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在線閱讀 - 1516、幾人歡喜幾人愁

1516、幾人歡喜幾人愁

        滾落的人頭,因為欲望貪婪而有些扭曲的臉上,還帶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

        到死他都不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李牧還敢出手殺人。

        “你……”

        張成功又驚又怒,沒想到李牧竟然又出手殺人,道:“李牧,你竟出爾反爾,剛才不是已經答應過,不再揮刀屠戮了嗎?”

        李牧面色淡然地道:“談判還未結束,協議生效的時間,不應該是從所有談判結束那一刻起嗎?”

        張成功面色凌厲震怒。

        但最終還是說不出來什么話。

        她心中也很清楚。

        剛才那人提的條件,有點兒太過分。

        可以說是自己找死。

        覬覦李牧的功法?

        貪心太過。

        “你們還有什么條件嗎?”

        李牧目光一掃周圍眾人。

        “你滾出華夏即可。”

        “從國內消失。”

        “我的名字叫做明廳北,我希望你去死,可以嗎?”

        許多人的眼中,噴著憤怒的火焰,說話更是毫不客氣。

        李牧倒是不如何憤怒。

        “很好,我希望你們,記得今日說過的話,他日來求我時,也能說的這么理直氣壯。”

        李牧點頭。

        然后,他看向張成功,緩緩地道:“你們的條件提完了,我也來提我的條件。”

        張成功的心,驟然又懸了起來。

        “你說,但不要太過分。”

        她咬牙道。

        李牧說道:“第一,我的家人不能受到影響,他們還要生活在寶雞,第二,龍組、天殿怎么把我和弟弟從學校里面帶出來的,你們心中有數,我要你們恭恭敬敬再將我們送回去,消除影響,第三,燃燈寺村不能動,我不管是誰看上了這個地方,都不能動,還有,華山派的山門,我已經以陣法封印,丑話說在前面,你們以后就不要去了,免得破不開陣,徒增傷亡……”

        “張前輩,你覺得這四個條件,過分嗎?”

        李牧一口氣說完,反問道。

        張成功心中松了一口氣。

        她真怕李牧獅子大開口,提一些特別過分的條件。

        還好。

        李牧的這四條要求,對于管理局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答應也無妨。

        “這幾點,我都可以答應你。”

        老將軍道。

        李牧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他點點頭,道:“很好,那就沒有問題了,前輩準備履行今日之約吧,我會在燃燈寺村,恭候天殿和龍組大駕,你們的做事方式,最好能讓我滿意。”

        說完,他反手在虛空之中一撕。

        在無數道震驚無比的目光之中,空間壁障直接被撕裂出一道漆黑色的裂縫。

        天啊。

        撕裂空間?

        這他媽的是什么手段?

        魔術嗎?

        就連張成功這樣的人,一下子也好似是被電錘擊中了心臟一樣。

        這已經不是武道范疇了。

        是仙道吧?

        李牧帶著李華兩人,直接進入空間裂縫之中。

        在裂縫逐漸合上的時候,李牧在里面一回頭,道:“張前輩,那張翡翠弓,你練錯了,走歪了路,以后還是少用吧。”

        說完,裂縫消弭。

        李牧兩人的身形消失在背后。

        赤霞山莊周圍,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一群人臉上的震駭之色,久久不曾散去。

        仿佛是一場噩夢。

        荒誕而又恐怖。

        他們從來都未曾想過,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程度的武道神通。

        張成功心中的震驚過后,內心里逐漸升起一種復雜的心情。

        也不知道是輕松,還是更加凝重。

        隱隱約約中,覺得自己好像是做錯了什么?

        遠處,一道身形飛快地騰躍過來。

        “人呢?李牧呢?”

        是陸真一。

        他焦急地四下打量。

        被李牧一掌擊飛出去數十公里,他還不放棄,第一時間瘋狂地趕了回來,但卻已經不見了李牧的蹤影,頓時著急了起來。

        “哼,姓陸的,你還有臉回來?”

        “陸兄,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瞎攙和了吧。”

        周圍有人開口。

        有的人因為陸真一之前說的那些話,已經對他有些仇視,而有些認識陸真一,了解他為人的強者,則是連連使眼色,暗示他不要再說什么了。

        “你跟我回去吧。”

        張成功盯著陸真一,緩緩地道。

        ……

        ……

        百里之外。

        李牧和李華的身影,從虛空之中,緩緩地出現。

        “小牧,你……”

        李華看著李牧,心中很難受。

        他知道李牧是愛國的。

        但是現在,卻要被國家給驅逐。

        他相信,李牧的心里,肯定非常非常的難受。

        “老爸,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但其實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李牧笑著說道:“我還不至于和一群短視的家伙生氣,而且我可以保證,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明白,這個世界已經不一樣了,管理局下轄的三大機構的改革,是不可避免的,我只是用最激烈的手段,清理了一些蛀蟲和毒瘤,給這場注定到來的改革,創造了最佳條件……呵呵,他們一定會哭著喊著求我回來的。”

