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五十章 破塔而出

第五十章 破塔而出

        第五十章破塔而出

        半個月后。

        酆陰山脈。

        一座山勢陡峭的高聳山峰上空,籠罩著一層鉛黑色陰云,以至于晌午時分,卻沒有多少陽光撒下,呈現一副山雨欲來的陰沉模樣。

        山峰之上林木遍布,卻不是尋常所見的青翠之色,而是略顯厚重的青黑色,使得整座山峰看起來,仿佛大筆濃墨勾繪出來的水墨畫一般。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陰云里,突然破開一道口子,一道遁光從中飛射而出,現出一名身著青袍的高大青年身影。

        正是韓立。

        他懸浮在半空中,朝四周略一掃視后,就閉上雙目,將神念緩緩放出,掃向整個山峰。

        片刻后,他雙目驟睜,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隨后身形一縱,幾個閃動后,朝不遠處一片煙霧繚繞的山林中,落了下去。

        他身形落地后,向前走了沒多遠,在繞過一棵粗壯古樹后,就看到前方白霧濛濛之中,一道嬌小身影正斜倚在半截灰白色枯樹上,一動不動。

        “樂兒”

        他眉頭微蹙,開口叫了一聲。

        嬌小身影聽到了聲音,肩頭微一聳動,睫毛一動之下,原本閉著的雙眼緩緩睜了開來。

        在看到韓立的瞬間,此女蒼白的小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喜色,嘴角也牽起一個勉強笑容,張口欲言時,卻似乎口舌受禁,只能發出“嗯嗯啊啊”的含糊之聲。

        “我來了,別怕。”韓立安慰了一句,緩步朝前走去。

        柳樂兒見狀,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美眸中閃過驚惶之色,朝著韓立連連搖頭。

        見韓立腳步不停,她掙扎了一下,想要坐直身子,周身突然一陣“噼啪”作響。

        一道道閃爍著黑色電芒的鎖鏈,浮現在她體表,將其從頭到腳捆了個結實,只要她稍一動彈,便有黑色電光從中流出,狠狠擊打在身上。

        眼見柳樂兒小臉上流露出痛苦之色,韓立臉上神色不變,眼底深處卻閃過一絲凜冽殺意,腳步不停。

        就在他下一步剛剛向前跨出,腳尚未落地之時,異變突生!

        林木間原本看似平靜的皚皚白霧,突然間變得漆黑無比,并劇烈翻滾起來,接著狂風呼嘯下,所有黑霧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漩渦。

        四周氣溫驟降,“嗚嗚”的鬼哭狼嚎之聲四起!

        韓立身處旋渦中心,只覺眼前一黑,接著一股無形吸力從旋渦下方傳出,似乎想要將其往下拉扯。

        韓立冷哼一聲,仍是一腳踩下,大步朝柳樂兒走去,絲毫沒有阻礙的樣子。

        就在此時,“轟隆”一聲悶響從地下傳來!

        左右兩側地面一陣劇顫下,轟然碎裂,一雙蒲扇大小長滿尖刺的猙獰鬼手,突然破土而出,一左一右將韓立雙腿抓住。

        幾乎是同一時間,其頭頂上方的黑霧一下狂卷四散而開,一股無形壓力從天而降,氣勢洶洶的沖其一壓而來。

        “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卻是一座暗紫色的八角巨塔如泰山壓頂般從天而降,將韓立扣在了里面。

        巨塔高達五六十丈,遍布紫色靈紋,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陰森氣息。

        這一切發生的電光石火,似乎還沒等韓立做出絲毫反應,便已身陷囹吾。

        “嗚嗯……”

        柳樂兒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口中立即發出一連串模糊聲響,身軀也是不住劇烈掙扎起來。

        然而,她越是掙扎,捆縛在身上的鎖鏈也就越發收緊,一道道如靈蛇般的黑電上下流竄,讓此女疼的額頭冷汗淋漓。

        巨塔周圍鬼霧一陣涌動下,四道人影分別從四周一個閃動的浮現而出。

        其中一人黑袍加身,體型干瘦,鶴發黑須,正是齊煊。

        迎著他的一人,身著黃色長袍,體型壯碩,是一方臉大漢,而另外兩個方向走來的,則是一個身材干瘦的銀冠中年人,和一身著猩紅長袍的中年美婦。

        這四人無一例外,皆是化神期修士,手上還都掐著同樣的法訣,一直走到巨塔旁,才收了起來。

        “呵呵,田長老,這次可多虧你借來了這座紫冥塔,總算將這小賊一舉拿下了。”齊煊呵呵一笑,向著那名方臉大漢一拱手道。

        “齊長老言重了。不過話說回來,你不惜代價的讓我向師尊他老人家借來這件成名秘寶,卻只是用來對付區區一名元嬰期修士,不覺得有些大題小做了嗎?”方臉大漢面露些許自得之色,看了一眼巨塔,又問道。

        “我之所以如此小心,也是為了以防萬一,畢竟陸崖長老便是死于其手,為此我在執法殿可吃了不少苦頭。”齊煊嘆了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

        “無論如何,既然齊兄已活捉住此人,之前答應給我們的東西可別忘了。”紅袍美婦掩嘴一笑,意有所指的說道。

        “哈哈,那是自然,諸位盡管放心……”

