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八百零一章 缺席

第八百零一章 缺席

        “三皇子殿下傳訊說已經派人過來接應,估計還有個半月,便能抵達了。”祁老說道。

        “可知三哥派的是何人?”石穿空聞言,眼睛一亮。

        “我也不知,三皇子殿下并未說明。”祁老搖頭道。

        “不管是誰,有三哥的人相陪,接下來的路便好走許多了。”石穿空微微有些失望,隨即又振奮的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心中也微微一松。

        “既然三哥的人還要過段時日才到,那我們便在此等一等,順便處理一下那些外來商號的事情。厲道友,你趁此機會休息一下吧。”石穿空說道。

        “也好。”韓立點頭站了起來。

        祁老喚來一個十六七的青衣侍女,帶韓立下去休息。

        韓立知道他們有事商量,便起身告辭離開。

        “少主,這位厲道友真的值得信任嗎?”韓立一離開,祁老立刻問道。

        “祁老放心,厲道友并非我圣域中人,乃是我在仙域結交的好友,相處至今已經多年,我曾經數次蒙其相救,絕對沒有問題。”石穿空擺了擺手,說道。

        “那就好,不過此人似乎只是太乙初期的修為,太弱了一些,老奴之后還是再為您安排幾個護衛,以策安全。”祁老面色先是一松,隨即又皺眉道。

        “說到這個,你就更不用擔心了,我們麾下高手雖然不少,但論起實力,絕無一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論的。我有厲道友,還有三哥派來的人保護,已經足夠了,人太多反而不好。”石穿空再次笑道。

        祁老皺眉,欲言又止。

        “好了,此事我自有考慮,你將那些商號的情況,和我說一下。”石穿空打斷了他的話,問道。

        “是。”祁老無奈點頭,然后開始匯報起來。

        韓立隨著侍女來到府邸后面的一處庭院,此處地方不大,裝飾也不如何奢華,卻給人一種幽靜之感。

        “前輩,這是您的住處,有任何事情需要效勞,請隨時吩咐,我就在院外。”青衣侍女乖巧的說道。

        韓立環顧庭院,很是滿意。

        “你叫什么名字?”他忽的轉身看向青衣侍女,眸中泛起一絲迷蒙的光芒。

        “我叫蓮兒。”青衣侍女看著韓立的眼睛,視線似乎被韓立吸住,無法挪開,聲音有些茫然的說道。

        “你們的十三皇子是什么樣的人?”韓立繼續問道。

        “十三皇子不喜爭權奪利,只對做生意感興趣,很早就離開了夜陽城,他對我們這些下人也很好,沒有皇子的架子,稔山城內的人都很愛戴他……”青衣侍女茫然說道,話語有些混亂。

        韓立又問了幾個問題,散去了眼中迷蒙光芒,青衣侍女神情頓時恢復了正常。

        “好,你下去吧。”韓立揮手讓其退下。

        “是。”青衣侍女點頭,面色如常的退出了小院。

        韓立站在原地,目送侍女離開,面露沉吟之色。

        從這侍女那里探查到的情報,和石穿空平時表現出來的基本一致,看來倒是他有些多心了。

        他隨即搖了搖頭,不再考慮這些,展開神識,將庭院各處仔細探查了一遍,然后掐訣一揮。

        一道道青光落在庭院各處,卻是一桿桿陣旗,很快張開了一個青色光幕,將院落籠罩在里面。

        做完這些,他才轉身走進了臥房,盤膝而坐。

        片刻之后,韓立身上泛起五色光芒,以《須彌感應篇》為總綱,修煉《大五行幻世訣》。

        與此同時,他腦海中神識之力也再次運轉,繼續修煉煉神術第五層。

        經歷了之前的數次襲擊,韓立越發覺得前途艱險,一分一秒的時間也不想浪費,盡全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間約莫半個月時間過去了。

        韓立突然睜開眼睛,眸中閃過一絲喜色。

        可能是身處異鄉,受未知危險的壓迫,激發了自身潛力,這半月的苦修參悟,竟是收獲頗多。

        尤其是上次在洗煞池突破瓶頸之后,他的煉神術修煉便異常順遂,這些時日頗有種一日千里之感。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吧。”

        韓立喃喃自語了一聲后,掐訣收回了小院內的禁制,起身走出庭院。

        院外的那個青衣侍女靜靜等在外面,看到韓立出來,急忙行了一禮,道:“前輩,十三皇子大人請您過去。”

        “帶我過去。”韓立微微頷首。

        青衣侍女應了一聲,帶著韓立朝著前面走去,很快來到了之前的大廳。

        石穿空和祁老都在這里,除二人之外,還有三個人。

        這三人是兩男一女,都是太乙境修士。

        居中之人是個身穿青色魔甲黑臉老者,雙目不時滴溜溜轉動,竟給人一種老奸巨猾之感。

        其左手側一人是個身形肥碩的中年大漢,身軀高大,比尋常人高出足足一個頭,身上更堆滿肥肉,一層壓著一層,看上去十好像一座肉山。

        那女子看似三十歲上下,頗有幾分姿色,只是一身大紅長裙,頭上還戴了一朵鮮艷紅花,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厲道友,你來了,快請坐。”石穿空見韓立來了,笑著起身相迎道。

