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四零四章 風繼續吹

第四零四章 風繼續吹

        事突然,誰也沒想到蝎皇那根大柱子般的尾巴居然如此靈活。

        “唳!”俯沖下來的飛禽亦出一聲驚恐鳴叫,面對掀起狂風抽打而來的巨大尾巴已是躲閃不急。

        “走!”胡須人驚呼一喝。

        情急之下,三人從飛禽身上急掠散開,此時各顧保命,誰也顧不上誰,實在是那攻擊氣勢一看就是能要人命的。

        砰!空中血雨紛飛,羽毛飛舞,飛禽當空被那巨大尾巴給拍爛了,連聲慘叫都來不及出。

        擎天柱般的尾巴橫掃之后又掄空一圈,朝著眼瞎而不知落向的瞎子掃去。

        瞎子飛去的方向正是蝎皇奔跑的方向。

        金黃色的尾刺猶如一支大金錐,且鋒利,在陽光下金燦燦,呼嘯刺去。

        瞎子的聽力還是不錯的,察覺到了危險,翻身揮手,狂轟出一掌,欲在空中借力脫身。

        “瞎子!”

        胡須人和無須人幾乎是同時出一聲驚叫,脫險后二人才意識到這種情況下對目不能視的瞎子有多不利。

        咣!金黃色的鋒利尾刺輕易鉆破那一掌罡氣,瞬間噗一聲扎進了瞎子的胸膛,貫穿了瞎子的身體。

        “啊!”掛在巨大毒刺上的瞎子出凄厲嚎叫,晃動著四肢。

        兩只螯鉗抬起接了尾刺上遞來的獵物,一股腦地鉗下往嘴里一塞,眾目睽睽之下將瞎子給活生生嚼了,吞噬了。

        這幾乎是轉眼的事情。

        跟在空中的彩羽飛禽上的男女見識了蝎皇的強悍防御力和攻擊力,相視無語。

        蝎皇依然在向前狂沖,抱著蘇照的袁罡在風中扭頭,光著帶血的結實上身,亂飄舞中回看。

        胡須人和無須人在群蝎中起落不停,躲避攻擊,臉色很難看。

        瞎子對曉月閣來說,是個寶,屬于重點保護對象,如今因為這次的任務折損在這里,兩人回去真的很難交差。

        慶幸的是,出手殺了瞎子的是罕見的蝎皇,這屬于不可控的事件,多少還能應付解釋。

        現在的問題是,目標有了蝎皇的保護,蝎皇剛才的攻擊威力兩人也見識了,兩人又身處蝎子大軍中,沒了飛禽落腳,再這樣耗下去,一旦法力不濟,兩人將要死無葬身之地。

        到時別說蝎皇,一群沙蝎也能把他們給弄死。

        兩人最終停下了追趕,等到下面的沙蝎大軍如潮水般過去后,方漂落在了地上,目送周圍零星奔跑的沙蝎追隨那一溜塵煙遠去的蝎皇,兩人已經沒了再窮耗法力追下去的必要,只能眼睜睜看著目標跑了……

        亂中,袁罡亦在回頭目送,之后又抬頭看向了空中,不知那彩羽飛禽上的二人是不是敵人,看穿著打扮不像之前追殺的曉月閣的人。

        “這究竟是什么人?”彩羽飛禽上的女人盯著下面抱著人的袁罡問了聲。

        男人也在盯著,平靜道:“不知道,我也是頭回見到能駕馭沙蝎的人,駕馭蝎皇更是聞所未聞。”

        女人問:“他們要去哪?”

        男人:“不知道。”

        懷里的人動了一下,似乎被一路急迎面的狂風給吹醒了,袁罡低頭看去。

        只見蘇照已經睜開了雙眼,臉頰潮紅,兩眼靈動著異樣神采,目光不像之前那般黯淡無神。

        這一幕令袁罡心弦一顫,這種情況他見識過,像是回光返照。

        蘇照看到了奔騰的沙蝎大軍,卻看不懂自己在什么東西上面高前行,抱著她的袁罡明顯沒動靜,不像在奔跑。

        實在是蝎皇的體軀夠大,不隔開一定的距離來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的確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輕輕問了聲,“我們在哪?”

        事情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袁罡只能鼓勵道:“再堅持一下,我們已經脫險了,很快就能到無邊閣。”

        “脫險了嗎?”蘇照明眸眨了眨,微笑道:“真好!”

        明眸直盯盯看著他,臉上掛著淡淡微笑,口角又有血跡滲出。

        袁罡意識到了什么,忽然仰天“啊”一聲咆哮。

        沙漠中嘩啦啦一陣動靜,蝎皇驟然停止了奔跑,袁罡一只腳蹬在了蝎皇甲殼的凸起部位才沒被甩飛出去,盡量保持著身體的平穩,減少蘇照的痛苦。

        蝎皇急劇晃動著尾刺,出劇烈嗡嗡聲。

        狂奔的沙蝎大軍緊急停下,卻不可避免地撞翻了許多。

        上空前飛的彩羽飛禽繞了一圈,也回來了,保持著一定的安全距離在上空盤旋。

        袁罡仰天大聲道:“可敢下來答話?”

        彩羽飛禽上的男人施法聲道:“有何不敢?”

