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小道消息

第六百一十二章 小道消息

        閑云山中,歲月悠悠,如白駒過隙,一晃就過去了兩百來年。

        兩百余年,幽居于閑云山中的各方“閑云野鶴”們,依舊每日里吟詩作畫,風花雪月,度年如日,以自己所喜好的方式過著自己的“神仙日子”,大部分人對于修煉閉關之事,反倒是不怎么上心。

        對于山中可能多了幾人,亦或是少了幾人,大家自然也不怎么在乎,畢竟能夠在有生之年,來到這閑云山,相識一場便是緣,既不在乎過去,又何必過問未來?

        真仙界還是那個真仙界,但凡俗間興許已歷經了數代更迭,歷經了數不盡的恩怨仇殺,甚至于已經換了一個朝代。

        正所謂,“仙界一日內,人間千載窮”。

        韓立自從安頓了魔光,并有了“新的身份”后,每過一段時間,仍會不遠萬里的進一次聚琨內城,在城中搜尋“玄芷晶石”。

        久而久之,內城許多商會掌柜也與他做了幾次丹藥生意,一來二去混了個臉熟,也都知道了火葉宗有個一心尋找“花心石”的外門長老。

        不過最近幾次入城,韓立發現城中許多地方都在修繕,一些主要街道都已經開始張燈結彩,裝點一新,準備在聚琨城每千年一次的盛大建城慶典之際,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商客。

        特別是近幾個月來,從黑山仙域其他地方乃至附近幾個仙域,跨境而來的一艘艘渡船密集地飛入城內,城中各處的港口也變得越加繁忙起來。

        城內各處的商鋪門前,也早已經掛上了各種各樣的旌旗和告示牌,上面以金粉書寫著諸如“貨真價實”、“仙凡無欺”等招徠商客的言語,也有一些商賈不循舊制,另辟蹊徑地寫著“購一贈一”、“折價奉送”、“三千年等一回”等言語。

        相比往日時節,聚琨城里的人流變得更加密集起來,城中各種商會開設的仙家客棧已經供不應求,早被外來的商客和修士們擠滿,許多城內宗門也紛紛將門內別苑和客房臨時外租,來賺取一部分租金收入。

        就連遠在城外的浮云山脈,往日的寧靜也被打破了,許多常住山中的避世修士們也都蠢蠢欲動,打算趁著慶典時節進一趟聚琨城,淘換些瞧得上眼的東西。

        按說他們近水樓臺,對于聚琨城盛典不應該有如此強烈的熱情,可事實上,他們與那些不遠萬里前來的外地修士一樣,熱切期待著慶典召開之日的降臨。

        原因無他,只因在聚琨城慶典召開的七日間,內城外城的界限將被打破,屆時內城四座城門洞開,不再有任何限制,將允許任何人進入內城。

        并且,內城開放其間,城內將會有數百個規模不一的拍賣會在各種勢力的主持下召開,而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自然就是由黑山仙宮下設的北部行宮,和百造山支脈聯合舉辦的玉昆樓大型拍賣會。

        此會之所以能惹來幾乎半個黑山仙域的關注,不僅是因為其有著強大的官方背景,同時也是因為幾乎每一次拍賣會上,都會有數件連太乙玉仙都要垂涎的頂級的寶物出現。

        而每當有這樣的寶物出現時,都會引得各方勢力群雄相爭,靠著各自底蘊實力拼斗一番,不管最后花落誰家,都會傳為一時佳話。

        慶典召開前七日,韓立就已經跟隨景陽上人入駐玉昆樓。

        樓內下設地宮,里面布置有各種精巧法陣和機關,并由三名金仙長老寸步不離地駐守其中,從黑山仙域乃至其他各處運來的拍賣物品,就都貯藏在了這里。

        韓立與另外兩名鑒丹師,在景陽上人的陪同下對這其中的丹藥和靈藥類寶物進行鑒別,在確認無誤后全數登記造冊,寫入了拍賣名單之中。

        直到慶典召開前一天傍晚,所有拍賣物品才全部都運抵玉昆樓,造冊入庫。

        早已經習慣了清閑生活的景陽上人不勝其擾,在好容易忙完這些瑣事之后,趁著月夜來到了給韓立安排的別苑。

        行至房門外,還不等他出聲,韓立就已經一袖揮開屋門,請他進了屋。

        “怎么樣,事事親力親為的感覺不錯吧?哈哈……”韓立請景陽上人坐下后,給他倒上了一杯清茶,笑著調侃道。

        “真是很久沒有參與這些細則事務,的確有些不習慣……你小子就別來取笑我了……”景陽上人擺了擺手,苦笑著說道。

        說罷,他有些嫌棄的瞥了一眼韓立倒的茶水,開口說道:“那火涎酒還有沒有?”

