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三百四十章 誘敵

第三百四十章 誘敵

        九十丈,

        八十丈,

        七十丈……

        在元和五極山釋放的灰光壓迫之下,真言寶輪釋放的金色波紋區域不斷被壓縮,那道白光速度也不斷攀升。

        照此趨勢下去,恐怕邀不了多久,這道詭異的白光就要沖破這時間的桎梏,落在韓立身上了。

        韓立額頭上始浮現出豆粒大的汗珠來,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隨著白光的臨近,自己的神魂不斷有刺痛感傳來。

        他面色陰沉,體內法力滾滾調動下,不斷往真言寶輪注入而去,但也僅僅是稍微減緩了一下金色波紋被壓縮的速度。

        華服青年眼中忍不住的露出一絲得意之色,張口噴出了一團黑光,里面無數黑色符文跳動。

        他單手飛快一掐訣,那團黑光一分為二,化為了兩團黑影,分別沒入巨硯和元合五極山中。

        巨硯和元合五極山同時光芒大放。

        籠罩住韓立的灰色空間幾乎凝成實質,無數灰色波紋閃爍沖擊,韓立身周的金色波紋區域再次飛快壓縮,被壓縮到了五十丈以下。

        白光更加明亮,無數白色符文在其中跳躍,似乎就要掙脫了金色波紋的束縛,并將附近的金色波紋區域染成了白色,竟開始以肉眼可見速度,緩緩朝著韓立所在逼近而去。

        韓立面色開始變得蒼白,但仍憑其如何催動,籠罩他的金色波紋區域仍在灰光壓迫下不斷縮小。

        此刻,那道白光距離他,已不足二十丈了。

        華服青年仿佛已經看到了勝利,兩手再次掐訣,身上黑光再次一亮。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他身后虛空驟然一聲巨大轟鳴,黑霧繚繞之中,一只房屋大小的淡金色鰲鉗虛影浮現而出,上面無數金色電弧纏繞,散發出可怖的法則之力波動,狠狠剪向了華服青年,速度快似閃電。

        華服青年臉色大變,手中猛地掐訣。

        他身上黑光翻滾之下,頃刻間多出了一件甲胄。

        此甲呈現出紫黑色,造型頗為猙獰,頭盔赫然是一個龍首,肩頭膝蓋各有數根尖刺冒出,表面布滿黑色花紋,散發出一股沖天煞氣。

        “砰”

        金色鰲鉗狠狠剪在了紫黑鎧甲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華服青年整個人赫然被擊飛了出去,身上紫黑鎧甲也浮現出了一道道淺淺的裂紋。

        雖然有鎧甲抵擋了一下,但仍有一股可怖巨力傳遞到了青年體內,讓其體內五臟六腑一陣翻涌,“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他被擊飛后,巨硯失去人操控,其射出那道白色光柱也在距離韓立不足十丈之時,終于無力的潰散開來。

        元合五極山仍在韓立頭頂上空盤旋,但其投下的灰色光芒也隨之一陣閃爍不穩起來。

        韓立身周的灰色空間也是一陣波動,驟然暗淡了許多,禁錮之力大減。

        他身上頓時光芒大放,飛出數團顏色各異的光團,化為天龍,青鸞,雷鵬等真靈虛影。

        圍繞著他的身體滴溜溜一轉,所有真靈虛影盡數沒入他的體內。

        韓立體表驟然浮現出沖天紫金光芒,身軀狂漲,化為一個三頭六臂的紫金巨人。

        體表浮現出一枚枚金色鱗片和銀色靈紋,小腹之上也浮現出七個星辰圖案,散發出刺目星光,和身上的紫金光芒交相輝映。

        一股龐大無比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開來,周圍的灰色空間一陣顫抖。

        紫金巨人一只手掌虛空一抓,掌心青光大放,一柄青色巨劍浮現而出,狠狠斬下。

        一道巨大無比的月牙狀青色劍光飛射而出,周圍纏繞著一道道粗大電芒,讓人望之心驚,劈斬在灰色光幕上。

        “嗤啦”一聲巨響!

        這一次,灰色空間被直接劈出了一道裂縫,已然連通了外面的世界。

        紫金巨人身體一扭,化為一道的紫色影子,迅疾無比的從縫隙中飛射而出,眉心處一下裂開,浮現出一顆漆黑豎目。

        “嗖”

        一道晶瑩光柱從豎目中射出,并直接化為了一口模糊小劍,一閃而逝的消失無蹤。

        下一刻,此劍憑空出現在華服青年腦后,一斬而下。

        一連串的動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快的不可思議。

        華服青年雖然被擊飛受傷,反應仍然是極快,手掌急忙一揮,一個黑色光掌在頭頂浮現而出,抓向模糊小劍。

        “嗤”的一聲輕響!

        在黑色光掌抓住模糊小劍的瞬間,劍影一閃,竟然憑空消失。

        青年微微一怔,尚未等他明白怎么回事,腦海中波光一閃,那模糊小劍憑空出現,并且狠狠斬在他神魂上。

        “啊!”

        華服青年兩手一下抱住頭顱,口中發出凄厲之極的慘叫。

        就在此時,金色雷影一閃,蟹道人的身影也出現在華服青年身后另一側,兩手一張。

        轟隆!

