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破冰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破冰

        “沒什么好奇怪的,五行之屬天然有相生相克的關系。金能生水也是亙古有之,在這金之力場當中,我的水屬性靈域天然便強上三分,那些金屬獸若是留在我的靈域之內,便會被吸取自身的金屬性之力,自然也就對我避之不及了”藍元子淡淡說道。

        “原來如此,受教了。”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在這金之力場中,我已占據地利之便,先天便有不敗之勢,韓道友你當真不肯束手就擒?”藍元子見韓立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不覺奇道。

        “你若是一名大羅境界修士,憑借這地利優勢,或許還有資格如此說話。”韓立哂笑一聲,說道。

        說罷,他一步向前邁出,并未動用仙靈力,只以肉身之力沖撞向前。

        韓立不動則已,一動便覺得迎面撞入了一片汪洋大海,滾滾波濤不斷沖撞而來,推拒著他無法前行。

        他口中冷哼一聲,默默運轉起天煞鎮獄功,渾身玄竅接連亮起,一身星辰之力澎湃而出,身形猛然撞開那股水屬性法則之力的阻隔,與藍氏兄妹兩人間的距離瞬間拉近。

        “好強的體魄,這絕不可能是太乙修士該有的身軀。”藍元子面色微變,驚訝道。

        “體魄強又如何,先吃了我一記水元斬再說。”藍顏早已經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冷哼一聲,身上水藍遁光一起,反向韓立沖了過去。

        只見其身形在藍元子靈域之內,竟然絲毫不受影響,瞬間就閃至了韓立身前。

        其手腕一擰轉,那柄水藍彎鐮上三枚晶石同時亮起,一股強大的水屬性法則之力從中狂涌而出,彎鐮鐮身瞬間漲大一倍,在半空劃過一道圓弧,斬向韓立。

        “不要,快退……”藍元子忽然記起一事,忙大聲驚呼道。

        然而為時已晚,韓立體內真言寶輪逆轉,時間流速瞬間加快,速度更是比藍顏快上許多。

        其身形貼著藍顏的彎鐮鋒芒從容而過,一掌探出,朝著其咽喉鎖去。

        后者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余地的,被他死死鉗住了脖頸。

        “咯咯咯……”一連串清脆的笑聲,從藍顏的喉嚨里傳了出來。

        韓立立即發覺不對勁,再想松手時,卻已經晚了。

        他的掌心傳來一陣冰寒刺骨之感,一道水藍光芒從藍顏的身上噴涌而出,瞬間覆蓋住了韓立,將他整個人都凍成了一尊晶藍冰雕。

        而他手掌死死箍著的“藍顏”,則也變成了一尊冰雕。

        另一邊,藍元子的身旁卻有光芒凝聚,重新浮現出了藍顏的身影。

        “哥哥,早知道他修煉的時間法則,我又怎會真的魯莽?”藍顏巧笑一聲,說道。

        “想不到你竟連我也瞞著,還害我擔心一場。”藍元子輕嘆了口氣道。

        “好歹是將他拿住了,哥哥還是快點將他徹底封禁起來,我的極寒冰晶最多也只能困住他一盞茶的功夫。”藍顏臉上笑意一斂,忙說道。

        其話音剛落,就聽一個有些沉悶的聲音傳來:“一盞茶,藍道友未免有些太高估自己了吧?”

        緊接著,就聽“砰”的一聲響。

        韓立周身無數金色電光洶涌而出,藍色冰晶轟然炸裂,身影重現顯現出來。

        “這怎么可能?”藍顏一臉驚訝道。

        尋常的太乙修士若是被封禁在這極寒冰晶中,一身仙靈力定然會被凍結得無法運轉,即自然也就無法從中脫身,哪怕是太乙巔峰修士,最多也只是快上些許,絕沒可能像韓立這樣。

        她哪里知道,韓立開辟出的玄竅多達九百余處,即便仙靈力被凍結,一身血肉之力和星辰之力,也足以破開他的封鎖。

        韓立冷笑一聲,遂也不再多言,手腕一轉之下,一層淡金色的靈域也撐了開來,不多不少,剛剛將藍元子的靈域包裹了起來。

        藍顏兄妹二人感受到時間靈域中,無處不在的遲滯壓迫之感,神情不禁微微一變。

        “此人難纏之程度,遠超我們想象,不要有絲毫僥幸心理,只有用出那招,或許能有一線贏的機會。”藍元子神色凝重,說道。

        藍顏目光微斂,也點了點頭。

        而后,就見其手中彎鐮一收,抬手打了一個響指。

        一道顏色略淺,有些泛白的靈域便擴張開來,與藍元子的靈域相互臨近之時,彼此之上同時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吸引之力,最終竟然光芒一閃,融合在了一起。

        兩道靈域融合之后,一股冰寒而奇特的感覺,隨即從中傳了出來。

        韓立身處其中便好似被大海壓身,竟有些透不過氣來。

        “靈域融合……”

        他咽了口唾沫,眉頭一皺,微異道。

        只見其身前不遠處,藍顏和藍元子的身影都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身高十丈的藍色冰雕,其面容生得雌雄難辨,看起來和藍氏兄妹兩人都有些相似。

