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六百零八章 片段

第六百零八章 片段

        “高師兄!”

        矮胖青年眼見此景,心中大驚,驚駭之余頓生退意。

        韓立冷笑一聲,身形朝著矮胖青年電射而去,眉心處晶光閃動。

        矮胖青年看到韓立飛撲過來,身上遁光一起,化為一道赤色長虹騰空而起,朝著遠處電射而去,連那對吳鉤仙器也不要了。

        赤色長虹遁速極快,一閃便消失在遠處天際。

        韓立眼見此景,飛撲的身形停了下來,沒有追趕上去,身體緩緩落在了地上。

        他的腳一落地,面色驟然變得蒼白一片,口中喘息不已。

        這具尸體內殘留的仙靈力本就不多,先前對高大老者突施殺手時已幾乎用光,若那個矮胖青年出手,他反倒絕無反抗之力了。

        幸好此人膽小如鼠,先前戰斗中似乎已經被嚇破了膽,被他一番做作驚走。

        韓立翻手取出一塊仙元石,握在手中汲取其中仙靈力恢復,同時勉強提起體內最后一絲仙靈力,屈指一點。

        一道黑光從他只見飛射而出,一閃洞穿了高大老者的腦袋。

        “砰”的一聲悶響!

        老者的腦袋爆裂開,無頭尸體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做完這些,韓立再也支撐不住,直接癱坐倒在了地上。

        不過他此刻也放松下來,一邊汲取仙元石內的仙靈力,一邊朝著周圍望去。

        這片黃色沙漠,看起來有些像先前那個水滴光球中看到的影像。

        韓立默然片刻,目光朝著頭頂望去。

        那里懸浮著一個模糊金輪虛影,上面七百二十團時間道紋,此刻才熄滅了少許。

        他閉上眼睛,仔細感應腦海龐大神識之力的運轉,體會第五層煉神術的感覺,同時探查起腦海中的那些記憶碎片來。

        這個黑袍男子名喚陸仁岬,是輪回殿的一名輪回之子。

        和韓立不同,這人是真正的輪回之子,享受了輪回殿大量的修煉資源,但與此相對的,他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每過一段時間便必須完成輪回殿派發的任務。

        此次陸仁岬便是執行輪回殿一個任務,來到這個地處仙界東南區域,名為“開元”的仙域,結果卻遭遇天庭五位監察仙使埋伏,這才隕落。

        韓立很想了解輪回殿的事情,仔細查看了這些記憶碎片。

        良久之后,他抬起了頭,眉頭微蹙。

        陸仁岬的記憶碎片中,大多都是些對他無用修煉信息,有用的很少,關于輪回殿的信息就更少。

        陸仁岬成為輪回之子,已經超過兩百萬年,但此人是個修煉狂人,長年在洞府閉關,一心一意苦修,極少外出。

        此人雖身為輪回之子,但并無過深接觸輪回殿的意思,執行輪回殿任務雖多,卻也沒有見過多少輪回殿高層人員,接觸最多的是一名輪回使,是陸仁岬和輪回殿之間的聯絡人,偶爾會在為其安排任務時出現。

        除了這些之外,再無別的關于輪回殿的信息。

        韓立搖了搖頭,抬頭再次看了半空的金輪虛影一眼。

        上面的時間道紋已經黯淡了超過四分之一了。

        他微一沉吟,然后站了起來,走到那高大老者的尸體前,一番摸索,將其儲物法器拿了起來。

        他隨即又走到遠處另外三具尸體旁,將三人的儲物法器也一并取過。

        韓立這才再次坐下,取下陸仁岬的儲物戒指,將五件儲物法器并排放在身前,一個接一個的飛快探查起來。

        五人都是太乙境修士,儲物法器內藏品非常豐富,大量的仙元石不說,還有不少品質極高的仙器,各類珍貴材料,丹藥等等。

        韓立大為眼饞,但這些東西根本不可能帶回去,只好遺憾移開神識,尋找其他有用的東西。

        片刻之后,他身前地面上多出一小堆東西。

        大多數是一些典籍和玉簡,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鏤空金色圓盤,一面金色令牌,還有一個白色羅盤。

