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入血池

第九百五十六章 入血池

        “好了,諸位試也試了,查看也查看了,若是沒有發現什么不妥之處,不如過來商議一下如何催動法陣,取出骸骨吧?畢竟我們歷經千辛來到這大墟深處,可不是只來看看便算了的。”厄膾雖然面上神色依舊淡然,但說話語氣卻明顯有些不耐。

        此言一出,包括晨陽孫圖及秦源等人倒也不好再借故拖延,畢竟各施手段的一番探查下,確實都沒找到什么異常之處。

        他們互望了幾眼后,紛紛朝著厄膾所在聚集過去。

        此時的韓立與石穿空,已經繞到了祭壇的另一側,遠遠看到那里同樣有三座白色石拱橋,跨越了祭壇周圍的深淵,通向了這片空間深處。

        那里埋在更深的黑暗中,沒有火光映照,根本無法看清。

        韓立兩人聽到厄膾的召喚,隨即停下了腳步,略一猶豫后,也折返了回來。

        “看來大家都未發現這祭壇法陣有何不妥之處吧?而我先前經歷種種與如今此地又都多有契合,所以我看那石碑上記載的內容,多半都是真的。我們不妨就按照其上記載的方法,催動一下祭壇如何?”眼見眾人齊聚一處,厄膾開口說道。

        “咳咳……既是如此,那就煩請厄城主告知我等,這陣法究竟該如何催動了……”秦源開口說道。

        “這血祭大陣共有五個陣樞,需要五人同時催動。之所以需要幾位城主與我一起入陣,主要是考慮到諸位修為精深,體魄足夠強大,方能承受大陣運轉時帶來的強大壓力。其余人則在旁護法,如此一來,各城也都出了力,之后均分所得也較為公平一些。”厄膾略一沉吟后,如此說道。

        眾人聽罷,不少人眉頭皺了起來。

        一時之間并沒有人開口說話,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厄膾見此,也沒有出言催促,只是目光緩緩從孫圖晨陽等四名城主身上掃過。

        “厄城主,這法陣運轉之時有何風險,還是希望您能言明,我們也好歹能有個準備,不至于真的出了狀況時,自亂陣腳。”孫圖略一遲疑后,當先開口問道。

        “我等修士的各種造化機緣,本就自險中所求。話說回來,與其說是風險,倒不如說是一樁天大的機緣,就看各位能夠接下來多少了。”厄膾嘴角勾起,不置可否的說道。

        “厄城主,不知此話怎講?”符堅皺眉問道。

        韓立等人聽罷,也是一臉疑惑之色。

        “據我推測,這血祭大陣運轉之際,會有大量血肉之力化為濃郁血霧從血池之中溢出,入陣的五人身處在陣樞之中,正是把守著血霧出來的通道,就如那一夫當關,迎接著千軍萬馬的沖撞。當滾滾血氣狂涌而出之時,便是諸位接受這股力量灌體之時。”厄膾回頭看了一眼祭壇,說道。

        “這么說來,只要身處在陣樞位置,便能吸納這血池中的血肉之力,從而增強自身實力?”符堅眼中閃過一絲驚疑之色,忙問道。

        在場之人大都露出了驚喜之色,只有晨陽和韓立眼中有些隱憂,卻也什么都沒有多說,孫圖同樣眉頭緊皺,對其所言并不盡信。

        對于這座血陣,韓立本能中覺得不會那么簡單,尤其是這種灌體之術必然危險不小,所以他壓根兒沒打算摻和,他真正感興趣的東西不在這里,而極有可能在后面那三座石拱橋對岸,那道隱藏在黑暗中的石門內。

        “符道友所言不錯。只是屆時必定要承受莫大的痛苦,還望諸位勉力忍受一二,一定要等到那具骸骨被大陣之力牽引浮出水面方可。”厄膾點了點頭,說道。

        “血肉之力灌注體內,的確是有莫大的好處,可若是這陣法運轉起來,源源不斷,生生不息,我等這小池塘一般的身軀,怎可能收納血池中海量的血肉之力,到時候一旦無法停止,那可就是海水倒灌,沖毀堤岸的禍事了……”孫圖沉吟片刻后,緩緩說道。

        秦源等人聞言,也立即醒悟了過來,目光再次齊齊望向厄膾。

        “這一點諸位大可放心,此陣五座陣樞雕像同氣連枝,并無主次之分。當我們五人之中有一人承受不住那力量灌體時,多余的血肉之力就會均分給其他人,從而達到五座陣樞的平衡,若真要到了崩潰難支的境況,那也是我們五人同時抵受不住,爆體而亡。”厄膾不以為意的說道。

        “這么說來,風險終究還是不小。”孫圖心中猶豫不減,仍是說道。

        “孫城主,想要斬獲機緣,半點風險都不愿意冒,這可就有些失了你的梟雄本色了,若是實在覺得為難,那也好辦,將這機會讓給我也無妨。”邵鷹忽然咧嘴一笑,說道。

        在場眾人中,明面上夠資格進入大陣中的,除了幾位城主之外,也就只有他了。

        孫圖聽聞此言,眉頭一展,大笑道:

