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九百七十二章 私怨

第九百七十二章 私怨

        韓立目光閃動,朝著周圍望去,面露沉吟之色。

        他雖然在后殿找到了泣血大陣的陣圖,但此陣為何會出現在這里,還有血色光門里面的那股氣血之力是從何處而來,卻仍舊一無所知。

        看厄膾的樣子,恐怕他多少知道一些。

        韓立抬頭望天,心中念頭轉動不停。

        厄膾和沙心都毫不遲疑的離開了此地,看來那具圣骸定然不在此處,多半藏在大墟更深之地。

        不過為了追尋紫靈,也為了能離開這積鱗空境,就算再危險,他也不能退縮。

        韓立長呼出一口氣,似乎將心中的擔憂盡數吐出,面色恢復了平靜。

        他兩手虛握,體表白光大盛,全身上下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玄竅光點,足有四百七十五處之多。

        剛剛雖然有卓戈礙事,不過他還是借助泣血大陣之力,在大陣崩潰前,將《天煞鎮獄功》前三層修煉圓滿。

        更何況,他體內的掌天瓶中吸納了泣血大陣大半的力量,日后調用出來,還可以繼續打通別的玄竅。

        以他此刻的肉身修為,雖然面對厄膾和沙心還不是敵手,但除了他們二人外,其余那些玄城和傀城之人中已無人是他的敵手。

        且以他的身法速度,就算面對厄膾和沙心,逃命應該還有幾分把握。

        韓立很快收斂體表白光,縱身回到了地面。

        他目光一轉,望向了血池另一邊。

        晨陽和軒轅行仍然呆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掐訣一點,二人腦袋上晶光一閃,數道晶瑩鎖鏈飛射而出。

        晨陽二人身體一動,立刻恢復了過來。

        兩人朝著周圍望去,眼見大殿內一片狼藉,比之前毀壞的更厲害,而且除了韓立外,其他人蹤影全無,面色不禁連變。

        “厲道友,你……我……”晨陽看著韓立,面上閃過一絲尷尬,話也吞吞吐吐的。

        “傀城之人都已經離開了,你們若要去追他們,就去吧。”韓立淡淡了一句,便沒有理會兩人。

        他身形一晃之下,化為一縷青煙,從墻壁上的大洞飛射而出。

        來到外面,韓立目光一掃四周,眉頭不禁微皺了起來。

        在這大墟秘境之中,他的神識之力起不到太多的作用,便只能仔細去探查四周天地中殘留的一些波動,來判斷沙心那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然而,時間間隔有些太久,虛空中殘留的痕跡已經實在太過散亂稀疏,他也只能大致挑了一個方向,身形一躍而起,朝著那邊追趕了過去。

        如今的他身上好似充滿了一股使不完的力量,舉手投足之間還有些不太適應,一身力道還沒辦法自如運轉,總是會在不經意間帶起一陣爆鳴之聲。

        幾個兔起鶻落,他的身影就已經遠遁而去。

        沿途所見,仍是大片大片的建筑廢墟,殘垣斷壁,滿目瘡痍。

        韓立心念那被喚作“小紫”的黑紗女子,也根本無暇再去探查這些地方,只是一路緊追不舍。

        三日后。

        韓立來到了一片廢棄的園林,里面游廊環繞,分布著一座座形態各異大小不一的假山,面積頗為寬廣。

        他沿著園林游廊向前趕路時,忽然聽到左前方似乎有陣陣兵刃交擊之聲傳來,當中還夾雜著一些頗為熟悉的嬌叱聲。

        韓立眉頭一皺,壓下一身星辰之力波動,沒有在躍身而起,而是小心潛行了過去。

        出了園林,又向前行了十數里,經過一片擁擠的廢墟后,他來到了一座直徑足有數萬丈的巨大地陷深坑外。

        他躲在一面崩毀一般的青石影壁后,朝著下面打量過去。

        只見深坑之中,轟鳴之聲不斷。

        一名身著骨鎧的白衣女子,一手握著一道白色骨鞭,一手提著一桿白色骨槍,身形在深坑底部上下翻飛,手腕擰轉之際,骨鞭就如同活物一般肆意扭動,不斷劈打向身外一名手持戰刀的黑甲男子。

        鞭影落處,白光疾閃,當中便有聲聲驚雷炸響,激得虛空震蕩不已。

        “果然是她……”韓立暗道一聲。

        那白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骨千尋,而正與她交戰之人,則正是大皇子石斬風。

        他的身上不知何時,換上了一套紫色的魔甲,上面紫光大作,以甲胄硬撼著骨千尋的長鞭,完全承受住了其所帶來的攻擊,手上還握著一名白骨戰刀,不斷向著骨千尋迫近。

        骨千尋小腹處有三處血洞,鮮血已經將下身衣裙染出斑駁血痕,看起來就好似一片片梅花綻放在雪地中,可以看出來,她已經明顯地落了下風,戰敗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了。

        韓立目光偏移,發現距離兩人不遠處的地面上,正躺著一具女子尸身,其身材嬌小,體態婀娜,胸口處炸開了一個血洞,卻正是之前跟隨石斬風的那名柔媚女子。

        “倉啷啷”一陣響動!

