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九百二十八章 起航

第九百二十八章 起航

        眼見韓立與傀城之人眉來眼去,玄城這邊眾人的神色就都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了。

        有人撇嘴冷笑,一臉不屑,有的人則抱臂胸前,冷眼旁觀。

        還有的人低聲自語道:“奴顏婢膝之輩,還說不是傀城的諜子?”

        “哼,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奔那邊去了吧?奴才就是奴才,毫無信義可言!”風無塵神色不善,冷聲說道。

        其聲音不大,但卻恰好足夠令在場的人,都聽得清楚。

        對于其他人的言語,韓立可以不做理會,聽到風無塵也開口了,隨即笑道:

        “手下敗將,也好意思大放厥詞,莫不是皮又癢了?”

        “你說什么?”風無塵面色一僵,拳頭猛地一攥,向著韓立這邊邁出了一步。

        另外兩名玄止城的修士,也緊隨其后一步跨出。

        韓立咧嘴一笑,負手而立,擺出一副你們一起上來試試的姿態。

        這一下,風無塵眾人頓時氣炸了肺,三人身上玄竅開始亮起,就欲上前。

        骨千尋眉頭一蹙,略一猶豫,閃身來到了韓立身側。

        通余城三人見狀,也身形一動,面色不善地圍了上來,只不過段通的目光,卻是落在了骨千尋的身上。

        一旁的軒轅行眉頭緊皺,猶豫再三,最后還是沒有動身,只是向隊列前方的晨陽,投去了探詢的目光。

        晨陽見站在身側的秦源沒有阻止的意思,眉頭緊皺,就要上前。

        這時,韓立身旁忽然人影一閃,竟然又多出一人來。

        韓立見狀,心中微微一動,眼中竟也閃過些許意外之色。

        因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不戰斗廝殺時,手里總都少不了一根油膩獸腿的豬臉少年方蟬。

        即便是此刻,他也沒有停下啃食的動作,臉上全然是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在前十六名中,戰力明顯靠前的三人,站立在了一起。

        這下即使是通余城和玄止城幾人聯手起來,也不禁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本來打算作壁上觀的孫圖見方蟬也入了局,立馬坐不住了,只得上前厲色斥道:“值此緊要關頭,你們還如此內斗,就不怕讓人家看了笑話去,簡直成何體統?”

        韓立瞥了一眼傀城那邊,見他們的確全都在打量著這邊,眼中不乏有譏笑之色。

        “孫城主教訓的是,的確是晚輩們的不是。”骨千尋聞言,順水推舟,開口說道。

        這時,秦源幾人也才神色不善地走了過來,裝模作樣地將幾人各自訓斥了幾句,這場鬧劇才算是收了尾。

        “厲道友,你方才是真打算在這里跟他們動手?”眾人各歸其位后,骨千尋才傳音問道。

        “那你呢?是真打算與我站在一起,與他們交手?”韓立反問道。

        “我……你我同屬一城,怎么也得同氣連枝吧?”骨千尋略一遲疑道。

        “放心吧,在這里打不起來,厄膾城主不會坐視不理的。”韓立笑著傳音道。

        “這么說來,你是故意激怒他的?”骨千尋眉頭一挑,有些意外道。

        “話可不能這么說,這分明是他自己湊上來的。不過,我倒是有些意外,方蟬怎么會站在我這邊?”韓立說著望向那豬臉少年,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神色。

        “大概是因為上次遇險時,你提醒過他一句吧?此人天生心竅不全,反而卻比大多數人更懂得知恩圖報。”骨千尋笑著說道。

        “好像也沒有別的理由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也無怪他們找你茬,我都好奇的緊,你與傀城人眉來眼去的,到底在看什么?”骨千尋假裝神色一肅,問道。

        “沒什么,隨便瞧瞧……”韓立聞言,尷尬一笑,說道。

        “怎么,你這是看上人家傀城哪個女子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傀城的女子雖然姿色不錯,不止精通傀儡之術,還都擅長姹媚之術,一不留神,你的魂都得被勾了去,只留下一副軀殼,好被人家制成言聽計從,千依百順的傀儡。”骨千尋嘴角一勾,揶揄道。

        “骨道友,莫不是從六花夫人那里聽來了什么捕風言語,就來尋厲某的開心。”韓立無奈一笑,問道。

        骨千尋笑了笑,忽然又轉為傳音,說道:

        “我爹……六花夫人對你真的是十分賞識,他是真心想要收你為徒的,不過就是留在他身邊侍奉萬載光陰,這對多少人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你又何必……”

        盡管已經承認了六花夫人是自己的親爹,可骨千尋還是不適應這么稱呼他。

        “我又何嘗不想如此,可惜實在是有要事在身,耽擱不得。”韓立苦笑一聲回道。

        “唉……不過,他也說了,機緣一事,看機會,更看緣分。即便你不愿拜他為師,此去大墟返回之后,以他的脾氣,想必也不會坐視你身上的黑劫蟲之患吧。”骨千尋輕嘆一聲,傳音道。

