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打了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能再打了

        玄斗場,看臺中部。

        一處獨立貴賓席上,擺著兩張鋪著獸皮的長條石椅,前方的石桌上則擺著兩只大的有些夸張的石杯,里面盛放著兩杯不知是何異獸的新鮮血液,從中散發出陣陣溫熱的腥甜氣息。

        其中一張石椅之上,坐著一名面容黝黑的金剛大漢,在其身旁還依偎著一個身形曼妙,容貌卻一般的女子,正以柔荑玉手幫他按揉著手臂。

        與之相對的另一邊,則有一名身著白色骨鎧的青黑男子,體格偏瘦,面上生有灰白鱗片,三道獸爪撕裂開來的傷痕,貫穿了其半張臉頰,使得其容貌顯得有些猙獰陰鷙。

        青黑男子眼睛瞄著那女子火辣的身姿,目光從其頸部沿著女子玲瓏的線條,一路下滑到了挺翹的臀部,再落向她那修長瑩白的美腿,絲毫不加掩飾眼中的貪婪之色。

        “虎賁,不如我們再加點賭注如何?”金剛大漢對此視若無睹,笑著問道。

        “晨陽,你是不是最近腦子有些不好使,押注在了那個弱不禁風的人族身上,竟然還敢加注?”面有傷痕的男子略微有些訝異,問道。

        “這你就不懂了,賭的越大,賺的越多,玩的就是個心跳。”正是晨陽的金剛大漢,不以為意地笑道。

        “好啊,有人上趕子送錢,我沒理由拒絕。說說,又看上我什么東西了?”虎賁咧嘴一笑,說道。

        “上次城主賞賜給你的那枚鱗棘獸的獸核,怎么樣……”晨陽笑道。

        虎賁聞言,神色有些有些猶豫,目光不禁望向了玄斗場上的那個人族身影,心中有些疑惑,又隱隱有些不安。

        他眉頭緊皺片刻后,又覺得自己有些多慮了,今天與那人族廝殺的對手,可是一頭足有三千五百年以上壽元的虎鱗獸。

        要知道,在這積鱗空境之中生存艱難異常,不僅要面臨同類廝殺,還要應對囚徒遺民狩獵,大多數異獸能活過千歲就已十分不易。

        能活過三千五百歲的,除了運氣好之外,自然靠的是真正的實力。

        “好,我跟你賭,不過我要是贏了,你的這位美人兒,可就要到我的帳下服侍了。”虎賁的目光落在晨陽身旁女子的臀瓣之上,恨不得從上面刮下幾兩肉來,朗聲說道。

        “一言為定。”晨陽故意輕拍了女子臀瓣一下,笑著說道。

        女子巧笑一聲,扭過頭看向虎賁,一雙眼眸里盡是媚態,讓其原本不算出眾的容貌,竟然也煥發出了一抹別樣的味道,看得后者又是一陣燥熱。

        “吼……”

        就在這時,玄斗場上忽然傳來一聲狂暴嘶吼。

        所有人的視線立即都被吸引了過去。

        只見一頭體型足有十數丈高的兇猛異獸,生得形如斑斕巨虎,身上卻覆有黑白兩色鱗片,從打開的牢籠中猛地一撲而出。

        其口中巨齒參差交互,閃著寒光,兩道外突利齒尖長鋒銳,更好似兩柄倒刺長矛,頭顱高揚沖天嘶吼之際,吼聲中滿是憤怒仇恨之意。

        原本嘈雜紛亂的玄斗場,在其一聲狂吼之下,瞬間安靜了下來,但緊接著就又響起了一陣山呼海嘯般的狂熱歡呼之聲。

        “殺,殺,殺……”

        “咬死他!咬死他!”

        ……

        一陣陣興奮狂熱的嘶吼之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整個玄斗場的氛圍都變得躁動起來了。

        韓立身處在玄斗場正中,作為這場盛大且血腥的演出者,卻沒有絲毫熱切之感。

        他雙目冷冷地盯著對面那頭異獸,心中不知是冷漠,還是憤怒,渾身上下分明沒有任何氣息波動散發出,卻給人一種十分古怪壓抑的感覺。

        那頭虎鱗獸仰頭嘶吼了一陣之后,終于低下了頭顱,望向了眼前那個渺小的人類。

        這一看之下,這頭胡須堅硬如鋼針的異獸,突然身子微微一窒,嘴唇帶動虎須微微抖動了幾下,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吟嘯之聲。

        其兩只粗壯的前爪猛一抓地,身形驟然一竄而出,竟是迅捷到了極點。

        幾乎只是一瞬間,虎鱗獸的前爪就已經撲到了韓立身前。

        韓立見狀,身形立即后撤一步,身子猛然向后一翻,全身三十八處玄竅幾乎瞬間全都亮起,翻身而過的同時,一只腳就朝著虎鱗獸的頜下,猛然踢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重響。

        虎鱗獸巨大的身形,前沖之勢驟然一止,頭顱也猛地向后一仰,竟是生生給韓立一腳踢得停了下來。

        玄斗場看臺之上一聲驚呼,所有人都以為那個連鎧甲和兵刃都沒有的人族,應該被這頭虎鱗獸一擊斃命才對,可眼前卻出現了這樣古怪的一幕。

        貴賓席上,虎賁也是有些錯愕,身形稍稍朝前傾斜了一些,仔細凝望向了那邊。

        就在此時,那頭虎鱗獸被踢得倒仰的頭顱,突然猛地向下一壓,竟如一個巨大的鐵錘直接砸落在了地上。

        “轟隆”一聲巨響!