        韓立正遲疑間,四周呼嘯風起,砰然之聲大作。

        在其周身之外,四道寒光拔地而起,凝成了四尊與之前那個一模一樣的藍色冰雕。

        五尊冰雕面無表情,全都張口,發出一聲低喝。

        只見其開口之際,周圍空間溫度驟降,一股股肉眼可見的白色寒氣洶涌而出,從四面八方涌向韓立。

        虛空之中“咔咔”之聲大作,空間之中開始折射出道道晶光。

        韓立目光一閃,眉梢上瞬間結出了一層白色冰霜。

        他神色微微一變,抬手一揮,身前浮現出十八柄青竹蜂云劍,表面全都“滋啦”作響,道道金色電芒狂涌而出,化作一團團金色雷球,眼看就要炸裂開來。

        然而,一陣旋風吹拂而過,白色寒氣瞬間涌至,韓立只覺得一陣刺骨冰寒,整個人連同青竹蜂云劍,都被凍結在了中央。

        一團團金色雷球上蔓延開來的電絲還都清晰可見,但也同樣被寒冰封禁著。

        韓立心中一肅,有些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識海之中似乎都有寒氣滲透,神識都變得有些麻木起來。

        “哥哥,我們以靈域融合之威方能擒住他,但卻無法長久維持,如此該如何將他帶回九元觀?”其中一尊冰雕開口,聲音沒有絲毫情感波動。

        “宗門并未說一定要帶活人回去,找到掌天瓶才是正事。此人既然如此難纏,那就將之斬殺,只拘下神魂帶回去便是。”另一尊冰雕開口答道,聲音同樣冰冷的不似人聲。

        “動用玄冰斬元劍么?”又一尊冰雕問道。

        “斬!”剩余兩尊冰雕同時開口。

        緊接著,就見五尊冰雕竟好似活人一般,紛紛手掐法訣,結起陣來。

        韓立頭頂上方藍光涌動,浮現出一道圓形符紋,當中一股極寒之力洶涌而出,一截藍色冰劍的劍鋒從中刺出半截。

        整個空間內的冰寒之氣頓時激增百倍,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壓力從高空傾軋而下。

        “這是……幾品仙器?”韓立感受到這股力量,心中一凜。

        此劍尚未出盡,就已經有如此威壓,若是傾力而出,只怕就是大羅修士也無法抵擋,怪不得需要藍氏兄妹兩人聯手,以法陣召喚方可用出。

        他體內仙靈力幾乎被完全凍結,就是星辰之力也運轉不暢,加之青竹蜂云劍被封,此刻竟是無法掙脫那極寒之力的封禁。

        石門之內已然打得天昏地暗,石門之外的眾人卻仍是只能聽到陣陣廝殺轟鳴之聲,感受到那時不時爆發一下強大波動,卻始終看不清里面狀況。

        “我們什么時候進去?”蘇茜傳音問道。

        “不用急這一時半刻,先等等看。如此規模的戰斗,我們貿然進去,指不定便會被殃及。還不如等里面爭斗停歇,我們再進去,無論如何都不會虧。”靳流想了想,傳音說道。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冰寒之氣,竟是直接撕開了金之力場的封鎖,透出了石門。

        門外幾名忘憂閣修士距離太近,一時躲避不及,竟是直接給這股力量侵體,瞬間凍結成了冰雕,不等周圍人施救,就已經氣絕身亡。

        “這是怎么回事……”眾人悚然一驚,紛紛遠離石門。

        蘇茜與靳流對視一眼,神色也不禁一變。

        “靳道友,怎么于道友他們進去之后這么久,都沒有半點消息傳出,莫不是出了什么問題?”青索谷的那位傅谷主神色微變,開口詢問道。

        “里面狀況未明,我也無法確定。”靳流眉頭一蹙,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石門內就又傳來一聲轟鳴,一股難以言喻的灼熱氣浪洶涌而出,逼得門口眾人不得已又向后退開數十丈。

        “這究竟是……”

        此刻,門后空間之內,依舊被冰封在中央的韓立,周身銀色火焰纏繞,如同火焰龍卷一般狂涌而上,當中散發出陣陣恐怖至極的灼熱氣息。

        只聽一聲尖銳嘯鳴響起,韓立背后洶涌的銀焰中,一只頭上生有七色彩焰的銀焰火鳥一飛沖天,直接撞向上方已經落出大半的玄元斬冰劍。

        “轟”的一聲巨響!

        玄冰斬元劍上無數藍色寒光,化作根根如雨細絲狂涌而出,與熾烈火焰交融一處,頓時激起大片雪白霧汽,幾乎遮蔽了整片空間。

        “精炎之火……這莫非是精炎火鳥?”一尊冰雕開口道。

        “怎會有如此威力的精炎火鳥?”另一尊冰雕說道。

        “東方白這該死的家伙,為何沒有提及?”又一尊冰雕開口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广东福彩26选五走势图 35选7开奖结果查 江苏快3走势图-百度 黑龙江快乐10分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77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 斯诺克世锦赛比分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新浪体育欧冠 网上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1分快3在哪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