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風起云涌

第四百四十八章 風起云涌

        “干嘛要走?都給我留下吧。”

        渠靈輕笑一聲,素手一抬,看似輕描淡寫的屈指一彈。

        一道銀光電射而出,一個模糊消失無蹤,下一刻憑空出現在三個元嬰上空,卻是一個鏤空銀色小瓶。

        一道銀色霞光從瓶口飛射而出,一下子變籠罩住了三個元嬰。

        銀色霞光所及之處,虛空立刻變得沉重無比。

        三只元嬰被銀色霞光卷中,立刻仿佛陷入了泥澤中,元嬰表面赤光狂閃,但都動彈不得。

        旭陽子的元嬰小臉上了露出一絲狠色,張口一吐。

        一柄血紅小刀飛射而出,閃電般朝著自己當頭劈下。

        嗤啦!

        元嬰立刻被劈成兩半,一半元嬰立刻燃燒起來,化為一團赤色火焰小人,里面無數赤色符文跳動。

        赤焰小人兩手猛地一揮,抓住周圍的銀色霞光,猛地一撕。

        “嗤啦”一聲,銀色霞光頓時被撕出一道口子。

        旭陽子另一半元嬰從這道口子電射而出,然后那口血紅小刀一顫,猛地碎裂裂開,化為一團血光包裹住這半個元嬰。

        半個元嬰度陡然快了數倍,一個模糊消失在了遠處天際。

        渠靈眼見此景,眼中露出一絲驚訝,想要出手攔截卻已經遲了。

        她也沒有在意,屈指一點,銀色小瓶表面銀光一亮,“嗖”的一聲,就將另外二人的元嬰吸了進去。

        轟隆隆!

        白色冰山碎裂開來,白色巨蟒腦袋托著里面真焰宗眾人的儲物法器,殷勤的送到渠靈身前。

        此女神識掃過這些儲物法器,微微點了點頭,揮手將其盡數收了起來,然后拍了拍巨蟒的腦袋,輕聲說道:

        “今天表現不錯。”

        白色巨蟒碩大眼睛里浮現出討好的神色,對著渠靈點了點腦袋,然后巨大身軀一扭,化為一道白光飛入渠靈腰間一個白色小袋。

        那青色巨蠶也飛了過來,化為一團青光沒入渠靈身上另一個袋子。

        渠靈身形一晃,下一刻出現在遠處金色甲蟲背上。

        “我們是要繼續前進嗎?”金色甲蟲嘴巴一張,赫然口吐人言,聲音卻有寫清脆稚嫩。

        “剛剛那三人元嬰逃遁,你們三個中,以你的度最快,小白和小青都出手了,你為何袖手站在一旁?”渠靈眼中冷芒一閃,說道。

        “區區三只金仙元嬰,以你神通,真的想要攔住他們輕而易舉,根本用不著我出手吧。”金色甲蟲頓了一下,有些不屑的嬉笑道。

        “哼!不要你以為以前是道蟲,就敢不聽老娘的話。我看你潛力不錯,才花費大量心思栽培你,莫要不知好歹!”渠靈冷聲說道。

        金色甲蟲嗡嗡答應了一聲,但明顯敷衍的很。

        渠靈眼中怒色一閃,但面對金色甲蟲她似乎意外的寬容,很快壓下心中怒意。

        “繼續前進。”她輕呼一口氣,開口說道,聲音已經恢復了平靜。

        金色甲蟲也不再多說什么,身上金光一閃,巨大身軀化為一道金光,迅疾無比的往前飛射前進。

        渠靈坐了下來,目光看向了手中的碧綠色葫蘆。

        她手中掐訣一點,葫蘆口處青光一閃,噴出那八面赤色小幡,落在她的手中。

        渠靈眼中露出了一絲興奮之色。

        “一個破葫蘆有何大驚小怪的。”金色甲蟲嗡嗡開口說道。

        “此寶和尋常仙器自然不能同日而語!玄天之物天生地養,蘊含無上神通,乃是名副其實的先天仙器,在一界本就不多,大多早已被人收走。此葫蘆在此生養了已不知多少年歲,其孕育的法則是這一界最根本的秘密,又豈是絕非普通的玄天之物可比!我現在還只是參悟出其的一個神通,便如此厲害,等此番回去好好參悟一下,定然還另有玄妙。”渠靈說話語氣雖然平靜,但若細聽之下,仍可聽出其中摻雜著幾分激動。

        “嘿嘿,原來這不起眼的葫蘆如此了不起,厲害,厲害。”金色甲蟲兩只金色眼瞳滴溜溜一轉,嗡嗡說道。

        “不管怎么說,這次來真是來對了。有了這件玄天之寶,太乙丹非我莫屬!等我進階太乙,參悟了此寶玄妙,往后就是問鼎大羅也非不可能之事。你若死心塌地跟著我,日后少不了你的好處。”渠靈興奮的說道,最后一句話卻是對身下金色甲蟲說的。