        話落,彩羽飛禽已是盤旋著下落。

        女人偏頭看了男人一眼,知道他既然敢這樣接近,就不怕蝎皇。

        然而彩羽飛禽似乎有些怕蝎皇,降到一定的高度便不敢再降落了,“咕咕”口中出委屈的鳴叫。

        男人伸手一攙女人的胳膊,一個閃身落下,直接落在了蝎皇的身上。

        彩羽飛禽立刻如釋重負,再次升空而起。

        男人和女人先察覺了一下腳踩蝎皇的感覺,猶如踩在堅硬的石頭上,又雙雙看向袁罡打量。

        女人多看了袁罡懷中的蘇照兩眼,之后又再次打量這個體魄健壯充滿狂野氣息猶如荒古中走來的男人。

        袁罡也在打量他們兩個,最終問了聲,“你們是曉月閣的人?”

        男女再次相視一眼,從這話里聽出了些許端倪,男人道:“不是!剛才追殺你的人是曉月閣的人?”

        這是袁罡想要的答案,從蝎皇頭頂走了下來,抱著蘇照走到了二人跟前,道:“她堅持不住了,我不是修士,對她的傷勢我無從下手,幫我救她!只要能治好她,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答應你們,絕不反悔!”

        蘇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他,眼中有淚光,這個男人始終都是不會拋棄她的。

        她的微笑中泛起了淚光,跟了這個男人她真的不后悔,哪怕是遭遇了這樣的劫難,真的不后悔。

        對面的女人也眨了眨眼睛,凝視著袁罡。

        男人詫異道:“你不是修士?”

        袁罡:“不是!只要能救好她,我不跟你們談條件,我都答應你們,先救她!”語氣中的懇求意味難以掩飾。

        一直很淡定的男人,此時明顯有些驚訝,他有點無法想象,不是修士居然能駕馭沙蝎,還能駕馭蝎皇?

        他也看出了袁罡這個時候沒必要對自己撒謊。

        同時也看出了蘇照的確是不行了,當即指了指下面,“先把人放下!”

        袁罡身子一矮,單膝跪地,小心翼翼地將蘇照放平在了蝎皇的身上,然后將刀扔開了些。

        放棄了兵器,以示自己沒有歹意,伸手請對面的男人幫忙救治。

        女人盯著三吼刀,眉頭挑動了一下。

        背劍男人也單膝而跪,伸手去查探蘇照的傷勢,沉思查探中忽然偏頭看向了蘇照的臉,目光略凝。

        蘇照的眼睛已經閉上了,眼角有淚珠滑落,腦袋無力偏向了一旁。

        男人的手慢慢離開了蘇照的身體,慢慢抬頭看向盯著蘇照的袁罡,嘆了聲,“很抱歉,有點晚了,我無能為力,她已經走了。”說罷慢慢站了起來,后退一步,退回到了女人的身邊。

        袁罡一聲未吭,他看到了,蘇照握著他手的手已經無力松開了,他懂的。

        上空彩羽飛禽依舊在盤旋。

        男女并肩而立,看著他,偶爾看看四周靜伏在沙地上的沙蝎大軍,竟如此溫順。

        袁罡無喜無悲,單膝跪在蘇照身邊,盯著蘇照看了許久。

        最終,他從破爛褲子上撕下了一塊布,擦拭蘇照口角和臉頰的血跡。

        有些血跡已經干了,擦不干凈。

        女人略抬手示意了一下,男人從腰上解下一只精致的皮水袋,扔在了袁罡跟前。

        袁罡也不客氣,扔掉手上帶血的破布,又重新從褲腿上撕了一塊,拿了皮水袋拔開塞子,倒水打濕破布,繼續為蘇照清潔面容。

        之后,袁罡又抱起了雙手無力下垂的蘇照,環顧四周,茫茫沙漠,去哪?

        “嗚!”袁罡忽仰天出一聲悲鳴咆哮,長在風中飛舞。

        蝎皇的尾刺再次急劇搖晃。

        四周的沙蝎大軍附和,不一會兒,由此為中心,沙蝎紛紛就地刨坑,紛紛鉆入了沙地之中。

        沙蝎大軍如漣漪般蕩漾著消失了,只在沙漠地面留下了刨坑的痕跡。

        蝎皇又開始動了,開始急奔跑,獨自馳騁在空曠的沙漠中,沒有同類,風繼續吹!

        女人有點站不穩,男人伸手扶了她胳膊,又雙雙看向四周,感受著騎乘蝎皇在沙漠中馳騁的感覺,這機會還真不是誰都能有的,別樣的體驗。

        三吼刀無人顧及,在偶爾的起伏中,慢慢向蝎皇背甲的邊緣滑落,袁罡的心思也不在三吼刀上。

        倒是女人伸手指了一下,男人五指虛抓,三吼刀凌空飛起,落在了他的手中。

        男女好奇袁罡和蝎皇要帶他們去哪。

        不知跑了多久,蝎皇突然停下了,一雙螯鉗向沙地中伸插下去,幾只腳一起刨動,帶著背上的幾人一起朝沙地中鉆下去。

        搖晃中,男人身上涌出護體法罡,穩住了身邊的女人。

        見袁罡也在搖晃,手一揮,護體法罡將袁罡也一起護住了。

        四周很快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能感覺到沙子在四周滑動的聲音,男人翻手亮出了一顆夜明珠,幾人方看清自己一直在往沙地深處鉆。

        地底的壓力都由男人承受了,有他的護體法罡加持,袁罡和女人都感覺不到任何壓力。

        蝎皇忽停下了,地底猛然動了下,傳來震響,蝎皇似乎在擊打什么。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五星和值技巧 棋牌游戏支持提现违法吗 双色球除456公式 聚宝鹏拖管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时时彩历史组三出多少次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体彩网首页 酒店是靠什么赚钱的 山西11选5走势图top10 2005年福彩开奖号与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