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醍醐論道

第二百二十一章 醍醐論道

        一年多后。

        古云大陸西南,一片連綿的山脈,方圓不知多少萬里。

        整個山脈無論地面還是山峰都呈現出鮮艷無比的赤紅之色,山脈內更是遍布了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火山口,不時往上噴吐著赤紅的巖漿火柱。

        一道接著一道火柱沖天而起,蔚為壯觀,轟隆隆的巨響不斷,天空更是彌漫著赤紅色的火云,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硫磺氣息。

        山脈深處,一個個坑洞密密麻麻仿佛蜂巢一般,遍布在一座座山谷間。

        此處正是火云嶺。

        半空中青影一閃而至,韓立的身影憑空浮現,目光朝著周圍看了幾眼,隨即向下方的礦洞飛去。

        十余日后。

        火云嶺地底深處,某處巨型礦洞中,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正上下翻飛,時分時合,激烈交鋒。

        每一次相撞都發出巨大的聲音,引得整個山腹也為之劇烈晃動,無數大大小小的碎石如雨而下。

        小的身影正是韓立,此刻的他周身青光繚繞,赤手空拳擊出一道道拳影。

        那道巨大身影則是一頭身形足有七八丈的赤色蜥蜴,身形看似靈敏,且口中不時有炙熱火舌吞吐,但卻根本無法擊中韓立一下。

        反倒是韓立的拳頭每一次落在其身上,都可以將看似堅硬無比的赤色鱗片砸出一道道裂紋。

        不多時,這頭實力不菲的赤蜥便已是傷痕累累,全身鱗片多處碎裂。

        此獸早已萌生退意,怎奈韓立身形如跗骨之蛆般,根本不給其任何機會。

        “砰”

        韓立又是一拳轟出,結果這一次赤蜥竟不知為何不閃不避,直接被擊得倒飛了出去,狠狠撞向了一處洞壁上。

        其后背被拳頭擊中處,一大片鱗片徹底碎裂,鮮血淋漓。

        結果赤蜥在接近洞壁時,驀然一張口,噴出一股赤色火焰,將洞壁瞬間融化成了滾滾巖漿。

        赤蜥身子驀然一個模糊之下,便要就此鉆入巖漿中。

        結果就在此時,一道巨大的黑色刀光疾射而至,似緩實急般瞬間出現在赤蜥后背傷處,一股法則之力傾瀉而出,一下化為一股龐然巨力落在其身上。

        赤色巨蜥失去鱗片保護,身軀頓時被刀光整齊無比的劈成了兩半的墜落而下,接著刀光略一模糊的一轉,十幾道黑色刀光一閃而過,其元嬰未來得及遁出便被攪得粉碎。

        韓立單手一招,黑色長刀飛射而回。

        這頭赤色巨蜥正是導致此處礦脈人員失蹤的罪魁禍首,其實力其實算不上很強,但身上鱗片堅不可摧,且可輕易融化山壁在地面和山壁內穿行,發動偷襲令人防不勝防。

        即便是他,也花了半個月時間,才終于在這里堵住了此獸。

        此獸小腹處,一塊塊人頭大小的赤紅色的晶體滾落而出,撒了一地。

        晶體呈現半透明狀,中心處閃爍著一團火焰般的紅光,散發出炙熱無比的溫度,仿佛燒紅的炭塊,不過比炭塊溫度高上千萬倍就是。

        “這就是火元晶……”韓立落了下來,撿起一塊晶體,喃喃自語。

        他的手掌對晶體炙熱的高溫,似乎毫無反應。

        韓立看了兩眼,揮手將地面上火元晶盡數收起,

        他的目光隨即在赤蜥身上掃過,手中黑刀輕揮數下,將其四肢爪子斬下收起后,身形便化為一道青虹,朝著礦洞一個方向飛射而去。

        ……

        一年多后。

        太玄偏殿門口,一個人影快步走了過來,正是一路風塵仆仆趕回的韓立。

        看著眼前的建筑,他輕呼了一口氣,已經完成了兩件任務,只要再完成一件,接下來的一百余年時間,他便能安心去做些自己的事了。

        韓立邁步走了進去,正要開口說話,忽的一怔。

        殿內竟然空無一人,那個灰袍老者竟然并不在。

        他略一沉吟后,轉身走了出來,伸手攔住了一名恰好從殿外走過的青年侍從。

        “拜見長老大人。”青年侍從看到韓立的長老服飾,急忙躬身行禮。

        “你可知道此處偏殿的長老去了哪里?”韓立問道。

        “哦,您是說呼言長老,他此刻應該在百酒峰上的百酒山莊。”青年侍從一怔,隨即指向附近的一座山峰。

        從這里望去,隱約能看到峰頂坐落了一片建筑。

        “百酒山莊……”

        韓立喃喃自語一聲,臉上閃過一絲古怪的表情,揮手打發青年離開后,二話不說的直接朝那座山峰飛去。

        他很快落在山峰之上,看著眼前的一座朱門白墻的大莊院,大門之上寫著“百酒山莊”四個大字,龍飛鳳舞,筆走龍蛇。

        只是四個字有些散亂,仿佛是大醉之后隨意書寫的一般。

        韓立遲疑了一下,展開神識,眉梢一挑,那灰袍老者果然正在里面。

        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院中坐落了一個大天井,天井兩側各有一排和偏殿內一樣的盆栽,里面種植了各種靈草,靈花,不僅靈氣盎然,還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的芬芳。

