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紛爭

第四百九十六章 紛爭

        “大叔,你動作也太慢了些!你快說我應該怎么做?我的手好癢。”金童恢復了自由,活動了一下肢體,嗡嗡的說道。

        “別忙著收拾他,先幫我搶一枚太乙丹回來。”韓立忙道。

        此刻有封天都牽制著其他人,可不正是搶奪太乙丹的好時機,他自然不希望錯過。

        金色甲蟲來回搖擺了一下頭顱,看了看封天都,又看了看丹爐,顯得有些躊躇,接著她又開口道:“也行吧,我饞那翡翠爐子老半天了,正好先把它也吃了……”

        此話一出,滿場皆驚。

        一想到她之前吃蕭晉寒法寶和元嬰的模樣,眾人頓時嘩然,若是此刻被她吃了那丹爐,那里面剩余的丹藥可就全毀了。

        “噬金仙,萬……萬萬不可……”洛青海大聲疾呼道。

        說話間,其周身涌出的藍色波濤頓時光芒暴漲,眼看就要將纏繞在他身上的鎖鏈盡數撐開。

        封天都見此,心神一斂,施法催動鎖鏈重新收緊,將其牢牢控制住,畢竟在金殿中的眾人中,他最為忌憚的還是洛青海。

        二者修為既高,且施展的法則之力同樣驚人,雖身處韓立的時間靈域之內,速度受到了影響,但卻較其余人要好上不少。

        “丹爐里面還有丹藥未成,你現在可千萬不能吃……”聽了金童的話,韓立也是大感頭疼,連忙勸阻道。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煩人……”

        金童氣鼓鼓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韓立的話聽沒聽進去,雙翅一展,就朝著那片火海禁制橫沖直撞了過去。

        齊天霄見狀,冷笑一聲,取出一枚丹藥服下后,悄悄偏移了一下身形,目光牢牢鎖定住了金童,卻并未立即追趕上去。

        他心中盤算著,以這噬金仙的小孩心性,不知那火海禁制的真正厲害,硬闖進去,必然會被燒成重傷,屆時他再出手將其控制,日后慢慢馴化,就能化為己用了。

        可他哪想得到,韓立竟也緊隨而至,身形一個閃動就來到了金童身前。

        只見其雙手掐出一個古怪之極的法訣,掌心之中頓時升騰起一片銀色火焰,驟然朝火海之中探了進去。

        韓立雙手方一觸碰到火海邊緣,臉色就驟然一變,眉頭緊擰,顯得十分痛苦。

        這火焰熱力之強悍,竟然遠超他的預想。

        他雙手左右一分,掌心中的銀色火焰便如同一圈隔火壁障,將周圍的火海撐開,露出了一個緩緩擴張變大的圓形空洞。

        如此一來,其施展的時間靈域明顯受到了影響,變得稀薄了幾分,所有人頓覺微微一松。

        “快進去,我撐不了多久……”韓立雙手已經變得通紅一片,手邊衣袖也燃燒殆盡,化為了飛灰,硬是咬牙堅持著。

        金童見狀,立即雙翅一振,就要從那空洞處疾飛進去。

        這時,一片濃重灰霧忽然從旁涌了過來,擋在了金童身前,凝聚成了齊天霄的模樣。

        “滾開!”金童頓時大怒道。

        齊天霄神色不變,雙袖一抖,滾滾灰霧從中洶涌而出,瞬間化作七八條灰色巨蟒,朝著金童纏繞了上去。

        金童頓時兇性大發,張口就朝迎面而來的灰蟒撕咬了上去。

        韓立這邊苦苦支撐,雙手幾乎變得透明起來,眼看也快要撐不住了,而其釋放的時間靈域此刻也有些稀薄了下來。

        “你們幾個,先不用管我,速去爭奪太乙丹。”洛青海眼見于此,忙喝止住了蒼流宮的四名金仙。

        那四人身形一滯,紛紛運起自身法則之力,抵御著韓立稀薄的時間靈域壓迫,朝丹爐所在方向趕了過去。

        洛青海看了一眼那邊,傳音詢問南柯夢道:“如何?可曾發現禁制破解之法?”

        “倒是瞧出幾處破綻來,但是一時還沒有好的破解之法。”南柯夢搖了搖頭,傳音回道。

        “無妨,且將破綻處告訴他們四人,讓他們去逐一嘗試。”洛青海回道。

        “洛大宮主,看來你這弟子不簡單啊,怪不得你要把她帶在身邊了。”封天都瞧出兩人之間在交流,大致也猜出了些端倪,忍不住嘖嘖道。

        說罷,他手上法訣一掐,衣袍之內一道漆黑鎖鏈疾射而出,瞬間就貫穿了南柯夢的小腹,刺入了她的丹田之中。

        其元嬰立即被隔元法鏈封鎖,眼中神采也頓時黯淡下去。

        “夢兒……”洛青海神色一變,大聲叫道。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藍色光芒越來越亮,仿佛無窮無盡的藍色波濤洶涌不斷,沖擊起捆在他身上的隔元法鏈來。

        封天都神色不變,又將更多的仙靈力注入道法鏈之中,朝著洛青海壓制而去。

        事實上,他此刻也是郁悶萬分。

        他千算萬算,怎么也沒料到這丹爐四周的禁制會如此之強悍,本宗的兩名金仙竟然都會毫無反手之力的直接隕落于此,一時間令他們實力大減,反倒讓同樣心懷叵測的蒼流宮占了上風。