        骨千尋的長鞭卷住了石斬風手中長刀,尖端處如靈蛇吐信一般直刺石斬風面門。

        石斬風向后一退,長刀猛地一拽,刀身上的骨鞭立即收緊。

        “給我破!”其口中發出一聲暴喝,手中長刀上星竅光芒大亮,一股強橫無比的星辰之力驟然爆發開來。

        “砰砰砰……”

        一連串爆鳴之聲響起,白色骨鞭寸寸爆裂,四散炸了開來。

        骨千尋被其中卷起的氣勁沖擊,小腹上傷勢驟然加重,踉蹌著朝后退了一步。

        石斬風卻已經提刀趕了上來,朝著她勢大力沉地縱劈而下。

        骨千尋臉色蒼白,一手橫握骨槍,朝著上方格擋而去,與戰刀撞擊在了一起。

        一股巨力傾軋而下,黑石鋪就的地面轟然碎裂,骨千尋齊著膝蓋以下,雙腿全都陷了下去,口中再次嘔出一口鮮血,臉色煞白,渾身顫抖。

        石斬風一刀挑掉了她的骨槍,橫刀在其脖頸上,面色狠厲道:“是誰指使你偷襲于我?”

        骨千尋目光有些恍惚,瞥了一眼遠處那具尸體,心里有些可惜。

        方才若不是此女不惜性命,替石斬風擋下那一擊,原本她是有機會殺了他的。

        “要殺便殺,多問何益?”骨千尋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

        “千機殿那邊還等著我呢,沒工夫跟你在這里磨蹭,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石斬風冷笑一聲,手中長刀一抬,作勢就要朝她頭上砍去。

        這時,“嗖”的一道破空聲響起。

        一團火球爆射而至,“鏘”的一聲打在石斬風的長刀上,力道之大簡直匪夷所思,直接將其打得一個踉蹌。

        石斬風瞥了一眼骨刀上的印記,發現竟是一塊已經燒紅熔化了的石頭,正順著刀身緩緩向下流淌。

        他忙扭頭朝遠處望了過去,就看到一個高大人影,手里正拿著三四塊核桃大小的石塊,一上一下,一拋一接,緩步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是你!”在看清其面容之后,石斬風不禁神色一變,驚訝道。

        “厲道友……”骨千尋神色復雜,也喃喃道。

        “大殿下,別來無恙啊……”韓立嘴角噙著笑意,道。

        石斬風看著眼前的韓立,眼睛不禁微微一瞇,心中升起一絲異樣之感,總覺得眼前這個人,和他印象里的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怎么,厲道友要插手我與她的私怨?”石斬風眉頭一皺,問道。

        “她和你有沒有私怨我不知道,但我和她還有些事要談,請大殿下回避一二。”韓立腳下步伐不停,淡淡道。

        “凡事也得講個先來后到吧!等我和她的私怨處理完,你在和她好好談談吧。”石斬風譏笑一聲,手腕再度一轉,刀勢更加凌厲,再度朝著骨千尋的后腦處削了過去。

        韓立目光一閃,掌心燦爛白光亮起,手指一搓之下,手心中的普通石塊瞬間變得火紅。

        他手腕一抖,掌心中便有一聲輕微雷鳴響起,繼而便是一道悠長的破空聲。

        只見四塊火紅碎石脫手而出,化作四道相互糾纏的火紅弧線,瞬間飛至石斬風身前,兩枚直接打向其手中戰刀,另外兩枚在分別飛向他的丹田和心口。

        石斬風悚然一驚,手中長刀猛地一提,連忙護在身前。

        打向戰刀的兩枚火石落空而去,打向其身軀的兩枚火石,則落在了戰刀上。

        “鏗鏘”

        兩聲爆鳴響起,白色骨刀驟然一震,撞擊在了石斬風的胸膛上,將其連人帶刀打退出去近百丈,雙腿如犁一般,在地上劃出兩道深深的溝壑。

        穩住身形后,石斬風瞥了一眼刀身上浮現出的兩道明顯裂痕,眉頭擰成了疙瘩。

        “看來厲道友在這大墟之中又有機緣,還真是讓人羨慕!罷了罷了,既然你執意要救她,我便賣你個面子。”石斬風頓了一頓,神色恢復自然,微微一笑,開口道。

        其話音剛落,手中的白骨戰刀就“咔”的一聲,斷成了兩截。

        他神色自若,隨手將刀柄扔掉,拋下一句“山高水長,咱們后會有期”,身形長掠而起,朝著遠方躍身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視線盡頭。

        韓立任由其離去,沒有阻攔,轉身朝骨千尋緩步走去。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十一选五规则 万彩吧3d预测 股票推荐 喜来乐棋牌 预测过海3d预测 九鼎配资 重庆幸运农场 靠谱的网上赚钱 福州麻将 山东11选5任7技巧 15选5百分百中奖技巧 nba中国赛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