        “這可說不定。不過算算日子,我埋藏在玄城別苑內的血漿酒,應該也差不多了……”韓立笑道。

        “厲道友啊厲道友,是不是六花夫人不松口為你解除黑劫蟲,你就不打算拿出這血漿酒……”骨千尋臉上閃過一絲笑意,問道。

        “哈哈,豈敢,豈敢……”韓立灑然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兩人正交談之際,星隼飛舟上忽然有五道人影走了出來,站立在了船頭上。

        五人當中,前面三人正是六花夫人,厄膾和沙心。

        而在厄膾和沙心身后,則分別站著面覆骨鎧的石穿空,和那名頭戴斗笠的神秘女子。

        韓立一見到這幾人,神色頓時一緊。

        她的目光在石穿空身上略微掃過之后,就落在了那斗笠女子身上。

        斗笠上本就帶有黑紗,那女子臉上似乎也還遮有一層面紗,容貌無法看清,只有那一副玲瓏身段在紗裙的勾勒下,顯露無疑。

        “像……太像了……”韓立心中波瀾又起,眉頭不禁緊蹙了起來。

        “玄魁兩城的諸位道友,星隼飛舟既成,今日便是我們乘風破浪,直入大墟的時機。而這峽谷之內,雖然空間風暴不似別處兇險如絕境,但卻一樣不容小覷。進入之時,仍是需要諸位全力合作,共同催動其上的星隼禁制,方能險中求勝。”這時,厄膾目光掃過眾人,當先開口說道。

        其嗓音渾厚,如鐘呂鳴響,激蕩在眾人心中。

        “我們一路跋涉至此,殊為不易,勝敗就在此一舉了,希望諸位能暫時摒棄往日仇怨,真正通力合作一次。”沙心待厄膾話音落下,也接著開口說道。

        其聲音與厄膾截然相反,落在眾人耳中好似仙娥低吟,充滿了鼓動性。

        玄隗兩城眾人聽罷,便覺得心神激蕩,一個個躍躍欲試,只打算一鼓作氣,沖入大墟。

        “接下來,老夫要將星隼禁止的催動之法告知你們,等到登船之后,就需要你們全力施為了。”六花夫人開口說道。

        眾人聞聲,聲音漸息,一個個凝神靜聽。

        六花夫人便開始將催動禁止的詳細法門,和一些注意事項,仔細講述了一遍。

        在眾人均表示記住之后,六花夫人猶不放心地再詳細講述了一遍。

        等到所有準備做好之后,厄膾一聲令下:“登船!”

        “是。”

        玄魁兩城眾人應過一聲,紛紛躍身而起,開始登上星隼飛舟。

        飛舟正中有一道粱脊高高突起,將船身一分為二,左右兩側各有兩列露天船艙,里面列次排布著許多座位,上面全都雕刻著一圈環形符文。

        韓立等人在六花夫人的指引下,來到船艙左側的座位上,依次坐下。

        傀城眾人坐在了船艙右側,厄膾幾人則仍是站在船頭。

        待眾人落座之后,厄膾一聲令下:“出發。”

        六花夫人當先走入星隼飛舟船頭上的一座圓形法陣中,盤膝坐了下來。

        厄膾等其余幾人也緊隨其后,坐在了他身旁的幾座圓形法陣中。

        幾人同時掐動法訣,催動而起,身下法陣紛紛雪亮光芒,船身正中的粱脊上亮起一連串星辰光芒,好似海船風帆一般佇立而起。

        整艘星隼飛舟劇烈一震,晃晃悠悠地懸空而起,朝著高空中緩緩升騰起來。

        等到飛舟升至百余丈高的虛空中時,六花夫人開口喝道:“啟動禁制。”

        玄隗兩城眾人聞聲,紛紛按照六花夫人之前教授的催動之法,將一身玄功催動起來,每個人的身上都亮起數十處玄竅,身下的環形符文也隨之大方光明。

        隨著一陣陣光芒流轉而出,船身之上的符文一團接著一團亮起,從船腹延伸開來,一直蔓延到了兩側羽翼上,使得整個飛舟當真如同一只白色鷹隼,展翅凌空。

        韓立身處其中,只覺得自身玄竅與飛舟上的禁制符文兩相呼應,并無自身力量被抽出流逝的感覺,反倒好似身處在一片燦爛星光中,體魄受到反哺,感到十分舒適。

        這時,只見六花夫人雙手法訣一變,在身前飛舟地面上接連按動幾下,星隼飛舟兩翼上最大的兩團符文上光芒更勝,發出陣陣顫鳴。

        韓立心有所感,仰頭朝高空望去,就見滿天星辰好似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牽引,忽然變得越發明亮起來,兩道粗壯無比的白色星輝從高空之中驟然垂落,轟擊在了星隼飛舟的兩道羽翼上,引得整個飛舟轟然一震。

        船艙上的眾人紛紛驚呼,忙全力催動起飛舟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广西快乐双彩即时开奖公告 能赚钱的手机捕鱼游 天天在线棋牌? 北京pc蛋蛋-首页 29选7大奖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图 德甲勒沃库森对拜仁 皇家棋牌777 天星山西麻将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宝贝财神 皇冠比分90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