        “哈哈……邵長老說笑了,孫某只是心中有些疑慮,倒不至于真的畏懼不前,不敢入陣。”

        “諸位放心,真要到了五人同時崩潰的時候,我自會帶領大家同時撤陣,只要諸位按我說的去做,便能保證大家無虞。如此一說,諸位可還有什么疑惑?”厄膾笑著問道。

        眾人聽罷,各自竊竊私語了一陣,紛紛表示沒有了。

        “既然如此,那就請諸位記下我這催陣法咒和撤陣法咒,熟悉之后,我們再開始入陣。”厄膾點點頭,又說道。

        而后,他也沒有任何隱藏的意思,就直接將催動法陣的法咒當眾說了出來。

        片刻之后,厄膾大手一揮,一聲令下:“入陣!”

        話音落下,五位城主同時躍身而起,分別落在了五座雕像頭頂上。

        韓立等人則在厄膾的指示下,紛紛與中央血池拉開了些許距離,遠遠圍觀了起來。

        只見五位城主全都盤膝坐了下來,一個個手掐法訣,嘴唇輕啟,口中吟誦起催陣法咒來。

        一開始,整個血祭大陣并無任何反應,可隨著陣陣吟誦之聲不斷響起,祭祀血池中開始出現了一絲變化,里面涌動的霧氣開始從中央朝著五個邊角處退開,露出了大片血池液面。

        而露出來的液面也不平靜,上面“咕嘟咕嘟”冒起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氣泡。

        與此同時,那五人身下的雕像,也開始起了變化。

        韓立一直對五座雕像心存戒備,所以是眾人中最先發現的。

        他眉頭微皺地輕“咦”了一聲,就看到晨陽身下的那座雕像表面,浮現出了一層細密的紋路,若不仔細去看,甚至會以為是雕像身上的鱗片。

        可隨著那層紋路中亮起一層鮮紅色的光芒,其余所有人才發現,那竟是一層與飛星符文有些類似的細小符文。

        當所有雕像上的符文亮起之時,五座雕像的眼睛忽然睜了開來,露出猩紅嗜血的光芒。

        緊接著,“轟隆”一聲從地底傳來,整座祭壇都為之一震。

        祭祀血池內的血液頓時如同了起來,冒著碩大的氣泡,劇烈翻滾起來,涌向五處邊角的濃郁霧氣也開始呈現出螺旋柱狀,朝著上方狂涌而去。

        只見那雕像血口大張,血色霧氣紛紛流入其中。

        剎那間,五座雕像的頭頂上同時浮現出一個五芒星陣,從中亮起一道血色光柱,將包括厄膾在內的五個城主包裹在了其中。

        五人幾乎同時,口中發出一聲長喝,大片血色霧氣狂涌而出,從其眼耳口鼻等七竅中,鉆入了他們體內,令其皮膚都瞬間變得血紅。

        眾人正驚異間,五座雕像身上符文光芒愈發強盛,從各自羽翼之上發出一片血色光芒,朝著四周擴散開來,彼此之間相互聯結,竟然撐起了一道光幕,將血池周圍整個包裹了起來。

        “這是……”段通見狀,有些驚訝道。

        “不用擔心,不過是保護大陣運轉的結界罷了,里面各位城主停止大陣運轉之后,自然就會消失的。”邵鷹瞥了他一眼,說道。

        豬臉少年方蟬,此刻臉上神情倒是難得地專注,站在孫圖所在雕像后方,隔著光幕瞪大了雙眼打量著里面。

        只見隨著大量血霧從雕像頭頂溢出,再匯入五位城主體內,他們五人的眼睛已經變得血紅一片,眼眶四周凝結出大量血色結晶,看起來就好似生出了許多血紅鱗片一般。

        切實感受到那股不斷匯入體內的力量,他們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有些類似。

        既緊張,又興奮,既戒備,又期待。

        晨陽面色微凝,閉起雙眼仔細感受了片刻,發現這層結界雖然將他們和整個血池籠罩了進去,但是當中卻并沒有什么禁錮之力,一顆半懸著的心這才稍稍放下來幾分。

        孫圖遙遙與之對視了一眼,默然點了點頭,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自忖若是有變故發生時,也能隨時擺脫大陣束縛,繼續催動著大陣。

        符堅兩人也都先后做了如此嘗試,臉上神色稍安,開始全心催動大陣,感受著那股不斷進入身體的強大力量。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陕西快乐十分 富贵乐园棋牌 千禧p3试机号关注码 欢乐彩app官网 篮球比分直播188 皇冠比分 调出沪深300指数 玩极速赛车一定会输吗 陕西丫丫麻将怎样带挂 福建36选7龙岩 乌拉圭vs沙特网易彩票比分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