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六八三章 強渡天險

第六八三章 強渡天險

  天地間漆黑一片,凡人視力不行,看不清人跳下去的情況,修士視力異于常人,卻是將翻滾江水吞人的情形看了個清清楚楚。

  盡管如此,大批軍士還是前赴后繼一批又一批地跳了下去。

  一群修士看的動容不已,卻又無可奈何,沒辦法,實在是沒辦法,時間,為了搶時間!

  此地雖然因為地勢原因,沒有重兵把守,可并不代表敵軍不會防范此地,在行動前,這邊已經反復摸排此地的情況,經過計算,半個時辰,只有半個時辰的機會。

  宋國修士會在江邊交叉巡視,留給這邊的空檔只有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能過去多少人也是經過計算的,半個時辰內大軍不但要過江,還要迅速脫離江邊遁離,不然就會被發現。

  一旦被發現,蒙山鳴的作戰計劃將會前功盡棄。

  這次過江的有五萬人馬,也必須要有足夠數量的人馬,否則對下一步的計劃產生不了多大的效果。

  五萬人馬要在半個時辰內、要在如此危險的地方過江,時間上實在是太倉促了。

  但這是奇襲,就是要變不可能為可能,就是要在敵軍認為不可能的地方做手腳。

  無論是修士協助,還是臨時搭建索道,都不可能在半個時辰內將五萬人馬給送過去。

  只能用最快速的方式,也是最危險的方式將人給送過去,必須搶在半個時辰內完成。

  抱著圓木的軍士還在一批批往下跳。

  一群修士實在是看的不忍,有人出聲道:“大家一起動手,能助多少人過去算多少。”

  沒人有意見,且迅速執行,一人兩手各拖一人,每人挾帶兩人,飛落江中再起,上岸扔下人后又返回。

  一群修士反復來回送人過江,準備盡力而為,有限的時間內能助多少人過江算多少人。

  被浪吞沒的軍士在激流中抱著浮木浮浮沉沉,借著水流的流速沖向斜對面的回水崖壁。

  這也是蒙山鳴挑中此地過江的原因,江岸曲繞,借水流下沖必然要撞上岸邊。

  可是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見,只能是憑感覺。

  抱著的圓木一旦撞岸,立刻拋棄,在水中夠起身子,盡力探手往岸上扒去,手一搭上岸,立刻拼命往岸上爬。

  先行到了對岸的人半跪在岸邊,一旦感覺到有戰友手搭上了岸,立刻摸去拉住往上拖拽,助戰友快速上岸。

  上岸后的人又迅速沿岸散開,繼續相助后面上岸的人。

  這也是蒙山鳴選在暴雨夜渡江的原因,平常崖岸太高,人在水中手無法夠到岸邊,渡江過去了也爬不上去,只有趁著水位上漲的時候才有機會。

  根據附近老鄉提供的消息,水位漲到這個位置基本上已經是到了極限。

  還是那句話,天太黑了。

  有人不是圓木撞上崖壁,而是人撞上了崖壁,輕則還好,只是撞一下,有些人是腦袋撞上了崖壁,直接撞了個腦漿迸裂,撒手圓木直接隨浪而去。

  這一幕幕看的岸邊的修士都有些雙目欲裂,實在是慘不忍睹看不下去了,有人對一將領道:“要不放出月蝶給大家照明吧,短時間內敵方未必能發現。”

  那將領急了,竟一把揪住那修士的衣襟,“放你媽的狗屁,你想害死大家嗎?亮光一起,一旦被人發現了,前功盡棄,上不了岸的弟兄們就白死了,我們也要被敵軍圍剿。你給我聽好了,管住你們的人,絕不能有任何暴露!”

  換了平常敢這般無禮的話,那修士非讓他好看不可,此時竟忍了,且緘默不語。

  斜對岸的人不斷抱著圓木一群群跳下,這邊則是一群群濕漉漉的人爬上岸。

  有的人未能成功撞到岸邊爬上來,隨浪而去,最終是死活誰也不知道,只希望在湍急險流中那根圓木能幫他活下去。

  有的人沒撞上這邊的岸,隨浪撞到了下一個彎道的岸邊,結果爬錯了方向,爬回了對岸。

  立刻有修士過去,讓撞回了對岸的人就此隱遁回去,時間上來不及了,不允許再來第二次,何況手中抱的求生工具沒了,也不適合再來一次。

  強渡的位置是計算好了的,只有這個地段的位置適合攀爬上去,有幸撞回對岸的人是少數,大多人要么是上了宋國那邊的岸,要么就是隨浪而去。

  不到半個時辰,五萬人馬全部下了水。

  至于成功爬上了對岸的人手有多少,那邊一時間自己也搞不清楚。

  總之來不及在原地猶豫,成功上岸的人手迅速離去。

  “走!”隨著一聲令下,成功上岸的人馬迅速向縱深地帶潛伏而去。

  岸邊留有幾名修士快速施法清理岸邊的痕跡,有風雨相助,很快便將岸邊的痕跡給掃清。

  前方有修士為大軍開路,以防不測,方便大軍迅速向目標地點挺進不被輕易發現。

  途中人員清點后,只有三萬零幾十人,有幸撞回了燕國那邊岸邊的不過近千人。

  也就是說,短短半個時辰不到,便被江水吞沒了近兩萬人馬。

  這都是張虎的近衛人馬,也就是張虎的中軍人馬,也是張虎手下最精銳的人馬,都是沙場上久經考驗的老兵,也是跟隨多年的老弟兄。

  正因為如此,正因為值得信賴,正因為能力上可靠,蒙山鳴才動用了張虎手下的這批人。

  “兩萬老弟兄就這樣沒了,多少次征戰,多少次死里逃生,沒死敵人手上,卻折在了這里,我下了這樣的令,讓我回去怎么對他們的家人交代啊,嗚…”一將領嗚嗚悶聲而哭,大男人哭的像個孫子一樣。

