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故地重游

第六百五十一章 故地重游

        “諸位可別放松警惕,后面指不定還要碰到什么鬼東西呢……”

        石穿空話音剛落,一旁的沼澤之中就有一頭巨大的雙頭鱷魚,渾身裹著稀爛的淤泥沖了出來,張著一張足以吞下整艘飛舟的大嘴,貼著地面咬合而來。

        “石兄,你這算不算是烏鴉嘴呢?”狐三笑著問道。

        石穿空沒有搭理他,雙手法訣一掐,一層看起來十分淺薄的銀色光幕浮現而出,擋在了飛舟一側。

        “砰”的一聲悶響。

        雙頭鱷魚猛地撞擊在銀色光幕之上,竟像是被一柄萬噸巨錘砸中,兩顆巨大頭顱同時碎裂,頜骨和牙齒一齊崩碎,血肉模糊。

        “嘖嘖,這家伙看起來靈智不高,力氣倒是不弱。”熱火仙尊見狀,說道。

        “前面還有個大家伙……”韓立突然開口提醒道。

        其話音剛落一下,手中青光一閃,已經多了一柄青竹蜂云劍,整個人驀的飛掠而起,單臂一橫,朝著前方一劍斬去。

        只見一道青色劍光疾射而去,一閃而逝的落入了前方的沼澤之中,瞬間炸裂開來。

        “嗷……”

        隨著一聲凄厲咆哮響起,大片血水如同滾油一般從沼澤中冒了出來。

        緊隨其后,一頭與先前那只怪魚模樣一致,體型卻大過它十倍的大家伙也從沼澤中浮了上來,尸首分作了兩段,倒向了兩邊。

        緊接著,“呼啦”一聲,銀色飛舟從其中央直沖而過,一閃即逝。

        “哈哈……有兩位這般保駕護航,我這靈舟只管飛得更快些,全無后顧之憂啊,快哉!”狐三一邊催動銀色飛舟,一邊笑著說道。

        他們幾人朝著迷塵煙霧直奔而去,那粉色煙霧也朝著他們涌動而來。

        不多時,兩者便在幽浮島千里之外相遇了。

        銀色飛舟一進入粉色煙霧之內,前進速度立即減緩了下來。

        韓立幾人心神微凝,紛紛將神識釋放開來,朝著四面八方掃動而去。

        “果然如此……這迷塵幻煙內神識之力受到極大壓制,根本探查不了多遠,這么一來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狐三開口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更加小心一些,各自負責一個方向。”石穿空回頭看了一眼,凝重的說道。

        韓立眉頭微微蹙起,心中同樣有些驚訝,以他的神識之強,居然在這迷霧中也只能覆蓋方圓數十里的范圍。

        “無妨,若有山門遺跡出現,我這里自有感應。”熱火仙尊如此說道。

        說話間,他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一枚龍眼大小的粉色圓珠,看起來就和尋常蚌珠一樣,不過有些不同的是,這圓珠四周還有一圈細小的金色銘文,一陣一陣地閃著光芒。

        “這是何物?”石穿空瞥了一眼,開口問道。

        “此物名為‘真言珠’,乃是宗門師長贈給我的一件法寶。原本沒有什么大用處,只是家師為了我在門內走動方便,給我用來在門內任意使用傳送陣的憑證。不過,宗門被滅之后,這顆珠子,可能已經是外界僅存的一顆了吧。”熱火仙尊臉上浮現片刻追憶神色,緩緩說道。

        “熱火道友的意思是,這真言珠能夠幫我們找到遺跡?”韓立眉頭微微一挑的問道。

        “此珠能與門內三百余座傳送法陣產生聯系,一旦我們附近有殘存的傳送法陣出現,此珠就會有所感應。不過,因為迷塵幻煙的緣故,我估計它的感應距離會被大大壓縮,最多不會超過百里。”熱火仙尊沒有正面回答韓立的問題,有些不置可否的說道。

        “能夠如此就已經很不錯了,若是真能夠找到一處完整的傳送法陣,我等或許就能夠直接傳入真言門了。”狐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韓立聽著幾人的言語,目光落向了遠方,在其視線盡頭,一截暗紅色的屋角飛檐從迷霧之中穿了出來。

        緊隨其后,一座百丈來高的三層磚石牌樓從迷霧中顯現而出,其上紅漆斑駁,磚石破碎,屋檐坍圮,看起來仿佛歷經了滄桑變幻,已經變得破敗不堪。

        “這是……烏梁坊,門內商賈街外的十座牌坊之一。”熱火仙尊看到牌坊匾額上依稀可辨的幾個大字,忽然說道。

        “運氣不錯啊……熱火道友這番可是故地重游了。”狐三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叫了一聲,就駕馭著靈舟朝那邊飛馳過去。

