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四七六章 異種妖氣

第四七六章 異種妖氣

        他體內還有東郭浩然遺留的三道傳法護身符,一直沒有動用,關鍵時刻用來保命的。

        然而對上圣羅剎這般恐怖的實力,他壓根就沒想去動用。

        也不是不想,而是那玩意對圣羅剎根本沒用,還影響他施展乾坤挪移卸力,若非乾坤挪移化解狂暴攻擊力,他剛才已經被圣羅剎一拳給打成了肉餅,這種情況下不用乾坤挪移反而動用傳法護身符的話,和找死沒什么區別。

        什么太乙分光劍法,什么傳法護身符,對上實力如此恐怖的家伙,竟如同兒戲一般,連拿出的資格都沒有。

        他甚至能從圣羅剎出手攻破管芳儀天劍符的氣勢上察覺到,圣羅剎還沒有動用真正的全部實力,就像大人和三歲小孩打架似的,惹怒了大人,大人也僅是一巴掌給來,有哪個三歲小孩能讓大人放開拳腳全力以赴的?

        他還是頭回遇上這般無力且無奈的時候,內心哀鳴。

        盡管窮途末路,可他也不會坐以待斃,虎口崩裂的手掌再次拍去,又是一記乾坤掌拍出。

        然抵近的拳頭突然停下,動若奔雷,靜若處子,任由牛有道一掌打在了上面。

        砰!震響。

        這一掌的威力對圣羅剎來說不算什么,圣羅剎停在原地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掌心拍在人家的拳頭上未收回,一拳一掌對峙著沒分離。

        感受到對方故意讓自己打了一掌且沒反應,牛有道愕然看著她,幾個意思?

        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圣羅剎臉部那邪魅的銀色紋路似乎有所縮小,面容似乎更人性化了一點。

        圣羅剎以迷惘的眼神看著他,突兀問:“我是誰?”

        語氣中沒了那怒意,只有無盡迷思感。

        你是誰?我說的你能信?牛有道狐疑,之前想糊弄人家不成,如今對方反倒主動往坑里跳了,幾個意思?

        不過既然有緩和的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棄的,嘗試著收了手展現善意,對方也慢慢收回了拳頭。

        牛有道剛暗暗松了口氣,忽又嚇了一跳。

        呼!圣羅剎忽然又是一拳轟來。

        牛有道情急之下又是一記乾坤掌拍去,再次打在了對方的拳頭上,且再次相安無事,因對方再次拳到即止。

        接下來,你來我往,你出拳,我出掌,兩人打來打去很有默契的樣子。

        也談不上什么默契,牛有道是不得不按對方的節奏陪人家玩。

        越玩越訝異,這次真的是看的清清楚楚,每挨他一掌,圣羅剎臉上那充滿邪魅味道的銀紋便有淡縮跡象。

        被震的迷迷糊糊、渾身欲裂的袁罡終于慢慢清醒了過來,兩腿還抖動著,似乎無法撐起自己的體軀。杵刀喘息之余,抬頭朝轟隆隆聲不斷的方向看去,不看還罷了,這一看,無語,什么情況?

        只見圣羅剎朝著牛有道一拳又一拳,而牛有道迎掌接了一拳又一拳,兩人站那不動,一直硬杠對打。

        這一幕真正是將袁罡給驚著了,道爺的實力竟強悍如斯,竟能和圣羅剎這般勢均力敵的硬碰硬?

        可想想又不對,他經常給牛有道做陪練,牛有道的實力他多少知道點深淺,跟圣羅剎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說是天差地別一點都不為過,怎么可能這般硬碰硬?

        視線原因,看不太清楚,邁出一步,想靠近看清楚點道爺和那圣羅剎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腿腳一軟,差點沒跪下,杵刀撐住了身體才沒倒。

        一陣劇烈疼痛傳來,感覺身體每個部位都被撕裂了一般,寸步難移,那一擊的威力太強大了。

        他很慶幸,如道爺說的那般,圣羅剎似乎真的有點頭腦不清,動手沒什么運用上的考慮,似乎有點隨機而為,有點靠本能反應,只是以軟韌翅膀給了他一擊,若是以重拳一擊的話,自己目前的血肉之軀強度怕是也得立馬斃命。

        再次抬頭看向對打的兩人,不管道爺為何能與圣羅剎硬碰硬,他現在有點后悔自己的魯莽,原來道爺真的有辦法應對,自己的魯莽行為不但害了自己,還連累了其他人。

        回頭看去,也不知道管芳儀怎么樣了,圓方跑的連影都沒了。

        渾身痛疼欲裂,腿腳軟,他也沒辦法去找,更沒辦法去幫牛有道。

        身體倚靠在杵地的刀上,他慢慢調整了呼吸節奏,腹部漸漸有半球體滾動,口鼻間出現了紅霧呼吸循環,呼吸聲如風箱呼呼。

        對打的兩人依然在繼續,兩人拍來拍去,你捅一拳,我拍一掌,的確配合默契。

        打著打著,牛有道現圣羅剎臉頰上有淚光,有淚珠順著臉頰滑落。

        圣羅剎另一手抬起,輕輕刮了一顆淚珠在尖銳指尖,銀輝照耀下,晶瑩剔透。

        目光由指尖的淚珠上投向了牛有道,喃喃著問了聲,“我為什么會流淚,我心里為什么會難受?”

