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六百零一章 事從權宜

第六百零一章 事從權宜

        韓立體內的仙靈力立刻從體內騰起,被吸入了這些仙竅內,同時外界的天地靈氣也滾滾蜂擁而來,進入仙竅之中。

        一陣陣“咕咕”的怪異聲響從這些仙竅內傳出,伴隨著這些聲音,一股股幽黑無比的煞氣從這些仙竅內涌出,再次朝著他的身體侵襲而去。

        這些幽黑煞氣漆黑無比,似乎能將一切光線都吸入其中,比起韓立以前身上的煞氣更加強烈。

        不僅如此,他仙竅內的那些黑絲煞氣也蔓延而出,竟然朝著其他那些沒有煞氣存在的仙竅蔓延而去。

        “這是怎么回事?”

        韓立面色一變,急忙催動時間法則之力抵擋。

        只是這次的煞氣爆發,比起先前更加猛烈,時間法則之力隱隱也有些抵擋不住的趨勢,其發紅的雙目中,不時閃過一絲灰芒。

        他面色再次一變,單手一掐訣,全力運轉《真言化輪經》,試圖抵御煞氣的沖擊,同時另一只手白光一閃,多出了一只白色玉盒,打開之后,里面靜靜躺著一枚太乙丹。

        和剛剛那兩枚太乙丹不同,此丹藥上有一道道銀色紋路,組合在一起,隱隱形成一頭三足金烏的花紋,散發出的丹藥氣息比起那兩枚太乙丹強大了不少。

        韓立用兩根白皙手指小心翼翼的夾起這枚太乙丹,送到嘴邊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他看著手中丹藥,目光閃動。

        煞衰來勢之迅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計。

        這最后一枚太乙丹品質雖然更在先前那兩枚太乙丹之上,但能否驅散仙竅中的黑絲煞氣,他一點把握也沒有。

        根據先前的情況看,恐怕還是失敗的可能性更大。

        他甚至推測,尋常金仙后期修士,雖然修煉過程中難免殺戮,積壓的煞氣畢竟不如自己這般直接通過煞氣修煉沖擊仙竅這般夸張,一枚尋常的太乙丹恐怕便可化解,但他如今的情況,卻已和半個灰仙相差無幾。

        吞服太乙丹,多半已不頂用了,除非自己能設法解決自己仙竅中的煞氣問題,讓自己恢復到正常狀態。

        韓立目光忽的一凝,放下了手中的太乙丹,翻手收起起來,朝著遠處望去,心念傳音了一聲。

        距離韓立所在山洞不遠處的一座隱秘山谷之中,魔光等人分處各處,盤膝而坐,之前的翠綠飛車停在谷中一角,上方金色光芒閃爍,里面的金童仍舊沒有蘇醒的跡象。

        突然間,魔光面色一動,站了起來。

        “你要做什么?”貔貅小白突然四足一蹬的跳了起來,擋在了飛車之前,警惕的說道。

        “你的主人讓我過去。”

