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道君在線閱讀 - 第七九二章 數量并不重要

第七九二章 數量并不重要

        這坑埋的那叫一個深!

        若不是紅蓋天自己說出遭遇來,只要牛有道繼續不說,他們懷疑自己身為參與者也很有可能到死都不知道真相。

        前面說的一大堆情由居然是糊弄紅蓋天的鬼話,那條條理理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三人到現在都難以相信,之前他們是真的相信了。

        前面見牛有道的企圖被紅蓋天給戳破了,還在為牛有道擔心,現在想來簡直是笑話,你紅蓋天再不好糊弄,遇上這坑也得爬不出來。遇上這坑,一百個掉進去估計得有九十九個爬不出來。

        這那叫挖坑,挖的簡直就是一處懸崖,別說坑個把人,千軍萬馬都能給坑進去。

        三人今天算是見識了眼前這位,再也不覺得之前幾個月瞎跑不值了!

        聞聽咳嗽,牛有道斜睨了三人一眼,表面不露任何端倪,心里知道事情到這一步已經露餡了,三人又不是傻子,之前不知道只是因為他一直隱瞞著殺人后的栽贓行為。

        紅蓋天回頭看了一眼咳嗽的云歡,也沒當回事,因為絲毫不覺得牛有道的話有問題,反而認為真相就是如此,總算找到了被七國逮住搞的原因!

        也因此而氣得夠嗆,自言自語了一頓憤恨的狠話后,還是得面對現實,現實問題很嚴重!

        還用多想么?真要被七國修士逮住往死里整的話,海域修士的實力壓根不是七國勢力的對手,等到出口開啟的最后關頭,那便是他們的生死大劫!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牛有道前面為何會說大家同命相連,可不是同命相連么,都面臨著七國的死亡威脅!

        他皺著眉頭道:“看來你所謂的‘同命相連’有點道理。”心情相當沉重。

        牛有道明白他的意思,搖頭道:“相對來說,我還要好一點,七國未必都會對我下手,但對你們…呵呵!”

        紅蓋天冷哼一聲,“你得意個什么勁?就算不會都對你下手,就你們這幾個人,誰更慘?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牛有道苦笑:“我可沒有得意,這不是求三當家的幫忙么?”

        紅蓋天一雙赤眉略挑,有點懷疑這家伙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幫你你也是死,不幫你你也是死,這邊犯得著惹那麻煩嗎?難道還指望這邊幫你打打殺殺抵擋危險再幫你搶個第一來不成?

        事實上海外勢力一貫不如陸地上的勢力,也就是說歷屆天都秘境都未拿過第一,每次來都是逼不得已完成任務而已,怎么可能幫牛有道拿第一,更何況如今又面臨這樣的情況。

        當然,心里想是一回事,嘴上又是一回事,“想讓我幫你也不是不行,總得給我個幫你的理由吧?”

        牛有道:“同仇敵愾!你我都有共同的敵人,雙方聯手,理所當然!”

        紅蓋天呵呵,不屑一顧道:“聯手?就憑你這幾個人也配說和我們聯手?”

        一聽這話,巫照行不高興了,對方明顯把他也給鄙視了,冷冷道:“紅毛怪,口氣不要太大!”

        紅蓋天斜眼,“喲!我道是誰,丹榜排名第六的巫照行嘛,怎么?覺得名號能掛在丹榜上很了不起嗎?”

        巫照行:“丹榜不丹榜的不重要,你若是不服氣,咱們可以試試看!”

        紅蓋天嗤笑,“打打殺殺,那是大老粗干的事,我是斯文人,你找錯了對象。不過你若非要鬧那犟脾氣,我不介意教教你丹榜是怎么寫的。”背在身后的手放了下來,十指微微動彈著,“區區一個散修,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

        巫照行勃然大怒。

        “正事要緊,正事要緊。”牛有道趕緊伸手攔住了他,勸他息怒,勸他忍一忍,小不忍則亂大謀!

        別人不知道巫照行的背景,他是知道的。

        巫照行扭頭看向了一旁,看牛有道的面子,強忍下了這口怒氣。

        “嗤,慫樣!”紅蓋天一點情面都不給,難聽話照樣砸出來。

        敢這樣說,自然有這樣的底氣,首先他能成為南海三當家的也不是擺設,動起手來未必會吃虧,其次對方只是個散修,沒有勢力背景。別說眼前身邊帶了一群南海的高手來,就算在外面,對方若敢惹他,南海那邊的勢力也不會放過。

        所以,他還真不會把巫照行給放在眼里。

        巫照行臉頰緊繃。

        云姬忽然出聲了,“紅蓋天,做人太囂張會遭報應的。”

        紅蓋天對她換了笑臉,“云姬,躲在渡云山小心度日有什么意思,早就說了讓你來南海嫁給我,你偏不聽,否則哪會落得個被人弄進這里的地步。當然,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只要你現在與我雙宿雙飛,我也不會置你的安危不顧,定然想盡辦法保你安然離去。”

        云姬臉泛寒意,不等她開口,云歡已經先一步勃然大怒,“紅毛,嘴巴放干凈點!”