        “那就先多謝了。”金色甲蟲似乎并不在意,淡淡說道。

        渠靈見此,眉頭不由得再次一皺。

        “不識抬舉!”她哼了一聲,隨即不再理會金色甲蟲,繼續查看起了手中碧綠色葫蘆。

        突然,渠靈神色微動,目光一轉的落在了碧綠色葫蘆口附近。

        整只碧綠色葫蘆通體翠綠,仿佛碧玉雕琢而成的,但葫蘆口那里顏色明顯淡了一些,還沒有徹底成熟,略微有些瑕疵。

        “看來還是摘得早了些,若是再晚個數萬年的話……不過也無妨,回去后找些靈土,靈液好好孕養個百萬年,應該也可以了。”渠靈心中暗嘆了口氣。

        這碧綠色葫蘆是她在一處藥園內現,現此寶后,她自是欣喜若狂,雖然明知其沒有徹底成熟,她一番考慮后,還是當即將其摘了下來。

        此葫蘆還沒有徹底孕育成熟便被采摘,定會對此寶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但她自然不會甘心讓其在此再生長個數萬年,天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將之取走。

        渠靈如此想著,隨即閉上了眼睛,兩手掐訣不止。

        一道道銀光沒入葫蘆內,葫蘆上頓時浮現出淡淡綠光。

        ……

        一片連綿的赤紅山峰上空,一群修士飛馳而過,正是蒼流宮眾人。

        一行人遁光連接在一起,化為一道巨龍般的藍色長虹,往前迅疾無比的飛射而去。

        下方的赤紅山峰之上,長滿了蔥翠植物,其中不乏靈草靈藥,有的散出強大的靈氣波動,身在半空也能清楚感應到。

        蒼流宮眾人,尤其是那些真仙境修士不時朝著下方望去,眼中露出眼饞之色。

        但飛在最前方的洛青海,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甚至連頭也沒有低一下,筆直朝著前方飛遁而去。

        其他人見此,自然也不能停下來尋寶。

        “宮主,我們似乎沒必要如此趕路,下方這些靈草頗為不凡,有些就是對我們也有用處。”洛青海身旁,那個白面書生忍不住說道。

        “師弟不必多言,我這么做自有道理。”洛青海看了白面書生一眼,緩緩說道。

        “是。”白面書生一怔,隨即不再說什么。

        ……

        北寒仙宮一行人此刻正站在一座碧藍宮殿前方。

        碧藍宮殿內寶光隱隱,顯然里面蘊含了不少好東西。

        北寒仙宮眾人看向宮殿,眼中都露出貪婪之色。

        “進去吧,不過你們只有一刻鐘的時間,一刻鐘后,立刻出。”蕭晉寒雙手倒背,淡淡吩咐道。

        “是。”北寒仙宮眾人答應一聲,立刻朝著里面飛去。

        蕭晉寒站在宮殿門口,沒有進去,目光朝著遠處望去,目光閃爍,似乎在思考什么。

        ……

        一片灰色云海中,一艘灰色飛舟正乘風破浪一般往前飛遁。

        云海中的灰色云霧內,閃爍著一道道黑色光芒,仿佛一道道黑色閃電,不時朝著灰色飛舟打來,但都被飛舟上的一層光幕擋住。

        一群灰袍人影盤膝坐在船艙內,正是伏凌宗眾人。

        封天都高大枯瘦的身影盤膝坐于船艙中央,其他人以其為中心,圍成了一個圓陣。

        陣陣灰光從眾人身上散而出,似乎在施展什么秘術。

        良久之后,封天都忽的睜開了眼睛,眉頭緊鎖。

        “怎么會,竟然感應不到那兩條隔元法鏈的氣息了,那人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面露沉吟,口中喃喃自語道。

        ……

        仙府某處虛空之中,一團赤光正在萬里云海之中風馳電掣一般穿梭,眨眼間,便可遁出不下萬里。

        赤光之中,包裹著兩個身影,卻是一名黑須老者和一名黃裙女子,正是呼言道人和云霓。

        二人面色肅然,一言不,只是默默掐動法決,催動遁光前行。

        ……

        一處沼澤上空,那群南黎族修士被一群土黃色怪鳥圍住。

        這些怪鳥體長四五丈,頭生碧綠肉瘤,尖嘴利爪,看起來極為兇惡。

        這些怪鳥修為并不算強大,但數量眾多,足有數百頭,而且度快如閃電。

        南黎族修士雖然實力遠勝那些怪鳥,但也被其纏在這里,一時似乎無法前進。

        ……

        此時,各方勢力進入冥寒仙府已有不少時日,都已經深入仙府各地,各有機緣,或者厄運。

        機緣深厚之人,自然得了不少寶物,運氣極差的,隕落于此也大有人在。

        沉寂不知多少歲月的冥寒仙府內,再次變得風起云涌。

        無盡沙海之中,一團青光往前迅疾飛馳,正是青鳶飛舟。

        韓立站在船,雙眸藍芒閃爍,不時朝四周掃去。

        6雨晴站在他身旁,手中拿著那塊地圖玉簡。

        二人面上的紅色此刻赫然消失,恢復了正常,顯然已根據地圖找到了水靈之地,解除了體內的火毒。

        雖然離開水靈之地后,身體便會再次中毒,但只要一路上盡可能計算好路線,追尋著一處處水靈之地前進,便不會有太大問題。

        無盡沙海這里讓別人畏懼無比的詭異火毒,對他們來說,反而算不上什么威脅。

        此刻,二人已來到了無盡沙海深處,距離那處通道位置已經不遠。

        突然間,韓立目光一凝,朝著右前方望去。

        那里遠處浮現出一點綠色,似乎又是一片綠洲。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友乐广西麻将怎么开挂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新 15选5专家 华天科技股票股吧 海南两会赛马 3d极速赛车破解版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网 大家乐湖北麻将小技巧 江苏e球彩怎么玩 大唐麻将山西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