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四六八章 來得正好

第一四六八章 來得正好

        (上章結尾處有修改)

        牛有道:“不能都撤離了,否則容易打草驚蛇。元色就在王府隔壁,我不信縹緲閣能對王府里的情形一點都不關注。王爺那邊你不用管,你不宜在那邊動作太多,我會讓紅娘去安排。”

        只轉移郡主?云姬略怔,想不誤會都難,難道被郡主的深情厚意給打動了?

        然而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郡主的樣貌實在是不敢恭維,道爺這種人不太可能對其傾心,莫非是銀兒?

        想想應該是這樣,回頭這邊不能將銀兒一直帶在身邊,還是需要郡主來看管,所以郡主不能出事。

        殊不知真正的原因是那十萬鴉將,商淑清掌握著十萬鴉將的兵權,不能讓商淑清出事。

        一旁的呂無雙也有些意外,感覺到了牛有道對商淑清的特殊對待,不由在腦海中梳理了一下有關商淑清的情況,記憶中是一筆帶過的存在,此時發現這個女人有可能是一個縹緲閣疏忽的存在。

        ……

        管芳儀去隔壁王府串門是正常的事情,元色這邊并未扼制茅廬別院的正常運轉,為了不引起太過明顯的懷疑,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串門回來后,王府內的相關人員內心暗暗緊張了起來。

        商淑清在學堂內正常上課,內心里卻繃緊了弦。

        她得到了管芳儀的通知,下午學生放學后,讓她就待在學堂內,云姬會帶她離開。

        商淑清問出了什么事,管芳儀沒向她透露太多,只說是道爺的意思,讓她一切如常,不要露出任何端倪。

        這是一整套的縝密運作,早已謀劃多時,別院那邊會掩護商淑清的撤離,圓方會等到商淑清安全撤離后,廚房才會將元色的晚餐奉上。

        王府內,商朝宗親自推著輪椅,貌似與蒙山鳴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內心里卻同樣是繃緊了弦。

        管芳儀明確告知,今天傍晚時分,茅廬別院那邊可能會出現一場劇變,而且是劇烈的廝殺打斗,持續時間肯定不會太長,應該很短暫,可是很兇險,讓這邊做好準備。

        道爺的意思是,不能所有人都撤離,否則事后肯定會引起縹緲閣的懷疑,那個后果將比面臨的這場打斗嚴重無數倍。

        藍若亭已經撤離了,藍若亭撤離也不會引起懷疑,藍若亭本就經常在外面奔波于政務,處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只需離開正常辦事便可。

        王妃鳳若男甚至不知會發生劇變,被安排著帶了小孩去游玩。

        蒙山鳴不能走,他不太離開這里,這個時候離開太顯眼。

        商朝宗也留下了,有事也不能走,他這個最主要的人物留下了才能不引起懷疑。

        按照要求,一旦聽到打斗動靜,兩人要立刻遁入密道避險……

        整個南州府城,整個王府,整個茅廬別院,看起來一切如常,緊張的氣氛卻在看不見的地方醞釀著。

        隨著傍晚時分的漸漸臨近,箭在弦上的壓抑感厚重在相關人員的心頭。

        牛有道站在了秘窟的洞口,眺望南州府城方向。

        呂無雙默默在洞中徘徊著。袁罡捧著三吼刀擦拭著。

        別院附近的客棧內,易容后的羅秋在窗前靜坐,目光不時瞥向窗口那開出的一道縫隙。

        英武堂內,商朝宗和蒙山鳴雙雙進入,商議起了軍情事務。

        樓閣上,見到學堂方向一處屋角的燈籠掛起了,管芳儀知道商淑清安全了,已經被轉移了,立馬轉身下了閣樓。

        經過廚房那邊的庭院時,見到屋檐下的圓方,管芳儀手中團扇抬起,順手在嘴上遮掩著經過了。

        圓方見之,接到了信號,立刻轉身進了廚房,督促南山寺僧眾加快速度上菜,之前一直不慌不忙著。

        元妃在別院內走動,檢查布防情況,回到元色落腳的宅院,找到了專門負責元色飲食檢查的春、夏、秋、冬四位婢女,特意交代道:“羅秋來過這邊,圣尊的安全不能疏忽,測毒檢驗的東西是否都完備,現在都拿出來檢查一下。”

        四人當即各拿出一只隨身的小銀瓶,現場檢查。

        為了謹慎,元妃親自上手把四人的東西都給檢查了一下,確認沒問題后,讓四人收好了。

        離開這邊后,元妃又去了廚房那邊檢查,途中摸了摸袖子,里面有四只小銀瓶,伺機將東西進行了處理。

        而接受檢查的四婢女散開后,元春鉆進了自己的房間,掏出了袖子里的小銀瓶檢查,將銀瓶倒過來檢查瓶底時,突目光一凝,神色亦變得凝重起來。

        之后出了自己房間,在四周轉了遍后,直接進了元色所在的正屋。

        元色正在屋內躺椅上酣睡,看似酣睡,若睜開法眼查看的話,能見周身法力在繚繞,這其實是他的一種修煉狀態。

        元春剛進門,元色便攸地睜開了眼縫,見到是她,雙眼徹底睜開了,微笑著收功了。

        元春摸出小銀瓶放在了躺椅旁的茶幾上,“可能要出事了。”

        元色瞥了眼那小瓶,“怎么了?”

