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七百零六章 受邀

第七百零六章 受邀

        韓立對魔光并不太放心,正全神貫注地探查著石臺上的動靜,以防止他有什么意外動作,此刻聽到“虛合族”三個字,心中也是不禁微微一動。

        在之前搜集來的情報中,虛合族這個種族出現過不止一次,每次卻都語焉不詳,寫得模模糊糊,這倒不是因為這個族群太過隱秘,或是灰蜥族辦事不力,而是因為虛合族在灰界所有的種族之中,都屬于地位極高的貴族種族。

        像灰蜥族這種低等種族,在一個黑齒域中都屬于末流,更別說在整個灰界,它們彼此之間相隔的層級實在太多,故而能得到的消息也就實在是少得可憐了。

        韓立只知道虛合族是統領少昊域的領主家族,其所屬勢力歸為輪回域一方,與尼刺陀域所屬的灰界原生勢力一方是敵對關系。

        除此之外,就再沒有關于虛合族的消息了,卻沒想到魔光占據的灰仙尸身,生前竟然就是此族之人。

        石臺這邊雖然已經出了變故,但驚懼之下那青皮猿猴并未顧得上喝止大軍,所以波棱湖畔的血腥屠殺仍舊還在繼續,不少灰蜥族人受到波及,已經被斬于屠刀之下。

        “魔光,立即阻止這些人。”韓立心念一動,傳音說道。

        石臺之上,魔光聞言,卻并未立即動手,而是轉回身朝韓立這邊張望了一眼。

        他這一動作引得石臺上其他人皆是一陣疑惑,紛紛抬頭朝這邊望了過來,韓立心中暗罵一聲,連忙遮掩氣息,裝作昏死過去。

        在其體內,與魔光簽訂的天魔契約,卻已經開始在其識海之中顯現出來。

        所幸魔光只是看了一眼,并無任何異動,隨即轉身望向那青皮猿猴,收起黑色折扇,雙手十指交叉做了一下活動手腕關節的動作,嘴角一咧,露出一排整齊的皓白牙齒。

        黑衣少女看著眼前這俊朗青年,一時間心中所有恐慌盡數消失,心湖之中也被他的笑容蕩開了層層漣漪。

        與苗繡的感受截然相反,那青皮猿猴則只覺得眼前這人的笑容恐怖至極,那森森白齒好似要將他吮血啖肉一般,整個人渾身冒氣寒氣,如墜冰窖。

        他牙關緊咬,手中已經重新握緊了那枚黑色海螺,期盼著動用這件領主大人親賜的秘寶,能夠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

        然而,他的念頭才剛一起,耳畔傳來了一聲好似惡魔囈語般的聲音:“在盤算什么呢?”

        魔光的身軀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化作了一股灰色霧氣,不知不覺間如蟒蛇一般纏繞在了他的身上,只有一顆頭顱還保持著人形,懸在他的臉頰外側。

        “啊……”青皮猿猴驚叫一聲,頓覺魂飛天外。

        他的嘴巴剛一張開,魔光整個人就已經化作絲絲縷縷灰色霧氣,順著其眼耳口鼻等七竅涌入了他的體內。

        青皮猿猴滿臉痛苦,丟開了手中的狼牙大棒和黑色海螺,手掌掐著自己的脖頸,跌跌撞撞向后退去,幾步之后就“砰”的一聲,仰面摔倒在地。

        待其身軀徹底不再動彈之后,縷縷灰霧這才從他的七竅之中涌了出來,重新凝聚成了人形,再次化作了那個風度翩翩的青年公子。

        只是搖扇之時,忍不住打了個飽嗝,有些煞了風景。

        苗繡等人看著這詭異一幕,心中震驚不已,皆是微微張著口,半天說不出話來。

        魔光則是彎腰撿起那個黑色海螺,打量了片刻之后,整個人出現了短暫的遲滯,隨即掌心絲絲縷縷濃郁煞氣涌出,將之包裹煉化起來。

        片刻之后,他一手握住海螺,屈指在其上輕輕一彈,一道黑色光芒蕩漾開來,瞬間席卷向四面八方,一直在波棱湖面上激蕩起陣陣細微波紋。

        被這股光暈掃中之后,所有黑齒域之人頓覺頭腦一松,之前那種混沌無力的感覺消失不見,隨即紛紛站起身來,與尼刺陀域之人廝殺起來。

        韓立兩人也順勢站了起來,卻并未參與廝殺,而是朝著石臺這邊趕了過來。

        石臺之上,穆邱眼見青皮猿猴被輕易殺死,臉色無比慘白,臉頰旁的魚鰓不斷翕動,身形一轉,就欲朝波棱湖的方向逃竄。

        然而還不等他動身,刺骨族的族長早已經身形一縱,擋在了他的身前。

        另外一名灰膚尖耳的高大婦人,和苗魁則也從左右一竄而出,將其包圍在了中央。

        “殺了。”苗繡眼中沒有絲毫情感波動,直接下令道。

        那三人沒有半點猶豫,立即施展手段,向穆邱攻殺過去。

        “山鬼族、風鼬族、灰鐮族,聽我號令,組織族人,立即發起反攻……”

        “青鯉族、泥牛族、土丸族,繞進波棱湖兩翼追殺。我們人數不占優勢,不必完全封鎖死,盡可能擊殺敵軍便是……”