        韓立目光一掃,眼睛微微一亮。

        不遠處的一個盆栽中有一株綠色靈草,足有一人多高,上面接滿了累累的黃色豆子。

        這些豆子,竟跟他當初從天鬼宗兩個大乘手里搶來的兵豆頗為相似。

        韓立心中一動,打量了好一會才收回目光,走到院落內一個廳堂前,敲了敲門。

        “呼言長老,晚輩厲飛雨求見。”

        說完此話,他便站在門外等待起來。

        片刻之后,廳門吱呀一聲打開,一股濃郁酒香撲面而來,呼言長老面色陀紅,醉眼預睡,手里拿著一個青翠欲滴的酒杯。

        “哦,是你啊,這么快便回來了。”呼言長老將杯中瓊釀一飲而盡,砸吧了一下嘴后,這才漫不經心的說道。

        說完此話,他轉身一搖三擺的往里面走去,在一個躺椅上躺了下來,拿起旁邊的一只翡翠酒壺,將手中玉杯斟滿,再次仰首飲下。

        “真是好酒啊……”呼言長老發出滿足的嘆息。

        韓立緩緩走進屋內,看著眼前醉醺醺的老頭,眉頭微微一皺,但接著便舒展開來,開口道:

        “呼言長老,在下已經完成了任務,是一頭即將突破真仙境的赤蜥潛入了火云嶺,已經被在下除去了。”

        “哦,我已經接到傳訊了……你小子還不錯……做事干凈利落。”呼言長老看也沒看韓立一眼,說話間又自斟自酌了兩杯。

        “多謝長老贊賞,在下想要接下一個任務。”韓立沖老者拱了拱手,又說道。

        “小子,急什么!既已修行萬載,歷劫成仙,獲得了無上壽元,圖得是什么?是移山填海,翻云覆雨?還是受世人敬仰,任天地逍遙?這些都不過是過眼云煙,遠不如老夫手中這一杯忘憂醍醐!來來來,好好陪老夫喝一杯再說其他。”呼言長老哈哈大笑一聲,不知從哪里掏出另一只酒杯斟滿,拍了拍身旁的一個椅子。

        韓立心中雖不愿在此耽誤功夫,但似乎想到了什么,還是坐了下來,拿起了酒杯。

        “如此,那就叨擾了。”

        “這就對了,對酒當歌,及時行樂,這才是老夫的為仙之道!干!”呼言長老拿起酒杯與韓立碰了一下后,一飲而盡道。

        韓立見此,當即也將杯中物仰首喝下。

        這一口瓊釀入喉,甘冽如怡,只覺先涼后熱,丹田中頓時升起一股熱流,朝四肢百骸散開,整個人頓覺放松酥麻無比。

        這種感覺,就似乎自己突然間騰云駕霧而起,耳邊仙樂繚繞,一股飄然欲仙之感襲來。

        “好酒!”韓立脫口而出道。

        “哈哈,爽快!常人道酒能亂性,殊不知這一醉過后方能率性而為,這大道三千,人生百味,或許只有在醍醐灌頂后,才更易體會!你我雖修的是仙,但這道,卻非悟不可得!來來,喝酒。”呼言長老哈哈笑著,又為自己和韓立倒了滿滿一杯。

        韓立聽聞此話,心中不由得一動。

        醉老頭的此番話,看似胡言亂語,卻似乎蘊含著某種深意。

        自己重返仙界后,可謂步步驚心,心中時時帶著一絲警惕,無法坦然面對這世道萬千,這種感受和自己當初憧憬的那種逍遙自在的仙人,可是大相徑庭。

        但這種失落和壓抑,在遇到這醉老頭后,似乎被對方這一杯酒,一席話之下,有種豁然開朗之感,讓其心中不覺認同了此番話。

        自己從一山村小子,一步一步的修行至今,時時刻刻處于壓力之中,難道無時無刻的亡命修煉才是自己存在的意義?

        既然已得道成仙,可與天地同壽,如今又身處大宗之內,坐擁百萬里領地,自己似乎也該及時行樂,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此外,或許多放下一些枷鎖,也能離大道更近一些吧……

        “不,不對!”

        他猛地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全部一拋而開。

        當年初入仙界之時,或許正是因為誤以為大道既成,可以逍遙仙界了,這才遭人暗算,重傷失憶,丟失了青竹蜂云劍、蟹道人等的吧,否則以自己一向謹小慎微的性格,豈會栽那么大一個跟頭?

        自己如今剛剛站穩了腳跟,豈可真的放松警惕,再重蹈覆轍,使得萬載修為毀于一朝?

        這仙界看似天下升平,實則暗潮洶涌,危機四伏,自己必須要更為小心,方有一線機會能有他日成就大道之日!

        這些念頭在其心中一閃即逝,讓其背后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時,心中某種信念卻不知不覺中變得更加堅定了。

        “前輩這是青梨酒吧,果然是極品好酒。”韓立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口中再次大贊一聲,但眼神卻變得清明無比起來。

        此刻,耳邊的靡靡仙樂也不知何時已然聽不到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湖北十一选五 预测号码推荐 30篮彩下注比分直播 15选5杀号定胆最准确 中石化股票历史走势 网赚项目推荐 大庆52麻将下载安装 不联网单机四人麻将 江苏快三怎么赚 贵州11选5开奖记 黑龙江6+1开奖时间 陕西11选5 捷报比分即时 篮球