        李華對于李牧的信任,超越一切。

        聽他這么說,便放心了下來。

        ……

        一日后。

        紅旗學校中,又發生了一件極為轟動的事情。

        本來被警方當眾帶走,疑似犯下大案的李建真、李牧兄弟兩人,胸前戴著大紅花,被敲鑼打鼓地送了回來。

        很快,一場全校性質的特殊表彰儀式,在校園廣場上進行。

        “向同學們揭秘一下,數日前發生在學校的事情,是李家兩兄弟配合警方演的一場戲,兄弟兩人忍辱負重,配合警方,成功地破獲了一起特大刑事案件,保衛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他們是每一個公民都應該學習和贊賞的義勇行為,今天,我代表省公安廳,市公安局,還有奮斗在特殊戰線上的國安局同志們,向李牧和李建真兩位提出嘉獎,表示感謝……”

        全校表彰大會上,市公安局局長熱情洋溢地講話。

        全校學生,頓時掌聲雷動。

        “我為我們學校,能夠涌現出這樣兩個智勇雙全的小英雄,感到無比自豪,事實證明,我們紅旗教育集團的教學理念,是非常成功的……”

        校領導也先后講話。

        整個嘉獎活動,進行了足足兩個小時。

        李牧和李建真也先后上臺講話。

        之后,整個紅旗教育集團還發起了向李牧、李建真兩個小英雄學習的專題教育活動,在全校小學、初中和高中三部同時進行。

        “李牧,你終于回來了,我們都擔心死你了。”

        “是啊,哈哈,我就說嘛,你怎么可能是什么殺人犯,現在終于真相大白了,嘿嘿,我看那些碎嘴子們,這回還能說什么。”

        “李牧,我恨你,不聲不響就干出這種驚天動地的大事,害得我們現在,每天都要寫一篇向你學習的500字作文,你這是在增加我們的作業量,沒有人性啊。”

        沈亞君、童海龍幾人,圍著李牧,興奮地開著玩笑。

        一切終于陰霾散盡,雨過天晴了。

        唐雅一身淡藍色的校服,俏生生其站在李牧身邊,一張清秀純美的小臉上,帶著白色花朵綻放一般的笑容。

        “李牧,明天就是育林班的二次篩選,你千萬不要錯過哦。”

        她一臉春風拂面的笑容,眼睛里閃著亮光,充滿了期待和憧憬。

        李牧點點頭:“嗯。”

        第二天。

        下午四點鐘。

        育林班二次篩選的結果出來。

        唐雅在育林班群里,看到新入班的學員名單里,沒有李牧的名字,一張俏麗的小臉,頓時煞白。

        “丹藥也不是萬能的,世界上無奇不有,有些人,體質實在特殊,天生與武道絕緣,哪怕是服用了一些天才地寶,也沒有任何意義。”

        她的媽媽,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現在,這句話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道滾雷一般,在唐雅的腦海里,來回轟鳴。

        李牧沒有進入通過二次篩選。

        他怕是母親口中的那種絕緣體吧。

        怪不得上一次檢測,他沒有能夠吸引哪怕是一塊金屬屑。

        我要去安慰他。

        唐雅站起來,飛一般地沖出教室。

        他現在一定特別失望,特別傷心。

        她在心里,這么想著,越發急切地想要見到李牧。

        但見到的人,卻是李建真。

        “我弟已經離開寶雞了。”

        李建真道:“我媽從西北打來電話,說外公身體不好住院了,特別想我弟,在網上買好了票,讓他抓緊時間,回去一趟,他沒有來記得及和你打招呼,就匆匆忙忙趕去火車站了。他讓我和你說一聲,謝謝你對他的幫助。”

        唐雅心中猛地一驚,道:“那……他還回來嗎?”

        李建真道:“得看外公的病情,時間長短不確定,但肯定會回來的。”

        唐雅的心中,這才不自覺地松了一口氣。

        但一想到李牧沒有通過育林班的二次篩選,她就又難過了起來。

        同一時間,童海龍則是驚喜若狂地在操場上怪叫狂跳著。

        “哈哈,我通過育林班的篩選了,我終于通過了,太好了……”

        他激動的像是一個瘋子。

        高中部的班主任辦公室里,同樣接到測試通過消息的王詩武,也激動的跳起來:“哈哈,我就說過,我是絕世天才,上一次沒有通過,一定是儀器出了問題,哈哈哈,這一次終于通過了吧,還是a+級的天賦,哈哈哈哈……”

        ……

        ……

        夕陽下。

        陜省天殿分部,被紅色的夕陽余光一照,像是涂抹了一層鮮血一樣,肅穆中帶著一種殺氣。

        審訊室中,冷凡看完手中的電子文檔之后,整個人神態頹然,原本挺立筆直的腰身,緩緩地彎曲了下去,就好像是一座倔強的山巒,猛然之間失去了支撐倒塌了一樣。

        他最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出現了。

        一日斬殺龍族數百強者。

        李牧,這個天才妖孽,終于還是被那些高高在上的高層們,給激怒了。

        在冷凡看來,李牧已經很克制。

        因為他同意了被驅逐。

        他離開了華夏。

        但冷凡也知道,也許高層中有些人反而不會這么想。

        他們會覺得,是放了李牧一馬。

        覺得這是便宜李牧了。

        事情原本不應該發展到這種局面的。

        李牧原本可以成為華夏最為強大的保護神。

        可惜了。

        冷凡一瞬間,好像是蒼老了十幾歲。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