        “酒方不是都給你了?怎么還管我要酒?”韓立輕笑了一聲,問道。

        “別這么小氣嘛,你的酒不是年份更足嘛!我釀的那些還不到一百五十年,滋味差得遠呢。再說了,我也不白喝你的酒,有點小道消息透露給你。”景陽上人壓低幾分聲音,神秘兮兮的說道。

        韓立聞言,無奈一笑,手掌一揮間,一個深灰色的酒壇就出現在了桌上。

        “這是我私藏的最后一壇了,年份可比上次拿出來的那壇更久,你的小道消息可不能對不起我的酒。”韓立一把拍開壇口泥封,說道。

        伴隨著醇厚酒香溢滿整間屋子,景陽上人肚子里的饞蟲立即給鉤了起來,迫不及待地用茶盞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一飲而盡。

        美酒入喉,他仰著頭砸吧砸吧嘴,品著唇齒間的余味,滿臉的陶醉神情。

        韓立在一旁看得有些想要發笑,卻也沒有催促他。

        “果然是好酒……”景陽上人豎起大拇指,贊嘆道。

        話剛說完,他就抓起酒壇又要給自己倒酒,結果被韓立給攔了下來。

        “還不說什么消息?”韓立問道。

        “嘿嘿……就不能讓我多喝兩口再說?”景陽上人干笑兩聲,說道。

        “快說。”韓立沒理會他,直接說道。

        “好吧……告訴你,你要的玄芷晶石有著落了,今天下午到的最后一批貨里,正好有此物。”景陽上人收回手,搖頭晃腦的說道。

        “此話當真?”韓立頓時一喜,追問道。

        “你先別著急高興,這東西報價可不低,起拍價就有一千仙元石了,最終成交價翻個幾番都是很有可能的,你這錢囊夠不夠鼓啊?”景陽上人故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問道。

        韓立心中發笑,翻個幾番也就是幾千仙元石而已,雖然對其他普通金仙修士來說是一筆不菲的巨款,可對如今的他來說,倒也不算什么。

        “景陽道友別忘了,我可是一名丹師,雖然花起錢來如開閘流水,可掙起錢來這速度也不慢。為了這事,我已經謀劃了這么長時間,自然是有所準備的。”韓立笑著說道。

        景陽上人見韓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卻只當韓立是初來乍到,不曉得這拍賣會上的“兇險”,一個不小心就要被殺得囊中羞澀一貧如洗了。

        “到時候若是仙元石不夠,可以先抵些丹藥給我們百造山,我一定給你個滿意的價格,之后若是想要贖回,也可以原價購回。怎么樣,夠意思吧?”他沒有直接給韓立潑冷水,而是如此說道。

        韓立將整壇火涎酒,推給了景陽上人,干凈利落道:

        “仗義。”

        ……

        第二天清晨,一聲洪亮鐘鳴響徹整座聚琨城。

        封禁已久的內城東南西北四座城門全部洞開,所有駐守在此的核查修士全部撤離,而分布在城墻上的巡城修士,人數卻增加了數倍。

        隨著城門上的符文禁制光芒隱去,早已等候在城門外的各路修士,紛紛迫不及待地穿過門洞,涌入了內城之中。

        往日清靜的內城街巷頓時變得喧鬧起來,紛亂的人群沿著道路朝著內城各處分散開來,有的去往售賣法寶仙器的商鋪,有的則直接去往了一些拍賣會場。

        整個內城,竟然變得比外城更加熱鬧起來。

        到了夜晚,聚琨內城華燈初上,到處點亮了火紅的燈籠,所有地方都通明一片,城墻上還有陣陣煙火升騰助興,熱鬧氛圍絲毫不減。

        就這么一連過去了六天,城中最引人注目的玉昆樓拍賣會,終于開場了。

        韓立與景陽上人作為舉辦方,自然先一步進入了玉昆樓的拍賣會場。

        入場之后,他才發現這從外面看不過一座塔樓模樣的玉昆樓,內部空間居然如此寬廣。

        只見樓內正中建有一座面積頗廣的圓形石臺,明顯是用來展示拍品的地方,在其四周則分布著一個個緊密相連的小型貴賓室,整整齊齊圍成一圈。

        一樓圍滿之后,二樓、三樓各自又圍了一圈,看起來大概有數百個的樣子。

        每一個貴賓室中都擺著一條案幾和一個蒲團,案幾右上角點著一爐檀香,正中則擺著些仙蔬靈果和一壺瓊漿美酒。

        韓立和景陽上人挑了二樓一間貴賓室,率先走了進去。

        室內立有一名宮娥模樣的年輕女子,立即給兩人加了一張蒲團,并給他們倒上了美酒。

        韓立無意間側目一望,才有些驚訝地發現這宮娥竟然不是真人,而只是一具傀儡,因為氣息低微,僅僅相當于結丹期修士,反而不容易讓人注意到。

        “景陽道友,你真的不去主持大會?”韓立收回目光,問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青海快3电子走势图 甘肃乐胡麻将下载 美都能源股票趋势 免费麻将下载 加拿大28在线精准计划 3d谜语藏机图 鼎顺配资 贵州快3走势图 20选5选号技巧 贵阳麻将机出租 陕西11选5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