        紅蓋天呵呵冷笑,“小兔崽子,當年就看你老爹不順眼,若不是你那死鬼老爹,你娘…”

        “都給我閉嘴!”牛有道陡然一聲喝打斷,這位嘴上沒個把門的,再讓他說下去,還不知道會說出什么話來,到時候非得鬧得兩邊不干一架無法收場不可。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紅毛怪是個典型的欺軟怕硬的主,之前明顯是被人給嚇得落荒而逃,現在見這邊好欺倒是嘴硬的不行。

        云姬母子也同樣是看牛有道的面子忍了。

        紅蓋天卻詫異著指了指自己,“小子,你在吼我?”

        牛有道:“別扯那么多,談正事,大家都有共同的敵人,聯手合作怎樣?”

        紅蓋天雙臂又抱在了胸前,鼻孔朝天,“合作?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拿什么跟我談合作?”

        牛有道好氣又好笑,就憑這德性,真要是無心談下去的話,哪會跟他磨下去,看似粗獷,內里倒是藏了幾分心細。

        不過也能理解,能被南海那邊派來天都秘境主事,再差也不至于差的離譜。

        牛有道嘆了聲,“三當家的,各大派的掌門我也算是見識過不少,哪個都不差于你,長老級別的我也宰過幾個,在我面前擺這譜沒必要,不就是想知道我能有什么辦法幫你們么?大可以有話直說,沒必要繞這彎子!”

        紅蓋天,“不是幫我們,而是我們幫你,是你在求我!”

        牛有道發現跟這位扯遠了不是個事,扯不清楚,遂干脆道:“隨你怎么說,只要你高興就好,還是說正題吧!”

        紅蓋天這才露出舒坦了幾分的樣子,“好,你的想法先說來聽聽。”

        牛有道:“七國的能做初一,我們就能做十五,他們想弄死我們,我們也可以弄死他們,沒什么好怕的,看誰笑到最后!”

        紅蓋天上下看了看他,一副你安的什么鬼心眼的樣子,問:“你讓我跟他們硬碰硬?”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牛有道抬手點在自己胸口,“他們要殺我,但不管哪一方勢力都不可能扔下其他事不顧,不可能集中全部力量來追殺區區一個我!只要我露面,就能將人一股股誘出來,你們張開口袋等著,集中優勢力量,以強欺弱!一口吃不下,咱們就慢慢一口口的吃,三當家意下如何?”

        紅蓋天抬手摸著一臉的絡腮紅須,目光閃爍不定,似乎有些意動,最終徐徐道:“此事待我與另三家見面后商量商量。”

        牛有道:“沒什么好商量的,要做趁早!”

        “現在動手?”紅蓋天揶揄道:“你千萬別告訴我說,你不是為了他們手上的靈種,你難道不想多搶點靈種保命?否則你又何必去玩命冒險誘敵?”

        牛有道:“正因為是為了靈種,才要趁早下手。”

        紅蓋天有些不解,“那為何不等他們手上靈種多一點而急于現在?”

        牛有道:“靈種多少并不重要,對我來說,拿下第一才是最重要的。時間拖的越久,對我越不利,我們不可能同時對所有人出手,一口一口的吃需要時間,這么大的地方找人也不易,我需要足夠的動手時間,否則一旦等到七國有過多的力量集結返回了出口地帶,憑我們的實力很難再得手!”

        紅蓋天呵呵道:“你這樣有搗亂的嫌疑,一旦搞得采集的靈種數量太少,你不怕縹緲閣找你麻煩?”

        牛有道:“我不在乎數量,縹緲閣也不會在乎數量,縹緲閣手上應該有足夠自己用的存量,他們不會在乎下一個五十年天下修士夠不夠用,他們只在乎本屆天都秘境的目的能不能達到,只要參加人員能消耗到他們滿意,因為打打殺殺導致采集少了點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

        說的在理,紅蓋天卻搖頭,“不行,我手上人手不夠。”

        牛有道:“你手上現在有多少人?”

        說到這個,紅蓋天就來氣,“接連撞上幾波王八蛋,害我折損了一百多個弟兄。”

        也就是說,還剩三百來號人,牛有道略作盤算,問道:“為了能對抗七國修士的威脅,據說海域修士進入天都秘境都是共進退的,其他三家呢,怎么沒跟你們在一起?”

        這也是他敢直接栽贓的原因,在其他人眼里,海外修士就是一伙的。

        “媽的!”紅蓋天氣不打一處來,“是共進退沒錯,共進退也是回去的時候,前期大家都要分散開搜尋靈種,誰能想到這回能碰上那幫家伙提前發難?”

        牛有道:“反正只是對他們一股股下手,我們可以邊動手邊找另幾家。”

        紅蓋天嘿嘿道:“你倒是想的美?話全由你說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我還沒有確認,不找到那幾家先確認了你所說是否屬實,我焉能輕舉妄動!”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69棋牌游戏中心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平安银行股票 体彩大乐奖历史记录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酷喜乐彩色铅笔 微信红包可以赚钱吗 好用的北京赛车软件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 冠城娱乐棋牌 湖南幸运赛车开户 银行维护 赚钱不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