  另一將領抬頭仰望漆黑的夜空,大口喘氣,臉上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

  這兩位將領是張虎親軍的左右統領,此時都沒能忍住自己的淚水。

  “唉!”一旁陪同的修士嘆了聲,忍不住搖頭。

  悲傷情緒不能影響任務,大軍繼續潛行,途中兩位將領再次下令吃東西。

  雨夜凍人,又都在水里泡過,身子冷的很,必須盡快吃東西讓身子暖起來,后面還有更重大的任務。

  事前隨身都攜帶有準備好的干糧,已被水泡爛的餅,邊走邊往嘴里塞。

  行至半途,抵達一處山腳,又兵分兩路而去……

  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帳篷外站了個人影。

  羅大安看見后提醒了一聲,“師傅。”

  盯著地圖的蒙山鳴緩緩抬頭,看向了帳外的人影,電光閃過后,看清了是站在大雨中淋雨的張虎。

  兩人一明一暗中對視著。

  蒙山鳴似乎意識到了什么,面頰緊繃了一下。

  外面另一座帳篷里的宮臨策注意到了這邊的異常,一個閃身而出落在了這邊,才發現背對著淋雨的居然是長州刺史張虎,不禁問道:“張大人,為何站在這里淋雨?”

  張虎沒有理會他,慢慢邁步進了帳內,走到了案前,濕噠噠站那,身上的雨水在往地上滴答,與蒙山鳴對視著。

  宮臨策踱步進來,注意到了異常,又問了聲,“怎么了?”

  張虎沒回他,只問蒙山鳴,“能說嗎?”

  蒙山鳴看了眼宮臨策,已經被宮臨策發現跟來了,現在也沒了瞞的必要,最終微微頷首。

  張虎情緒明顯有些激動,紅著眼眶,偏頭看向了帳頂,發出哽咽之音道:“兩萬弟兄沒了。”

  宮臨策訝異,什么兩萬弟兄沒了?

  蒙山鳴臉頰狠狠抽搐了一下,知道危險,但一下折損了兩萬人,還是讓他心情相當沉重。

  都是軍伍出身,他知道那些人馬對張虎意味著什么,拿十萬人馬跟張虎去換,張虎也不會換。

  略靜默了一下,蒙山鳴深吸了一口氣問,“剩下的三萬人呢?”

  張虎語音短促,“過去了。”

  什么過去了?宮臨策目光驚疑不定。

  蒙山鳴重重松了口氣,坐那的腰板挺直了一些,沉聲道:“召集諸將議事!”

  “領命!”張虎拱手一下,毅然轉身而去。

  一出帳篷便抬手抹了把眼,不單單是那折損的兩萬人馬,剩下的三萬人馬接下來也將是深入敵后孤軍奮戰,最終能有幾個活著回來?他揪心的不行,只希望這冰冷的雨水能讓自己冷靜點。

  坐在燈光下的蒙山鳴目送著他離去的背影。

  同樣目送一陣的宮臨策回頭,問端坐的蒙山鳴,“什么情況?”

  蒙山鳴:“張虎不是已經說了么?”

  宮臨策:“沒聽懂。”

  蒙山鳴:“已經有三萬人馬過江了。”

  “三萬人馬過江了?”宮臨策驚訝,這封鎖的銅墻鐵壁般的江防,尤其是這鬼天氣,那可是三萬之眾啊,怎么可能過江?

  蒙山鳴補充了一句,“五萬人馬,張虎手上最精銳的五萬人馬,都是跟隨他征戰多年的老弟兄,強渡天險,折損了兩萬,三萬人僥幸強渡成功。宮掌門,你不是催我出兵嗎?出兵就在今夜,希望宮掌門能號令各派修士全力相助。”

  是誰的老弟兄并不是宮臨策在意的,他沒這方面的意識,也不會在乎,皺眉:“事先為何瞞著我?”

  蒙山鳴:“也許某人不當回事的一句話說漏嘴,傳出去就能關系到戰局的勝負!幾萬人拿性命去賭,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事先決不能走漏任何風聲,也不能有任何異常,還望宮掌門見諒。”還是在提醒對方保密。

  PS:謝“鄭州賓哥”的小紅花增光添彩。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四川金7乐app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中奖号码 天龙八部刷反贼赚钱吗 吉林十一选五 加拿大pc蛋蛋开奖预测 st股票推荐 上海时时乐彩票控股 做影院赚钱吗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走势图 云南省福彩开奖结果 澳门棋牌69频道下载 三分彩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