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二八一章 物以類聚

第二八一章 物以類聚

        “我…”呼延威鞭子一甩,很想說這活沒法干了,想撂挑子走人。

        然而轉念一想,連缺胳膊少腿的都招上了,自己一走還指不定會招些什么人,真要讓自己拿來在朋友面前洋洋自得的豆腐館弄上一堆歪瓜裂棗,那些朋友只怕見自己一次就要拿來笑話一次,那自己還活不活了?

        他決心打起精神來,接下來要好好挑選!

        扭頭朝一群排隊的人怒吼一聲,“看什么看,走你們的!”

        “公子,我男人戰死了,你就收留我吧……”

        人群中,還有之前已經排隊走過了落選了的人,忽響起此起彼伏的請求聲,也不知是真是假,都是沖袁罡來的。

        啪!呼延威鞭子一甩,“鬼叫什么?”

        袁罡對這些呼聲無動于衷,不管真假,他幫不完的。

        幸好這時,兩百騎兵協同一千步卒嘩嘩奔跑而來,呼延威之前讓人去請調的人馬來了。

        人馬一到,呼延威對領隊的招呼了兩聲,所到兵馬立刻對現場次序進行加強,迅將剛起的騷動壓了下去。

        這一折騰,折騰到了半下午,才將三百人招齊了。

        確切地說,是三百零二人,也不知呼延威是賭氣還是怎的,非要親自招上三百人,那兩個老頭估計是留給袁罡吃的。

        袁罡心里默默清點著人數,自己的那些隊員還差二十幾個沒入選,不是呼延威看不上,而是人數滿了,后面剩下的人群也不用再過趟了,那二十幾個在后面沒能排上。

        呼延威嚷嚷著讓散伙,自己甩手先走了,走時氣似乎還有些不順,沒跟袁罡打招呼。

        袁罡對那些人群中的某位隊員默默搖了下頭,那位心領神會,與其他人互相暗中打了招呼,6續撤離。

        袁罡之所以招三百人,也是一種掩飾,不是他的人也先讓呼延威招來再說,真不想要的話,以后想踢出去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何況也的確需要一些其他人掩飾。

        他也沒打算把自己的人全部帶在身邊,暗里也需要人辦事……

        白云間,蘇照站在欄臺上,看著下面園子里的一群姑娘排舞。

        秦眠登上臺子,來到她身旁道:“派去查看的人回來了,招人已經結束了。”

        蘇照:“一個豆腐館招這么多人作甚,再忙也不至于招三百個人吧?”

        秦眠:“說是要在整個京城設點來賣。”

        蘇照搖了搖頭:“權貴人家就是權貴人家,賣個小吃也能做這么大,看來呼延威一年要賺不少。人招的怎么樣?”

        秦眠笑道:“招人的地方可熱鬧了,聽說去了怕是有上萬人,為了招人,那個安太平和呼延威還鬧出了點矛盾。”

        蘇照偏頭看來,好奇道:“怎么回事?”

        “為了兩個老頭,一個缺條腿,一個缺只胳膊……”秦眠把得來的情況轉述了一下。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蘇照喃喃自語,明眸目光似乎陷入了某種情緒中。

        秦眠笑道:“這個安太平,總能說出這樣怪怪的話來,卻又感覺觸人心弦。”

        蘇照自言自語道:“是個有情懷的男人。”

        秦眠:“別說東家,我也覺得這個安太平越來越有意思了?我也想和他交流交流,待我找個機會接觸一下。”

        蘇照:“那兩個缺胳膊少腿的去查一下!”

        “嗯!”秦眠點頭,“已經吩咐人去查了。”

        “船的事怎么樣?”

        “目前一切順利!”

        呼延府,花園中,一個體格健壯的男子正拉弓射箭,一箭箭正中遠處靶心位置。

        男子目光炯炯有神,一臉絡腮胡須,只是胡須摻雜著斑白,不怒自威,正是齊國上將軍呼延無恨。

        游牧名族的風格在他身上沒什么改變,依然是一身民族服飾。

        盡管早年因為商頌一統天下,令天下大同,也令諸國穿戴基本上都差不多,但齊國這邊的游牧民族在奪取了一隅天下建立了齊國后,天下大同的服飾成了便裝,游牧民族的服飾倒是成了正裝,也算是齊國與諸國的差別。

        呼延無恨基本上永遠是這種游牧民族服飾的穿戴。

        管家查虎大步來到,近前又放慢了腳步。

        嗖!待呼延無恨一箭射出后,查虎方笑道:“將軍,三公子回來了。”

        本欲取箭再射的呼延無恨將弓背在了身后,看著遠處的箭靶,喃喃道:“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呼延威身邊的隨從都是呼延家的人,呼延威身邊生了什么事,自然是瞞不過他的眼睛和耳朵。

        查虎:“將軍似乎很感慨。”

        “是啊!”呼延無恨感慨長嘆,“不是軍伍出身是說不出這種話的,我對他最后的疑慮算是消失了。只是可惜啊!”

