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囚塔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囚塔

        “這里交給我,石道友你去幫蘇仙子他們。”一道人影飛射而來,落在韓立身旁,卻是傅谷主,兩手按在石門上,對韓立說道。

        “那就拜托傅谷主了。”

        韓立看了傅谷主一眼,雙手從石門上移開,轉身朝著火歲蟲王撲去。

        圍攻火歲蟲王的戰斗并不順利,絡腮大漢等人的攻擊,幾乎都被火歲蟲王身周的歲月之焰擋住。

        韓立身子一晃之下,憑空出現在了火歲蟲王上方,單手掐訣,正要做些什么。

        “石道友,我來助你!”

        絡腮大漢口中一聲大喝,同樣朝著蟲王撲去,雙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不已,似乎在準備某種秘術。

        “別過來!”

        結果韓立剛剛喊出口,火歲蟲王體表歲月之焰大盛,滴溜溜一轉之下,化為了一輪烈日。

        下一刻,無數道火焰光芒從中飛射而出,鋪天蓋地的打向韓立,絡腮大漢。

        絡腮大漢見狀忙要后退,但已經遲了,身體被一道道火焰洞穿,“噗嗤”一聲,化為一團火焰。

        韓立眸中寒光一閃,體表金光一閃,身形速度突然陡增數倍,而且整個身體發生不可思議的扭曲變形,仿佛不是肉身實體一般,竟然從無數火焰光芒中毫發無損的穿梭飛過,瞬間出現在了火歲蟲王身前。

        火歲蟲王眼中閃過一絲驚慌,正要做什么,耳中突然聽到一聲冷哼,腦海驟然一痛,身體卷曲了起來。

        就在這是,一道金光出現在韓立手中,卻是一柄金色長劍,上面纏繞著一根根時間法則晶絲,散發出駭人的時間法則之力,猛地一揮。

        附近天地元氣嗡嗡顫抖,一道金色細線一卷而出,瞬間將火歲蟲王身周的歲月之焰撕裂,從蟲王的脖頸處一掃而過。

        火歲蟲王腦袋“噗”的一聲,干脆利落的掉了下來。

        靳流眼見火歲蟲王被殺,面色一松,立刻從掐訣停止了三才法陣,然后脫離而出,朝著地面的三只蜂巢飛射而去。

        韓立心中也是一松,翻手將金色長劍收了起來,但看到靳流動作,也身形一晃,立刻也朝著蜂巢撲去。

        他身形一閃便到了一只蜂巢前,揮手發出一道金光將其包裹提起,收了起來。

        靳流此刻也飛射到另一只蜂巢前,揮手收取了一個。

        然后兩人發出的光芒同時卷住了第三只蜂巢,但怕傷及此物,一時卻爭執不下。

        “石道友,你已經收取了一個蜂巢,還想要第二個,未免太過貪心了吧。”靳流看了韓立一眼,眸中冷芒閃動的說道。

        “此話我同樣奉送給靳道友,閣下在剛剛的大戰中似乎沒有發揮多少作用,卻想要獨占兩只蜂巢,是否太過厚臉皮?”韓立面無表情的說道,言下之意絲毫也沒打算退讓。

        “若非我們天水宗施展秘術禁錮住火歲蟲王,憑你區區一個金仙也想殺了它?再說我這是為了蘇道友,才收取著第二只蜂巢,以她的功勞,占有一個蜂巢沒有問題吧。”靳流聞言大怒,說道。

        “那便請蘇仙子親自過來收取吧,閣下若是拿了,誰知道之后會不會取出來?”韓立絲毫不給靳流留面子,嘿嘿一笑道。

        “你胡說什么!別給你臉不要臉!”靳流面上涌上一層血紅,眼中透出噬人的怒焰。

        “靳道友,將那蜂巢讓給石道友吧。”蘇荌茜聲音遠遠傳來。

        只見其此刻出現在石門入口前,揮手發出一團團藍光,融入韓立剛剛的藍色石門中,將其牢牢貼附在入口上,抵擋著外面蟲群的沖擊。

        “蘇道友,你在說什么?這是……”靳流聞言眉頭大緊,大為不滿的說道。

        “此戰中石道友居功至偉,占有兩只蜂巢想必在場諸位也都不會說什么,而且他剛剛還救了我一命,就算是我還了一個人情吧。”蘇荌茜繼續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眉梢一抬,詫異的瞥了蘇荌茜一眼。

        “便宜你了!”

        聽見蘇荌茜如此說,靳流面色一陣變幻后,怒哼一聲,收回了手。

        韓立也沒有客氣,揮手將第三只蜂巢收起,然后身形一晃出現在洞穴入口前,兩手接連掐訣。

        一道道金光沒入藍色石門內,化為一層厚厚的金色光幕,光幕上很快一副封印圖案,散發出的時間波動強了倍許,再加上蘇荌茜剛剛施展的秘術,石門不再顫動,穩穩擋在此處。

        “走!”