        齊煊話還沒說完,身前巨塔卻是猛地一震,整片大地也隨之晃了一晃,讓其一怔之下,后面話語一下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這是……”紅袍美婦細眉一挑,驚訝問道。

        站在其對面的銀冠中年人卻“嘿嘿”一笑,毫不在意的說道:“不必在意,是我豢養的那只腐莽鬼,想來那小子在里面有些不安分,免不得要多吃些苦頭了。”

        “想不到羅兄飼養的鬼物已能撼動紫冥塔了,倒是讓小妹有些意外了。”紅袍美婦一手壓著豐腴胸脯,松了口氣的道。

        結果此女話音剛落,紫色巨塔中又是“轟”一聲悶響,威勢更勝之前幾分。

        這一次,齊煊四人皆感地面巨震,竟隱隱有些穩不住身形之感。

        再一看腳下,巨塔下方十數丈的范圍內,赫然出現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密集裂隙,如同蛛網般爬滿了地面。

        “羅兄,這莫非也是你的鬼物所為?”紅袍美婦臉色微變,轉頭去問銀冠中年人。

        后者剛想開口,卻不由一聲悶哼,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來。

        “怎么可能……我的腐莽鬼被,被殺了……”羅姓中年人抹了一把嘴角鮮血,滿臉驚駭之色。

        此言一出,齊煊和紅袍美婦俱是一驚。

        “看來齊長老所料不錯,這姓韓小賊肉身之力果真不容小覷。不過你們不必驚慌,紫冥塔可是通天靈寶,即便煉虛修士被困其中想要脫困也是不易的,他一個元嬰力修難還能翻天了不成?”方臉大漢定了定神,十分自信的說道。

        “話雖如此,可此寶畢竟是合體期大能駕馭之物,我等四人聯手才能勉強驅使,效用可免不了大打折扣。依我之見,我們不如現在就全力施為,催動此寶將此人鎮殺。”齊煊卻是眉頭微蹙,仍是有些不放心的提議道。

        “齊兄所言有理,還是立即鎮殺,以免生變。到時候徒留其元嬰,自是任憑我等處置了。”羅姓中年人面露狠色,也立即附和道。

        四人議定,手上法訣重新掐起,口中同時傳出吟誦之聲。

        紫色巨塔上所有紫色靈紋一圈圈的亮起,無數玄奧符文一下狂涌而現,塔身之上有縷縷濃密紫氣溢出,周遭彌漫的陰寒氣息大增,使得周圍溫度驟降,虛空中“呲啦”聲大作,隱約一片片寒冰憑空涌現。

        與此同時,整個塔身也仿佛加重了幾分,深深嵌入了地面之中。

        然而,還不等幾人松一口氣。

        巨塔就再次“轟”的一震,表面靈紋狂閃之下,急劇變大起來。

        “不好!”

        方臉大漢臉色大變,但未等四人做出其他舉動,塔身表面“噼啪”作響,竟從上至下裂開了一道道巨大裂隙。

        接著巨塔轟隆隆聲一響,在齊煊四人驚駭萬分的目光中,巨塔轟然炸裂了開來,大片紫色煙霧滾滾而起。

        一股無法言喻的強大氣浪四下席卷而開,四人雖施法勉力支撐,卻仍是不由自主地連連倒退,稍遠處的柳樂兒也是隨風而起,倒飛了出去。

        巨塔碎片灑落一地,煙塵漸漸斂去,地面露出一只渾身漆黑,面目猙獰的兇惡巨鬼,足有五六丈大小,四腳朝天地躺在地面上,胸口處破開一個大洞,淌著腥臭污穢的黑色血液。

        巨鬼頭顱上,韓立一身青袍,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柳樂兒,見其并無大礙,隨后冷眼掃過周圍四人。

        “難道你……”

        四人震驚之下,心中不約而同的同時升起一個難以置信的念頭來。

        結果下一刻,韓立二話不說的呼呼兩拳擊出。

        他一拳擊向離其最近的銀冠中年人,另一拳則直奔同樣不遠的紅袍美婦而去。

        二者只覺一股滔天氣浪一壓而至,附近空氣一緊,身體一沉,想要躲避根本來不及了。

        銀冠中年人情急之下,衣袍無風自鼓,兩只袖口如喇叭一樣敞開,涌出滾滾濃郁黑氣。

        黑氣之中,五顆鮮血淋漓的惡鬼頭顱,血口大張,迎著氣浪而去。

        緊隨其后,一枚刻滿陰文的血紅色鬼璽,也在虛空中漲大,化作房屋大小,擋在了身前。

        另一邊的紅袍美婦早已面無人色,慌忙之下,手腕連連揮動,十三柄白骨飛劍不斷躍出,帶著惡鬼尖嘯之聲,向前方擊出。

        她五指成勾,在一側小臂上狠狠一抓,上面頓時裂開數道恐怖血痕,密密麻麻的米粒大小紅色血蟲從中爬出,瞬間就在其身前凝成了一面血色盾牌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皇马欧冠首发 哈尔滨52麻将 31选7开奖号码结果 棋牌软件开发多少? 21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青海省11选5走势图 3d开奖试机号码 银色雌狮4x 精选七尾中特 棒球比分雪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中超积分榜2017排名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