        元春:“這是我平常測毒用的,剛剛元妃說羅秋來過了,要謹慎小心,檢查了我們四人的測毒用具。”

        元色笑容不改,“有什么問題嗎?”

        元春:“當著我們四人的面檢查的,沒看出什么問題,可是拿回這瓶子后,我發現了不對。我的瓶子底下是特意做了記號的,而只要這瓶子從我身上離開過,我都要重新檢查,結果發現這瓶子底下的一道劃痕不見了…這不是我的東西,被調包了。”

        元色伸手拿了那只小銀瓶在手,翻看著,樂呵呵的笑容變成了笑瞇瞇,“你確定是剛剛被調包的,不是之前哪里出了問題?”

        元春:“我說了,這東西基本上是不離身的,只要離開過就會重新檢查。而你上一頓用餐時還使用過,在剛剛之前一直在我身上,不可能有其他人接觸到。”

        元色打開銀瓶看了看、聞了聞里面的氣味,沒發現什么異常,又塞好了,放回了茶幾上,“她最近出去過嗎?”

        元春:“最近幾天出去了三次,時間長短不一。”

        元色:“她現在人在哪?”

        元春:“去了廚房那邊,應該是檢查你的晚餐去了。”

        “唉!”元色嘆了聲,露出無比惆悵模樣,“不應該啊!這個時候除了羅秋也沒別人,看來羅秋已經在這附近了。按理說,有這機會也不用等到現在,但愿是你我想多了。”

        元春:“怎么辦?”

        元色:“畢竟跟了我這么多年啊,也許是誤會。你去布置人手,穩妥的人手布置到位,她真要是想不開的話…只要她離開了這里,有要逃離的跡象,先不要急著動手,捉人捉贓,捉奸捉雙,待后手暴露了,立刻將人拿下。盡量抓活的,我想知道是為什么。不得已的話,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總之絕不允許跑了。”

        元春有些猶豫,“若背后真是羅秋的話,有羅秋為倚仗,你不出手的話,我們恐難拿下她。”

        元色樂呵呵道:“你想多了,羅秋針對的是我,顧不上她的,一旦得手,羅秋立馬會沖我來,不可能守在她身邊。而她也不敢再跟過來,必然逃逸開。”

        “羅秋的主要力量也是針對我這里,她身邊不會有什么重要力量保護,只要你把人手布置妥當了,以有備對不備,她是跑不了的。”

        “羅秋反應太過平靜,我心里還有些沒底,還不敢離開這里,正要給他點顏色看看,令他不敢再輕舉妄動,來得正好!她快要回來了,不要打草驚蛇,去吧!”

        元春明白了,頷首,伸手拿回了小銀瓶,快步離去。

        元色又緩緩閉上了雙眼,像個沒事人一樣,又進入了修煉狀態……

        晚餐準備好了,幾個和尚提了食盒,跟在了圓方的后面。

        圓方不知道全盤計劃,甚至不知道要發生什么,只知按交代的計劃行事。

        知道的少也有好處,懵懂無知反而不太害怕,所以說牛有道還是了解他的。

        幾只食盒送到了元色所在的小院門口被攔下了,元妃揮手示意,春、夏、秋、冬四婢接了食盒拎去了用餐的地方。

        一群和尚連院子都沒進,圓方點頭哈腰著領著人告退了。

        閣樓上目睹了這一切,管芳儀回頭對許老六低聲叮囑道:“你們幾個務必把那女人給我盯死了,一旦發現她離開,立刻告訴我。”

        “好。”許老六點頭應下,轉身快步而去……

        元色坐在了餐桌前,看著食盒里的美味佳肴一樣樣上桌,樂呵呵著連連點頭,“不錯不錯。”

        春、夏、秋、冬四婢仔細小心著將桌上每一樣佳肴都給交叉檢查了一遍,等于每一樣菜肴都被不同的人檢查了四次。

        確認沒問題后,四婢女才拎著空的食盒退到了外面。

        元色則不客氣了,拎起筷子大肆享用起來。

        元妃在旁看著,偶爾幫忙倒酒,偶爾也會離開一下,待元色將滿桌酒菜享用過半后,她又出去了一趟,只不過這次不但是出了餐廳,也出了這座小院。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 安徽11选5预测与推荐 小九wifi怎么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官网 招标公司里面靠什么赚钱 计算体彩公式 九乐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平台 股票配资送10000体验金 快乐8登录 午休时间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