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二百零五章 逆元石劍

第二百零五章 逆元石劍

        眾人又等了約莫一個時辰,伴隨著一陣腳步聲從殿內傳來,熊山矮胖的身影這才緩緩走了出來,一臉肅然。

        看到殿內濟濟一堂,他眼中這才浮現出幾分滿意神色。

        “參加熊副道主!”殿內眾人不約而同的同時起身,朝熊山躬身行禮。

        “不必多禮了,都隨我來吧。”熊山略一擺手,便自顧自自的轉身朝著大殿的一個角門走去。

        殿內眾人急忙跟上,一路無言的隨著熊山走過角門,穿過一條長廊,來到一座彷如演武場般的地方。

        此處約莫千余丈大小,但除了平放于地上的十柄巨大石劍外,看起來空空蕩蕩,沒有其他任何東西了。

        這些石劍,每一柄都有七八丈高,劍身也極厚,上面銘刻了一道道復雜無比的花紋,散發出一股莫名氣息,像是劍氣,但又和劍氣截然不同。

        韓立目光在這些石劍上掃過,眼中露出些許詫異之色,隨即似乎明白了什么。

        “關于此次任務的內容,你們也都知道了。本座需要十個精通劍道之人輔助,助我祭煉一件法寶。你們這里既然有四十幾人,所以我安排了這么一個測試,來考量一下你們劍道方面的修為。”熊山開門見山的說道。

        在場眾人在此前對此便有了一些猜測,并沒有多少人露出驚訝之色,只是那些土生長老和祁良等非土生長老互望時,敵意更深了幾分。

        “熊副道主身為本宗三十六副道主中的劍修第一人,相信即便只是參與了這一次測試,對于我等往后的修行參悟也大有好處。正可謂用心良苦。”逐鋒突然越眾而出,朗聲笑道。

        他面對其他人時一副傲然的樣子,此刻卻是滿臉堆笑,一副十分謙恭的模樣。

        此話一出,頓時有不少人紛紛轉首,看了逐鋒一眼。

        熊山的目光也朝逐鋒處掃去,神色雖沒有太多變化,但原本冷淡的目光不覺溫和了幾分,隨后淡淡開口道:“本座安排的這次測試內容其實很簡單,想必你們也看到旁邊的那些石劍了,那是本座以獨門手段煉制的‘逆元石劍’,里面設有特殊禁制,只有真正精通御劍之術的人才能操控。你們一一上前嘗試吧,測試的結果,便以操控的石劍數量而定。”

        韓立見此,與其他人一樣,又將目光投向了那些石間。

        這個測試方法確實新奇。

        不過逆元石劍的名字,在場眾人都是第一次聽說,雖然只有區區十柄,但熊山說的這般鄭重,眾人彼此相望,一時都有些猶豫起來,沒有人上前嘗試,連那個逐鋒也面露一絲遲疑。

        “厲兄,你覺得如何?”祁良眼神有些不安的靠近了韓立,傳音問道。

        “暫時還看不出什么。不過這逆元石劍絕對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恐怕要催動并不容易。”韓立微一沉吟,傳音回道。

        其他人也都在神念交流,議論紛紛。

        “本座只要找十個達到我心意的人,當十個人選滿的時候,測試便宣告終結。”熊山眼見眾人如此遲疑表現,頓時有些不悅,冷哼道。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都是一變,顧不得再猶豫,當即便有一名禿頂內門長老飛身來到了那些石劍前。

        “我先來!”

        熊山見此,這才緩緩點了點頭。

        “厲兄準備何時入場一試?”祁良望了一眼周圍目光熱切的眾人,向韓立傳音道。

        “不急。熊山話雖如此,但這‘心意’二字,完全由他自己說了算。既然有這么多人來了,他必是擇優而取,肯定會看到最后的。就讓前面這些人探探這些石劍的虛實,正好多觀摩一二。”韓立傳音回道。

        “厲兄高見!”祁良一怔,立刻也明白了過來。

        還有幾人似乎也有著和韓立一樣的看法,一臉悠然之色,似乎并不急著上前。

        此時,身處場中的禿頂長老輕呼一口氣,一股淡淡白光從其身上散發開來,周圍頓時浮現出一股刺骨寒意。

        嗡!

        耀眼白光從此人身上爆發,凝聚成一柄雪白巨劍虛影。

        一股森然的寒冰劍意散發開來,附近虛空中立刻浮現出無數晶瑩雪花,漫天飄舞,美輪美奐。

        韓立眉梢微挑,這禿頂長老的劍道修為不弱啊。

        這些雪花看似尋常,但并非寒氣凝結虛空中的水氣形成的,而是釋放的一道道劍氣所幻化而出,這種手段須對于劍道有極精妙的把控,并不簡單。

        “起!”

