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四五七章 初見云姬

第四五七章 初見云姬

        羨慕歸羨慕,她也實在是討厭袁罡,袁罡對她的態度總會讓她不得不面對自己已經不再年輕的現實,這讓她這個美麗了一輩子的人有點接受不了。

        管芳儀亂瞄的目光忽頓住,很快,牛有道等人也看向了同一個方向。

        只見以唐儀為的上清宗十人飛掠而來,落在了牛有道等人的邊上,唐儀對牛有道點頭示意,羅元功、蘇破也6續對牛有道點了點頭。

        還有兩個也是牛有道的熟人,魏多和獨眼瘸腿的圖漢。

        牛有道算是與圖漢認真對視了一下,對牛有道來說,軟禁在上清宗期間,唯一有好感的人便是這個對他頗為關照的圖漢,一直到他離開上清宗時,還偷偷通風報信于他。

        自上清宗一別后,隔了這些年,兩人還是第一次見面。

        沒說話,牛有道眼中略給了個笑意,目光在魏多身上頓了一下,又迅撇過。

        最讓牛有道受不了的就是魏多,這廝每每見到他都是一副期待又“癡情”的樣子,讓他渾身不自在。

        不過牛有道也留心了一下,一群人里還是不見唐素素,那女人性格之執拗可想而知。

        而唐儀等人也未與牛有道交流什么,安安靜靜站在了旁邊,貌似也要進蝶夢幻界的樣子。

        其實進蝶夢幻界不是他們此行的目的,而是一直派有人光明正大地盯著牛有道,獲悉牛有道來了這邊,估摸著要進蝶夢幻界,于是一群人隨后也趕來了。

        卻不知他們的行為讓牛有道有幾分惱火。

        牛有道有心撇清和上清宗的關系,上清宗卻堂而皇之地公然與他站在了一起,誰敢保證這山中零零散散遍布的人里沒有認識他們的人。

        這是想生米煮成熟飯嗎?牛有道臉色略繃,心中一聲冷哼,已是極為不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右后方的白衣女子突然有了動靜,亦飛掠而來,落在了邊上,慢慢走來。

        此舉證明了對方沒有敵意,給了這邊戒備的機會,否則大可以直接近前。

        一伙人的注目下,白衣女子獨自一人站在了牛有道的跟前,與牛有道對視著。

        仔細辨認了一下,盡管對方蒙著面紗,牛有道還是能確認自己應該沒見過這位,不由笑問:“這位朋友有事?”

        雖知一般不會有人公然在萬獸門的地盤上、眼皮子底下公然鬧事,但管芳儀的手還是伸進了袖子里,捏住了符篆,做好了隨時預防不測的準備。

        唐儀等人也注意上了這女人,從牛有道的話里聽出了牛有道應該不認識這位。

        白衣女子淡定道:“我是吳雪君的朋友。”

        來者正是云姬,卻沒在眾人面前直接挑明自己的身份。

        她本想進了蝶夢幻界后再繼續跟著觀察一下,上清宗一伙人加入后,現這邊的人多了,想繼續跟著觀察怕是不容易了,遂直接過來了。

        在修行界,能公開說自己和某某是朋友的人,一般情況下應該真的是朋友,否則有借人家名頭的嫌疑,容易惹麻煩。被借名號的人不找你把關系撇清的話,修行界生生死死的,萬一你下回借人家名號惹事生非怎么辦?

        此話一出,許多人有點不知她口中的吳雪君是誰。

        牛有道也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對方說的是鬼母。

        鬼母在修行界偏安一隅,陰陽相隔,也不敢太過張揚,過去的本名已逐漸被人淡忘,過去的過去時間也夠久,知道的人已經不多了,名字本就是個稱呼的代號,大家都習慣稱呼為鬼母。

        而鬼母親口對他承認過的朋友只有一人,牛有道腦海中又閃過之前的侯擎天,臉上漸露苦笑,他大概猜到了這位是誰。

        只是一時間不知該如何稱呼,是稱呼云大姐,還是該跟云歡的輩分稱呼伯母呢?

        最終客客氣氣拱手道:“見過前輩。”

        云姬淡淡問道:“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是誰。”

        牛有道:“有所猜測。”

        他抬手指向了兩山之間的云霧,外人也許看不懂什么意思,心知肚明的雙方卻知是點出了姓氏。

        見對方不愿泄露身份,他也沒有捅破,不過話里還是留了余地。

        “怪不得能翻云覆雨,果然是個聰明人。”云姬略頷,還是給了對方一個肯定的交代,“你似乎很喜歡與人結拜。”

        牛有道摁在杵地劍柄上的手指有次序地起落了一下,釋放了一下內心的小尷尬,“江湖走馬,總有迷失的時候,我這人喜歡交朋友,偶爾會有點誤會,各交各的,還望前輩不要往心里去。”

        換了一般人,不說收拾的話,云姬怕是還真要直接給予點教訓,可人和人之間是不一樣的,誰也無法同等對待。

        商朝宗手握南州大權,手中掌有數十萬雄兵,有撬動天下格局的影響力,所以如今的牛有道也不是誰想動就能動的,至少不是誰都敢公開對牛有道動手的。

        牛有道若公開自己來了這里,宋國這邊必然會派要員來見他,示好,以加強對南州那邊的影響力,在需要的時候可對燕國產生制衡。國與國之間的關系是錯綜復雜的,至少宋國朝廷不會在明知的情況下還讓牛有道在這邊輕易出事。道理很淺顯,得罪了牛有道就是得罪了商朝宗。

