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不得其解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不得其解

        “幽絡姑娘深明大義,陰某代陰栝大人表示感謝。”灰衣大漢心中念頭轉動,面上卻沒有遲疑,立刻行了一禮謝道。

        “瓶內剩下的天陰涑魂丹不少,除卻用在這五人身上的,應該還會余下一些,便贈與陰禪主管你吧。陰禪主管百年前剛剛進階太乙境中期,那些丹藥應該可以助你鞏固好境界。”幽絡微微一笑,再次說道。

        “多謝幽絡姑娘,日后若有吩咐,盡管開口,陰禪絕無二話。”灰衣大漢大喜,謝道。

        他剛剛神識探查了一下,黑色玉瓶內的天陰涑魂丹足有四十枚,除去給韓立等人服用的,應該可以剩下十幾枚,這些丹藥足夠他平復還有些不穩的魂力,并對修為有不小增益,起碼節省了數千年苦修。

        “既然陰禪主管如此說,那我也不客氣了,這五人醒來后,我要借用一下,還望陰禪主管你多多幫忙。”幽絡整理了一下鬢角秀發,笑道。

        “啊……”灰衣大漢行了一禮后正要站直身體,聞言整個人僵硬在了那里,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嘴巴。

        “怎么,此事讓你很為難嗎?”幽絡美眸一閃,說道。

        “幽絡姑娘,并未在下不愿意幫忙,只是這五人是陰栝大人所煉的傀儡,若要借用他們,需得得到陰栝大人的首肯……”灰衣大漢搓了搓手,小心賠笑著說道。

        “陰栝大人此番一下凝練出五只幽魂蟲,元氣消耗肯定極大,沒有一月時間根本不會出關。我借用這五人只為一件小事,耽擱不了多久,前后最多需要兩三天,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此事便天知地知,陰栝大人又如何會知道?”幽絡咯咯一笑,如此說道。

        “這……”灰衣大漢聞言,看了看手中的黑色玉瓶,似有些意動。

        “退一步來說,就算陰栝大人日后知道,我用了這么多天陰涑魂丹助他煉傀,只是小小借用這五人一下,陰栝大人大人大量,于情于理也不會介意的吧。”幽絡微微一笑,又說道。

        “話雖如此,但陰栝大人有言在先……”灰衣大漢仍有些遲疑。

        “我借用這五人,并非為了私事,而是和域主大人有關,陰禪主管若是不答應,我也不會強求,只是域主大人之事若有所差池,他老人家日后問起,我也只好實話實話了。”幽絡面色略微轉冷,說道。

        “既然是為域主辦事,在下豈敢不答應。”灰衣大漢心中一凜,念頭急轉,隨即苦笑的說道。

        “那就拜托陰禪你了。”幽絡復又展顏一笑,輕輕拍了灰衣大漢的肩頭,并未多說什么,轉身離去。

        灰衣大漢目送此女離開,默然站立了良久,最后嘆了口氣,轉身走回,掐訣打開韓立的牢門走了進去。

        他揭掉黑色玉瓶上的符箓,略微傾起瓶身,一顆拇指大小的灰黑色丹藥滾了出來。

        灰色大漢仔細檢查了一下此丹藥,確認無誤后,將丹藥喂給韓立服下。

        丹藥入腹,韓立身上波動的氣息頓時飛快變得平穩起來。

        灰衣大漢轉身來到其他人牢房,每人喂下了一顆天陰涑魂丹,這才離開。

        ……

        轟隆隆!

        渾渾噩噩間,韓立只覺腦海中突然間一陣電閃雷鳴,每一次驚雷炸響,都有一股深入骨髓的劇痛襲來,將他的意識撕裂。

        “難道一切就要這么結束了……”一股絕望之意在韓立心底彌漫開。

        他緩緩睜開眼,只覺眼前的一切有些恍惚,有些朦朧。

        不知為何,眼前陰暗的幽牢似乎開始變得明媚,四周的景物也在一陣模糊后發生了變化,那些柵欄和囚籠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布置典雅的廳堂,旁邊還有幾個古色古香的花架,上面擺著一些奇珍花草。

        廳堂中間小巧木桌旁的藤椅上,坐著一個朦朧的身影,正垂首看著什么。

        人影漸漸清晰,烏發白衣,身姿姣好,儼然一個妙齡少女。

        “婉兒!”韓立心中一蕩,情不自禁的輕呼出口。

        白衣女子螓首一抬,頓時一張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嬌容出現在面前,明眸雪肌,秀氣的鼻子下是一抹玲瓏朱唇,不是南宮婉,又是何人?

        但就在其想要再開口說些什么之時,其意識卻猛地一顫,四周的一切蕩然無存,他仿佛再次徹底陷入了黑暗,不斷向下沉去,似乎在墜入無底深淵。

        不知過了多久,他腦海中突然出現一股暖流,朝回蕩游走。

        這些驚雷劇痛頓時飛快減弱,他支離破碎的意識慢慢拼湊到了一起。

        暖流沒能持續多久,很快消失無蹤,腦海中的驚雷和劇痛再次襲來,不過和之前相比已經緩和了一些。

        一段時間過后,這股暖流再次出現,溫潤著韓立的腦海。

        接下來的時間內,這股熱流一次又一次的出現,韓立的意識越來越完整,終于在第四股暖流出現時,一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充斥著他的腦海。

        韓立眼睛顫動了一下,睜開了眼睛,牢獄的屋頂映入他的眼中。

        他意識雖然恢復,身體上卻仍是劇痛難當,絲毫動彈不得。

        “咦!”