        加上韓立這個棘手的家伙橫生枝節,他很有可能會落個竹籃打水一場空的下場。

        還不等他穩住洛青海這邊,捆縛著呼言道人那邊的鎖鏈上,就傳來一聲巨響。

        只見距離呼言道人小腹不過尺許距離的鎖鏈上,橫插著那柄古怪的蓮枝飛劍,上面粉色花影驟然綻放,如花苞合攏,繼而轟然炸裂。

        探入呼言道人小腹內的那道黑色鎖鏈,砰然斷裂了開來。

        與此同時,云霓的身影從半空中飄落而下,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腳步踉蹌著向后退去。

        這時,一道黑色人影從旁閃過,一把攬住了她的肩膀,扶住了她。

        “胡來,你竟然干什么!”化作黑須男子的呼言道人,口中厲喝,但眼中卻滿是疼惜。

        “無妨,你沒事就好。”云霓穩住身形,抹了一把嘴角血絲,輕聲說道。

        呼言道人眉頭微蹙,還想說些什么,卻被她輕輕搖了搖頭制止了。

        與其相距不遠處,周身遍布黑色紋路的歐陽奎山,身軀不受控制地沖向火海禁制,雙眼卻一直望向呼言道人這邊,目光之中既有艷羨,又有遺憾,復雜不已。

        呼言道人與云霓對視一眼后,兩人手掌相攜,身形一閃就來到了歐陽奎山身側。

        云霓手腕一抖,一道紅綾飛射而出,一下子纏住了歐陽奎山的腰,將他死死拉住。

        呼言道人也手掌虛空一抓,握住一柄赤炎繚繞的飛劍,朝著探入歐陽奎山丹田中的漆黑鎖鏈劈砍了下去。

        “錚”的一聲銳響!

        黑色鎖鏈上頓時出現一道纖細的赤紅火線,從中間斷裂開來。

        “多謝。”

        歐陽奎山身上黑紋逐漸消退,氣息也重新恢復如常,沖二人點了點頭。

        封天都見狀,神色愈加猙獰,抬起干枯如鬼爪的手掌朝回一招。

        之前從韓立和噬金蟲身上斷下來的兩截隔元法鏈,立即倒飛而回,落到了他的手中。

        “終于回來了,這下就齊了……”封天都手掌輕撫著兩根鎖鏈,緩緩說道。

        說罷,他手掌輕輕一抬,兩根鎖鏈便立即如靈蛇抬頭,蜿蜒扭動著爬入他的衣袍之下,與其他鎖鏈一樣,緩緩延長著垂到了地面上。

        “桀桀桀……”

        封天都看了一眼身下的鎖鏈,緩緩抬起頭來,喉嚨間傳來陣陣沙啞笑聲。

        他的雙手在身前探出,之間之上有殷紅血液凝聚,緩緩滴落而下,正灑在他身下的那些黑色鎖鏈上。

        只見一道血紅光芒蔓延而過,大殿之中“倉啷啷”之聲頓時連響不斷,密密麻麻的暗紅色鎖鏈如萬千游蛇般,鋪滿整個地面,朝著所有人腳下涌了過去。

        尚未脫出困境的洛青海等人,頓時被一層一層包成了粽子,堆起來一個個七尺來高的鎖鏈圓塔。

        呼言道人見此,手中長劍倒轉,劍尖朝下,猛地刺入地板之上。

        一道赤紅光幕瞬間從其劍尖之下擴張開來,裹挾著滾滾灼熱氣浪,將那些侵襲而來的鎖鏈摒退三分。

        蒼流宮四名金仙手中各持一塊翡翠令牌,從中綻放出耀眼的藍色華光,在周圍形成一座四方形狀的水晶房屋,也抵擋住了鎖鏈的侵襲。

        “怎么辦?”蒼流宮那名金仙老者看了一眼洛青海那邊,猶豫道。

        “既然大宮主說了讓我們先奪丹藥,服從就是。”白面書生默然片刻,開口說道。

        四人神色微斂,開始商議如何破解火海禁制,奪取太乙丹。

        另一邊,金童嫌與齊天霄殿內廝殺束手束腳,竟是直接打出了殿外。

        韓立眼見密集的鎖鏈已經到了他的腳邊,也只得嘆息一聲,雙手一松,緩緩收了回來。

        隨著他的雙手撤回,火海之中撐開的那個缺口,也就隨之緩緩收縮了起來。

        其身形一閃,也來到了云霓三人身邊,雙手之中早已握了兩枚仙元石,飛快的汲取其中的仙靈力,釋放的時間靈域也已收了起來。

        方才施展靈域的同時,又同時催動了三柄青竹蜂云劍,并釋放噬靈真火撐開那火海禁制,其體內仙靈力自是大耗。

        “噬金仙不在,現在該我們兩個好好算一算賬了。”封天都雙目怒火欲噴,看向韓立,緩緩說道。

        話音落下,其身形如同一葉孤舟一般,半截隱沒在鎖鏈海洋之下,行動自若地飄移韓立幾人這邊。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欢乐麻将好友房怎么开 皇家国际平台能提现吗 下载微乐大庆麻将 辽宁快乐12杀号技巧 德国赛车 湖南快乐10分 欢乐麻将怎么4个好友同玩 山东11选五技巧方法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免费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诀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波多野结衣一本道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