        蘇荌茜看了韓立一眼,當先朝著巖漿湖泊上的通道飛去。

        失去了火歲蟲王的加持,通道這里的那層火幕也消失無蹤,蘇荌茜一閃飛入其中。

        其余幾人也先后飛入了通道。

        蘇荌茜待所有人都進來后,回首抬手一揮。

        一股藍光從其掌心飛射而出,化為一層厚厚藍色冰晶,將此處通道入口處堵住。

        其他人見此,也各自施展秘術或者仙器,在后面又施加了幾層禁制,將通道牢牢堵死,這才繼續前進。

        通道不長,一行人很快抵達了通道盡頭。

        盡頭處是一間不大的石室,正中央處聳立了一扇暗紅色光門,和先前的傳送光門一模一樣。

        在光門旁還坐落了一座石碑,上面寫著一行古文。

        “囚門”“禁入”

        韓立等人眼見石碑上的文字,面色都是一變,彼此相望。

        “囚門?莫非這歲月塔其實是一座囚牢之塔?”傅谷主喃喃說道。

        “如此說的話,第一層的金屬獸,還有第二層的火歲螢蟲,其實都是看守的獄卒?如今細想之下,倒也并非沒有這個可能。”韓立沉吟說道。

        他先前看到那些火歲螢蟲,便覺得很像巡視的軍隊,若說是太歲仙尊布置的獄卒,很多地方就說的通了。

        “與其在這里猜測,不如直接去第三層看看,一切就知道了。”蘇荌茜開口說道。

        其余人聞言,目光都望向了那扇暗紅光門。

        此門被一層暗紅色厄光幕籠罩,看起來和尋常結界并無不同,只是表面上蕩漾著一圈圈金色光痕。

        韓立目光落在光門之上,眉頭不禁微微一蹙,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怪異感覺,眼前這光門結界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靳流的目光同樣落在了光門上,只是似乎并未發現什么異常,便要著手解禁。

        韓立張了張嘴,想要出言阻止,想了想,還是作罷了。

        “石道友,怎么了?”傅谷主似乎發現了韓立的異常,低聲詢問道。

        “沒由來的有些后脊發寒,不知道是怎么了……”韓立不便解釋,只好搪塞道。

        一聽此言,周圍眾人神色紛紛一變,都變得緊張了起來,就連靳流也下意識的停下了動作,扭頭看了韓立一眼。

        韓立面無表情,沒有任何反應。

        “裝神弄鬼!”

        靳流低聲罵了一聲,復又轉向石門,猶豫了片刻后,還是著手破解起禁制來。

        不多時,石門之上一道紅光閃過,門內光幕上的金色波紋閃動了兩下,便隱匿不見了。

        “好了,禁制已然打開,你們可以進去了。”靳流瞥了一眼傅谷主等人,說道。

        結果這些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邁出第一步。

        “都到了此處,難不成還想退縮?傅谷主,不然你來做個表率如何?”靳流問道。

        傅谷主聞言,神色微微一緊,沒有立即表態。

        蘇荌茜冷笑一聲,竟是不顧靳流阻攔,當先一步跨入了其中。

        靳流顧不得再計較什么,立即追了進去,剩下來的眾人卻將目光落在了傅谷主身上。

        傅谷主神色變了幾變,最終還是一撫掌道:“富貴險中求,走吧。”

        說罷,他當先一步邁過光門,閃身進入了石門光幕中。

        韓立沒有多待,也緊隨其后的邁入了門中,身影隨即消失不見了。

        一入光門之內,韓立便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心中微微一緊,所幸除此之外并沒有其他異常,等重新站定之后,就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片黑石鋪就的巨大廣場上。

        廣場上空鉛云積壓,陰風呼號,天色十分昏暗,到處都彌漫著一股腐朽和陰煞的氣息。

        韓立看到先前進來的幾人此刻都正站在原地,一個個眉頭緊蹙著望向自己身后,神色不禁微微一變,眉頭也擰成了疙瘩。

        “果然是這樣……”他緩緩回身一看,嘆息道。

        只見在他身后,佇立著一座百丈來高的巨大石門,門柱左右各雕刻有一尊金甲力士,手持斧鉞,怒目相向,門楣各處則雕刻滿了各種詭異符紋。

        “這到底是什么,怎會有如此繁復的禁制符紋?”蘇荌茜滿臉疑惑,問道。

        “這一座石門上,光符紋種類就有三十六種,而鐫刻出的符文數量則有七十二道,似乎正暗合了天罡地煞之數,以此來增強封禁和壓勝之力。”靳流蹙眉說道。

        “方才進來時的禁制可沒有這么嚴苛,為何反而出去的禁制如此繁復,莫不是想要將進來之人困死當中嗎?”傅谷主聞言,愕然道。

        “傅道友你想多了,這禁制石門阻擋的,或許并不是我們。”韓立目光遠眺,開口說道。

        傅谷主隨著韓立的目光遠望而去,就見廣場極遠處,佇立著一片黑色建筑,四周黑霧繚繞,令人看不真切。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下载欢乐血流成河麻将 上海时时乐 广西快3第76开奖结果 15选5一等奖多少钱 极速快3一秒一开网址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20选5规则及奖 北京赛车pk拾计算公式 2018黄大仙六肖必中特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秒速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