        韓立拿起鏤空金色圓盤和白色羅盤,翻看了幾下,便將其放到了一旁,拿起那面金色令牌。

        這兩件東西他都在公輸久的儲物法器中看到過,金色圓盤是監察仙使們彼此聯絡之物,而那白色羅盤是感知煉神術氣息之用,倒不用花心思細查。

        金色令牌看起來似乎是個身份令牌,高大老者四人,每人身上都有一個。

        令牌邊緣處雕刻著精美的游龍花紋,一面寫著一個獄字,另一面卻是個編號。

        韓立上下打量了令牌兩眼,很快將其放在了一旁,拿起那些典籍,玉簡飛快翻看起來。

        這些典籍和玉簡內,大多數都是記載了一些修煉功法,或者秘術。

        能被太乙境修士帶在身上,自然不是尋常貨色,讓他著實大開了一番眼界。

        雖然時間還有,不過韓立顯然不想在這里花太多。

        韓立一本接著一本的匆匆看過,沒有細究,更沒有花心思去記憶內容。

        突然間,他口中輕咦了一聲,看向手中一枚灰色玉簡。

        此物內記載的并非功法秘術,而是一張丹方,而且是道丹丹方,名為“金剛鐵骨丹”。

        此丹蘊含的是金之法則,除了有助于領悟金之法則外,還有強化肉身的功效。

        韓立抬頭朝著半空的金色輪盤看了幾眼,上面黯淡的時間道紋還有不到一半。

        他收回了視線,花了一點時間記住“金剛鐵骨丹”的丹方,然后立刻將其扔在一旁,繼續查看其它東西。

        韓立很快將所有典籍和玉簡查看了一遍,揮手將其再次收了起來,然后拿著五個儲物法器立刻騰空飛射而去,朝著遠處電射而去。

        幾個呼吸之后,他落了下來。

        下方沙漠中出現了一個綠洲,綠洲中還有一個不大的湖泊。

        韓立揮手打出一股黑光,包裹住幾個儲物法器,將其送入湖底,埋藏了起來。

        做完這些,他立刻在綠洲旁盤膝坐下,感悟腦海中煉神術第五層的玄妙。

        他之所以沒有細查儲物法器內的東西,便是為了節省時間,感悟煉神術。

        時間一點點過去,金色圓盤上的時間道紋一個接一個暗淡下去。

        終于,最后一個時間道紋也暗淡了下去。

        一陣“嗚嗚”的呼嘯之聲傳來。

        半空的金色輪盤突然間變成了黑色,接著“轟隆”一聲,化為一個黑色漩渦。

        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中噴涌而出,籠罩住了韓立的身體。

        韓立的神魂毫無反抗之力,“嗖”的一聲沒入其中。

        他眼前再次一黑,意識就此模糊,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意識才逐漸清醒,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此前的洞府內。

        掌天瓶此刻仍然懸浮在半空,不過散發出的綠光飛快黯淡,最后徹底消失。

        小瓶的大小也恢復了原樣,掉落了下來。

        他伸手接住,眼中精光閃動的看著掌天瓶,隨即神識沒入其中,嘗試溝通此前驚鴻一瞥的瓶靈。

        但無論韓立如何呼喚,或者用各種手段碰觸此瓶,瓶靈都沒有絲毫動靜,似乎再次沉睡了過去一般。

        韓立無奈的嘆了口氣,將掌天瓶收了起來,搖了搖頭。

        隨即他翻手取出一塊玉簡,將此前自己記下的“金剛鐵骨丹”丹方記錄下來,以免忘記。

        收好玉簡,韓立深深吸了口氣,然后再次閉上了眼睛。

        此次神魂穿梭,自己進入到了那個神秘的空間,并看到了那條承載著一幕幕古怪影像的神秘河流,讓自己震撼的同時,也生出了不少疑惑。

        似乎,那一幕幕景象,屬于某些人的某些過往歷史?

        這些人目前看來,似乎都是將死或是已死之人,自己的神魂附著于這些人身上,可以探查到對方尚未散去的一些記憶片段,可以發現一些事,或者做一些事。

        至于自己是否真的能夠選擇穿梭對方,還要等下次有機會再好好探究了。

        只是每一次神魂穿梭,都會將自己真言寶輪上的時間道紋一掃而空,雖然自己如今恢復速度要大勝于前,但仍需要不少時間恢復的,這探究成本同樣不小。

        除此之外,此番最大的收獲,是從那個陸仁岬那里,得到了第五層煉神術的修煉體悟。

        有了這些經驗,他自信能大大提高煉神術第五層的修煉速度。

        他正要開始修煉,忽的睜開眼睛,朝著外面望去。

        只見一團白光從洞府大門外飛了進來,在密室內四處盤旋飛舞了片刻,忽的碎裂開來。

        韓立眉頭微皺,不過還是站了起來,撤銷周圍禁制,朝著洞府大門走去。

        轟隆一聲,洞府大門打開,一個人影站在大門之外,卻是一個灰袍老者,下巴留著山羊胡子,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

        “原來是盧道友,許久未見了。”韓立看到此人,微微一怔,隨即笑道。

        這山羊胡子老者,是居住在附近向陽谷的盧關子,和景陽上人,熱火仙尊等人性情相投,時常到野鶴谷串門,韓立和其也算是熟識。

        “厲道友,在下打擾了。”盧關子拱了拱手,笑道。

        “今日怎么有空到我這蝸居來,快些請進。”韓立哈哈一笑,請其入府一敘。

        “我就不進去了,就在這里說吧。”盧關子擺了擺手,淡笑的說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哪些平台可以炒股 真人麻将游戏 福利彩票双色球 七星彩 好友赣南麻将同乡会 网络上怎么赚钱,可 全民福州麻将群 甘肃快3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最高遗 广东十一选五精准计 广东麻将怎么看马 江西多乐彩11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