        查虎:“其實也沒什么可惜不可惜,能說出這話,說明一腔熱血未冷,事到臨頭,大可直接調用,不需要在乎其他。”

        “一腔熱血未冷,說的好!”呼延無恨贊了聲,手中弓拿到前面,再次抽了支箭上弦,瞄準,“讓老三過來見我!”

        “是!”查虎離去。

        沒多久,呼延威來了,見禮后,站在一旁看父親一箭箭射著。

        父子兩個都是絡腮胡須,長的還挺像。

        等了好一會兒,呼延無恨邊射邊問:“聽說招人的動靜鬧的不小,人招的怎么樣了?”

        呼延威一臉不滿情緒:“別提了,一點破事,鬧心。父親,那個安太平還真是一根筋,竟然招兩個缺胳膊少腿的老頭,你說這像是做生意嗎?要我說,呃…”話說一半僵住了。

        他現拉開弓弦瞄準的呼延無恨正斜眼看著他。

        此,令他心弦一繃,每次父親這樣看自己的時候,似乎就沒什么好事。

        嗖!呼延無恨目視前方,一箭射出后,喊了聲,“來人,拖下去,打十軍棍!”

        呼延威有點懵,打誰?打我嗎?左右看了看,估計也不太可能是打管家查虎。

        也輪不到他多想,兩名軍士上來左右夾了他胳膊就拖走。

        呼延威驚呼,“父親,這是何故?父親,我不服,我不服,打我總得給個理由吧?”

        呼延無恨給了句,“老子看你不順眼就是理由,這理由夠不夠?”

        “這算什么理由?”呼延威驚恐喊叫,然而執行軍令的軍士壓根不管,鐵面無情,他當即鬼哭狼嚎道:“娘,救命啊!娘,快來救我…啊!啊!啊……”

        兒臂粗的棍子掄的虎虎生風,一聲聲慘叫已是從摁在地上的呼延威身上傳來,要死要活的凄慘樣。

        對此無動于衷的呼延無恨繼續在那射箭,不過另有吩咐,“執意招那兩個人會不會有什么問題?缺胳膊少腿的兩個人去查一下。”

        “是!”查虎領命。

        從地上扶了起來的呼延威甩開扶自己的軍士,一把鼻涕一把淚,挺著肚子,收著屁股,吊著大腿,一步步挪,一臉悲催模樣地嗚咽,“我招誰惹誰了,看不順眼就能打人嗎?虎毒還不食子,還有沒有天理了…”

        查虎走到他身邊,提醒道:“三少爺,還不明白自己錯在哪了?”

        呼延威扭頭看著他,“我今天沒干什么啊?不該調動大哥的兵馬嗎?”

        “看來十軍棍還沒把你打醒,自己回去再好好想想,想不通回頭還得挨打。”查虎扔下話,啪!順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笑著走了。

        “啊…”呼延威一聲凄厲慘叫,差點蹦了起來……

        夜晚,查虎來到了書房,呼延無恨正捧著書在燈下夜讀。

        “將軍,那兩個人查出來了,缺條腿的叫元大湖,缺胳膊的叫谷有年。兩人的身份不會有問題,在京城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許多人都認識和知道他們,假不了。不過…”

        “你怎么也變得吞吞吐吐了?”

        “他們兩個是黑風騎的人,從調出的軍籍中查明無誤!”

        ‘黑風騎’三個字一出,捧著書的呼延無恨神情一震,腦海中迅閃過一個畫面,一群身穿黑衣的騎兵,口中高聲喊著“風!風!風!”,然后像一陣風似的沖向敵軍。

        黑風騎是齊國當年號稱第一的騎兵,也是號稱天下第一的騎兵。后來奉命奔襲,為了在黑鐵山阻擊入侵的晉國五十萬大軍,三萬鐵騎全軍覆沒,卻硬是在那處關隘擋住了晉國大軍入侵的攻勢,撐到了援軍趕到。

        那時的他還不是什么上將軍,卻是趕去的援軍中的一員,親眼目睹了黑風騎三萬鐵騎全軍覆沒,親眼目睹了黑風騎主將不肯退下、要為援軍打頭陣、率領最后幾百人嘶吼著沖向敵軍被吞沒的一幕!

        再后來,燕國的英揚武烈衛號稱天下第一騎兵,如今是他組建的驍騎軍號稱天下第一!

        呼延無恨慢慢回頭看向了他。

        查虎繼續道:“回來了五個人,全部傷殘,還有沒有其他人活著暫時不詳,目前已知的就這兩個。”

        呼延無恨合上了書本,摁在了桌上,沉默許久,徐徐道:“果然是物以類聚!”

        查虎試著問道:“要不要去照拂一二?”

        “不用!風停了…就像那一根筋說的,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用不著人去同情,別人也沒資格去同情!”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澳洲幸运8开奖现场 酒店网上分销赚钱 下班业余做什么赚钱 彩票北京赛车pk10规则 美团外卖公司如何赚钱的 排列三2元走势图坐标 历史试机号253奖号查询 2000年股票指数 倩女幽魂开幼儿园赚钱吗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 2013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辽宁十一选五组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