        牛有道哪知道,他還想問問她,咱倆這是在干嘛呢?

        對方一拳又一拳是刻意為之,他一掌又一掌是伺候大爺似的小心奉陪,你玩的開心就好。

        只是,牛有道很想問一句,你玩夠了沒有?再這樣玩下去,我法力消耗吃不消啊!屆時沒被打死怕是也要累死在你腳下,我死的冤不冤?

        轟!牛有道揮掌又接了她一拳,勁風溢出,吹走了指尖上的那顆淚珠。

        牛有道摁在拳上的手掌溫柔了一下,五指搭在了對方的拳頭上,嘗試著抓住了對方的拳頭。

        略抽拳頭的圣羅剎愣了一下,感覺到了對方沒有惡意,遂懸停胳膊,沒有收回拳頭,任由對方抓著,盯著對方。

        見對方情緒還算穩定,牛有道法力順著對方的拳頭渡了過去,查探對方體內的情況。

        不查不知道,一查有點意外。

        這只妖和外界的妖似乎有點不一樣,至少與他查探過的圓方不一樣,圓方的妖氣是能自我控制的,而圣羅剎體內似乎充斥著大量不受自我控制的妖氣。

        這種妖氣似乎又與一般的妖氣不同。

        牛有道能感受到,圣羅剎肉身中是蘊藏有正常妖氣的,而那些異種妖氣好像又是那些正常妖氣中不斷異化出來的。

        正常妖氣蘊藏在肉身,異化出來的妖氣則流轉在圣羅剎與人類構造不同的經脈和氣海中。

        最讓他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打入對方體內的乾坤掌力正在消耗對方體內那不受控制的妖氣,冷熱力道,陰陽之力交融之下,似乎能達到消耗那異種妖氣的目的。

        沒錯,牛有道確認了,的確是在消耗異種妖氣。

        異種妖氣也在抵消他的乾坤掌力,沒多久便將乾坤掌力給耗盡了。

        他看著圣羅剎,圣羅剎也看著他,這一刻兩人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似乎都同時感受到了乾坤掌力的耗盡。

        牛有道終于明白了對方為什么會這樣與他來來往往打個不停,似乎是需要他的掌力幫忙化解其體內的異種妖氣,只是對方似乎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心中略有判斷后,牛有道立刻運轉乾坤訣,施法將那陰陽之力輸入了對方的體內,去消耗那不受控制的妖氣。

        圣羅剎目光忽閃了一下,沒有反抗。

        牛有道也就放心了,開始放開了手腳操控法力煉化其體內的妖氣。

        如此一來,異化妖氣的消耗度自然不是短暫的掌力能比的,快消耗著。

        沒多久,牛有道目露驚訝,現圣羅剎那一頭如水銀流淌的銀正漸漸變得暗淡,兩只從兩側頭中冒出的尖尖耳尖正在慢慢縮下去,臉上的邪魅銀紋逐漸消失。

        隨著異種妖氣的消耗,圣羅剎臉上的銀紋不但全部消失了,腳爪還有手爪上的尖銳亦在逐漸收縮。

        逐步的,額頭上和鼻梁上的硬骨在收縮,體表外生長的銀甲硬骨都在收縮。

        頭變黑了,一頭烏黑靚麗長……

        以刀支撐身體的袁罡已不知什么時候端正了身形,腹部滾動的半球徐徐消失,口鼻呼吸的紅霧亦被其一口吸盡。

        袁罡霍然睜開了雙眼,雙目再次變得炯炯有神,身軀略動,渾身筋骨啪啪爆響。

        見牛有道似乎與圣羅剎膠著上了,袁罡胳膊一攬,一把拔刀,雄健體魄,橫刀在手,邁步狂奔而去,如獵豹般沖去,欲助牛有道一臂之力。

        牛有道目光一閃,施法勉強抬起了那只脫臼的胳膊,緊急向沖來的袁罡推出了手掌,示意袁罡打住,不要亂來。

        這妖王如此恐怖,好不容易安撫住了,再惹怒了對方的話,你猴子沖來拼命有屁用,我們兩人加一塊也不夠人家一只手拍的!牛有道腹誹不已。

        袁罡注意到了,狂沖而來的度慢下。

        牛有道松了口氣,脫臼的胳膊也慢慢放下了,繼續安心為圣羅剎化解那異種妖氣。

        不過還是忍不住多瞥了袁罡兩眼,內心很是無語啊,猴子這廝的肉身未免也太過變態了吧,挨了圣羅剎一擊能爬起來已經很夸張了,剛剛還倚在刀上半死不活的,轉眼又能活蹦亂跳了,又像個沒事人似的,要不要這么變態?

        他找到了人比人氣死人的感覺。

        什么情況?跑近的袁罡驚疑不定,也現了異常,現圣羅剎滿頭水銀般的長居然變成了烏,體態也變得越曼妙。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极速快3开奖 福彩3d开奖直播、 亲朋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时间 广州那个企业赚钱 排列三历史开过的243 最快递赚钱吗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前三组组三 0439白山在线棋牌游戏 江西官方快3 qq公众号空间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