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一五三章 有恃無恐

第一五三章 有恃無恐

        幾人各自準備,牛有道又朝黑牡丹招了招手,指了下自己的頭,“我也要換換行頭避人耳目,幫我把頭盤一下。”走到一旁的石頭上坐下了。

        黑牡丹有些忍俊不禁,找了自己用的梳子,走到了他身后,幫他梳理之余,調侃道:“道爺,咱們這般親昵,郎情妾意的,你就不怕別人看了誤會?”

        “誤會?”牛有道嗤了聲,“你宣揚我看了你洗澡,還有比這更大的誤會嗎?”

        黑牡丹“咯咯”笑,笑得花枝亂顫,聲若銀鈴,惹得眾人古怪目光看來,想不懷疑兩人之間有貓膩都難。

        牛有道閉上了眼,想起了那個經常給自己梳頭的丑八怪女人,那是真細心,根根絲都能感覺到的溫柔和細心,手感比這女人強多了……

        青山郡。

        曠野中,大軍連營,拒馬聯排,旌旗招展,‘商’字旗迎風。

        橫阻的大山坳口,森嚴壁壘,關墻上的駐軍緊盯曠野,巡回人員滿臉疲憊。

        趙國金州大軍壓境,燕國南州集結重兵防御,商朝宗趁虛興師問罪,一舉攻下整個青山郡,潰敗大部人馬如今堅守關隘,若此關攻破,后方將一馬平川,將給南州刺史周守賢造成巨大威脅。

        商朝宗的行為令各方擁兵自重的諸侯蠢蠢欲動,整個大燕隨時可能陷入烽火之中,內憂外患,朝廷緊急派人來談判。

        經過幾輪談判,商朝宗暫停了進攻,實際上靠借來的廣義郡人馬,再打下去也無力占據。

        遠處,一隊騎兵隆隆而來,‘鳳’字旗獵獵,一身戰甲的鳳若男銀槍白馬,一馬當先,身后十幾名背劍修士追隨,千騎隆隆在后。

        哨樓上號角嗚嗚吹響,營門大開,拒馬搬移到了兩旁,中軍帳內一行人快步而出,為者正是商朝宗,商淑清亦穿上了戰甲緊隨哥哥身后,臉上未蒙紗,這個時候沒人在乎這個。

        鳳若男縱馬沖入大營,緊急勒停,身后人馬分赴左右排開。

        跳下戰馬,手中槍扔給了手下,大步朝前來迎接的商朝宗走去,近前拔出腰間令箭,單膝跪地,捧令箭道:“卑職幸不辱命,四安縣亂兵已全部剿滅,特來向大帥復命!”

        商朝宗接了令箭,轉手交給了一旁的藍若亭,繼而雙手將鳳若男扶起,看著眼前這個風塵仆仆臉上滿是塵土的女人,感慨道:“夫人一路辛苦了!”

        正式的程序已經走完,眾目睽睽之下什么夫妻之間的調調讓鳳若男渾身不自在,有些尷尬,身子晃了一下,脫離了商朝宗的相扶,“大帥若是沒其他吩咐,容卑職告退。”

        商朝宗干笑笑,雙手有點僵硬地放下了。

        藍若亭忙對一旁道:“郡主,帶王妃下去休息吧。”

        商淑清走了出來,行禮道:“嫂子辛苦了,去洗洗吧。”

        一見商淑清,鳳若男立刻露了笑臉,主動牽了她的手,與商淑清有說有笑地離開了,

        其實長的丑也有長的丑的好處,丑人多載福,不是沒道理的,至少不容易讓女人嫉妒。

        至少鳳若男對商淑清一向不錯,甚至有時還捧著商淑清一點,處處表示不在乎美丑的樣子,怕一不小心傷了她。

        對商淑清接觸的越久,鳳若男就越為她惋惜,人品、才華、性情、身材等等,哪樣不是上上等的女人,卻硬生生被一張臉給毀了,老天爺何其不公!

        每每看到商淑清,她就會覺得老天爺對她其實還是不錯的。

        這邊剛安頓下來沒多久,山坳那邊也有了動靜。

        關隘大門出沉默嗚咽聲敞開,門外拒馬迅被士兵搬開,一行十余騎縱馬沖出,一路跑下崎嶇山路,沖向曠野連營的大軍。

        為者,一襲黑色披風飄揚,兩鬢斑白,面容白凈,目光陰沉,正是尕淼水。

        他不但是燕皇身邊的近身太監,也是中車府令,同時也是燕京這次派來的談判人員。

        一行沖到軍營門口停下,得了通報,全部下馬后才放行入內。

        一進營門,又被人封了經脈,下了禁制,才繼續放行,被人領著直奔中軍帳。

        中軍帳內,掛著的行軍作戰圖已放下垂幕遮住,商朝宗端坐在上。

        白遙抱劍在旁護衛,邊上還有一些虎視眈眈盯著來客的天玉門弟子。

        不管怎么說,商朝宗的皇族身份還在那,還沒有被取締,尕淼水等入內后,還是一起抱拳行禮道:“見過郡王!”

        商朝宗沉聲道:“再談下去也沒什么意思,條件就那些,答應了則罷,不答應則戰場上見!”

        尕淼水直起身,“王爺,全部答應你是不可能的,若都依了你,諸侯皆效仿,燕國立馬要陷入水火之中!”

        商朝宗:“不答應還有什么好談的!”