        那么多修行門派希望掌有一方為的是什么?天玉門渴望得到南州為的是什么?牛有道花盡心思幫商朝宗為的是什么?歸根到底還是一個爭權奪利。

        而天玉門與牛有道在南州的博弈,爭的也就是這個,不僅僅是在南州地面上的資源,而是在南州的話語權。擁有了話語權某種意義上就是擁有了資源,不僅僅是局限在南州境內的資源,在各國的影響力也同樣能換取資源。

        天玉門弟子如今在各國行事肯定大大方便了,各國給面子、安全上多了重保障、行事上的便利不是資源嗎?花錢也買不到,是大大的資源,這些都是許多小門派做夢都想得到的,這是一個門派的展基礎啊!

        牛有道如今若想在宋國借個一百萬金幣,宋國會不給嗎?唾手可得,不還也沒關系,只要你敢借!

        也許對天玉門來說尚不圓滿,扶持鳳凌波失敗,牛有道扶持商朝宗成功,南州的話語權硬生生被牛有道給咬走了一半。

        可對牛有道來說,憑他目前的實力,能搶到這些,若再能握緊的話,就已經很滿足了,能立足當下才能走向長遠。

        試問面對這種人,區區一個渡云山的山主又怎敢公然放肆,云姬換了話題,“要進蝶夢幻界?”

        牛有道:“是!”

        云姬:“一起吧。”

        牛有道:“好!”偏頭示意讓個位置給云姬。

        管芳儀當即伸手,請了云姬站自己邊上,自己則在兩人中間隔了一下,以防這女人對牛有道不利。

        這人誰呀?不少人還是沒反應過來,唐儀那邊則是完全不知情,不知兩人之間打的什么啞謎……

        兩山左邊一座的半山腰上,開辟出的平臺上站了三人,今日負責鎮守蝶谷入口的萬獸門弟子之一。

        三人并排而立,目光不時投向牛有道等人所站的位置,左側那位正是萬獸門長老晁敬的孫子晁勝懷,中間那位則是晁勝懷的師兄何有見,右側那位也是他的師兄,何有見的親弟弟何有長。

        何有長臉上略浮憂慮神色,“師弟,他身邊怎突然多出那些人來?這位究竟是什么人吶,連是誰都沒摸清楚,冒然動手合適嗎?”

        上清宗一干人以及云姬的加入,讓這邊多了重忌憚。

        晁勝懷道:“未能被師門邀請上山,只能住在山下城里的,想也能想到不會是什么能上臺面的人物。二位師兄,讓人轉手賣進師門,就是兩百萬金幣啊,咱們每月分的那點錢,得拿多久才能拿到這么多錢?夠我們滋潤不少年了,怎么事到臨頭反而畏畏尾了?”

        雖說都是財力雄厚的萬獸門弟子,可下面的弟子手上其實也寬裕不到哪去,頂多修煉的靈丹多點,錢財這東西的分還是有度的。晁勝懷雖是晁長老的孫子,也僅僅是修煉靈丹管夠,不會給他太多錢財,太張揚了容易讓人有看法,身為一派長老有些事情還是要顧及一下影響的。

        何有見沉吟道:“晁師弟,我們兄弟不是反悔了,而是對方人手突然增加了,容易失手,萬一走脫一個走漏消息讓師門知道我們干這種事壞了師門名聲,后果很嚴重,搞不好是要被逐出師門的。”

        想拿好處,又不想擔風險!晁勝懷心中鄙視,若不是一個人干不了,才不會另找人。“二位師兄,你們的擔心有點多余,他們有人,難道我們這邊就沒人嗎?你們放心,這種事沒把握我不會干,我已經跟一些可靠的師兄打好了招呼,說有個仇人要對付,萬一有事隨時可招呼他們過來幫忙,事后我們可拿出二十萬聊表酬謝便可,剩下的我們一人六十萬。”

        何氏兄弟相視一眼,心知肚明他嘴中所謂的可靠的師兄應該就是晁長老這一系的弟子,晁系弟子自然是不敢說這位的壞話搞的晁長老下不了臺。而這位不跟其他人挑明什么事,怕是不愿有太多人分錢。

        晁勝懷繼續勸說道:“在外面咱還真不敢亂來,可這是什么地方,蝶夢幻界,我們占了天時地利,只要里面的條件利用得當,興許還用不著我們出手就搞定了。再說了,完全可視情況而定,有機會再下手也不遲,實在不行的話,我們便收手,不會有什么風險,沒什么好怕的。”

        這般說來,何氏兄弟倒是安心不少,雙雙點頭,再次下定了決心。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北京11选5开奖彩票控 辉煌棋牌有没有输钱的啊 69游戏中心69棋牌游戏大厅 诗词论坛如何赚钱 包道加盟赚钱吗 加入传说抢广告赚钱 pk10牛牛计划 复式双色球中奖查询表 双色球有没有历史记录 网易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