        魔光看也沒看貔貅一眼,淡淡的說了一聲后,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黑光飛射而出。

        不多時,其身形出現在了韓立所在的山洞前。

        山洞內的禁制自動打開,露出一條通道,魔光抬步走了進去,頓時一股濃郁到極致的煞氣撲面襲來,陰風刺骨。

        魔光身形絲毫不停,緩緩朝前走去,不多時,一個被黑氣金光交雜的模糊身影出現在其面前,唯有一雙泛著紅光的雙目,格外明亮。

        “韓道友。”魔光面上神色未變,緩緩開口道。

        “魔光道友,讓你過來,是想請你助我一臂之力。”韓立一邊全力運轉時間法則,一邊對魔光說道,語速緩慢,似乎連說話也頗為艱難。

        “我明白了。此舉于我并無什么風險,反倒還有益處。”魔光點了點頭,似乎明白韓立言中所指,在韓立身旁盤膝坐了下來。

        韓立也沒再多說什么,立刻動手。

        他一只袖子立刻一抖,數百桿黑色陣旗一齊飛射而出,落在周圍山洞各處。

        他兩手飛快掐訣,這些黑色陣旗上黑光狂閃,一道道黑色陣紋飛快浮現而出,很快形成了一個數丈大小的黑色法陣。

        韓立口中念念有詞,驀然張口噴出一團精血,沒入法陣中。

        黑色法陣立刻一亮,然后他身周的法陣“噗嗤”一聲,浮現出數條手臂粗細的黑光,刺入他的體內。

        韓立身上劇烈翻滾的黑色煞氣立刻一頓,然后順著這幾條黑光,注入到了黑色法陣中。

        法陣每一道陣紋都泛起幽幽黑光,濃郁的煞氣順著這些陣紋飛快流淌。

        幾個呼吸之間,整個黑色法陣內便充滿了濃郁煞氣。

        此時此刻,魔光周圍的陣紋也驟然一亮,數道黑光從中浮現而出,刺入了其體內。

        法陣中的濃郁煞氣似乎找到了一個宣泄口,朝著魔光體內蜂擁而去。

        魔光身軀微微一顫,立刻便恢復了平靜,臉上不驚反喜,雙目一閉后,身上泛起陣陣黑光,飛快吞噬蜂擁而來的煞氣。

        一時之間,韓立體內大概三成左右的煞氣,通過法陣傳遞到了魔光身上。

        而魔光周身煞氣繚繞,雙目緊閉,似正在運功煉化這股濃郁的煞氣。

        韓立面色一松,口中再次誦念起了咒語,右手掐訣一握。

        “呼啦”一聲。

        他掌心處金光閃動,一只金色玉瓶在點點金光之中凝聚而出,玉瓶上銘刻著六團時間道紋,輕輕閃爍,散發出一股極為神秘的氣息,正是“光陰凈瓶”。

        玉瓶內靜靜躺著一滴半透明的金色靈液,閃動著淡淡靈光。

        除了顏色不同外,這靈液和掌天瓶凝聚出的綠液很是相似。

        若說韓立這些年絲毫沒有為煞衰做準備,也并不恰當,在蠻荒中逃亡的這些年,他空閑之時都會施展光陰凈瓶的神通,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凝聚光陰水滴。

        這么多年堅持下來,總算凝聚出了一滴來。

        韓立手中掐訣沖光陰凈瓶虛空一點,一道金光頓時從掌心飛射而出,沒入光陰凈瓶內。

        瓶身上的時間道紋立刻明亮,一枚枚金色符文在瓶內涌現,那枚光陰水滴也緩緩從瓶底懸浮起來。

        附近的金色符文朝著光陰水滴匯聚而來,飛快融入其中。

        光陰水滴表面的金色靈光立刻一盛,并且滴溜溜轉動起來。

        附近的天地靈氣突然翻滾起來,方圓數千里內出現無數五色靈光,然后飛快匯聚而來,融入光陰水滴中

        韓立兩手不斷掐訣,一道道金光沒入光陰凈瓶內。

        光陰水滴散發出的金光越來越亮,漸漸凝聚成固態,并且慢慢朝兩端延伸而去

        轉眼間,三天時間過去了。

        此時的光陰水滴從瓶內消失無蹤,化為一根手指長短的金色晶絲。

        強烈的時間法則之力從金色晶絲上散發而出,雖然同樣是時間法則,但和韓立真言寶輪的時間法則卻明顯存在著差異。

        韓立身上此刻大半身體被變成了黑色,眼中血光閃爍,但仍然還殘留著一絲清明,但也已經到了最為危機的關頭。

        他眼中喜色一閃,立刻掐訣一點。

        金色晶絲表面光芒一閃,從瓶內飛射而出,然后一閃沒入韓立胸口。

        轟隆!

        韓立身上驟然爆發出大片金色靈光,一道道金色光環浮現而出,不斷朝著周圍擴散而去。

        金光之中蕩漾著一股股時間法則之力,附近虛空突然變得模糊不清起來,好像隔了一層水霧,韓立的身影也變得模糊不清。

        黑色法陣此刻也驟然停止了運轉,魔光睜開雙目,站了起來,看著被金光籠罩的韓立,眼中閃過一絲灰光。

        此時的他,身上的氣息比起之前隱約又強大了些許。

        金光狂閃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然后飛快變得稀薄,最后徹底消失,露出韓立的身影。

        他全身的黑斑赫然消失無蹤,眼中紅芒也不見了蹤影,身體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剛剛被煞氣侵體,瀕臨崩潰的樣子仿佛只是夢幻一場。

        “韓道友,恭喜。”魔光看到韓立此刻的樣子,緩緩說道。

        “權宜之計罷了,此番多謝魔光道友相助了。”韓立看了魔光一眼,淡淡笑道。

        “些許小事而已,韓道友客氣了。”魔光搖了搖頭,說道。

        韓立目光從魔光身上收了回來,深吸了口氣,感受到自己此刻體內的情況,面上神色未變,心中不由苦笑一聲。

        那金色晶絲正是光陰凈瓶凝聚出的光陰之絲,有推遲天人五衰之效,將煞衰暫且壓下并且推遲了。

        這是他首次動用光陰之絲,此物能將煞衰推遲多久,他無法掌握,但憑借感覺,幾百年內應該無礙的。

        韓立調整了一下心緒,然后袖子一揮,山洞內那些黑色陣旗,還有周圍布置的禁制法器盡數飛射而回,沒入他的袖中。

        做完這些,他身形化為一道青光,不多時,來到了蟹道人和貔貅所在的山谷之中,魔光則緊隨其后。

        “主人,你……你沒事啦?”守在飛車前的貔貅看到韓立,喜笑顏開的迎了上來,看到韓立神色有異,到嘴邊的話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不遠處,蟹道人也站了起來,只是沖韓立拱了拱手,沒有說話。

        “沒事了。”韓立沖蟹道人點了點頭,拍了拍小白的腦袋,含笑說道。

        他隨即目光一轉,落在白色云團上,問道:“金童一直還沒有蘇醒的跡象?”

        “這兩年來沒有任何動靜,主人,老大她不會有事吧?”貔貅搖了搖頭道。

        “不用擔心,她不會有事。”韓立如此說道。

        “那就好,主人我們現在準備去哪里?”貔貅松了口氣,又問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贵州茅台股票技术分 安徽快3稳赚攻略 浙江11选5玩法介绍 福彩25选7分布图 河北11选5走势图 规律公式极限七码中特 至尊棋牌app下载 今日河北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3d杀码方法 福建22选5 腾讯贵州麻将 手机版 欢乐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