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零一章 金州府城

第一零一章 金州府城

        瞞著袁罡?商淑清不解,牛有道已經轉身而去,壓根不解釋。

        目送,蒙山鳴問:“你確認他擺出的兩塊石頭是給你看的?”

        同樣目送的商淑清神情復雜,苦笑道:“之前還不敢確認,現在確認了。”

        蒙山鳴哦了聲,“怎講?”

        商淑清:“就在剛剛之前,他還不露一點端倪,直到剛見了公孫先生,我們告知了此地乃軍械秘密制造地,他才說他要去金州。我不信這種事情他事先沒做任何考慮,不信這種事情他能突然興起做決定。石頭是擺給我看的,擺出石頭后,避開了袁罡,人出現在了這里等著…他不可能一直在這等下去。”

        蒙山鳴思索著徐徐道:“明白了,他在看我們的誠意,如果我們不說,他也不會問,也就不會說出去金州。”

        商淑清:“他既然知道那兩塊石頭之間的關系,應該早就察覺出了點什么,說不定一直在等我們說,然而一直沒等到。這次把石頭擺出來給我看,像是在給我們一次機會,給我們最后一次機會!如果我們依然瞞著他不說,我有種預感,我們怕是留不住他了,他怕是要帶著袁罡遠走高飛了,而不是說要去金州!”

        蒙山鳴亦苦笑:“明白了,他在權衡值不值得,看來他認為他此去有風險!”

        商淑清略揪心,她也意識到了,可她不能阻止,天玉門和鳳凌波不會給他們兄妹太長時間,目前看來吞并青山郡的良機只有這一次。某種程度上,因為見識過牛有道的能力,她是希望牛有道的能力能助他們兄妹一臂之力的。

        然而這種心態讓她頗為自責,自己的自私自利要讓人家去冒風險……

        “去哪?”

        院子里,練完功收拾妥當的袁罡聞聽愕然一聲。

        牛有道淡然道:“去找點修煉上要用的東西。”

        袁罡頷,“什么時候出?”他那意思顯然是要提前做準備。

        牛有道:“明天就走,你不用去了,我帶上老熊就行了。”

        我不去?袁罡怔住,似乎有點沒想到牛有道會不讓他同行。

        牛有道解釋道:“也沒什么事,從這里脫身也不用擔心被人給盯上,從密道回了蒼廬縣再出的話,反而有危險,說不定會被仇家給盯上。所以我準備帶著老熊直接翻山越嶺走人,這山路不太好走,你跟著一路攀爬是個問題。”

        袁罡默了一下,想想也是,問:“去多久,什么時候回來?”

        牛有道:“外界咱們還沒有單獨闖蕩過,許多情況并不了解,我一時也說不清楚,不過應該用不了太久。”

        袁罡:“我在這等嗎?”

        牛有道:“你在這也行,去蒼廬縣也行,看商淑清那邊怎么安排,我辦完事回來的話,應該是悄悄直接回蒼廬縣。你若是去了蒼廬縣,老熊的那些人你看著點,還有那個6圣中,若是商朝宗那邊的計劃順利,6圣中那顆棋你就用起來。”

        袁罡點了點頭,回頭對圓方道:“跟道爺出去后打起精神利索點,否則別怪我送那群和尚去見佛祖。”

        圓方神情抽搐,擠出一臉笑道:“袁爺放心。”

        次日,梳妝臺前,商淑清為牛有道整理頭的動作分外細心,鏡子里端坐的人閉目緘默中。

        兩人從屋里出來后,圓方已經背了個包裹在外面等著,袁罡將牛有道的佩劍奉上。

        牛有道伸手抓了劍,大步而去,圓方尾隨。

        商淑清和袁罡出了院子目送,坐在輪椅上的蒙山鳴亦在某個角落里目送。

        不疾不徐出了村莊,牛有道和圓方突然加一動,一前一后飛掠而行,上了一座高山。

        二人停在山頂,圓方跟著牛有道回看向那隱藏在崇山峻嶺中的村莊,隨后各取了一片小巧碧綠的葉子含入嘴中。此葉本無名,村子里的人取名為‘清心’,將此葉含在嘴中能應對山中彌漫的瘴氣。

        “走!”牛有道給了一聲,身形猛然從山巔彈出,人如離弦之箭般射出,體內氣機迸而出凝聚如翼,借著射和攀登的高度御氣飛行。

        圓方御氣滑行在后追趕。

        迎面有山撞來,一前一后的二人身形一側,借助空氣浮力迅繞飛而過,如兩只大鳥般穿過兩山之間。

        風聲在耳畔呼呼。

        圓方的修為明顯不如牛有道,氣翼在空氣中高摩擦了沒多久便崩潰,人迅落在山上飛奔快跑,再次彈射而出重新聚集成氣翼追趕。牛有道換氣的頻率則明顯比圓方慢的多,不過他還是偶爾會停下等上一等,不然圓方搞不好會跟丟了。