        兩團巨大無比的金色雷球在蟹道人身前浮現而出,大如小山,粗大無比的金色電弧在上面跳躍,嘶嘶作響,看起來駭人之極。

        雷球表面更是浮現出一枚枚金濛濛的雷電符文,每一個都有桌面大小,狂閃不已,散發出強烈的法則波動。

        蟹道人兩手一合,兩團巨大雷球頓時融合到了一起,一聲霹靂巨響,化為一柄巨大無比的雷電巨劍。

        一圈金光交織的雷弧頓時以巨劍為中心,飛快沖四面八方一卷而開,所過之處,所有黑霧如摧枯拉朽般被激蕩一空。

        附近數十里內的虛空都為之嗡鳴起來,無數天地靈氣幻化而成的五色光球浮現而出,潮水般朝著巨劍匯聚而去。

        雷電巨劍表面五色霞光繚繞,綻放出攝人心魄的光芒,引得附近虛空一陣波動。

        剎那間,天地變色,風云狂涌,附近近百里內天空驟然一黯。

        未及華服青年做出任何反應,巨劍已轟然落下,劈斬在了他的身上。

        一聲巨響!

        青年身上的紫黑鎧甲瞬間浮現出無數裂紋,然后“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華服青年的身體隨即也被巨大雷電淹沒,爆裂開來,化為漫天血肉。

        不遠處的韓立早已變回了原本模樣,眼見此景,輕呼了一口氣。

        就在此刻,一小團極為黯淡的黑光在漫天碎肉中浮現而出,然后立刻沒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韓立見此,眼眸藍光閃爍,眉心豎眼一閃。

        一道烏光疾射而出,一閃即逝下,打在虛空一處地方,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噗”的一聲輕響!

        那處虛空立刻顫抖起來,然后噴出大片烏黑光芒,交織翻滾之下,一個數寸高,周身黑光繚繞的小人跌蹌而出。

        從小人面目五官上來看,赫然正是此前那名華服青年的元嬰。

        他被破滅法目射出的光線擊中顯露了蹤跡,但卻并未受什么傷,但滿臉驚怒之色,兩只小手忙在身前一掐訣,正要再做些什么。

        就在此時,其附近虛空微一波動,一道晶瑩鎖鏈無聲無息的飛卷而出,閃電般捆縛在它的身上。

        鎖鏈通體散發出晶瑩剔透的銀色光芒,而且形體若隱若現,似乎并非實體,散發出神念氣息。

        青年元嬰臉色大驚,身上黑光大放,奮力掙扎起來。

        但無論它如何努力,晶瑩鎖鏈動也不動一下,穩如磐石。

        人影一閃,韓立與蟹道人的身影一前一后的出現在了青年元嬰附近,后者手中還各自抓著一物,正是元合五極山和黑色硯臺。

        沒有了華服青年催動,二寶光芒暗淡,輕易被蟹道人收取了。

        青年元嬰似乎明白無論如何也逃不掉,停止了掙扎,看了韓立一眼,然后目光落在蟹道人身上。

        “想不到你還隱藏著這么一個殺手锏。還有這鎖鏈,若我沒有看錯,應該是神念之鏈,能施展此神通,你是修煉了某種禁術吧?”青年元嬰語氣平靜的說道。

        韓立并沒有理會對方,單手一揮,發出一片青色霞光,朝著下面飛去,片刻之后托起了兩個儲物法器,正是先前擊殺的那胖瘦二人之物。

        他隨即又發出一股赤色火焰,籠罩住了華服青年的尸體,熊熊燃燒了起來,轉眼間將其殘軀焚燒殆盡,然后火焰倒卷而回,里面托著一枚黑色戒指。

        韓立不緊不慢的將這些東西收了起來,這才轉首看向青年元嬰,緩緩說道:“說吧,你究竟是誰,為何會幾次三番找上我。讓我滿意的話,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呵呵,要殺就殺,想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休想!”青年元嬰冷笑道。

        韓立沒有再說什么,單手一抬,五指一分的一把抓住了元嬰的腦袋。

        一股幽暗黑光從其手中爆發而出,包裹住了青年元嬰,朝著里面滲透而去。

        青年元嬰臉上頓時一陣扭曲,露出痛楚之色,不過眼中卻露出嘲諷之色,咬牙切齒的說道:“區區真仙……也想對金仙搜魂,真是……不自量力!”

        韓立充耳不聞,全力運轉搜魂秘術。

        一圈圈漆黑光波從其掌心散發而出,籠罩住黑色元嬰,然而正如對方所言,無論他如何催動,也無法觸及元嬰神魂深處。

        “韓道友,不用費力了,由真仙到金仙,神魂會發生蛻變。以你現在的境界,確實不可能對金仙進行搜魂。而我只是一具傀儡,也無法施展搜魂之術”蟹道人開口說道。

        韓立聞言,五指緩緩松開了青年元嬰。

        “實話告訴你,你若敢殺了我,蕭晉寒必將對你展開無休止境的追殺!若你放了我,我可以立下魂誓,你我之間恩怨一筆勾銷,除此之外,我還可以給你一些好處。”青年元嬰松了口氣,隨即冷笑一聲,如此說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麻将单机版下载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重庆时彩平台 中国竞彩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获取股票信息 三分彩开奖历史 手机棋牌娱乐 微乐哈尔滨麻将开挂下载安装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 3d万能缩水手机版 北单比分直播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