八糟的,幾個意思?”牛有道抬眼望。

        袁罡:“她被凌霄閣軟禁了,我想帶她走。”

        牛有道:“她能有什么用處,凌霄閣軟禁她干嘛?”

        袁罡:“不知道。”

        牛有道狐疑,“不知道?你不是見了她嗎?”

        袁罡:“問過,她沒說。”

        “……”牛有道一臉懵,“那你跑去干嘛?你什么都不知道,連她牽涉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讓我幫你撈人?這不是你的辦事風格吧?”

        袁罡:“她不一樣,她不說,我不好多問。”

        管芳儀噗嗤憋笑。

        牛有道納悶了,“到底幾個意思啊,你帶走她干嘛?她讓你帶她脫身的?”

        袁罡:“她愿意離開,我就帶她走,但她想還了羅照的情再走。羅照的事我去處理,帶她安全脫身的事就拜托道爺了。”說罷略鞠躬,之后轉身就走,似乎篤定了牛有道會幫他似的。

        “羅照?你腦子進水了吧,說的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你處理羅照什么事?站住,給我滾回來!”牛有道扔下手里東西站了起來。

        袁罡停步背對著。

        管芳儀一雙明眸盯著他后背忽閃忽閃的。

        PS:月票三萬五加更奉上。感謝一位無名氏和“飛天殤情”的小紅花捧場。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17158足复式彩指数 双色球17084期杀红球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频道腾讯网 排列三走势图五行 网投买彩票赚钱到底是不是真的 看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高频彩快三 什么是炒股 体彩贵州11选5怎么玩 手机pc蛋蛋预测软件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玩北京pk10哪个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