        兩人遇平地快起快落飛縱,遇小山要么掠過,要么繞飛而過,遇高山則蹬踏懸崖峭壁扶搖直上,到了山頂則再次彈射而出,快凌空滑翔而去。

        茫茫崇山峻嶺間,兩道身影一前一后,恍如鳥兒自由翱翔……

        小半天后,山勢此起彼伏度明顯緩和了好多,山間氤氳的瘴氣明顯也看不到了,牛有道估摸著已經出了那片地域。

        直到見到了如緞帶般的官道,兩人方停了下來,而圓方已經累成了死狗一般,“呸”吐出了嘴中的葉子,扶著一棵大樹跪在了地上氣喘吁吁,如此這般持續半天不停的方式實在是讓他吃不消了。

        牛有道臉色也不好看,法力消耗的太厲害了,要不是為了趕路,根本不會這樣干,這種虛弱情況下遇上找麻煩的可就真的麻煩了。

        兩人就躲在官道旁的山林里吃喝了點東西,然后盤膝打坐恢復。

        牛有道恢復的快,先是他沒圓方消耗的厲害,其次可以利用體內的傳法護身符。

        圓方恢復的度有點慢,臨近傍晚才恢復了過來,也是沒辦法,兩人身上沒任何幫著快恢復的靈丹,他只能是慢慢恢復。

        原本牛有道倒是有過,宋衍青師兄弟三人身上搜出來過一點,被他因嘗試而用掉了。6圣中身上也搜到過,他全部給了圓方,而沒嘗過滋味的圓方也立馬嘗試掉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兩人在修行界都是窮人,而且是窮的一干二凈那種。

        官道上攔了輛路過的馬車,問明路徑后,一枚金幣便讓馬車改道去了最近的縣城。

        一路快趕,馬車終于趕在城門天黑關閉前將二人送進了城。

        城內找了家客棧落腳,牛有道要了一桌的美味佳肴犒勞圓方。

        飯桌上,圓方問看著窗外街頭目露思索神色的牛有道:“道爺,我們這是要去哪啊?”

        牛有道淡淡道:“金州府城。”

        圓方嘀咕道:“好像還有好遠的路。”

        牛有道:“快點吃,吃完還有事。”

        “哦!”圓方稀里嘩啦快填飽了肚子。

        結賬時,牛有道扔了枚銀幣給伙計當賞錢,伙計點頭哈腰高興的不行。

        牛有道擺了擺手,錢自然不是白給的,“伙計,找你打聽個事。”

        伙計忙道:“您說,您說。”

        牛有道問:“知不知道縣城承驛吏的家在哪?”

        伙計想了一下,指了個方向道:“離縣衙不遠,縣衙斜對面的左邊巷子里便是李承驛家,到那一問便知。客官找李大人有事?”

        牛有道微笑道:“也沒什么,他朋友托我送封信給他。”

        隨口打了,隨后帶著圓方離了客棧,直奔伙計說的地方打聽,找到了承驛吏的家。

        找這位自然不為別的,要弄個身份借驛站的驛馬一用,倒不是買不起馬,但是驛站的馬可以在一路的驛站換乘,便于快趕路。這事沒什么難度,也不需武力威脅,武力威脅反而不好,直接用錢砸。

        一把金幣灑在桌上,立馬搞定了這位承驛吏,雙方約定,明早見。

        次日城外偏僻地,這位李承驛牽來了兩匹驛馬,還有兩套驛卒的衣服,開出的公函也帶來了,順道讓兩人送封公函,公私兼顧。

        所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約好的另一把金幣又給了這位李承驛。

        牛有道和圓方換了衣服,翻身上馬,一路快馬加鞭而去,一路驛站換乘,馬不停蹄趕往金州府城。

        兩天后,風塵仆仆的兩人順利抵達金州府城,將公函交付官衙,驛馬也留下了,沒必要帶走驛馬惹出麻煩來。

        福臨客棧,兩人來到客棧門口時,圓方手里拿了支花,很顯眼,立刻有一名漢子走來接近二人,低聲道:“方哲。”

        牛有道上下打量對方一眼道:“牛有道。”

        那位叫方哲的松了口氣,立馬伸手相請:“道爺,請!”領了兩人進客棧,去了他的房間。

        之所以有這一幕,自然是出前和商淑清擬定好了的,商淑清那邊緊急傳訊給商朝宗,讓商朝宗派之前在金州聯絡的人員和牛有道碰頭。

        到了房間內,方哲關上門轉身立問:“王爺傳訊讓我配合道爺,不知道爺要我怎么配合?”

        “情況!”牛有道:“把你知道的有關海如月的所有情況詳細告訴我。”

        “好!”方哲立馬將所掌握的情況詳細道來。

        牛有道不時插話提問,兩人談了好久才停。

        大概有了個了解后,牛有道屋內起身道:“暫歇一晚,客棧給我們開個房間,明天便帶我去刺史府。”

        方哲跟著起身,“道爺,明天怕是不合適吧?明天海如月四十壽,不少客人登門,她怕是不會見你…她現在嫌我啰嗦都不太愿意再見了。”

        牛有道:“無妨,你就說王爺為她兒子請的良醫來了,別說四十壽,就算她再嫁人也會空出時間見我。”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棋牌手游外挂是假的吗 彩票平台资金安全的 一阳指炒股软件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上海高频彩 大街赚钱的方法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 江西多乐彩重号走势图 ewin棋牌手机官网正版 吉林11选5五码遗漏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