        韓立頷首還禮,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我來給你介紹,這三位是墨道友,魯道友,花道友,是本城的客卿長老,也是我的心腹。”石穿空介紹道。

        “在下厲飛羽,見過三位道友。”韓立拱了拱手。

        那三人也還了一禮,態度都頗為客氣。

        韓立看了石穿空一眼,有心想要詢問三皇子派遣之人的情況,但有這三人在場,又有些遲疑。

        “幾位都是自己人,厲道友不必避諱什么了,三哥一向極為守時,他說派來之人半月后會抵達,算來便是今日,我們便在此等一等吧。”石穿空看出韓立心思,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點了點頭。

        “諸位都是我的良師益友,請大家過來,是想互相介紹你們認識一下,日后還需要依仗各位的力量,我剛剛得到了一些上品圣酒,我們邊喝邊等吧。”石穿空哈哈一笑,取出一個紫紅色酒壇。

        雖然沒有開封,一股奇異酒香已經從中泄露了出來。

        “殿下言重了,能為殿下效力,是我等的榮幸。”黑臉老者淺笑了幾聲,說道。

        “沒錯,殿下禮賢下士,各種美酒美食管夠,想讓我們做什么事情,吩咐一聲就是了,我魯童絕無二話!”肉山大漢拍了拍胸口,發出隆隆的悶響之聲,甕聲甕氣的說道。

        “呵呵,十三皇子這么說,確實太見外了。”紅裙婦人嬌笑了兩聲,也說道。

        “多謝三位道友。”石穿空心情大好,翻手取出幾個酒杯,親自給幾人斟滿。

        “厲道友,我知道你對于美酒品鑒之道頗有見地,不過我這壇酒所用材料特殊,味道也非常獨特,應該還可入喉的。”石穿空朝韓立說道。

        “石道友客氣了。”韓立端起酒杯,嘗了一口,目光猛地一亮。

        此酒味道確實非常奇特,和他以前喝的仙酒大不相同。

        酒味倒是其次,酒中還蘊含著一股極為精純的魔氣,竟然對他的九幽魔瞳有些滋補作用。

        “果然是好酒,不知此酒如何稱呼?”韓立問道。

        “此酒名為虹葚酒,我就知道厲道友對它會感興趣,這是配方。”石穿空取出一塊玉簡遞了過來。

        韓立謝了一聲,取過玉簡,神識探入其中。

        酒方中所用材料不少,足有二三十種,他現在對于魔域的各種材料還不熟悉,不過憑直覺判斷,酒中魔氣應該是源自一種名為紅葚果的材料中。

        “這酒方果然不凡,卻不知這酒方中的紅葚果產自何處?”韓立問道。

        “紅葚果產自圣域極北之地,怎么?厲道友想要釀造這虹葚酒?”石穿空眨了眨眼睛。

        “有這個想法,不知能否請石道友利用廣源齋的力量為我收集這此酒的材料,尤其是這紅葚果,至于價錢方面不用有太多顧慮。”韓立點點頭,說道。

        “自然沒問題,不過這紅葚果乃是非常罕見的材料,可能需要一些時間。”石穿空一口答應了下來。

        “那就拜托石道友了。”韓立也只是存著研究的想法,并不著急。

        “厲道友也喜歡美酒?哈哈,那我們二人可以多親近親近,老魯我沒別的愛好,就是愛吃好酒!來,咱們先干一杯!”那肉山男子豪爽笑道,伸出蒲扇大的手掌,拍了拍韓立的肩膀。

        韓立淡淡一笑,也沒有躲閃,端起了酒杯。

        雖然才剛見面,他也大略摸清了這肉山男子的性情,是個豪爽,沒有多少心機之人,若是那黑面老者伸手過來,他肯定不會讓其碰觸身體。

        石穿空直至此時,一路上緊繃的神經才真正放松下來。如今有意讓幾人結識,更是不停的找著話題。

        幾人推杯換盞,氣氛很快融洽起來。酒酣耳熱后,索性開始交流起一些修煉上的心得。

        在場諸人修為都達到了太乙境,石穿空略差一點,但也已經度過煞衰,一只腳踏進了太乙境。

        一番交流下來,幾人都覺得收獲頗多。

        時間就這么在喝酒交流中飛快過去,轉眼間過了大半日,三皇子所派之人卻仍是沒有出現。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qq分分彩资料群 买河南快3 天津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大发pk10技巧和方法彩票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贵州快3走势图安卓 爱捕鱼大圣归来领红包 适合3人玩的扑克 九游棋牌大厅app 甘肃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广东十分快乐走势图 澳洲幸运10二十四小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