        “苗宗,你們幾人統御其余各部,偷襲敵方各部族長,追殺零散逃走的敵軍……”

        一連串指令從苗繡口中發出,黑齒域各族族長接連領命,紛紛飛離石臺,組織殘余族眾反攻尼刺陀域大軍。

        尼刺陀域各族大軍見統領之人被擊殺,軍心頓時渙散,黑齒域各族卻是復仇心切,追殺得格外兇悍,直將尼刺陀大軍逼得敗退入了波棱湖中。

        魔光一次出手之后,就不再繼續動手殺人了,而是悠然來到石臺邊緣,一手輕搖著手中的黑色折扇,饒有興致地看著下方的各族混戰,嘴角還噙著一抹淺笑。

        韓立與石穿空從混亂的戰場中,一路躲避著刀光劍影閃身而來,也落在了石臺上。

        石穿空看著眼前的魔光,面上神色沒有多少變化,心底卻如驚濤拍岸,目光再落在韓立身上時,就變得更加幽深了。

        “厲道友,這位是……”猶豫再三后,他還是遲疑著低聲問道。

        “你稱他魔光道友即可,他的身份有些特殊,算是我的一位契約盟友吧。之前因為一些原因不方便現身,以后便無礙了。”韓立言簡意賅地解釋道。

        魔光沒有說話,只是笑吟吟地沖石穿空點了點頭,后者也隨即神色復雜地朝其施了一禮。

        “之前在灰蜥族的一些筆札記錄上看到過,虛合族人有三大姓氏,分別是屠蘇、東陵和將姓,你日后就以將古自稱,我們二人則是你的家臣。”韓立傳音說道。

        “在下石穿空。”石穿空略一遲疑,抱拳說道。

        魔光點了點頭,算是應了下,然后又撇撇嘴說道:“將古這個名字不太好聽,怎么都覺著像是即將作古的意思。”

        韓立眉頭微皺,正要說話,就見一襲黑衣的苗繡已經走了過來。

        隔著好幾步外,她停下身形,沖著這邊一施禮,恭敬道:“晚輩是黑齒域三苗族族長之女苗繡,不知前輩尊諱為何?”

        魔光聞言轉過身,臉上露出一抹笑意,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了黑衣少女一眼,正要開口說話,腦海中卻突然想起了韓立的聲音:“魔光道友,身處異界,還請謹言慎行。”

        “嘿嘿,原來是三苗族的少主啊,我名諱將古,這兩個是我的家臣厲寒和石穿空。”魔光微微一滯,隨即笑著說道。

        韓立兩人隨即上前,沖著苗繡施了一禮。

        “今日辛虧有前輩出手,否則我黑齒域各族,定要被尼刺陀域大軍殺得元氣大傷了。”苗繡不敢怠慢,再次還禮說道。

        “苗姑娘言重了,我也是碰巧路過你們黑齒域,本不打算攙和進來的,可惜那青皮猴子實在太惹人厭煩了。”魔光折扇輕搖,隨意的說道。

        “尼刺陀域各族突施襲擊,已經算是與我們黑齒域開戰了,我需要盡快回到族中將這一切都稟報給父親。前輩作為我們黑齒域的救命恩人,可一定要給我們個機會一盡地主之誼。”苗繡神色一肅,鄭重說道。

        魔光聽罷,沒有立即回答,做出沉思猶豫之狀,實際上卻是再以心聲詢問韓立,該如何回答?

        “無妨,我們目前也沒有明確的目標,先去一個安穩的地方安頓下來也不錯,況且那里還有更多我們需要的情報消息。”韓立傳音給魔光。

        “既然苗姑娘誠意相邀,我們也不好拂了姑娘的好意,便前去叨擾一番。只是我此次外出不愿聲張,還請姑娘一定要代為保密行蹤,就是令尊那邊最好也暫時不要提起。”魔光看向苗繡,故作嚴肅說道。

        “前輩放心,在到達幽禾城之前,我是不會吐露半點消息的。只是等到了之后,我再如實匯報給父親……當然,也會請求他為前輩保密。”苗繡面露大喜之色,立即答道。

        “如此甚好。”魔光點了點頭說道。

        “那容晚輩先去處理眼前這些后事,再來安排前往幽禾城事宜。”苗繡沖魔光,以及韓立二人一拱手的說道。

        魔光沒有再開口,只是擺了擺手,示意她可以自行去了。

        苗繡離開之后,魔光看著石臺下方的血腥殺戮場面,沖著虛空深吸了一口氣,一臉的滿足神情,到處都是濃郁充實的煞氣。

        “厲道友,我們這樣深入一位灰界領主的都城,會不會太冒險了?”石穿空瞥了一眼遠去的苗繡,眼中閃過一絲擔憂神色,說道。

        “無妨,有魔光道友和他的虛合族人身份在,三苗族的人不敢也不會仔細探查我們。倒是我們自己,需要小心再小心,以防露出馬腳。”韓立緩緩說道。

        石穿空聽罷,不再言語,眼中憂慮卻未見絲毫減少。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每日足球比分推荐预测 大众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福建11选5贴吧 内蒙古快三 股票在线交易平台 大庆麻将群的二维码群 幸运28除456余数 澳洲彩票幸运10app下载 2020年海南环岛赛 微乐单机黑龙江大庆麻将 河北20选5复式表计算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