        玄斗場大地碎裂,沙石四濺而起,煙塵彌漫開來。

        韓立的身影也被淹沒其中,無法看清了。

        只聽一聲咆哮之聲傳來,虎鱗獸巨大的身形從煙塵中猛然沖了出來,身形直往前方沖撞而去,而其一根巨大的尖齒,正死死抵著一個人影,自然正是韓立。

        韓立雙手死死抵著此獸的尖齒,雙腳一前一后蹬著地面,卻仍是被這頭力大無窮的異獸頂著,雙腳如犁一般在地面上劃出兩道深深溝壑,一直沖撞到了一側巖壁。

        巖壁材質不知為何,韓立脊背靠在其上,只覺得微微有些涼意,卻穩固無比。

        韓立胸膛起伏劇烈,口中吐出一口濁氣,雙手驟然向下一按,引著虎鱗獸沖撞的那股巨力向著地下傾瀉而去。

        只聽“錚”的一聲銳鳴,那虎鱗獸的尖齒在他的引導之下,猛地插入了地下。

        虎鱗獸尖齒釘入地面之中,猛地一掙扎下,竟然沒能將其拔出,整顆頭顱都好似被釘在在了地面上。

        韓立趁機借勢當空掠起,一腳踩在虎鱗獸的鼻子上,猛地一蹬,身形靈動的直接躍上了其頭顱。

        虎鱗獸頭顱猛地一晃,想要掙脫開來。

        韓立卻是略一俯身,猛然抬起一拳,朝著虎鱗獸的頭顱重擊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

        一道無形氣浪自虎鱗獸頭顱上轟然炸開,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此獸才剛剛抬起一些的頭顱,竟是再次重重垂了下去,兩道尖齒更是被砸得越發深入地釘入了地下。

        “轟隆”

        一拳過后,一拳又至。

        韓立并未因控制住了這頭異獸,而放松下來,反而是一拳接著一拳砸落下去。

        “轟,轟,轟”

        虎鱗獸的頭顱一震再震,地面巖石則不斷碎裂崩開,道道殷紅血跡從中潺潺流淌,匯成了數道鮮血溪流。

        玄斗場看臺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這才過去了多久,一刻鐘?半刻鐘?

        似乎連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到,這區區人族竟然就將那頭虎鱗獸打趴在了地上。

        接連十數拳砸下之后,虎鱗獸原本還拱起的身身子,已經趴伏了下去,身軀只是小幅地抖動著,卻不在繼續劇烈掙扎,看起來似乎是已經生機難續了。

        終于,韓立停了下來,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在看臺上一陣掃視,最終落在了晨陽所在的那處貴賓上,目光冰冷,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其拳頭上早已經血肉模糊,不知是他自己的,還是沾染的血液,一點一滴地從他拳端淌下,砸落在了虎鱗獸身上,濺起一團團血花。

        玄斗場上一陣寂靜后,驟然爆發起一陣歡呼之聲,只是這次的聲音卻都是給了韓立。

        “厲飛雨,厲飛雨,厲飛雨……”

        “贏了,贏了……賺了,賺了……”之前押注在韓立身上的那名獨角男子,更是激動地站了起來,口中連聲大叫。

        “這人族雜碎看起來,有些不尋常啊……”虎賁看著韓立的樣子,口中輕啐了一口,罵罵咧咧道。

        晨陽一手撫弄著懷中女子的光滑**,只是笑而不語。

        虎賁看著他這副樣子,心里略一琢磨,有點回過味兒來,皺眉道:“姓晨的,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事先知道點什么?”

        “嘿嘿,我能知道什么?這玄斗場扔進去,便是生死自負,咱賭的可都是眼光和運氣。況且現在,勝負還沒見分曉呢。”晨陽嘿嘿一笑,懶洋洋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場上異變突起!

        “吼……”

        一聲狂暴嘶吼過后,虎鱗獸一身黑白鱗片竟然層層翻起,如同無數把鋒銳刀片一樣聳立了起來,站立在其頭顱上的韓立,身形一掠,朝著一旁跳落了下去。

        只見玄斗場當中,已經被打趴在地上,看似氣若游絲的虎鱗獸,此刻卻是雙眼向上一翻,原本的黑色瞳仁徑直翻了上去,眼白之中竟是出現了第二雙瞳孔,赫然變作了青紫之色。

        “這是……雙瞳鱗獸?”

        晨陽瞥見著一幕,神色忽然一變,絲毫不管那嬌媚女子還貼在他身上,直接將其掀到一旁,站了起來。

        “哈哈……雙瞳鱗獸,那可就是難得一見的變異種了,實力可就不是黃階鱗獸了,看來晨大隊長今日是看走眼了。”這次輪到虎賁得意大笑了。

        “變異的雙瞳虎鱗獸,其實力堪比玄階鱗獸,這場玄斗不能再打了……”晨陽卻是根本沒有在意他與虎賁的賭約,神色凝重道。

        說罷,他便要離開貴賓席,去往下方玄斗場管事處。

        “晨兄,你這是要干什么去?”虎賁見狀,眉頭一皺,一把攔住了他。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北京pk10冠军 成都麻将玩法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网上棋牌游戏赚钱 江西优乐麻将2019下载 彩吧体彩p3走势图 江苏11选5如何杀号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走势 博财配资 好运彩手机版下载 室内篮球馆木地板 有个叫玩彩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