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端倪(求月票推薦票)

第一百一十二章 端倪(求月票推薦票)

        (第二更)

        “這些人似乎都有低階小修士,或者是擁有靈根之人!”蛟十六聞言,驀然說道。

        “果真如此!那你的意思是,我們也假扮低階修士,被他們傳送進去?”蛟九傳音道。

        “不錯,畢竟以我等修為,想要瞞天過海,還是沒什么問題的。”韓立如此回道。

        “被傳送之處或許和公輸鴻有關,我們是否要通知蛟八他們?”蛟十六略一猶豫道。

        “我們還只是設法潛入而已,等有所發現的時候再說吧。”蛟九語氣有些淡漠的回道。

        說罷,其抬手在面頰額頭之上輕輕一點,一股無形波動立即從其身上蕩漾開來。

        其幻化的面容雖然沒有任何改變,可身上的氣息卻是快速變化,眨眼間就到了筑基中期的程度。

        韓立兩人見狀,也都如法炮制,先后將自己的氣息調整至了筑基期。

        隨后三人微微凝神,等待那道紅光從腳下升起。

        然而過了半刻鐘,周圍不斷有紅色光柱亮起,卻始終沒有一處是在他們腳下。

        “為何沒有傳送?該不會是你判斷有誤,這‘天選’只是隨機進行的?”蛟九面色猶疑,忍不住傳音問道。

        “先別著急,再等等吧。若是‘甲子天選’結束,我們都沒能被傳送走,便小范圍使用神念探查一下好了。”韓立想了想后,回道。

        蛟九聽罷,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小心地朝四周打量了幾眼。

        就在這時,他的腳下忽然光芒一亮,一道紅光驟然升起,將他籠罩了起來,周圍一圈人的目光也瞬間朝他望來。

        還不等他做出什么反應,那光芒就瞬間一斂,他的身影也隨即消失不見。

        周圍人群中,頓時響起議論贊嘆之聲,口中全是艷羨和遺憾之詞。

        然而,還不等他們的聲音落下,身邊就又有兩道紅光驟然亮起,乍一閃動之下,就又將兩人從原地帶走了。

        這兩人自然就是韓立和蛟十五了。

        韓立只覺得周圍光影一陣旋轉,身子在虛空不由自主地一陣晃動,就又重新落在了實處。

        他朝周圍一看,發覺身旁還是摩肩接踵地擠了無數人,蛟十六正一臉疑惑地站在與他相隔不遠的地方,而蛟九的身影,一時間卻無法看到。

        他們此時所處的,竟赫然是一處寬廣無比的巨大地宮,四面八方全都是人,根本看不到地宮墻壁,只能看到頭頂上方的屋頂和附近佇立的一根根粗壯石柱。

        上面全都吊著一個個碩大的火盆,里面也不知燃燒著什么,沒有半點煙氣生起,只有赤紅的火苗不斷竄動。

        與此同時,周圍還不斷有紅光亮起,一個接一個的凡人和低階修士,被送到了這里。

        相比廣場上的肅穆氛圍,這里就更顯得嘈雜一些,所有被傳送至此的人們,都顯得有些難以自持的興奮,肩頭聳動,踮起腳尖朝四周打量著。

        韓立周圍除了數名筑基期和練氣期修士外,更多的則都是些凡人,對于之前突然被傳送到這里,自是覺得有如神跡,一個個更是虔誠不已地低聲吟誦起禱詞來。

        種種聲音相互融合,在整個地下宮殿中不斷回蕩起來,“嗡嗡”地響個不停。

        韓立聽著這些聲響,心里卻不知為何,感到有些許壓抑之感。

        不過,這種感覺并沒有持續多久,就很快消失了,而周圍有些渾濁的空氣中,縈繞著的一股淡淡的血腥氣息,卻始終揮之不去。

        他微微皺了皺鼻子,低頭看了一眼腳下,就發現地上鋪著的青石板上,全都呈現出一種略微發黑的暗紅之色,看起來就像是常年被鮮血侵染,才形成的沁色。

        看到這里,韓立腦海中不由得想起,在瀾州紅月城地宮石板下,發現的那些陰土,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這時,蛟十六艱難從人群中擠了過來,到了他身邊后,壓低聲音問道:

        “怎么樣,可有什么發現?”

        “似乎有些端倪,不過尚無法確定,我們還是先找到蛟九道友再說。”韓立搖了搖頭道。

        說罷,他便傳音給蛟九,問其身處何方。

        一番傳訊后才得知,蛟九被傳送的位置離他們尚有些距離,在靠近地宮中央的地方。

        于是,兩人又在人群的嘈雜聲中,不動聲色的朝著中央的方向移動了過去,自然是又引來一路的抱怨斥責。

        越是靠近地宮中央,韓立就發覺自己所能嗅到的那縷血腥氣息越是濃郁,腳下地板的沁色也就越加濃重。

        等來到地宮中央附近時,地面石板上的顏色,就已經變得近乎紫黑了。

        韓立略一抬頭,就看到前方佇立著一個三丈余高的雕像,正是那紅月島主公輸鴻。

        而在靠近雕像的地方,有一塊方圓十丈的石臺,略微高出地面幾分,上面空蕩蕩的,只站著一位身材不高卻體格健壯的矮漢。

        其身穿一件紫色長袍,胸口處也同樣刺繡著一彎血月圖案。

        只見他雙目半闔,將眼中精光遮掩大半,渾身氣勢沉穩內斂,竟是一名毫不顯山露水的散仙。

        韓立兩人走到那處空曠區域邊緣,也停了下來,目光在那名散仙身上略一停留之后,就朝著雕像后方望去。

        只見那里的人群之中,也有一人略微朝前擠了擠,露出來半個身子,正是蛟九。

        他自然也看到了韓立兩人,正欲朝這邊移動過來時,卻見那名散仙突然抬起了頭來,朝左右掃視了一下。

        片刻之后,那矮漢收回了目光,望向正前方,開口說道:

        “諸位……”

        其聲音一起,周圍所有嘈雜之聲戛然而止,整個地宮之中頓時變得極其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此人望去。

        現場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凝重。

        蛟九見此,也停了下來,同樣朝那名散仙望去。

        “天選儀式已經結束,在場諸位因誠心信奉圣主,得到圣主垂青,才能獲得這無上榮光。”健壯矮漢朗聲說道。

        眾人聞聲,頓時大喜,不由得一陣歡呼。

        韓立朝四周掃視一圈,就發現地宮之內,果然不再有紅光亮起,也不再有人被傳送入內。

        矮漢抬起雙手在身前虛按了幾下,歡呼之聲便漸漸小了下去,地宮中又重新恢復了安靜。

        只聽其又開口說道:

        “圣主仁厚,愿開仙門,決定從爾等之中,選取天資過人仙緣深厚之人,傳授修仙秘法,留侍身側。爾等需誠心祈禱,以求圣主降臨。”

        殿內之人聞聲,紛紛雙手合在身前,雙目緊閉,立即做出祈禱之狀。

        蛟十六聽罷,面上立即露出一絲喜色,傳音給韓立二人道:

        “二位道友,既然得知公輸鴻要降臨此處,我們是否要立即通知蛟三大人?”

        韓立聞言,目光微凝地望向對面的蛟九,卻見對方一臉沉吟之色。

        就在這時,地宮中央的那尊雕像,卻是忽然一陣顫動,雙目之中亮起了兩道血紅光芒。

        韓立幾人見狀,目光也紛紛朝雕像那邊投去。

        “恭迎圣主降臨。”

        那名健壯矮漢回身,沖著雕像俯身一拜,無比恭敬的說道。

        眾人見狀,立即跟隨其動作,彎腰深深一拜,口中也念道:“恭迎圣主降臨。”

        韓立也微微彎下腰,目光卻在打量著那尊雕像,和那名其貌不揚的矮漢。

        只見那人雙手在身前掐訣,雙唇不斷蠕動,似乎在默默吟誦著什么。

        其身后的雕像眼中血紅光芒突然一閃,徑直化作兩道紅色光柱投射向前方。

        “咔咔咔”

        隨著雕像的緩緩轉動,那兩道血紅光柱也從人群中不斷掃過。

        當其掠過韓立身上時,他明顯地感受到了一股神識,在自己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隨即又轉向了一邊。

        令他有些奇怪的是,那股神識的來源,似乎并非是那尊雕像,而正是那名紫袍矮漢。

        就在這時,蛟九的傳音在韓立心中響起:

        “此人在搞什么鬼,這哪里有什么圣主降臨?分明就是他一個人在釋放神識而已!”

        “看樣子他只是借由那位圣主大人的名號進行儀式罷了,公輸鴻恐怕并不會降臨此處。”韓立略一沉吟后,回道。

        他的話音剛落,兩道掃過人群的紅色光柱就停了下來,落在了兩名青年模樣的男子身上。

        那兩人頓時面露驚喜之色,連忙在那名散仙的召喚之下,朝著中央移動了過去,一路上引來無數艷羨目光。

        韓立目光瞥向兩人,打量了一下,頓時發現,這兩人雖只是筑基期修為,但似乎靈根屬性和根骨皆不錯。

        緊接著,那兩道光芒又在人群中逡巡起來。

        片刻之后,其又停在了一名瘦弱少年,和一位清秀少女身上。

        韓立一看之下,發現這兩人雖非修士,但修行資質卻是上佳。

        之后,隨著紅色光柱的不斷移動和停駐,一個接一個的少男少女都被選中。

        他們全都在那名散仙的指引下,朝著雕像中央的那片高臺上移動了過去。

        不一會兒,那里就已經集中了兩百余人。

        以韓立的眼光來看,若不看修為層次,只論修行資質,他們無一不是這地宮中數萬人當中的佼佼者。

        看到這里,他心中突然靈光一閃,將之前的許多事情都串了起來,似乎想通了什么關鍵,連忙傳音給蛟九兩人:

        “兩位道友,事情怕是有些不妙。此地恐怕不是什么朝見圣主之所,而是紅月島的一處血祭之地。”

        “什么?”蛟九聞言一驚。

        “蛟十五,你莫非發現了什么線索,究竟是怎么回事?”蛟十六也是面露疑惑之色的望向韓立。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单机斗牛棋牌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表 北单比分直播app 决战卡五星十堰玩法 三羊期货配资 体球网篮球即时比分直插 电竞时时乐必输 意甲联赛冠军次数排名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5分pk10是哪里的彩票 快乐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