        “狐三道友,且慢……那不過是一處幻境。”就在這時,韓立忽然出言提醒道。

        銀色飛舟一個驟停,懸在那座牌坊外的百余丈外。

        其余三人一陣詫異,回頭一看韓立,就發現他的雙眸之中閃爍著幽深的紫色光芒,看起來十分詭異奇特。

        “咦,這莫非是……九幽魔瞳,厲道友,你為何會我們魔族的靈目神通?”石穿空眉頭一蹙,問道。

        “厲某一介散修,一身所學駁雜了些,讓諸位見笑了。”韓立沒有過多解釋,打了個哈哈的說道。

        石穿空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倒也沒有追根問底,一旁的熱火仙尊則是目光微閃,越來越覺得眼前這位厲寒道友,有些高深莫測起來。

        “哈哈,看來這次把厲道友請來,是真的撿到寶了。”狐三朗聲一笑,說道。

        說罷,他抬起袖袍猛地一揮,一道華光便自其身前疾射而出,打向了那座牌坊。

        只見光芒砸在牌坊上的瞬間,一團銀色光芒驟然亮了起來,化作了一個方圓百丈的巨大銀光漩渦,從中傳出一陣恐怖的空間之力,將整個牌樓撕扯著扭曲成了一團,吞沒了進去。

        最終只留下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空洞,撕扯著周圍的空間,直至緩慢地閉合了起來。

        狐三見狀,面上笑容頓時一僵。

        “還好厲道友提前告知,我們若是就這么沒頭沒腦地闖過去,此刻只怕就已經被扯入空間裂隙中去了。”石穿空有些后怕的說道。

        其話音剛落之時,就聽一陣靡靡仙樂從四面八方響起,一股令人有些迷醉的香氣隨即蔓延開來,眾人再看向四周時,赫然發現煙霧之中居然出現了大片宮殿建筑。

        他們的銀色飛舟不再行于沼澤之上,而正從一叢叢茂密花海中擁擠而過,將無數花瓣擠得四散灑落。

        花海四周圍,還建著一座座雕欄玉砌的廊橋和鱗次櫛比的亭臺樓閣,與遠處的各式宮殿相互勾連在一起。

        廊橋之上有一位位身穿各色宮裝的貌美仙娥,有的手捧仙蔬靈果,有的手提瓊漿玉瓶,有的提著宮燈,身形裊娜,朝著閣樓之中翩躚而去。

        在那樓閣之中則有許多仙人對坐,或互相飲酒,或高聲吟詩,或執子對弈,看起來完全是一副融洽和諧的宴會景象。

        狐三見狀,忙一催法決的停下了飛舟,不敢再貿然前行,開口問道:“石兄,你這神靈丸好像不起什么作用啊,這幻境怎么越來越厲害了?”

        “狐三道友,你錯怪石道友了,實在是這幻境太過厲害,若未服用神靈丸的話,此刻我們心神只怕已經陷入幻境,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在幻境中了。”韓立替石穿空解釋道。

        他并未服用神靈丸,所以更知道此刻這幻境的真正厲害,若非早已催動煉神術護住神識海,怕是連自己也要著道。

        “厲道友,你的靈目神通可有辦法破除這幻境?”熱火仙尊開口問道。

        “我的靈目只能帶著大家避開危險,但卻不能破除幻境。倒是石道友倘若動用空間法則之力,或許能夠將附近的迷塵幻煙摒退,能夠破除一部分幻境。”韓立搖了搖頭,話頭一轉的說道。

        “此法理論上的確可行,不過消耗實在太大,且無法破除太大面積幻境,對我們的境遇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石穿空面露難色,說道。

        “不如這樣如何?就由厲道友以靈目神通幫我們規避危險,熱火道友以真言珠感應傳送陣,等到有所發現時,再讓石兄設法破開幻境。至于我嘛,就給大家當個船夫如何?”狐三想了想后,開口說道。

        “此法可行。”韓立與石穿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好,就這么辦。”熱火仙尊也贊成道。

        商定之后,幾人再次出發,朝著前方緩緩飛行而去。

        “前面出了花叢后不要繼續向前,要往左側轉過去。”韓立雙目紫光微微閃動,指揮道。

        “直接撞入那座廊橋中嗎?”狐三有些遲疑道。

        “相信我吧。”韓立說道。

        狐三嘴角一咧,隨即不再言語,控制著飛舟緩緩而行。

        銀色飛舟前掠出一片花叢后,徑直向左一轉,筆直地撞入了一座廊橋之上。

        只見廊橋上的白玉欄桿好似紙糊一般,一下子就被撕裂開來,韓立幾人的身軀與橋上的仙娥身軀相撞,直接穿透了過去。

        “出去之后,前行大約七十丈后,再往右轉……”在韓立的指揮下,銀色飛舟穿過重重幻境不斷向內而去。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銀色飛舟穿過一片幻境荷塘時,熱火仙尊忽然驚喜叫道:

        “找到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陕西快乐10分 搜 炒股加杠杆app下载 豪利棋牌每天送9块 欢乐大众麻将下载 一分十一选五最长的有多少期 排列五直播现场 体彩20选5 好运彩app下载 最新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熊猫棋牌正版官方下载 血流麻将教程 河南11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