        尕淼水:“京城那邊已經給了我最后的底線,治周守賢的罪萬萬不可能,青山郡可以劃到王爺治下,朝廷也可以頒旨任命,但公開昭告天下絕無可能!除了這兩點,其他的都應了,朝廷也只能讓步于此。王爺若是再苛求,非要讓朝廷顏面盡失,那朝廷也只能是與王爺戰場上見,屆時倒要看看王爺這點人馬能抵擋多久!”

        嘩啦!商朝宗霍然站起,怒目相視。

        藍若亭忙上前勸阻,拱手道:“王爺,陛下畢竟是王爺的伯父,既然陛下已經做了讓步,王爺不妨念在同族親情的份上也退上一步吧!”

        于是一番勸慰下,一場戰爭似乎就此結束,雙方簽下了協議,各執一份。

        目睹此情此景,一旁的天玉門修士面有喜色,天玉門的勢力范圍又擴大了,足足吞下了一郡之地啊!

        慢慢收起協議的尕淼水臉色不太好看,盯著商朝宗道:“有些事情最好適可而止,再鬧下去,大燕垮了對王爺也沒好處。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若再有下次,不可能一直忍讓,王爺自己掂量一下后果,我什么意思王爺應該清楚!”

        藍若亭微笑道:“尕公公是指那十萬鴉將嗎?”

        此話一出,尕淼水和白遙臉色同時一變,沒想到藍若亭居然會當眾說出這個秘密來,這豈是能亂說的。

        商朝宗倒是神色淡定。

        藍若亭復又哈哈大笑:“尕公公,事到如今,有些話不妨挑明了,當年王爺被栽贓進天牢,會有什么后果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有人要置王爺于死地!我也是被逼無奈,不得不在京城運作,弄出個‘十萬鴉將’的幌子來,若非如此,王爺怕是難以活著離開天牢!”

        尕淼水驟然瞇眼,臉頰狠狠抽搐了一下,披風一甩,大步轉身而去。

        臨出帳門時,又頓步,霍然回頭看了眼,銳利目光緊盯商朝宗,想起了當初城門樓上宋九明的話,放虎歸山吶!

        目送尕淼水離去后,抱劍懷中的白遙出聲了,“藍先生,剛才那話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聽不懂?”

        藍若亭慢慢轉身看著他,“意思很簡單,十萬鴉將本就是個幌子,根本不存在!王爺在京城遇險,不得不想辦法脫身,離了京城也難逃朝廷毒手,為了得到貴派的支持,不得不巧計借兵,一直到今天拿下青山郡,一路都是設計好的!”

        白遙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把天玉門給耍了!

        他慢慢走到商朝宗跟前,“王爺,有些玩笑是不能亂開的!”

        商朝宗面無表情不吭聲。

        藍若亭走上前,“法師!天玉門有損失什么嗎?并無任何損失,反而得到了這大大的好處,有王爺為天玉門守這一郡之地有什么不好嗎?”

        “論能力,王爺不比鳳凌波差,這么多年,鳳凌波有能力幫天玉門擴張勢力范圍嗎?王爺來蒼廬縣才幾個月便奉上一郡之地,如此賢才,若天玉門不要,天下有的是門派搶著要!”

        “論親情,鳳凌波是彭掌門女婿,王爺也是彭掌門的外孫女婿,同樣是一家人,何分彼此?還有鳳凌波比不上的,王爺是大燕皇族,有些事情名正言順!退一步說,金州那邊的條件法師也知道,青山郡離了王爺,沒人鎮的住!王爺愿為天玉門效勞,法師為何不問問師門愿不愿給王爺這個機會?”

        給不給這個機會,白遙不知道,他也做不了這個主,師門未話,他也不敢拿商朝宗怎么樣。

        但他看出了一點,商朝宗這邊今天敢明目張膽地攤牌,是因為有恃無恐!

        白遙慢慢轉身,繃著一張臉慢慢離開了。

        其他天玉門弟子面面相覷,也帶著驚疑不定神色離開了。

        不一會兒,商淑清走了進來,鳳若男在沐浴洗塵,她便回來了。

        “我剛看法師臉色不好看,難道和朝廷那邊沒談妥嗎?”商淑清關切地問了聲,眼中略帶焦慮。

        商朝宗嘆了聲,“談妥了…鴉將的事,已對天玉門攤牌了。”

        商淑清默默,明白了白遙臉色為何會那么難看。

        藍若亭忽笑道:“不管怎么說,大勢已定,應該不會再有什么變故!拿下青山郡,今后鳳凌波再難掣肘王爺,王爺終于真正擁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新的開始,可喜可賀!”

        “計娶嫂嫂,借兵廣義郡,立足蒼廬縣,金州赴險,力挽狂瀾,促成聯盟,才有今日吞并青山郡的順利!”商淑清幽幽提醒一聲。

        兩人聞聽皆沉默點頭,商朝宗慨嘆:“道爺居功至偉!”

        商淑清輕輕走到帳門前,看著蒼茫天色,喃喃道:“許久沒他音信,也不知他怎么樣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幸运飞艇国家允许吗 金博棋牌手机版 广州卖快餐赚钱吗 尚品真的能赚钱吗 秒速飞艇压大小规律 爱玩棋牌25qp手机版 qt610793到底能不能赚钱 北京辛运28是不是假的 牌悠洋棋牌手机版下载 北京赚钱不多但轻松 湖南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易发棋牌游戏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