        一聲輕咦之聲傳來,然后一個人影出現在韓立視野中,正是那個灰衣大漢,俯視著韓立。

        “才四天便恢復了意識,神識倒是夠強大。”灰衣大漢嘖嘖說道。

        韓立想要說話,但全身無力,根本無法出聲。

        “既然你已經醒了,這第五枚天陰涑魂丹也給你服下了吧。”灰衣大漢取出一個黑色玉瓶,倒出一枚灰黑色丹藥喂到韓立口中。

        韓立看著灰衣大漢,也沒有徒勞的反抗。

        “小子,算你們走運,要沒有這些丹藥,你們起碼還要再承受十幾天的痛苦才能醒來。”灰衣大漢冷笑了兩聲,轉身走了出去,很快離開了韓立視野,聽聲音是向外面走了。

        韓立收回心思,急忙探查身上中的情況。

        他丹田和腦海中的禁制都在,只是體內肉身經脈損傷不輕,加上身上枷鎖,一點也動彈不得了。

        韓立沒有在意身上傷勢,立刻探查腦海內的神魂,面色很快一沉。

        只見腦海之中神魂靜靜而立,那個幽魂蟲莫非已經徹底融入了進去?

        韓立一顆心向下沉去,想起幽魂蟲的作用,全身隱隱有些戰栗。

        “咦,不對!”他很快發現情況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

        神魂之中的那只幽魂蟲全身被數道透明鎖鏈禁錮著,正是他的神念之鏈,而在神念之鏈外面,還包裹了一層透明膠裝物。

        幽魂蟲似乎被這層透明膠裝物凍結在了里面,絲毫動彈不得。

        韓立的意識也保持著完整,并未有被外物掌控的感覺。

        “怎么回事?”他心中一松,卻又滿是疑惑。

        就在此刻,剛剛吞入腹中的那顆灰黑丹藥開始融化,很快化為一股熱流涌進腦海之中,飛快擴散開。

        韓立腦海中還存在的些許痛楚頓時大大減弱,神魂仿佛浸泡在溫泉之中,極為舒服。

        他回想起昏迷之時腦海中的不時騰起的陣陣熱流,看來正是這灰黑色丹藥的功效。

        此丹藥藥效如此不凡,定然是極為珍貴之物,聽那灰衣大漢所說,他這已經服下了五顆,不知此人為何要給自己服用?

        “咦!”韓立面色忽的微微一變。

        那股熱流在腦海中回蕩,一道道極為纖細,幾乎無法察覺的透明晶光從中飛出,融入神魂中,然后沒入幽魂蟲外面的那層透明光膜內。

        透明光膜微微閃動,緩緩變厚了些許。

        韓立目光立刻一閃,心中瞬間轉過無數念頭,隨即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閉目緩緩平穩呼吸,調整身體的情況。

        小半日后,他豁然睜開眼睛,體內積攢了一些力氣,慢慢掙扎著坐了起來。

        他不動聲色的朝著周圍打量一眼,然后以手扶面,面上則露出一副痛苦之色。

        緊接著,其手指上一道晶光閃過,憑空多出一株黑色靈草,正是萬魂草。

        韓立四下飛快一掃,同時張口將此草吞到口中,飛快咀嚼幾下,吞服了下去。

        他現在仙靈力雖然被盡數封印,無法打開花枝空間入口,但憑借之前投射到里面的那股神識之力,還是可以從里面取出一點小東西的。

        不遠處牢房內的那個白發老者身體一動,轉首朝韓立這里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韓立靠在牢房上,垂目低頭,一動不動。

        不過此刻他的腦海中卻在天翻地覆,他全部的神識之力瘋狂涌動,一波接著一波的沖擊著腦海中的波紋禁制。

        不知是不是因為連續服用了五顆那灰黑丹藥的緣故,他的神識之力再次增強了一些,黑色波紋禁制連連顫動。

        與此同時,一股股黑氣遠遠不斷從他體內,涌入腦海之中。

        這股黑氣散發出絲絲熒光,正是萬魂草的藥力。

        黑氣散發出陣陣強大神魂波動,比起韓立的神魂之力也只是稍弱,但卻極為桀驁,仿佛一匹難以馴服的野馬一般。

        黑氣翻滾之間,隱約能聽到陣陣怨靈咆哮之聲。

        萬魂草生于世間幽魂死靈聚集的深淵之中,其實乃是無數魂魄怨力凝聚而成之物,想要將其吸收,增強神魂之力是極為困難的,其中大半藥力都要白白浪費掉。

        不過韓立此刻并未是要吸收,而是要利用此草之力,破解黑色波紋禁制,倒是恰到好處。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电玩城天天捕鱼手机版 免费麻将 四川麻将初学图解大全 黑龙江麻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 杭州麻将教程视频 今日股市行情午评 腾讯分分彩官网网址 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怎么在手机上玩qq麻将 新十一选五缩水软件 黑龙江11选5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