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三四四章 一毛不拔

第三四四章 一毛不拔

        “請!”許老六等人當即對令狐秋厲聲請出。

        令狐秋不甘,許老六等人當即一擁而上,將其推搡著往外趕,雙方都不敢在這京城大打出手。

        來真的?令狐秋有點急了。

        他恨不得將牛有道給宰了,然而還有任務在身,不得不暫時忍耐,高聲喊道:“老三,枉我辛苦奔波,幫你辦好了事,你卻這樣對我,好沒良心!”

        他知道牛有道在乎殺魏除之事,故提醒此事。

        果然,一臉尷尬的牛有道揮臂高呼道:“等等!”

        許老六等人回頭看來,牛有道快步過來,問:“二哥,事情真的辦妥了?”

        令狐秋指了指推擠的許老六等人,厲聲道:“你就讓我這樣說話嗎?”

        牛有道干笑道:“這不是怕二哥一時沖動么?”

        令狐秋:“兩個婢女而已,你當我如你這般見色忘義不成?”

        牛有道精神一振,擊掌贊道:“二哥說的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以換,手足不能斷,就知道二哥不會誤會!”

        令狐秋一愣,這叫什么詞?

        “喲!說的真溜,女人如衣服,原來還有這等順口溜!”走了過來的管芳儀呵呵冷笑,笑聲中寒氣逼人。

        一聽聲音,牛有道就已是小汗一把,忙回頭解釋,“說的是婢女,是婢女。”

        管芳儀:“我好像也簽了賣身契給你吧?”

        牛有道一個勁地朝她使眼色,“你不一樣。”

        管芳儀卻裝作看不懂,“你準備什么時候娶我,也沒給具體時間吶,想要證明不一樣,要不咱們現在先把親事給定下來?”

        這女人這個時候搗什么亂!牛有道心里嘀咕,沒接這話,回頭撥開了許老六等人,“讓讓,都讓讓。”將令狐秋解救了出來。

        將許老六等人屏退后,牛有道問:“二哥,真的找到人了?”

        令狐秋抖了抖扯亂的衣裳,沒好氣道:“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牛有道:“二哥,這事怕是讓你白跑了一趟,魏除之事,就此打住,動手之人讓他作罷,辭掉,就當此事沒有生過。”

        令狐秋愣住,驚疑不定道:“為何?難道你不知魏除不死,你便難以離開這京城?”

        牛有道:“這幾日經過紅娘的勸說,我想了想,青山郡的事,我不想管了,今后不如就呆在這齊國京城。”

        令狐秋愣愣看向管芳儀,不知這女人說了些什么鬼東西。

        管芳儀搖著團扇道:“我已跟他說清楚了,只要他娶了我,我人是他的,我所有的家當也是他的,商朝宗能給他的,未必比得上我給他的。原來的買賣再撿起來,今后的修煉資源也不缺。再說了,青山郡那窮鄉僻野的,有什么好去的,我習慣了這繁華京城,那破地方我住不慣,不去也罷。”

        感情是這女人搞鬼!令狐秋有點牙癢癢,事情到了這一步,他豈能讓牛有道罷手,沉聲道:“老三,你耍我吧,人我找了,傭金我也付了,你現在不玩了?”

        牛有道:“你付錢了?多少錢?”

        令狐秋:“價錢好講歹講,一百萬金幣!”

        牛有道吃驚道:“事情還沒辦成,你就給了一百萬金幣?”

        令狐秋:“先給了一半,事成后再給另一半,這一半的定金我都付了!”

        牛有道略默,回頭對管芳儀道:“紅娘,這錢不能讓二哥出,這樣,你先拿五十萬給二哥!”

        “我給他錢?好給那兩個賤人花嗎?想的美!”管芳儀嗤聲,扭頭一旁。

        牛有道:“就當我借你的!以前不是說好了的嗎?”

        管芳儀毫不客氣道:“以前是以前,現在,沒有!”

        她擺明因紅袖、紅拂來氣的樣子。

        “兄弟,借一步說話!”令狐秋將牛有道給請到了一旁,低聲問:“莫非你真想留在這吃軟飯?”

        牛有道:“干嘛說這么難聽,我以后養她還不行嗎?”

        令狐秋:“你呆這京城,沒財路,拿什么養?這女人可是大手大腳慣了的,一般人可養不起,你不要一時沖動。”

        “唉!”牛有道嘆道:“二哥,不瞞你說,青山郡那邊,我真的是盡力了。封老大回來了,應該是吃了苦頭,你知不知道他跟我說什么?他說戰馬的事他沒辦法了,以后就靠我了,他說彭又在傳訊給他,說什么戰馬的事讓他以后聽從我的調遣,你說這是什么意思?”

        令狐秋皺眉。

        牛有道:“我不妨跟二哥你說實話,二哥,你也看到了我那邊產的酒,其實獲利全部控制在天玉門的手上。留仙宗、浮云宗、靈秀山,還有我,之所以愿意來這邊冒險,是因為天玉門答應了事成之后將酒水利益分給我們。現在天玉門把主導權扔給我,你說說他們想干什么?”

        酒水利益的事,之前因為那十萬匹戰馬出境文牒的事給鬧的,令狐秋在旁多少知曉了一些,皺著眉頭沉吟道:“一旦事敗,責任全部在你,酒水利益你們怕是休想再染指!”