        禿頂長老低喝一聲,手掐劍訣,一指點出。

        頭頂巨劍虛影中立刻分化開來,一道雪白劍影飛射而出,沒入了一柄石劍內。

        巨劍虛影一閃,立刻縮小了一些。

        石劍之上頓時浮現出一層雪白光芒,就在此刻,劍身上的那些符文圖案驟然亮起道道黑色幽光,并且飛快閃爍起來,仿佛火焰跳動。

        劍身上的雪白光芒仿佛遇到了克星,立刻被沖散了大半。

        禿頂長老見此情形,急忙再次連連掐動劍訣,身周的巨劍虛影一亮,又是一道劍影分裂而出,比之前的大了數倍,一閃而逝的沒入了石劍內。

        巨劍虛影猛地一顫,立刻縮小了一大截。

        石劍上浮現出濃郁的雪白光芒,光芒中隱現無數白色小劍般的符文。

        石劍表面的黑色幽光雖然再次閃爍起來,沖擊這那雪白光芒,但是雪白光芒此刻卻堅韌的多,并沒有一下子被沖散,似乎在頑強的抵擋著。

        “起!”禿頂長老雙目微瞪,再次輕喝一聲。

        巨大石劍一陣顫抖,緩緩懸浮了起來。

        雖然飛了起來,但是石劍劍身上的幽光并未停止,反而更加劇烈的閃動,使得其顫抖不穩起來。

        禿頂長老臉色一凝,手中飛快掐訣,連連施展秘術,好不容易才讓石劍穩定下來。

        他呼出一口氣,額頭微微見汗,目光看向另外的石劍。

        后面的眾人眼見禿頂長老的情況,臉色紛紛沉重下來。

        韓立雙目中浮現出一層淡淡的藍光,緊緊盯著懸浮在半空的石劍,似在揣摩著什么。

        禿頂長老并沒有多做停頓,再次掐訣施法,一道白色劍影沒入第二柄石劍中,手中車輪般掐訣,臉色逐漸由紅轉白。

        第二柄石劍表面白光狂閃,好一會,終于也慢慢浮了起來。

        禿頂長老額頭浮現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面色已經變得蒼白如紙,仿佛背負了極大的重負。

        他口中略一喘息,一咬牙,猛然轉頭看向第三柄石劍,兩手掐訣。

        驅動兩柄石劍,原本已經接近禿頂長老的極限,再次分心施法,半空的兩柄石劍立刻顫抖起來。

        他低喝一聲,雙目圓瞪,一邊竭盡全力穩定半空兩柄石劍,最后一點心神施展御劍之術。

        嗡!

        禿頂長老頭頂的已經縮小了大半的巨劍虛影一顫,盡數飛射而出,沒入第三柄石劍內。

        石劍表面白光狂閃,眼看便要懸浮起來。

        就在此刻,三柄石劍表面黑光猛地同時一顫,仿佛互相呼應一般,光芒同時大亮。

        砰砰砰!

        三柄石劍表面的白光盡數碎裂開來,撲通一聲悶響,重重掉落在了地上,將地面砸出兩個深坑。

        禿頂長老大口喘息,眼中浮現出濃重的失落。

        “兩柄石劍。”熊山淡淡開口,微微搖了搖頭。

        后面的眾人鴉雀無聲,一個個神情沉重。

        禿頂長老看到熊山搖頭,心中一沉,知道自己恐怕無望當選,輕嘆一口氣后,走到了一旁。

        “我來試試!”

        結果他剛一下來,一名濃眉赤發的青年輕喝一聲的飛身入場,耀眼紅光頃刻間從身上綻放開來。

        嗤嗤嗤!

        一道道劍氣飛射而出,在其身周凝聚成一朵巨大的赤色蓮花,每一個蓮瓣都是由無數赤色劍氣組成,將其身影淹沒。

        嗡!

        蓮花猛地一亮,一股赤色波紋從蓮花花蕊中飛射而出,沒入一柄石劍中。

        石劍之上頓時浮現出一層赤芒。

        就在此刻石劍表面的那些紋路一閃,浮現出一層黑色幽光,只是此刻的黑光隱隱呈現出流水般的形態,狠狠沖擊著那些赤芒。

        “原來如此……所以才叫逆元石劍。”韓立眼中藍芒閃動,微微點頭。

        “厲兄,這石劍果然古怪,你可有看出什么端倪?”祁良傳音問道。

        “石劍上的那些紋路,如果我沒有看錯,并非單純的一種禁制,而是會根據驅動之人的情況,做出不同的反應,干擾施法。”韓立緩緩傳音說道。

        祁良聽聞此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二人交談之際,那赤發青年已經接連驅動起了兩柄石劍,但到了此刻,似乎也達到了極限,身周的赤色蓮花光芒已經開始不穩起來。

        嗡!

        又是一道赤色波紋從蓮花中飛射而出,沒入第三柄石劍里。

        第三柄石劍一陣顫抖,似乎要馬上懸浮起來。

        三柄石劍表面的黑光再次共鳴,光芒大放。

        砰砰!

        半空的兩柄石劍立刻失去控制,掉落了下來。

        “兩柄石劍,下一個。”熊山面無表情的說道。

        蓮花一閃隱去,現出赤發青年的身影,臉上露出無奈之色,走到一旁。

        “看來同時驅動三柄石劍是個瓶頸……”韓立暗道。

        當即便有第三人走了上來,此刻劍道修為頗弱,只驅動了一柄石劍便到了極限,一臉羞愧了退到了一旁。

        緊接著,第四人,第五人……

        很快,足有八人參加了測試,可惜所有人最多都只能催動兩柄石劍,第三柄石劍仿佛一堵無形的墻壁,攔住了所有人。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北京麻将老版本 三分pk10怎么看规律 刮刮乐 无锡麻将作弊器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 申城斗地主手机版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辽宁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遗 欢乐湖北麻将作弊器 股票数据api 做什么网站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