        牛有道:“就是啊!你想,這么大的事,現在連天玉門都不肯賣力了,我還折騰個什么勁?誰敢保證戰馬的事一定能成功?天玉門連我最后的好處都做了掐斷的準備,我再繼續冒險下去,腦子有病還差不多!想來想去,既然紅娘有情有義,我又何必去拼那沒什么指望的事?二哥放心,等紅娘以后把家當給我了,你那五十萬金幣我虧不了你的,暫且就當我欠你的!”

        令狐秋無語,也有點窩火,魏除的事我給你準備好了,我那兩個侍女也被你占了便宜,你現在說不玩了?

        他不可能放任,先不說自己那口氣咽不下,也沒辦法對上面交差。

        “老三,不是錢的事,我雖說不上有錢,但這些錢我想想辦法還能拿出來,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幫你想辦法。”

        “二哥,這怎么好意思,也沒那必要再浪費那錢。”

        “老三,你聽我說,不管大家之前結拜時有什么想法,但畢竟是兄弟一場,何況天下人都知道你我是結拜兄弟,我若看到你有麻煩置之不理,今后與我來往的人將如何看我?說的直白些,因為百萬金幣壞了信譽,我以后還如何牽線搭橋做買賣?這點紅娘最清楚,干我們這行的,靠的就是個信譽!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二哥的意思我懂,二哥絕不希望看到我出事。”

        “所以你聽好了,我所說的,都是為你好。你想過沒有?你得罪了金王,是,你躲在京城,他一時間是不敢動你,可以后呢?他若想找你麻煩,總會有揪住你小辮子的時候,在他的地盤上,他總會找到機會收拾你的!”

        “有步尋在,他多少會有些忌憚。”

        “我不知道你和步尋究竟有什么關系,但步尋能保你多久?步尋多大年紀了,又還能活多久?除非他能突破到元嬰期,你覺得可能嗎?再說了,金王是皇長子,萬一他繼承了皇位,步尋也保不了你!老弟,你是聰明人,何故只看眼前不看長遠?”

        “二哥,戰馬的事若是解決不了,青山郡那邊我回去也沒意義了。”

        “老三,你放心,我說了,你的麻煩我不會置之不理。天玉門不肯出力還有我,彭又在還求過我呢,這事我一定動用所有關系幫你想辦法!”

        “二哥,你有幾成把握?”

        “先解決掉魏除脫險再說,離開齊京后,你立刻先回青山郡保平安,剩下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真的假的?那我在青山郡的時候請你幫忙,你為何推辭?”

        “此一時彼一時,那時天下人不是還不知道你我是結拜兄弟嗎?我犯得著嗎?”

        “二哥,你夠陰險的。”

        “別廢話,如果還當我是你二哥,這回聽我的安排!”

        “二哥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我還能說什么,行吧!”

        “好,這才是我的好兄弟,這事就這么定了。”令狐秋頗為欣慰地拍了拍他肩膀,旋即又與其勾肩搭背道:“老三,你說實話,紅袖、紅拂,你是不是已經睡過了?”

        他心里其實很介意這事,在拿話試探。

        牛有道忙擺手,“沒有沒有,真的沒有!”

        令狐秋:“你放心,我沒別的意思,你若真已經得手了,我干脆好事做到底,將她們兩個送給你!”

        牛有道哪能把那兩個人真弄到身邊來,找死還差不多,自然是連連否認,“二哥,你這樣說了,我還真想承認了,順水推舟將她們兩個給收了。然二哥如此以誠相待,我若再胡說八道未免過分了,我真沒和她們那啥,就是手上占了點便宜而已。當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果紅娘再晚點來,可能就木已成舟了。我先聲明,真不是我主動亂來的,是她們主動的,她們請我幫忙,說你答應了還她們自由,卻遲遲沒有兌現……”

        他把大概情況講了下。

        “兩個賤人,心眼飄了,差點壞你我兄弟情義,這事等我找到了合適的機會再處置……”令狐秋咒罵了一番。

        等兩人再回到管芳儀身邊,牛有道為令狐秋求情,然管芳儀就是不答應,“那兩個賤人不要臉的事做了,還敢罵我,我家里豈能容下這樣的人,不行!”

        總之死活不肯再讓紅袖、紅拂回扶芳園。

        令狐秋離去后,管芳儀搖著團扇問牛有道:“傭金省下了?”

        牛有道點頭:“嗯!那一百萬他說他出了,戰馬的事他也包攬了。”

        管芳儀嗤聲:“鬼扯!他們自己人動手哪需要什么傭金,我若沒猜錯的話,他開始準備說出的金額可能遠不止一百萬,被你捅了一刀,趕緊降價拉你!不過你也不是什么好鳥,讓人辦事,還一毛不拔!”

        令狐秋并未直接離開扶芳園,獲悉封恩泰回來了,先去找了封恩泰噓寒問暖,順便拐彎抹角印證了一下牛有道的話。獲悉真如牛有道所言,天玉門真把擔子全部扔給了牛有道,他才繃著一張臉走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规则 20173d历史记录 北京股票配资网 青海11选5开奖电子走势图 山东体育彩票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黑龙江11选5视频 双色球8码小复式是多少注 小狗赚钱怎样登录 河北11选5遗漏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